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第二部《激情岁月》第一卷 悠悠我心 七十九——八十一幸福、浴室中的尖叫、黄丝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七十九、幸福

    笑着告别我妈,来到童思诗家。///www.99zw.cn///

    思诗家新装修了一下,铺上了木头地板,油漆了墙壁,又扔了一些旧家具,显得气派多了。

    不过,这种环境对人的身体却不太有利,尤其是国产油漆苯普遍超标。

    上次童思诗就是在这儿得了皮肤过敏,虽然夏天气温高,甲醛等有害物挥发较快,现在气味已经不太闻得到了,但是如果长期不开窗,污染物就会积累得越来越严重,对人的身体自然大大有害。

    即使是通风良好的房子,一个月内很多有害气体还是超标的。

    现在童思诗家离装修完成才半个月,自然住着不太好。

    不过童思诗回家后,立刻将家中所有的门窗打开通风,并用换气扇加快空气对流,所以实际上现在空气中有害气体微乎其微。

    问题是,天气太热,要用到空调,而童思诗家新装的空调是室内空气循环的壁挂式。

    这种空调,不关门窗,效果不好,关了门窗,因为不与外部交换新鲜空气,有害气体就会迅速聚集。

    尤其是这种新装修的房子。

    所以虽然空调房间很凉快,但我住了两天立刻觉得头晕目眩,恶心难受,童思诗也是一样症状,搞不好就会旧病复发了。于是我说服了童思诗父母,让童思诗暂时又搬回我家住了。

    童思诗父母当然也担心自己女儿的身体,自然马上答应了。

    而童思诗父母听了我的劝告也到单位借了一个单间,暂时居住。

    不过我回到家时,却大吃一惊。

    原来妈趁我不在时。将我的房间简单布置了一下,贴了壁纸,搞得很干净。

    最让我吃惊的是。墙上,居然挂着与童思诗家一模一样地空调。

    这空调的牌子。就是当年我们浙江省比较有名的“东宝牌”。

    要知道,当时,这空调地价格不菲,每台要五千块啊,一般人家都装不起。

    可是我妈见童思诗家装了空调。怕童思诗来我家受委屈,当然也有面子问题,所以咬咬牙也买了一台。

    妈还偷偷告诉我,这房间还是菲菲来布置的,壁纸也是她选地,忙了两天,刚刚结束。

    我听了鼻子直发酸。

    菲菲,我的好菲菲。

    妈连忙道你注意点,童思诗在家。我说是。

    我洗了把脸。像个没事人似的回去。

    童思诗道:“星羽,你家现在变得真漂亮。”

    我道是啊,新媳妇进门。新房还能不布置得漂亮点?

    童思诗道:“谁是你新媳妇?别臭美了。”

    我对童思诗耳语道:“谁在我新房里,谁就是我的新媳妇。”童思诗格格笑着。拿起书要打我。我笑着逃开了。

    逃开了又回去,从身后抱住童思诗的腰。轻轻道:“思诗,你做我地媳妇吧。”

    思诗红着脸点点头道:“嗯。”

    然后又高兴地道:“星羽,我将你送我的那套首饰拿来了,你帮我戴起来吧。”

    我道好。

    哇,童思诗戴上这副首饰,更加美丽动人了。

    童思诗很高兴地跑出去给我妈看。

    妈道:“嗯,确实很漂亮,星羽什么事候变得这么有眼光了?”

    思诗道:“妈(这可是第一次喊妈,上次她一直没喊过),星羽一向很有眼光的。”

    妈好久没说话,后来,忽然道:“思诗,你既然已经是我家的人了,那你哪天跟妈一起上街,妈替你买一套真金首饰吧。”

    童思诗笑着抱着妈道:“妈,谢谢你,不过我更喜欢这套,真金的,还是等以后吧,我现在还小,用不上。”

    妈笑得合不上嘴,道:“思诗什么时候也变得这么会说话了?真懂事,好,现在就先不买,不过我答应的话是不会收回的,什么时候你想要了,一定告诉我。”

    于是我与思诗答应了,回屋看书做作业去了。

    下午天气很热,我们就把空调开了,我想想妈屋里也很热,就叫她过去和我们一起凉快。

    妈摇摇头道:“不用了,你与思诗好好休息学习吧,妈不打扰你们,再说,妈这把年纪,也习惯了,不用空调。”

    我见劝不动妈,只得回屋。童思诗见状,道:“我去请。”

    也不知道思诗用了什么办法,还真把妈给请来了。

    妈坐在椅子上吹了一会儿空调,道:“哎,这空调就是不一样,吹上来的风好凉快。”

    我和思诗都道:“那妈你在我们床上休息一下吧。”

    妈连忙道:“不了,我还是自己床上躺着习惯,你们睡吧,我走了。”

    说罢,不顾我们劝阻,强行走了。

    我们也知道大人的脾气,就是这样地,童思诗家还不是将空调装在了女儿的房间里?

    可怜天下父母心啊。

    我关上门,现在屋里就只剩我们两个了。

    童思诗道:“星羽,现在屋里很凉了,把空调关了,先开一会电扇吧。”童思诗真变得很会持家了。

    我回到床边,思诗竟然已经将外衣脱了,只穿着胸罩短裤,我一看童思诗那白皙如雪的身体与吹弹得破地粉嫩肌肤,就什么都不顾了。

    于是也脱得只剩一条裤衩,上床从身后抱住童思诗睡着双手来回交叉摸着童思诗雪白粉嫩的肌肤,心中充满了无限幸福感。

    童思诗轻轻道:“星羽。”

    我柔声道:“在。”

    思诗羞郝地说:“你要是想摸,就摸吧。”

    我幸福得有点不相信真实性。畏畏缩缩地将双手放在思诗地乳罩上。

    童思诗将胸罩推到上面,抓起我地手,轻轻按到她的胸部。

    我地手木然放了一会儿。然后才慢慢运动起来。轻轻的抚摸,摩挲。搓揉,捏弄……

    不过,我再也不敢像上次那样狂野地蹂躏了。

    就这样,温柔地,缓慢地玩弄着我心仪女孩的乳房。我地心中,充满了恬静的爱。

    也许,这就是我追求地幸福吧。许多书友反映最近连接出现问题,打不开书页或者很慢,很郁闷,但只要从这里进入就可以正常阅读:-八十、浴室中的尖叫

    这个夏天持续高温,所以,整个暑假我们差不多都在屋里度过。

    最常光顾的,就是借书摊了。

    当时的行情。是借一本书一天五毛,借一套,七毛。因为没书(特别是科幻)可看。所以我疯狂地迷上了武侠小说。

    一套书四本,才七毛钱。比起图书馆。一次借一本跑那么多趟合算多了。

    尤其是这么大热天。

    一套书,我可以看半天。最快一天借了五六套,全看完了,这是指武侠类情节紧张的,其它书不行。

    童思诗也比较喜欢看武侠,不过,最喜欢地还是言情。

    那年头,还是琼瑶奶奶大行其道的时代。女孩子几乎都发了疯一般地借来看。

    她看书速度也很快。

    因此,我们两个去借书,她借她的,我借我的,回到家里交换看。因为两个人都喜欢看书,所以通宵也没有关系。

    这样借了一段时间,借书摊的小贩不干了,说借了那么多书,一天就还了,没有人像你们这样的,我吃什么?最少每套三块。你晚还几天倒没有关系。

    三块!这可就要我们的命了。

    看不起,只好换一个书摊。

    但是好景不长,没有多久,我们就在所有摊贩中声名狼藉,他们一致拒绝再借书给我们。

    双方都不肯让步。

    好吧,那就这样,我们看不到书,他们也赚不到钱。

    不过,这时候,我刚好将我最崇拜的三位武侠大师----金庸,梁羽生与古龙的书都看完了,而童思诗也差不多看完了琼瑶。

    在家闲着无事可做,我就想玩人类最原始地游戏。相信谁都喜欢吧?

    可是童思诗大多数时间都不肯配合,我有点伤脑筋。

    所以,尽管暑假已经过去一半多,我在这事上还是进展缓慢,心中不免有点郁闷。

    直到现在,童思诗还是不肯让我碰她的小妹妹,最多只能在裤衩外摸摸,至于我最喜欢吃的奶,也很少有机会饱餐。

    当然,叼着睡觉那是连想都不用想了。

    不过,我似乎也已经戒掉了这个坏毛病。

    白天外面太热不能出去,晚上我们当然要出去透气。

    我们这个小城,也没有什么地方好玩,当时最热闹地就是大家山。

    我们很喜欢在大家山的古城墙上散步。

    据说,当夜深人静时,在城墙上倾听,甚至可以听到当年以宋江为首地梁山好汉与方腊起义军殊死拼杀地呐喊声。可惜的是,这千年古城墙在明朝时因为修建海塘。剥去了外面全部巨大条石,只剩里面地土胚屹立不倒,而这几十年来对古代文物与建筑毁灭性摧残。更是将整个小城的千年古城墙全部毁灭殆尽,只余大家山上这一段。任由风吹雨打,人们取土挖掘。

    这天晚上,我们意外地在大家山上碰到了陈参军与祝雅亮。

    两对情侣相见,自然十分高

    陈参军更是以为自己的计谋高明,看到我放在祝雅亮家中地钥匙。以为我已经攻克了童思诗的堡垒,大功告成,哪里知道后来这么多纠葛。

    不过,虽然经过反反复复,我最终还是跟童思诗走到了一起,还是应该归功于陈参军与祝雅亮地牵线搭桥。于是,男归男,女归女,大家各自聊天。

    那天我们带了一袋李子到山上。童思诗很喜欢吃,陈参军看了便悄悄对我说:“恭喜你啊,星羽。”

    我不解道:“何喜之有?”

    陈参军朝我挤眉弄眼道:“别装傻了。你没看见童思诗一个劲地吃酸的,肯定是有了。”

    我这才明白陈参军的意思。连忙道:“你别胡说。我和童思诗根本没有。”

    陈参军轻笑道:“你别骗我了,咱们谁跟谁啊。你不是说童思诗一直在你家,而且还在一个床上睡吗?”

    我说是啊,那又怎么了?

    陈参军道睡一个床上却相安无事,难道你是柳下惠啊。

    我道不是啦,我是想的,可是童思诗她不同意啊。

    陈参军笑道:“女孩子总是不同意的,可是你们既然已经睡到一张床上,她当然是爱你地,你就是来个霸王硬上弓,恐怕问题也不大吧?”

    我道你不知道的,童思诗,她与别的女孩不一样的。

    陈参军不以为然道:“女孩子,还不都是一样,难道你想等到十八岁,那时,我们的孩子都会叫爸爸了。我说真的,跟童思诗真的急不得的,只好慢慢来。

    我又不敢上次惹得童思诗发怒的事告诉陈参军。

    陈参军一个劲地摇头道:“书呆子,你们都是书呆子,看不懂,真地看不懂。”

    我听了陈参军的话也没有办法,难道我不想啊。那边,祝雅亮的笑声也挺高,不会也是在取笑童思诗吧。东拉西扯,谈得很晚我们才重新配对各自回家。

    临分手,陈参军给我地话是:“勇敢出击。”

    祝雅亮给童思诗的却是:“享受人生。”

    虽然不知道各自谈了些什么,可是这些话地意思已经很清楚了。只闹得我与童思诗面红耳赤,陈参军祝雅亮一对小夫妻却大笑着,扬长而去。回到家,妈已经睡了。

    我们两人感觉都很异样。也许是陈参军与祝雅亮地话起了作用吧。

    可是,应该怎么开始呢?

    对了,先洗澡吧。

    要不要来个鸳鸯戏水呢?

    我想着,一时不能决定,便让童思诗先去洗。

    我坐在床上,思想斗争了好久,才穿着裤衩闯进浴室去。童思诗马上一声尖叫,将我推了出来。

    我只好在外面道:“对不起,我以为你已经洗完了。”

    童思诗没有回答。

    八十一、黄丝带

    我想这次可又完了,童思诗一定又生气了。心怀鬼胎洗完了澡,回到房间准备挨批。

    谁知又是大出我意料之外。

    童思诗浑身不着寸缕,正坐在桌前梳理自己的长发呢。

    但虽然不着寸缕,却依然是那个高贵典雅地童思诗。她只是将半个雪白的裸背露了给我,乌黑的长发瀑布般地倾泻到胸前。

    我的心跳忽然加快了。

    随即又是一阵狂喜,思诗没有发脾气。

    也许是祝雅亮的话起了作用?

    虽然看不见童思诗的胸部,不过我想,这次我的爪子与嘴巴可要好好过过瘾了。

    童思诗从来没有主动将身体暴露在我的面前。

    我关上门,蹑手蹑脚地从背后靠近童思诗。然后非常小心,非常轻柔地将思诗搂在怀里。童思诗没有回头,只是不停地梳理着自己的黑发。

    这时。我忽然发现,童思诗的左手腕上。赫然系着一条黄色地丝带!

    我心狂蹦!

    一时连呼吸都几乎上不来!

    黄丝带的意思,大家恐怕都很清楚吧?

    今晚,童思诗是将自己当作礼物送给我。

    我简直不能相信!

    一时愕然。

    童思诗还是冷静地梳理着长发,没有回头看我,只是道:“本来想考上大学后再给你地。可是,可是,想想还是早点吧,免得你老是看着那些花啊草啊蜂啊蝶啊咽口水。”

    “思诗!”

    我惭愧地叫道,我的毛病童思诗知道得一清二楚啊。

    一时冲动,就想说“我从此保证与所有女孩子断绝关系”的。但是话到口边,就变成了“我保证不随便与别的女孩子保持关系。”各位,这两句话相差很大啊。

    撇开第二句话不太通顺不说,不随便与女孩保持关系。就是说,认真的保持关系还是可以地,比如说。顾晓菲。

    比如说,林羽思、查铁丽、刘婷婷、柯儿。当然还有姐姐与杨柳青。彩云与如月就先不管她们吧。

    却听童思诗含羞道:“在想什么哪?还不快抱,抱新娘子上床?”

    抱。抱新娘子上床!我一下省悟过来,还管那些干嘛?先抱新娘子上床再说!

    这时,我也不知道哪儿来了这么大劲了,一下子就轻轻地将童思诗抱起,童思诗本来就十分苗条轻瘦,此刻在我怀里更是轻如羽毛,我一个转身,两步跨到床边,就将童思诗温柔地放下。

    然后,使劲搓着双手,一个劲地乐。

    我真的乐晕了。

    童思诗今天要做我的新娘了!

    童思诗玉体横陈在我的面前,面孔羞郝得如同桃花轻红,两个完美无暇的小兔兔一个劲地在胸口跳动,可是童思诗已经顾不上她们了,当她一发现我在打量她的少女胴体时,就双手死死捂着下部,轻轻颤簌起来。

    含羞的少女是世界上最美最美的妙人儿啊。

    童思诗死死护住少女最隐秘之处,我现在还不去管那儿,先饱饱口福与手福再说。

    其实在两年前的那个暑假,在下渚湖,我已经不止一次地看过与摸过童思诗地身体了,不知怎么,那时好像还没有现在心慌,似乎一切都很坦然,很自然的。而且那时童思诗的身体虽然已经显露出发育地症状,但还是乳房小小,处女地也不是这么黑乎乎的一片,任凭童思诗一双纤手都遮不住,反而更加增大反差。

    两年过去了,童思诗地身体当然发生了巨大地变化,现在我摸着童思诗大小适中,雪白粉嫩的完美乳房,才真正觉得,世界上还有这么美好地事物。

    不过也不敢再造次,好不容易得到这么个机会,我可不能再莽撞了。

    于是双手灵巧而轻柔地把玩着童思诗的双乳,直到童思诗双眸迷乱,口出娇嘤,然后低头,将一边乳房先行纳入口中,手里依然不停对另一边乳房的搓弄,我的舌头慢慢地围绕着童思诗的乳尖打转,童思诗娇嘤更盛,不但鼻尖,连脖子、额头与腋下都渗出细密的汗珠来。

    我又将另一边乳头轻轻含入口中,用舌头快速而轻柔地拨弄着,童思诗身体开始一阵阵抽搐,口中喊着“星羽,星羽……”双手在空中乱抓。

    我见时机已到,便开始使劲轮流吮吸着童思诗的双乳,一边将魔爪悄悄伸向童思诗的下体。

    我的手触到了毛茸茸的东西,然后童思诗的双手立刻将我推开了,我再次试探,却是童思诗的两只手死死护着她的宝贝上面,我试图将她的手挪开,可是她护得很紧,我也不敢过于用强,又想将手从她的手下插进去,也是无功而返。

    我毕竟还是平生第一次与女孩子这样,虽然看过几部黄带,可是带子中并没有说碰到这种情况怎么办,那些带子要么是女孩子自愿的,要不就是强奸,可是我又不能硬来。

    想起那本《新婚指南》中倒是写着,新婚第一夜,男方对女方要温柔,动作要轻,可是,那也得女方配合才行啊。

    正狗咬刺猬,无从下口,却听童思诗道:“你这傻瓜,手不可以,你可以用其它东西啊。”

    童思诗一提示,我才想起,原来夫妻做爱不是用手的。

    狂汗!

    这时,反而轮到我害羞了。

    红着脸手忙脚乱地脱下裤子,小弟弟此时可是冲天而怒,我虽然看了几次黄带,可毕竟心中慌张,只好毛手毛脚地爬到童思诗身上。

    我双膝跪在童思诗双腿之间,童思诗面带桃花,眸含秋水,双手从我胯下抽出,将我紧紧抱住。

    我紧紧地抱着童思诗,急切地就想要破门而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