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青春艳曲 第二部《激情岁月》第一卷 悠悠我心 六十八、皓足似雪、六十九、乐极生悲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六十八、皓足似雪

    不管我怎么拖时间,查铁丽回豸山岛的时间还是到了。///www.99zw.cn///

    临走,她对我道:“等下对我爸妈说一声,就说我来过了,回去了。”

    我内疚地点点头。

    都怪我,只想着自己快活,一点空余时间也没有留给查铁丽。

    只好道:“快走吧,一会儿天就黑了,路上小心,船划慢一点。”

    查铁丽道你放心吧,你与童思诗的事情也要抓紧,要是搞砸了,当心我揍你。

    我想起自己在查铁丽身上做试验的事,脸就红得像天上的晚霞。

    查铁丽叹道:“星羽,星羽,你什么时候要不再让**心就好了。”

    我涨红着脸道:“我会的。”

    查铁丽终于走了。第二天,我与童思诗又在祝雅亮家见面了。

    今天,童思诗落落大方地接受了我的拥抱,身体还有回应呢。

    我想起昨天在查铁丽身上的试验今日就要在童思诗身上重演,心儿就跳得厉害。

    童思诗很奇怪道:“星羽,你脸怎么这么红?”

    我支支吾吾说是吗,大概是天热吧。童思诗察觉到什么,狠狠瞪了我一眼道:“要是你动什么歪脑筋,我就不理你了!”

    说罢,就将我拉到祝雅亮房间里去。

    我想看来我昨天在查铁丽那里学来的这套不管用。

    童思诗道,现在她们家正在小装修,将墙与地板重新小小油漆一下,再装上空调。我们就可以回去学习了。

    我听说装修,忽然想起一件事,

    叮嘱道:“那你们要注意给房子装修。不然,油漆中的有害成分在通风不良的房间里高度聚集。会对人的身体造成影响地。”

    童思诗点头道:“我们选择夏季油漆就是想让油漆干得快一点,对人身体影响小一点,你放心,这几天我们一直开着窗呢。”

    我听了以后稍稍放心,又问道:“那么你们现在怎么住?”

    童思诗道:“现在我爸妈住我房间。他们那间先装修,晚上将外面的门关上,阳台上的纱窗纱门都打开通气,等我那间油漆干了,装了空调再换过来。”

    看来童思诗一家也想得还算周到,我也无话可说,两人拿出书本作业来。

    我知道现在还不是实施预谋地时候,便老老实实做作业,。途中两人休息了一会儿,也只是聊聊天,童思诗让我将已经发表的文章拿来给她看。

    我应承了。两人又做了两个小时左右,就中午了。

    今天午饭是童思诗从家里带来地。前天就已经说好。本来我想说我来带的,但又怕我家的小菜不合童思诗胃口。只好作罢。女孩子的胃口是蛮挑剔的。

    两人吃了午饭,童思诗把碗洗了。

    我穿着裤衩,童思诗多戴了一个胸罩,两人上床睡觉----是休息。

    童思诗没有说,可是她地眼神就是让我道另一头去睡,看来我又不能实施计划了,只好泱泱地照做了。.可是我睡不着啊。

    看见童思诗皓足似雪,小巧玲珑,就忍不住用手去抓摸。

    童思诗收缩了一下,又不动了,我心中暗喜,放肆地替她挠起痒痒来。

    童思诗脚板往中间收缩着,又一会儿伸直,一会儿弯曲,想逃避我的魔爪都没有成功,噗嗤一声笑出来道:“好了好了,别闹了,到我这边睡吧。”

    我大喜过望,连忙起身爬过去。童思诗将身体投入我的怀里,先声明道:“不许再捣乱了,不然我就要生气了。”

    我诚恐诚惶地答应了。

    对童思诗可不能操之过急啊。

    虽然不能有进一步的举动,但是对着童思诗清秀的小脸与还能与如此美妙的肌肤相亲,已经是无上的享受了。

    不过还好,总算没有发生我与其他女孩子睡觉后所发生的尴尬事情。

    这样过了几天,这天早上,陈参军与祝雅亮来看我们。

    我们正在老老实实一本正经做作业。

    陈参军感叹道:“没想到你们这么老实,做作业都分得那么开啊。”

    (我在桌上,童思诗在床上)。

    祝雅亮看着我们笑,忙不迭地脱去了外衣,穿着胸罩裤衩满屋忙碌。

    陈参军道:“你不能淑女一点,你看人家童思诗。”

    祝雅亮瞪了她一眼道:“这不是你最喜欢的吗?再说,天这么热,我这是在自己家里,又不是在大街上。”

    陈参军被祝雅亮一通抢白,只好嘿嘿傻笑。

    我与童思诗看着他们乐。

    陈参军转移目标道:“你们在一起呆了那么久,有没有把事情办了?”

    童思诗不明白陈参军在说什么,傻傻地问:“办什么事情?”

    我当然是知道地,可是当着这么多人不好说。祝雅亮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然后打开录像机,放起黄带来(当时还没有

    童思诗看了一眼,就满脸通红,低下头去。

    我当然也不能流露出感兴趣的样子,所以也装作低头做作业。

    祝雅亮将声音开大,顿时。那男人的吼叫与女人地呻吟声立刻充斥着整个房间。我们哪里还能做作业。

    陈参军笑着说:“雅亮,你还是把录像关了吧,人家童思诗是淑女。不好意思看的。”

    祝雅亮笑道:“正因为是淑女,才需要教育啊。要不星羽与她呆上三年,说不定还是个处男呢。”

    童思诗抬头说了句:“祝雅亮,你说什么呀。”便用手捂上了脸。祝雅亮却不管她害不害羞,将童思诗从床上拉起来,硬推到我怀里。

    然后穿上衣服。两人朝我眨眨眼睛走了。

    陈参军与祝雅亮走了,可是,那录像机还开着,电视机中女人地浪叫娇喘强烈冲击着我们地耳朵,神经,大脑。

    我开始受不了了。

    六十九、乐极生悲

    我真的受不了了。

    两个青年男女在一起,听着边上传来地娇嘤浪叫,谁都受不了的。

    童思诗在我地怀里,依然是那么娇羞柔嫩。宛如春天的杨柳在风中快乐地颤簌,秀发瀑布般地倾泻下来,盖住了我的左手。长长的睫毛快速的闪动,眼中闪烁着晶莹无比地亮光。

    我再也顾不上查铁丽谆谆教诲的循序渐进了。我开始快速解着童思诗的衬衣扣子。童思诗只是象征性地抵抗了一下就放弃了,接着。我又顺利脱掉了童思诗的短裙,然后向她的胸部进攻。

    在这儿我遇到了比较坚决的抵抗,童思诗双手紧紧抱着胸前,死死护着胸罩,我用嘴亲吻着她的裸肩,背部,胸部上面,然后笨手笨脚的好久方才解开童思诗背后胸罩的带子。

    我眼中发出狂野地光芒,开始慢慢用力往下抽童思诗的胸罩。

    童思诗使劲夹着,不让我得逞。

    一边喘着气,哀求我道:“星羽,星羽,不要。”

    我看到她乞怜的哀怨目光,终于住了手。

    我怎么能对我所爱地人用强?

    我悔恨地说了声对不起,就将童思诗放到床上,去关电视中的录像。

    都是黄带害地。

    童思诗还是双手紧紧护着胸口,坐在床上,仿佛一只受惊地小鹿在颤抖。

    我在她面前跪下,道:“思诗,思诗,不要怕,刚才都是我不好,我再也不会那样对你了。”

    说罢,就要去替童思诗系胸罩的带子。

    童思诗面红如霞,低垂着头,轻轻道:“星羽。”

    我停下手,道:“怎么了思诗?”

    “你,你真想摸吗?”童思诗羞郝地说。

    “我,不是,我也不是,真地,都是这死录像给害的。”我语无伦次道。

    童思诗道:“你真想摸,就给你吧。”

    还没等我反应过来,童思诗将双臂一松,胸罩飘然落地。然后,将整个迷人的胸部袒露在我的眼前。

    “喜欢吗?”

    “喜,喜……”我喜了半天没有喜出来。

    童思诗一把将我拉了过去。

    我爱童思诗完美无瑕的乳房。我不知自己是不是做了一个梦。

    我唯一惧怕的,就是突然之间,梦醒了,这一切都不复存在。

    而我,却对这一切无能为力。

    所以,我唯一所能做的,就是紧紧抓住现在,抓住这一切。

    可是,我又犯了错误。

    我过于疯狂的动作把童思诗抓痛了。

    她轻轻然而坚决地推开我,戴上了胸罩,然后开始穿衣服。

    我的天!她一定把我当作色狼了!其实,我什么也没有感到。因为,我被幸福晕眩了。

    童思诗穿好衣服,就开始收拾东西。

    我害怕了。

    都是**之过急,童思诗果然生气了。

    真是乐极生悲。

    我连忙上前抓住童思诗的胳膊,连连赔不是。

    我也不知道自己说了些什么。

    童思诗一句话也不说,整理完东西,背起书包就走。

    我紧紧拉住书包带:“思诗,思诗!”

    童思诗脸色一变,喝道:“放开啊,讨厌鬼。”

    我一愣,呆呆放开了手,童思诗噔噔噔出门穿过天桥,起坐间,门砰的一声,脚步下楼而去。

    我这时才清醒过来,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事。思诗,我追求了这么多年的思诗,我可以为之献出一切的思诗,就要离开我了。

    我顾不上收拾东西,一边穿着裤子,夹着上衣就往外追。

    童思诗跑得很快,就像一只穿过都市丛林,奔向避难所的小鹿。我追得更快,就像夏日里掠过地面的云彩的影子。

    前面就是童思诗家,眼看就要追上,童思诗却先我一步掏出钥匙开了门进屋,然后对着我的鼻子把门砰地关上了。

    我心急。

    砰砰地敲门。

    童思诗不开。

    路上围观者开始聚集拢来。

    有人悄悄但又用让我听得到的声音道:“要不要报警?”

    “看看再说,没有破门而入估计还不算犯法,警察来了也没用。”

    我恶狠狠地回头看着围观者。大家都被我吓得倒退几步。

    我穿过人群,扬长而去。回到家,浑身臭汗,打开电扇猛吹,一边拿起大号搪瓷杯一口气将里面的水全部灌到肚子里去。

    这倒是我在家里立下的规矩,不管春夏秋冬,一定要在杯子中倒好水凉着,这下可救了我了。

    喝饱水才想起书包还放在祝雅亮家里,不过太阳这么大,真是没有勇气再跑一趟。

    再说,我今天哪儿还有心思看得进书,做得进作业啊。

    我今天怎么啦,竟然将童思诗惹生气了。

    童思诗是谁,我怎么能那样粗野地对她?

    查铁丽再三交代,我满口应承,结果可好。

    这下,我傻眼了。

    我该怎么办

    查铁丽不在这里,我可是一个可以商量的人都没有了。为什么我每次一遇到什么,就会想起查铁丽呢?

    也不能说绝对没有人,像陈参军与祝雅亮都是我的好朋友。

    只是他们行事比较豪爽,虽然心肠是好的,只是出的主意不太适合童思诗这种比较内向的冰美人。

    如果现在去向他们求教的话,一定又要被他们取笑一番(虽然祝雅亮已经是陈参军的女朋友了,可是我还是不能在她面前太丢面子),出的主意也一定是比较直接而弄巧成拙的。

    没办法,只好一个人在家生闷气了。

    当然是生自己的,可不是生童思诗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