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青春艳曲 第二部《激情岁月》第一卷 悠悠我心 七十五、陪伴佳人、七十六、心痛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七十五、陪伴佳人

    我将煎好的药水另找了一个盆,倒了一半,加了一些冷水拿进来,放了点冰片,帮童思诗洗头。///www.99zw.cn///

    其实现在还不能算洗头,是浸头,只将头皮浸湿,长发都挽起不浸药水的。

    浸了一会,我让童思诗抬起头来,将头上的药水用毛巾吸干,过十分钟再浸。

    如此反覆进行,一连七八次才停止。

    不过为了避免衣服摩擦刺激皮肤,童思诗衣服当然还是不能穿的。其实我也不是没有看过,不过现在的童思诗与过去当然又大有不同。

    这天的晚饭自然还是在房间里吃,我陪着童思诗吃素。

    只要思诗在我身边,我就是一辈子吃素也是乐意的。

    晚上程序依旧,药已经全部煎好,童思诗泡在澡盆中,另外一个盆放在边上,每隔一段时间浸一下头,最后才用清水洗净了。

    我的药真是很神啊,现在童思诗的身上,已经摸不出疹块了。

    只是臂弯腿弯与脖子上皮肤依然还是红的,估计明天再用一天药就差不多了。

    大家有皮肤过敏的,请将药方记下,万一有事,用我的办法绝对比医院灵光,我已经看好过很多病人了,无一失效的。如果药配不齐的也没关系,只是效果稍差而已,一般过敏者,只需洗几次,每次二十分钟就可以了,童思诗属于特别严重而且是耽误治疗的。

    不过,对轻度过敏者。就不要这么麻烦了,买点抗过敏药或者到医院注射葡萄糖酸钙就可以了。医院虽然慢一点,轻病人有个两三天也就好了。

    这天傍晚下了一场雷阵雨。这对我们来说,实在是救星。天气太热,实在受不了了,而且天越热,病好起来越慢。

    其实童思诗还是很照顾我的,看我这么怕热。浑身大汗淋漓,就不要我陪,要我去外屋吹吹电扇,可是我坚决不肯。

    有时候,向女孩子表示一下忠心还是必要的,我怎么能放弃这个大好机会呢?

    女孩子就是需要哄,需要被感动的。

    所以我现在少少地吃一点苦,以后就不用吃苦了。

    不过这天晚上睡觉,我还是非常幸运地。因为居然破天荒的没有再犯老毛病。

    其实我怕就怕自己再犯错误,这样,好不容易与童思诗建立起来的关系就会再次面临考验。

    但是。这次我居然奇迹般地挺了过来,手没有犯错误。嘴也没有。

    至于小弟弟。则更老实,一点邪念都没有。

    第二天早上起来。童思诗已经近乎完全康复了,她乐得抓着我跳了好久。

    确实,现在童思诗除了几个活动部位外,全身地疹块红肿已经几乎看不出了。

    不过我真是舍不得让童思诗穿上衣服啊,但是为了长远利益,我只好牺牲暂时的眼福了。

    这天又煎了一次药,童思诗全身洗了几次,绝大部分时间都与我猫在床上说悄悄话了。

    到了晚上,童思诗全身地疹块已经差不多完全消退,看不出了,于是童思诗说想回家。.我没想到童思诗这么快就想回家,后来才明白,她是需要缓缓劲儿。

    因为她长这么大从来没有这么长时间在我面前裸露着身子----别的人当然不用说了。

    所以她需要心里调节一下。

    不过我怎么肯放她走呢?再说-

    “思诗,你的病还没有完全好,还需要观察(我汗),再说,你家里的油漆还没有干,你回去又会再次过敏的。”

    童思诗就怕再次过敏,又要成天在我面前光着身子,虽然我们已经定下关系了,可是还是不好意思,于是也只得打消了回家地念头。

    为了让童思诗父母放心,我特地去了一趟她家。

    我去的正是时候,因为他们正打算出门来看女儿呢。

    我自然让他们放心,童思诗毛病基本上已经好了,只是因为家中有油漆,所以不能回来,他们女儿在我家肯定能够得到很好照顾的。

    童思诗父母见我这么说,便安心了,反正即使没有完全好,也不会太厉害,于是便道:“我们将女儿交给你是绝对放心的,只是我们这个女儿平时宠惯了,有时爱发点小脾气,你千万担当点。”

    我道阿姨叔叔,你们就放心吧。

    童思诗父母互相眨了眨眼,都笑着说,怎么还叫阿姨叔叔啊,是不是该改口了?

    我大窘,笑着拿着童思诗的书包飞快地跑了。就这样,童思诗在我家一连住了十几天。

    她的过敏症在第三天就完全好了,重新恢复了花容月貌,谢天谢地,疤痕是一点没落下,让童思诗开心得光着身子照了半天镜子,然后特许我好好摸了一次,后来我怯怯地提出,想……童思诗忸怩了半天,禁不住我的纠缠,含羞答答地同意了。

    不过,当我的嘴唇刚碰上她那小巧销魂的乳尖,她就格格笑了起来,坚决地将我推开,穿上了衣服。

    我心里暗道:“好,你说话不算数,看我晚上吃你个痛快!”

    不过说来实在奇怪,现在我这个坏习惯居然躲起来了。

    所以我想,人在睡梦中是不是也可以由潜意识来控制自己地行为,要不,对这件事怎么解释呢?

    所以。我对童思诗,就只能看,摸。不能吃了。

    不过,童思诗对某些事情还是很在意的。比如-

    比如我的小弟弟偶尔神气一下。她立刻就会红着脸骂:“下流!流氓!”

    我心道,思诗啊,这不能怪我啊,我是男生啊。

    尤其是面对着自己心仪地女孩子。

    其它进一步地收获没有,暑假作业倒是做完了(初三暑假没什么作业)。

    这期间。童思诗在周日回过一趟家,童思诗父母见女儿恢复了天香国色,不光放了心,也对我这个未来地女婿心存几分感激,于是又让女儿回了我家,说你放心呆着,家里这些天整天开着窗户换气扇,不要多久,你就可以与星羽一起搬回来住了。

    这些都是童思诗告诉我地。不过我不知道地是,童思诗母亲还塞给女儿一叠我妈过去放在我床单底下地东西(现在我趁童思诗不注意当然已经收起来了),童思诗红着脸。扔下它们就跑回我家来了。

    七十六、心痛

    大概又过了一周地样子,童思诗父母终于忍不住来我家了。

    当然首先是感谢我们家对童思诗的照顾。我妈妈当然满脸是笑说着应该的应该的。都是自己人嘛。

    童思诗父母便道:“是啊,已经是自己人了。那既然思诗已在你们这儿住了这么久了,让星羽也到我们家去住几天吧,我们家装了空调了,我们看思诗与星羽都很怕热,就到我们家住一阵子吧。”

    我妈听了这话,点头道:“那就去吧。童思诗显得很高兴,其实我也正求之不得呢,最近我比较伤脑筋,因为眼看一月一次菲菲降临日就要到了。

    于是道:“要不这样,今天就让思诗跟你们先回去吧,我过几天就来。”

    我妈有点奇怪,但旋即就明白了,可是还是说:“星羽,你跟思诗去吧,家里有我。”

    我道:“思诗好久没回家了,让她先回去跟阿姨叔叔团聚,我一两天就去。”

    童思诗父母见状,便道:“那好,星羽,我们先走了,你记得一定要来啊。”

    我道我一两天就来,我送送你们吧。

    童思诗父母道:“不用了,天这么热,你到我家一个来回又要洗澡,我们与思诗坐三轮车回去吧。”

    于是依依不舍地送走了童思诗一家,回进屋来。

    我妈便道:“你怎么这么傻,让你跟童思诗回去不是最好吗?我知道是为了菲菲要来,我不是说了家里有我吗?这事由我出面解决不是更好?”

    我道妈,我放不下菲菲啊。

    妈说我知道,正因为这样才让你躲出去,菲菲这女孩子挺识大体,我跟她好好说,她会同意的,再说,你现在既然有了童思诗,那就不要耽误人家女孩子地青春啊。

    我心如刀绞,道:“妈,我心痛啊。”

    妈道:“心痛也是没有办法,法律规定不可以讨小老婆的。”

    回过头,她吓了一大跳:“星羽,你怎么了,你可不要吓唬妈。”

    我只觉得胸口闷得难受,摇摇晃晃走到镜子一看,自己脸色煞白,好像有点迷迷糊糊。

    妈连忙上来一把抱住我,哭道:“星羽,星羽,你醒醒,不要吓唬妈!”

    说着就来掐我人中。

    我无力地拦住妈的手道:“妈,我没事,就是心里痛得慌,你让我歇一歇就好了。”

    妈道:“你坚持一下,我叫辆三轮车送你去医院。”

    我软软地抓住我的手说:“不用了,这么晚去医院,几个值班医生也不懂什么,还是扶我进去,里面有药。”

    妈依言将我扶进我的房间,照我吩咐在桌上找到那个小纸包,打开来,里面是上次买来给童思诗看病的冰片,剩了很少一点点,让她帮我倒在舌下,一会儿,心痛闷现象便缓解了。

    妈道你要吓死我啊。

    我说没什么的,这也不是什么病。

    妈说要不,你慢慢来,不要一下子跟菲菲分开,逐步逐步疏远她吧。妈不逼你,有什么事妈替你担着。

    妈说的有什么事自然是指万一童思诗觉察。

    我摇摇头道:“算了,长痛不如短痛,我还是对菲菲实话实说了吧。”

    妈说随你,不过你千万要注意自己身体。我说知道了。

    第二天,我去药店抓了几服药,就是上次我被大个子足球队长撞成轻微脑震荡,菲菲第一次送我回家去抓的药,对心脑血管毛病都是很有效地。

    回家后煎来吃了,没有什么大问题。妈这才放下心来。

    第二天晚上,菲菲就到我家来了。

    一进我的房间,就嚷道:“热死了热死了,”将风扇开到最大,然后脱了个精光,上床像只小猫般蜷缩在我身边。

    我说菲菲你来了?

    菲菲奇怪道:“你今天是怎么了,这么严肃。”

    我吞吞吐吐说是啊,有件事我真不想对你说,可是又不能瞒你……

    菲菲何等乖巧,脸一下就白了:“你是说童思诗?”

    我下了狠心,这事迟早要告诉菲菲的,于是点点头道:“是地。”

    又加了一句:“其实我也舍不得你,可是童思诗是在先的。”

    其实我心里不知道多痛啊,一夜夫妻百日恩,菲菲已经与我同床共枕不知多少个夜晚了。

    菲菲神色黯然,道:“我知道,这不怪你,那你就跟童思诗好吧。”

    我强忍悲痛道:“那你……”

    菲菲像个没事人似地,很高兴地道:“我可以做你地秘密夫人啊,反正就一个月一次,童思诗不会知道的。”

    我捧着菲菲地脸道:“菲菲,你知道,这样做我对不起你,会耽误你的幸福的,将来你会后悔。”

    菲菲看着我的眼睛,坚定地道:“我不会后悔的。”

    “可是,菲菲,你知道,我不能……”

    菲菲像被什么击中一般,脸色遽变,好一阵,才神情恍惚地说:“好吧,我知道我配不上你,既然这样,我就最后给你按摩一次,然后就走。”

    说着,她轻轻褪去我的衣服,脸上露出虔诚的样子,挺直身子,神圣地给我按摩起来。

    菲菲的小手刚按摩到我的身上,我就觉得不对劲,翻身起来抓住菲菲的手就要细看。

    菲菲惶恐地极力想将手抽回去藏到身后,可我力气比她大多了,哪里抽得动!

    比了一下力气,最后当然是我赢了。于是我将菲菲的手拉到我面前,手心朝上,定睛看去,天哪,这哪是少女的手啊!

    我的心都滴出血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