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第二部《激情岁月》第一卷 悠悠我心 七十七、菲菲的故事、七十八、销魂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七十七、菲菲的故事

    菲菲极力想将手抽回去,却被我攥得结结实实。///www.99zw.cn///

    我使劲掰开菲菲紧握着的拳头,天哪,这哪是少女的手啊!整个手掌皱皱巴巴的,好像是在碱水中泡了好久似的,上边一道一道全是口子。

    你这是怎么了?我十分震惊。

    菲菲将手缩回去,藏到身后道:“没事,这几天在家洗衣服。”

    我再次硬生生将她的手抓过来吼道:“不可能,洗衣服怎么会搞成这样?这是怎么回事,你告诉我,告诉我。”

    菲菲又一次好像被人看到了自己的裸体一样,泪光闪闪,乞怜般地看着我,努力想将手再次抽回去。

    我心一软,就松了手,菲菲双膝靠着胸部,双手紧紧抱着,像个做错了事的孩子将头深深埋到里面去。

    我两手使劲摇着菲菲的裸肩,吼道:“这是怎么回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说,你快说呀!”

    妈妈在外面敲门道:“星羽,小声点,有话好好说。”

    妈显然是误会了。

    不过我也意识道自己态度的恶劣,看着身子像寒风中哆嗦的树叶一般颤簌的菲菲,我轻轻将她搂入怀中,换了一种比较和缓温柔的语气道:“菲菲,你不是当我是你的朋友吗?那么你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

    菲菲抬起头,泪流满面:“星羽,星羽”

    她唏嘘着再次倒入我的怀里。

    我不敢再次催促她说话了,只是将她搂着,并递给她一块毛巾(本来是预备擦汗用的)。让她先哭个够。许久,菲菲才抬起头来,对我道:“对不起。让你笑话了。”

    菲菲的眼睛都肿了起来,让我说不出的心痛。便柔声道:“没关系,你这是怎么回事,能说给朋友听听吗?”

    菲菲下决心道:“我一直是自己默默承受生活,大家都以为我家庭条件很好,很开心。可是,没人知道,我在晚上偷偷哭过多少回。我爱怜地望着她,抓住她地手,鼓励她继续说下去。

    菲菲低头沉默了好一会,才又抬起头道:“其实我以前向你们说的家里的情况都是假地,我的家庭一点也不幸福,爸爸妈妈老吵架,在我八岁那年。他们就离婚了。”

    我心头一震,果然给我妈猜中了,那么。她那篇文章也是真地了。果然,菲菲道:“我爸本来就没有工作。一天到晚游手好闲。靠坑蒙拐骗与敲诈勒索混日子,离婚后。就越发嚣张了,人家都怕他,我妈原来有几个钱,可是现在她成天搓麻将,两个人谁也不管我,推来推去,谁都不要,很多时候,我连饭都吃不上。”

    我这才明白,菲菲为什么胃口会这么好,而且也不用担心需要减肥了。

    我鼻子一酸,眼泪又下来了:“这么说,你的学费书费都是自己挣来的?”

    菲菲点点头道:“是的,也有一些是亲戚们给的压岁钱。”

    我又问:“那你每年寒假暑假都打工挣钱?”

    菲菲点头说:“是地,寒假我帮人看管仓库,因为那些看仓库的职工都想利用春节走亲访友,暑假与星期天我干杂活。”

    仓库,一个弱女子,杂活……

    我心痛地摸着菲菲那瘦削的脸庞道:“菲菲,你怎么,怎么能这样对待自己,告诉我,这个暑假你又干了什么活?把手搞成这样。”

    菲菲不在意地笑道:“我帮人家做面点,就是早上起早点,赚钱多,白天还可以学习。”

    我的热泪不听话地第三次涌了出来。

    菲菲,我可怜的菲菲。

    我再也坐不住了,一把抱住菲菲,愧疚而又伤心道:“你怎么不早点告诉我啊!”

    菲菲则用手温柔地替我拭去泪水道:“没关系的,你不要为我难过,我觉得自己过得很好。”

    “菲菲!”我将菲菲伤痕累累的手紧紧贴在自己的脸上,带着万分歉意道,“我对不起你啊,让你受苦。”

    说罢倒在菲菲怀里,一时大恸。

    菲菲轻柔地摸着我的头,柔声道:“星羽,这不是你地错,不要难过,我会好起来的。”

    我忽然想到什么,一跃而起,大声道:“你明天起不要再去上班了,你的学费,我来付吧。”

    菲菲不相信地道:“不行地,今年高中学杂费涨价,要八百块呢。”

    “我有啊,”我急急道:“我给你看。”

    说罢,我从抽屉一本笔记中拿出我的积蓄,里面还夹着两个红包呢。

    那是姐妹花与林羽思父母给地。

    两个红包加上我地稿费,还有学校的奖励稿费,奖金,加起来也有一千多钱。

    我将它们胡乱一包塞在菲菲手中道:“你全拿去,不要再去打工了。”

    停了停,我又道:“你放心,以后你地学费,我包了。”

    菲菲摇了摇头道:“星羽,我不能要你的钱。”

    我的眼睛瞪得鸡蛋大:“为什么?”

    “你的钱来得也不容易啊,这些都是你写作的血汗钱。”

    “对啊,”我想起什么,兴奋地大声叫道:“这钱也有你一份啊,是你帮我抄的文章,要不,我怎么能这么顺利发表呢?”

    菲菲眼泪一滴一滴地掉下来:“星羽,星羽,你,为,什么。对,对我,这么。好?”

    她用那包钱捂着脸,泣不成声。

    然后。打开包着的钱,从里面抽了四百元,道:“星羽,这钱算我借你的,这点够了。你的大恩大德我永远不会忘记。”

    说完,在床上站起来,向着我就要跪下来。

    我眼疾手快,一把扶住菲菲道:“菲菲,你千万不要这样,我们是朋友,最好最好的朋友。”

    菲菲眼泪汪汪点点头。

    口中喃喃说道:“是地,我们是最好最好的朋友。”

    七十八、销魂

    菲菲静静地望着我,眼中充满柔情蜜意。

    我忽然觉得很慌乱。

    “菲菲。我,我……”

    菲菲做了一个“嘘”的动作,将双手放在我地肩上。然后慢慢将我推倒在床上。

    她四肢撑着身体,悬停在我上方。

    然后。慢慢向我靠近。用她结实柔嫩的双乳在我身上摩挲着。我喃喃叫道:“菲菲。”

    菲菲嘘道:“不要说话,闭上眼。好好享受。”

    我当然不能辜负菲菲地美意,只好依言闭上眼睛,尽情享受这种奇妙的感觉。

    菲菲用乳房在我身上打着圈,一点一点的往下,我的身体不由自主的抖簌起来。还没有等她到达我地小弟弟,我早已激动得无以复加,自然坚挺如柱。

    菲菲在我耳边道:“星羽,今天我将身子给了你吧,这次走了以后,我也许再也没有机会见到你了。”

    我猛地睁开眼睛,一把抱住菲菲道:“不,我不许你离开我!我要你永远陪着我,你是我的菲菲!”

    但是,我连自己也不敢相信,可以让菲菲永远留在我身旁。

    为什么,为什么月有阴晴圆缺?

    我与菲菲执手相看泪眼,无语凝噎。

    我喃喃道:“菲菲,我不许你离开我。”

    菲菲道我不离开你。

    我像个小孩子般破涕为笑道:“那就好,我不许你再去打工,我会挣钱养活你的,我会挣很多很多的钱。”

    菲菲轻轻说我知道。

    我说菲菲,我喜欢你。

    菲菲说我知道。

    我说菲菲,想起你会离开我,我就心痛。

    菲菲说放心,我不离开你。

    我说菲菲我无法给你任何保障。

    菲菲说我不在乎,只要每个月能来一天,我就觉得生活还有意义,世界没有抛弃我。不过你放心,我会很小心,不会让任何人知道的。我说菲菲,我还不能跟你发生关系,至少现在不能。

    菲菲说我知道,没关系,我是心甘情愿的,我等,多久我都等。

    说到这里,她又无限柔情地将我慢慢推倒在床上,然后用双手将我小弟弟再次拨弄醒过来,突然俯身下去,将它含在了嘴里!

    我没想到菲菲会做这个动作,想阻止已经来不及了。菲菲的双手在我根部灵活的轻轻捏弄着,嘴巴深深吞入我的命根!

    我身体坚挺,我气血翻腾,我浑身热燥,我欲仙欲死……

    菲菲地嘴与舌头不停的运动着……

    (貌似只能写到这里吧?刹车,刹车,呵呵。)

    其实,最近我一直与童思诗呆在一起,压抑很久了。

    所以,实际上菲菲并没有吮吸套弄多久,我便一声大吼,一泻千里。

    就听菲菲咕咚咕咚咕咚地好一阵子,然后似乎用舌头在我小弟弟头上舔了一会儿,才躺到我身边来。

    她用温柔的双臂紧紧抱着我,在我耳边微语道:“你地小……好大,……好多哟。”

    我满脸羞愧,心中充满了犯罪感。

    不敢与菲菲双目相对,只得将头钻到菲菲怀里。

    去吃菲菲的奶。

    许多书友反映最近连接出现问题,很郁闷,但只要从这里进入就可以正常阅读:-菲菲天没亮就走了。

    她终于答应了不再去做面点了。

    不过,今天以及以后几天还不行。虽然打算辞工,也要等人家找到替工才行。

    幸好现在想干活地人很多,随便喊一声就有一大群,这做面点虽然也算技术活,不过技术含量并不高,几天下来便成熟练工了。

    妈早上态度很严肃地问我:“你昨晚跟菲菲说好了没有?”

    我有点为难道:“妈,我没有让她离开,因为昨晚她跟我说了她地身世,她很可怜,我不忍心抛弃她。”

    于是就将菲菲的事跟妈说了。

    不过隐瞒了给菲菲钱地事。

    我的稿费、压岁钱学校的奖励等都没有告诉妈,妈虽然知道一点,但以为只是一点小钱,所以也不在意。

    妈叹息道:“星羽,你这人就是心肠太软,早晚会害死你。再说,你不是不喜欢菲菲,讨厌她常常来纠缠你吗?”

    我有点不好意思道:“妈,那是以前的事情,再说,我只是可怜她。”

    妈瞪了我一眼道:“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你前天因为跟菲菲分手的事情都快心脏病了。唉,我也不逼你,怕逼出事情来,反正,你好自为之吧,有什么不方便尽管跟妈说,妈替你出面。”

    “妈”

    我叫了一声,眼泪汪汪地将妈抱在怀里。

    妈长叹道:“星羽,你什么时候才能不再让妈操心呢?”

    唉,我觉得,现在大人要操心的事太多了,原来自己总是盼望自己快点长大,现在看来,还是永远不要长大的好。

    不过,过了一会儿,我又开心起来了。

    因为,今天我要去童思诗家,去见我的思诗了。

    一想到思诗,她那迷人的脸庞,动人的小嘴,还有深情的眼神立刻在我面前浮现,我一刻也等不及了。我大声道:“妈,我今天要去童思诗家,这几天都不在家吃饭了。”

    妈忽然显得很慌乱的样子,道:“星羽,你这就要走了吗?怎么不说一声,我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

    我回头又抱了一下妈道:“妈,我这是去童思诗家,又不是去国外,看你,好像我从此不回来似的,我只是到童思诗家住几天,让她爸爸妈妈高兴高兴。”

    妈说我知道,可是看你要出门,我的心就发慌。

    我拍拍妈的肩膀道:“妈,不要这么神经脆弱,我的药还没有煎完,你也可以吃,对神经有好处。”

    妈笑骂道:“你这家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