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第二部《激情岁月》第一卷 悠悠我心 七十二、挠痒、七十四、起誓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七十二、挠痒

    我坐在床边按住童思诗道:“思诗,再忍一忍,药马上就好了,你哪里痒,我替你挠。///www.99zw.cn///”

    童思诗哭道:“全身到处都痒啊,我实在受不了了。”

    我道:“你等等。”

    说罢便起身拿了一块干毛巾,轻轻地帮童思诗擦起来。

    童思诗这才稍稍好一点,还是不停的道:“下面一点,重一点!左边一点,再过去,对。”

    又道:“快帮我把衣服脱了,都脱了。我痒死了。”

    我七手八脚地帮童思诗扒下裙子裤衩,这时也管不得那么多了,衣服因为童思诗手绑着,脱不下,我只好解开绑住童思诗手腕的带子,谁知刚一解开,童思诗立马便全身乱抓,我连忙紧紧捏住她的手,可是她还是使劲挣扎,我只好又将她绑了起来。

    童思诗浑身难受,光着身子乱扭着,我真是心痛之极,连忙用毛巾替她全身细细的擦了一遍,童思诗这时也不管什么淑女形象,连小妹妹也叫我擦了两次,她才不发狂了。

    这时我妈敲门道:“星羽,药都好了。”

    我连忙开门,将两次煎的药倒了满满一脸盆端了进来倒在澡盆中,又加了一点冷水,试试水温差不多了,便将童思诗抱进去,又想起还有冰片没有放,便拿来倒了一半在水里,然后用毛巾蘸水给童思诗洗澡。

    真是心痛啊,原来童思诗白皙似雪的肌肤,现在布满红色疹块,看上去就碜人。哪里还有欣赏价值(注意,皮肤过敏病人绝对不能吹风,一吹风发得更厉害。更不要乱抓,以免引起溃疡。还有,不能吃辛辣食品,油炸食品,不能喝酒,忌发物。如海鲜等,多吃蔬菜水果。医院里医生一般都不讲这些,所以好起来很慢。),我也是没有办法,只得一个劲信誓旦旦地安慰童思诗:“你放心,我一定会把你的病看好的,到时,保证你浑身上下和原来一样白皙----不,还要白嫩。”说也奇怪。药水一抹上去,也不知何时,童思诗不吵闹了。原来的疹块也开始收敛,我这才解开童思诗手腕上地带子。这时。她手腕处都已经勒出血印来了。

    我十分心痛,刚要替她揉揉。谁知童思诗双手一自由,立刻啪地一声,给了我一个大嘴巴。

    我一时竟打懵了。

    想她一定还在为上次的事情生气,我就忍了吧。

    谁知她反手又给我一巴掌。

    把我的眼镜都打得摔在地上,幸好没破。

    这我就有点不可思议了。

    道:“你为什么打我两巴掌?!”

    童思诗恨恨道:“这第一巴掌是为了你上次地无礼。”

    我委屈道:“可是第二次呢?难道是为了我绑住你的手地事?这……我都是为了你好啊,你应该感谢我才对啊。”

    童思诗道我知道,所以我并不是为了你刚绑我的手而打你。

    “那你为什么打我?”我想虽然是我最心爱的女孩,也不能无故打人吧。”

    童思诗低下头去,轻轻道:“我打你还是便宜了你,你刚才,刚才把人家全身都看了摸了我又好气又好笑道:“可我是为你挠痒啊。我要不碰你怎么挠啊?”

    童思诗低声道:“是啊,所以我才只打了你一下,要不然……”

    唉,唯女子与小人……

    算了,谁让咱喜欢人家呢?

    再说,好歹也看了,也摸了,这说的倒是事实,也不算太吃亏。

    既然打了,那就再摸一次吧。

    便用手舀着水,往童思诗身上浇,一边慢慢的轻抚着童思诗地身子。

    童思诗双手死死护着胸部,一声不吭的任我的手在她身上游走。

    我自然再也不敢勉强人家,只是问:“你现在感觉怎么样?”

    童思诗道好多了,刚才真恨不得把皮剥下来。

    我说现在剥皮猪可好卖了,价格又便宜。

    童思诗傻傻地道:“你说什么?”

    我嘿嘿讪笑着道没说什么。

    童思诗猛醒过来,不过并没有动怒,只用手指在我额头一戳道:“念你看病有功,这次就饶了你,下次再犯,决不轻饶!”

    我暗暗吐了吐舌头,不敢造次了。

    这时,我也蹲累了,搬了个小凳坐在澡盆边,继续用毛巾往童思诗身上抹药水,童思诗心焦道:“还要洗多久啊?”

    我道一般人洗二十分钟够了,你比较厉害,要多洗一会,药水可以多吸收点。反正现在天热,你又不能扇电扇,水里还凉快一点。你放心,我的药一定有效的。

    看到药很快起作用了,我的心里稍安,说话底气也硬了很多。

    童思诗哦道:看不出,你的医术还挺不错的。”

    我得意道:“那还用说,你是我什么人,我敢不用心给你看吗?”

    童思诗又戳了我一下道:“给了你一根针你就当棒槌,要是我的身上落下疤痕,看我怎么收拾你。”

    我伸了伸舌头,心想这有点悬,不落得个天女散花就已经不错了。

    再说,她自己乱抓,这能怪我吗?不过这话当然不能对童思诗说,怕她担心。

    我看看时间也已经差不多了,虽然童思诗身上还是到处红肿,但是颜色明显向里收敛,我道现在开始好起来了,不过要说有没有疤痕,我不能保证,我地本事也就这点。你要打我,我也只得手一摊认了。

    童思诗看看我,突然在我脸上吻了一下。道:“傻我也不敢看童思诗,因为这时她的形象也实在是惨不忍睹。要是让她自己照照镜子,一定会吓昏过去的。

    于是用毛巾将她身子擦干,抱到床上,道:“等下再洗两次,现在吃药。”

    童思诗现在很乖地躺在我怀里。没有讨价还价地将药吃了,我妈又来敲门:“星羽,思诗,吃饭了。”我哦了一声,童思诗很紧张地道:“我这个样子,怎么去见你妈?”

    因为刚才进来时,童思诗是蒙着脸地。

    我道你这样子就不要出去了,我帮你将饭端进来吧。

    七十三、言欢

    童思诗来我家,妈自然十分高兴。今天做了很多菜,可惜刚才我忘了对妈说一声,因为童思诗现在皮肤过敏。有很多菜都不能吃,像鱼与虾。这两个菜就只有我妈一个人品尝了。

    为什么?因为我肯定要陪我地思诗一起吃啊。总不能让思诗吃蔬菜,我大鱼大肉地吧。没办法。为了爱情,只好放弃口福了。

    妈连呼可惜,你怎么不早说,再说,思诗多久没来吃饭了,就让她吃莴苣笋?

    我道对不起,刚才忙,忘了,不过思诗现在看病要紧,不在乎这个地。

    于是妈一个人在外面,我们在里面,吃完了这餐饭。

    妈说想进去看看思诗怎么样。

    我正色道:“妈你可千万别添乱,要是你现在进去看见了思诗地样子,你以后就再也见不着她了!”

    妈说有这么严重吗?我又不是外人。

    我道我是说真地,你千万千万别进来,要不,你以后连我都见不着了。

    妈道好好好,我保证不进去,你快去陪你地思诗吧。

    我这才放下脏碗回了屋子,童思诗现在身上不怎么痒了,不过红肿还是很严重,天又热,一个劲出汗还不能吹电扇,不然风疹又会发出来。但是一出汗身上又痒。

    我没有办法,便对童思诗道:“要不,你就泡在澡盆里吧,既降温又除痒,一举两得。”

    童思诗乖乖地去泡澡了。

    我想思诗要是每天这么听话就美了。

    我又喂思诗吃了一回钙片与羚羊角粉,思诗说现在身上感觉好多了,再没有许多烦躁的东西从每一个皮肤毛孔里向外钻的感觉。

    我看看童思诗身上,确实好了很多。

    思诗见我看她,又嗔道:“你干嘛老看人家,羞死了。”

    说罢用双手遮住了面孔。

    我想要不是思诗得了这病,我才不想看见她现在这副样子呢。于是对她道:“我是医生,你是病人,我当然要看你。”

    思诗将手放下,很严肃地道:“以后你不许告诉任何人!”我说当然,家丑不可外扬嘛。

    童思诗含羞道:“谁跟你一家了,没羞。”

    我道不是一家,我可要说了。

    童思诗将湿毛巾向我扔过来:“赖皮猪,你滚。”

    我嬉皮笑脸道:“那我滚了,我真的滚了。”

    童思诗没有说话,她料定我不会。我当然不会滚到外面去,不过在家里滚一下总是可以的吧。

    于是将衬衣脱了,道:“我滚了。”

    说罢,边躺下去滚起来。

    童思诗笑得乐不可支。

    连道:“星羽好了好了,我受不了了。”

    我站起来道:“那我还要不要滚?”

    思诗白了我一眼道:“不要不要,算我怕了你还不行吗?”

    我嘿嘿憨笑一场风波总算过去了。

    这时,童思诗心痛地看着我道:“星羽,你快去冲冲身子吧,看你一身汗一身泥地(刚才在地上打滚,很脏)”。

    我看看身上。确实一塌糊涂,简直就象一个干了一整天辛苦活的泥土工人,而且从早上忙到现在。气味也很难闻了,便跑去冲了冲。换上干净衣服。

    童思诗坐在澡盆中,百无聊赖的往身上淋水。

    我想起什么,道:“对了,你不是要看我的文章吗?我去拿来给你看。”

    童思诗说好。

    于是我将小凳子放在童思诗澡盆前,然后将刊登着我文章地杂志放在她面前给她看(她的手是湿的。现在她不要我替她洗),一篇看完,又看一篇。

    当时地科幻世界发的都是短文章,所以没多久,文章就看完了。

    而我呆在这么闷热地屋子里,又是一身汗。

    童思诗看了我一眼道:“星羽,热吗?”

    我道:“不热。”

    思诗道:“还不热,看你一身汗,不如你也去拿个盆来。我们一起泡澡吧。”

    我大喜。

    童思诗用的是大澡盆,家里还有一个小澡盆,是我小时候用的。用来洗澡恐怕稍微小了点,用来泡泡身体还是可以地。

    于是打来凉水。两个盆并排放在一起。虽然有点不好意思,但是我还是当着童思诗的面脱了裤子。坐了进去。

    我们上一次赤诚相见,还是六七岁地小孩子,从那以后,虽然我还是看过几次童思诗地裸体,不过我的身子童思诗一次也没有见过,因此童思诗看了一眼,立刻将头深深低了下去。

    也许她想到了黄带上那些男人地器官吧。

    不过她现在本来就满脸红块,所以也就看不出脸红。

    至于童思诗的身体,我刚才虽然也看了,可那是根本没想到其它的,所以没太留意,我这时才发现,原来童思诗也已经接近发育成熟了啊。

    童思诗发现我在偷看她的身体,连忙将身体背过去。

    我讪讪地道:“哦,你的身上现在好像好了很多啊。”

    童思诗一看,可不是嘛,她不禁高兴地转过身来,抱着我就亲。

    两个澡盆碰撞,水溅了一地。

    不过这时,谁还管那些。

    童思诗猛亲了我一会,才羞答答地道:“星羽,这次多亏了你,等我身上全好了以后,你想摸就摸吧。”

    停了停,她又调皮地道:“反正是你的人。”

    我乐疯了。“思诗,你说地是真的?”

    思诗看了我小弟弟一眼,又很快将视线转移开去,然后轻轻道:“我一生下来就是你的人了。”

    我猛地起身,结果将小澡盆中地水全部打翻在地。

    这下可好,水漫金山了。

    七十四、起誓

    家里水漫金山,我只好穿上裤子,掩上门,冲到卫生间去拿了拖把来料理后事。童思诗坐在盆里,一边往身上淋水,一边看着我乐。

    我忽然觉得,这样的场景很温馨。这不是我一直盼望地吗?

    总算将积水全部重新捣鼓到盆里,等于给家里地面也洗了个澡,不算浪费。

    童思诗道:“我也起来吧,坐了这么久了。”

    于是我最后帮童思诗淋了一遍水,用毛巾轻轻吸干水珠,扶她出来。

    这时,童思诗身上地红肿已经开始迅速消退,疹块开始变薄,脸部也开始恢复正常,趁妈也在睡午觉,把门开了,倒了那盆脏水,让童思诗上床躺着。

    幸好是夏天,我屋里的地面吸水性很强,一会儿,地面就有点干了。

    我便关上门,道:“思诗,我们也睡一会吧童思诗点点头,于是便与我面对面躺着,我也不敢抱她,因为不能开风扇,天气实在太热了。

    我看着童思诗地眼眸,心里很宁静。

    于是觉得有点困乏,一闭眼就睡着了。

    不知过了多久,我猛觉脸上啪的挨了一下,火辣辣的痛,立刻惊醒过来。

    我迷迷糊糊睁开眼睛。惊愕地朝着童思诗道:“人家正在做好梦,你为什么打我?”

    童思诗眼泪汪汪道:“卑鄙!下流!无耻!流氓!”

    说着,眼泪竟然真的挂了下来:“你答应过来你家不欺负我的……”

    我不由慌了神。我怎么欺负童思诗了,忽见童思诗两个乳房好像有差异。一只通红,另一只乳头有点湿答答地,猛然想起,唉,多半我的老毛病又犯了!

    童思诗觉察到什么。连忙背过身子,想要穿衣服。

    “不行,衣服与身体摩擦会刺激皮肤的。”

    我从后面轻轻抱住童思诗,阻止她地穿衣动作,道:“对不起啊,刚才我做了个梦,梦见妈妈了,所以……”

    童思诗将衬衣往床上一丢,转过身子。横了我一眼道:“谁要做你的妈妈,我有那么老吗?”

    我说没有啊,所以我在梦里也纳闷呢。怎么我地妈妈这么年轻啊,比我还小。

    童思诗噗嗤一声笑了出来道:“星羽。这一年多来。你到底玩了多少女孩子,变得这么油腔滑调。难道,难道那些女孩子都愿意给你当妈?老实告诉我,你到底吃过几个女孩子的奶?”我的脸一下子烧了起来,嚅嚅道:“没有啊,我没有吃别的女孩子的……我是喜欢你才……”

    童思诗呆呆看了我一会,一把将我抱住道:“星羽,我再也不像以前那样霸道任性了,以前地事不怪你,我只要你以后对我一个人好就可以了。”

    我不由大为感动,这种话以前童思诗你就是打死她也不肯说的。童思诗也转变了啊。

    我轻轻抚摸着童思诗光滑的裸背----真的变了---不对啊,怎么变光滑了?

    低头一看,欣喜道:“思诗,思诗,你的疹块消退了!”

    童思诗推开我,往自己胸前一瞧,果不其然,原来全国山河一片红的身上,现在已经明显好转,除了胳膊弯、大腿、小腿。脖子处疹块依然密集外,很多地方已经隐约透出白色,还有乳房也仍旧是重灾区,这都怪我,在梦中刺激了它们所致----当然这是我不敢说出来的。

    我高兴地道:“思诗,快再去泡一会药水吧,注意,多淋淋脖子、胳膊、腿与,与……这些地方。”

    童思诗羞答答地道:“星羽,还有药水吗?头上很痒,我想洗个头。”

    我一拍大腿,我怎么把这给忘了?洗个头不是好起来更快吗?

    药水与身体接触的面积越大,越充分,好起来就越快。

    但是已经晚了,药水已经全部倒在澡盆里了,药渣也倒了,就是没倒,也煎不出什么名堂了。

    不过幸好还有一包药,于是道:“没问题,你先泡着,我去给你煎。”

    走到门口,又特地回头叮嘱道:“你,你,你那地方(我做了个手势),多洗洗,好起来快点。”

    童思诗害羞地低了头,应了一声“是”。

    我当然最关心这里,这是我的最爱嘛。

    于是很松快地跑到厨房去煎药。

    妈也起来了,见到我一改上午中午严肃地样子,高兴道:“童思诗好了?”

    我道还没有,哪有那么快,只是疹块开始消退了。

    妈点点头道:“这就好,只要药有效,时间长点没关系,你去陪思诗吧,这里我来。”

    我道好,不过你煎好第一次就喊一声,思诗要用药水洗头。

    妈说知道了。

    于是我进屋,又让童思诗吃了药,然后蹲在澡盆前,上上下下替她用药水淋了个遍,道:“你起来吧,药一会儿就好,身子先不用擦干。”

    童思诗依言起身,浑身湿漉漉地坐在凳子上,我将用过的水倒了。

    童思诗看我忙前忙后,不禁大为感动,起身拉我坐在她身上,对我道:“星羽,我以前真是太任性了,其实,你对我真的够好地了,我的脾气不好我知道,没有一个男生会像你这样让着我,爱护我我摸着童思诗地秀发,喃喃道:“我怎么能跟你相比呢?你两次用身体替我做掩护,我怎么能够不对你好呢?”

    童思诗哽咽地叫了一声“星羽”,将头埋到我胸前。

    我抱着童思诗,感慨万千,童思诗,她地心已经完全属于我了,再也没人能够从我身边将她夺走!

    我在心中暗暗起誓,一定要像保护自己生命一样保护童思诗,再也不能让她受一点点委屈,一点点伤害!

    妈在外面叫道:“星羽,药好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