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第二部《激情岁月》第一卷 悠悠我心 八十二——八十四破门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我紧紧地抱着童思诗,急切地就想要破门而入。///www.99zw.cn///

    幸好已经看过黄带了,知道做爱就是要把男生的小弟弟放到女孩的小妹妹里去。要不还不知道怎么回事呢。

    童思诗不让我的手摸她的小妹妹,不摸就不摸好了。其实那天她皮肤过敏的时候,不知让我给她搔了几次小妹妹了。

    好吧,不摸就不摸,我就照黄带中的样子做好了。

    不就是把小弟弟放到小妹妹里去吗?这还不简单。

    谁知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我的小弟弟在黑暗中摸索来摸索去,就是找不到它要去的地方,真是急死人了。

    后来我也管不了那么多了,将手伸下去摸了一下,知道了大致方位,然后将小弟弟对准目标。心想这次肯定成功了,谁知一用力,进倒没进去。小弟弟痛得不得了。

    各位,大概只能写到这里了吧。再写就要触线了,规定不能直接描写的。

    反正,这件事的结果就是,我与童思诗都痛得要命,最后没成功。

    童思诗也知道我很辛苦。终于将纤手伸过来,轻轻替我抚摸小弟弟道:“不要急,慢慢来,等下就好了。”

    可气的是,我那小弟弟上阵找不到目标,被童思诗纤手一摸,激动得不得了,立刻就射了!

    搞得童思诗手上身上还有席子上一塌糊涂。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么多,而且没有射到它们该去的地方。真是沮丧。

    童思诗当然就更扫兴了。

    因为不光要洗身子,而且这么一来,我地小弟弟一时半会就干不了活了。

    虽然不高兴。不过还是能体谅我的,让我别起来。累了。她自己去卫生间打水搞卫生不提。

    回来后,我也十分困乏。童思诗也没办法,只好抱着我睡了。

    本想睡一会儿再来的,可是不想因为时间已经很晚,所以一睡就睡到了大天亮。

    起床时,我泱泱地从童思诗手腕上解下那条黄丝带,面色黯然。

    童思诗倒还好,见状便安慰我道:“别急,慢慢来,不是还有今天晚上吗?”

    我点点头。

    可是还是高兴不起来,心想是不是我地小弟弟有问题,怎么录像上那些男的收发自如,我就不行呢?

    这个想法一直憋到晚上。

    这个晚上我又试了七八次,全部失败。

    最重要地是,失败倒还在其次,就是我的小弟弟与童思诗的小妹妹都搞得痛苦不堪。

    我就真的想不通了,既然做爱是如此痛苦的话,为什么那些男女还是这么乐此不疲?

    要不,就是我与童思诗两人中地一个有问题。

    或者两个人都有问题。

    童思诗大概也想到了这一点,两个人都很郁闷。

    也许有人不相信,我不知道别人第一次是怎么样子的,反正我前几个晚上都没有成功。

    这天晚上,我苦着脸又想侵犯童思诗,童思诗柔声道:“星羽。”

    我问什么事?

    童思诗道:“也许你太性急了,或者你可以换一个角度。”

    我说我有换啊,可就是进不去。

    童思诗道:“还是我来帮你吧。”

    于是就照黄带上样子,将她的两条雪白的大腿搁在我的肩膀上,又用双手将自己的小妹妹用力掰开。

    我对准目标使劲一顶。

    终于进去了一点。不知道有多深,反正没有到底。

    可是再要深入就艰难了。

    费了好大劲,还是没有全部进去。

    我痛苦倒还在其次,童思诗双手紧紧抓着我的胳膊,浑身都痉挛起来了。

    虽然她还是一个劲的鼓励我:“星羽,用力,用力!”可是我实在不忍心了。

    更要命的是,这时,我感到小弟弟一阵翕动,又射了。

    射了我就浑身酥软,像只死猪一样趴在童思诗身上。

    大汗淋漓。

    过了好久,童思诗起来了。

    我滚到一边,向童思诗刚才躺过地地方看去,一滩鲜血赫然在目。

    童思诗一瘸一拐地走到卫生间去。

    她每次都不让我起来,说男生射了以后很累的,应该休息。

    过了一会儿,童思诗拿了毛巾过来,一声不吭地将那滩血擦掉了。

    我看着童思诗的动作,心里有点后悔要是事前在童思诗身下垫一方白纱巾就好了。

    不过想想抽屉中已经有童思诗地东西了。

    也许少男少女的第一次都不那么成功吧。

    不过我看得出来,童思诗不太开心。当然也不全部是为了我。

    也为她自己。

    第一次不顺利,心里总是有点郁闷地。无论男女。

    也许,女孩子对自己地第一次更加在意吧?

    每个女孩子都梦想自己的第一次,是与心上人花好月圆。甜甜蜜蜜。

    哪知道,要到达爱情地彼岸必然会遭遇到痛苦。

    有时是极其痛苦。

    童思诗清洗完毕,将空调开到睡眠上。走过来,关了灯。在我身边背靠着我躺下。

    一声不吭。

    她一声不吭当然是有理由的。

    她不知道多少次梦想到自己的第一次,谁知竟会这么失败。

    这事当然怨我。

    我地小弟弟肯定有病,不然,为什么每次都不得其门而入呢?

    本来应该给童思诗一个幸福美满的第一次,可惜我做不到。

    我内疚将手悄悄搭上童思诗地后背。

    童思诗没有响应。也没有拒绝。

    我也不敢进一步怎么动作,只是将手微微触及童思诗的乳房,恬然入睡了。

    我确实是累了。

    不过我睡得还是不很踏实。

    有几次,我都惊醒过来,惶惶地摸摸身边的思诗还在不在。

    这样睡睡醒醒,一直到天明。

    八十三、重见姐姐

    童思诗早上起来,脸色不太好。

    我能感受到她心中的难受,更是内疚。

    本来是我这个男孩应该给予她新婚的快乐地,可是我却让她尝尽了苦痛。

    我真恨我自己。

    这种事情是很难补救的。

    童思诗对我凄然一笑道:“星羽。不要难过了,这事不能怪你,是我们没有经验。”

    我木然点点头。

    童思诗又道:“星羽。我想回家住几天,好吗?”

    我伤心地叫了一声“思诗”。眼泪在眼眶中直打转。

    心里实在舍不得啊。

    不过。我知道思诗这几天已经被我搞得很痛苦了,她的身体羸弱。就让她回去喘口气吧。

    反正她家油漆早已干了,有害物质与气体也应该微乎其微了。

    童思诗用手拭去了我眼角的泪珠,笑道:“别难过了,我不过是回趟娘家,很快回来的。”

    我抱住她道:“我舍不得你走。”

    童思诗沉默了一会,轻叹道:“那我就不走吧。”

    我一阵狂喜,然后才想到自己太自私了,连忙道:“不不不,我不是这个意思,你回家休息几天吧,过几天我来看你。”

    童思诗欣喜道也好,那我走了。

    于是将自己的东西收拾到书包中,我道我送你回去吧。

    童思诗说,还是我自己走吧,我们尽量少在外面露面。

    我想也是,早恋就早恋吧,不过不可太招摇,我又是公众人物,得注意形象。于是送童思诗上三轮车走了。

    妈早已上班去了,童思诗一走,家里顿时显得空落落的。

    过去倒不觉得什么,可是现在就觉得异样了。作业做完了,写作一时没有灵感,就这么在家呆着实在难受。

    今天是个多云天,有些小风,比较凉快,还是出门吧。不过出门也没有什么合适的地方。

    查铁丽不在家,张小龙陈参军都有自己的女朋友,又是这么热地天(祝雅亮肯定最多只穿胸罩短裤),我去打扰不太合适,林羽思那儿不敢去,现在我去任何一个女孩家都不合适。

    猛然想起,自己已经很久没有去过姐姐家了。

    虽然姐姐已经有了男朋友了,不过她与张小龙陈参军不同,而且肯定很欢迎我去的。

    另外,姐姐与姐夫肯定已经那个了吧,我与童思诗做那事不太成功,对别人我是不敢讲的,不过对姐姐我一向无话不说,她一定不会笑话我,而且也会给我一点指导地。

    只有在姐姐面前,我才不会感到丢了面子。

    一念至此,心中立刻焦急。只想马上就见到姐姐。

    本来嘛,已经这么久了。

    立刻给妈写了一张纸条,说童思诗已经回家。要休息几天才回来,我趁这个机会出门一趟。到乡下同学那儿转转,不必担心。

    反正妈也知道我去过几趟了。

    于是出门飞车上路,骑到路上才想起应该给姐姐买点什么礼物,只好再折回来,进了小商品市场。

    热天。小商品市场也生意清淡,各路商贩使出全身解数拉客,我也看花了眼,不知该买点什么,后来看中了一套衣裙,就是肩头只有两根带子,暴露一点,不过我想姐姐在家穿给姐夫看一定喜欢,便想买下。

    一问。说要八十,我便还价二十,商贩气恼。道没有你这么还价的,我连忙道。那四十吧。

    商贩大喜道:“这位小哥果然爽气。”

    连忙取下套进塑料袋里去。

    我一摸口袋。有点傻傻,急道:“慢点慢点。我地钱不够。”

    商贩道你别跟我开玩笑。

    我难为情道:“对不起,真地不够,我只有三十元,要不,你把衣服留着,我给你去拿。商贩怀疑地打量着我,看我拔腿要走,连忙道:“小哥小哥,别走,你就三十块钱拿去吧。”

    大概他以为我后悔了,说回去拿钱只是托词,其实是想溜之大吉,而这衣服也还有钱可赚,不肯丢掉这个机会吧。

    于是高高兴兴付了钱,上车去(不能算归吧)心如箭地直奔姐姐家去。

    人没到,犬声先闻,大黄狗早乐不颠颠地跑到半道上来迎接,接着姐姐也出来了,边跑边喊“弟弟,弟弟,”我看到久违了地姐姐,自然是热泪盈眶,姐姐更是哭成了个泪人儿,我抱着姐姐道:“姐姐,我想死你了,”姐姐一听,哭得愈发死去活来,我连忙道,姐姐,我们进屋吧。

    姐姐立刻破涕为笑道:“对对对,进屋进屋,外面太阳大,你看姐姐,真是老糊涂了。”

    我道姐姐怎么会老呢?姐姐正是年轻漂亮地大好时光。姐姐说弟弟越来越会说话了,姐姐这个老太婆说不过我了。

    于是姐弟俩说说笑笑一起进屋。

    姐姐道弟弟身上都被汗水湿透了,快进去洗个澡,姐姐给你去放水。

    我想我又没有带换洗衣服,不太方便。

    姐姐明白我的意思,说:“没关系,今天家里没人,你把衣服脱下来,姐姐给你洗洗,大太阳,半个小时就干了。”

    我想这也好,出了这么多汗,等下就会发臭了,反正姐姐现在已经不是女孩子了,没有什么关系。

    便进了浴室,一边问:“姐夫不在吗?”

    姐姐道:“这几天有个朋友造房子请他帮忙运石头,吃住都在那儿,不回来。”

    我“哦”了一声,将衣服递出来给了姐姐,自己洗起澡来。

    一边洗,一边跟正在给我洗衣服地姐姐说话。

    八十四、新衣裳

    后来我洗完澡了,躲在浴室中不肯出来。我现在已经是真正的大人了,虽然是姐姐,也不敢再像以前那样无拘无束了姐姐给我拿来一条毛巾毯遮羞。

    我将姐姐拉上楼,给姐姐看我给她买地衣裙。

    姐姐很感动,不过还是含羞道:“姐姐已经是老太婆了,怎么敢穿这么暴露的衣服啊。”

    我说,姐姐花一样的年龄,现在不打扮,什么时候打扮啊,快换上吧。

    姐姐就羞涩地背过身,轻解罗裳,那水灵丰腴的身躯便袒露在我面前。

    姐姐没戴胸罩那。

    虽然姐姐背对着我,我看不见姐姐的胸部,但我还是想起以前跟姐姐亲昵地往事。

    唉,那一切,都犹如,犹如一场梦啊。

    姐姐换好新衣服,转过身来:“弟弟,你看姐姐穿上这衣服好看吗?”

    我张大了嘴,半天合不上。这衣服简直就是为姐姐设计的啊。

    姐姐看我瞪大眼睛的样子,双臂尽力捂住肩头。轻轻道:“哎呀,太暴露了,穿不出去。”

    我走上前。拿开姐姐的双手道:“一点也不啊,现在城里都流行穿这种衣服。”

    姐姐又拉拉裙裾道:“裙子也太短了。”

    我笑道:“姐姐这么美的大腿。不露一点也太可惜了。”

    姐姐嘟起小嘴道:“美有什么用,这里没别地人,弟弟又不来看我。”

    我有点内疚道:“对不起啊,姐姐,我。我有点事,所以好久没有来。”

    姐姐抱住我的腰(现在我比姐姐高出很多)说:“姐姐知道,姐姐就是想弟弟了。”

    我忍不住抚摸着姐姐裸露的美丽肩膀道:“姐姐,我也想你。”

    姐姐一步一步将我推向床边。

    我坐在床上,将姐姐抱坐在膝头。

    姐姐说弟弟真地长大了,姐姐也老了。

    我使劲抱住姐姐道:“我不许姐姐老,我要姐姐永远年轻。”

    姐姐抚摸着我地头发道:“傻弟弟。”

    我看着姐姐丰满地胸部,猛咽馋水。

    姐姐脸红红地,就要站起来脱衣服。

    我连忙握住姐姐的手道:“姐姐。我们下楼去吧。”

    姐姐叹了口气道:“好吧。”姐从冰箱中拿出浸好地糯米,给我做刺毛肉园子。

    姐姐还一直准备着糯米啊。

    我的眼眶悄悄湿润了。

    还是姐姐想着我啊。

    我走到姐姐身后,轻轻抱着姐姐。将头贴到姐姐背上。

    姐姐继续做肉圆子。

    将肉剁碎。

    姐姐地奶子下部不停地冲击我的手,我终于忍不住将手移上去。抱住姐姐地胸部。

    姐姐回头嫣然一笑道:“弟弟有很亲密女朋友了吧。”

    我含羞道:“没有啊。就是姐姐。”

    说着,悄悄将手伸进姐姐衣服中去。

    很久没摸了。姐姐的奶子真大啊。

    姐姐继续做事。

    我像个拖油瓶似的,贴着姐姐的身子走来走去。

    一边大摸姐姐的奶。

    我很喜欢这个样子。

    后来,菜也好了,饭也好了。

    我们吃了,连大黄狗也吃了。

    姐姐说,弟弟,天热,我们去午睡吧。

    我想起什么道:“姐姐,地里有什么活吗?”

    姐姐道现在地里活很少,都是早上趁凉快干一点。

    我哦了一声,跟姐姐上了二楼。

    虽然没有空调,但姐姐家还算凉快。

    姐姐很小心的将我送的衣裙脱下叠好。

    我说姐姐你叠它干什么?一会儿还要穿啊。

    姐姐吻了我一下道:“姐姐舍不得啊。”

    我道姐姐你就穿吧,弟弟以后再给你买。

    姐姐眼睛有点红:“弟弟,好弟弟。”

    说着抱着我倒在床上。

    姐姐胸部裸露,我摸起来当然更方便了。

    姐姐说,弟弟,天热,这毛巾就不用围了吧。

    我想起下面小弟弟非常兴奋,刚想说“不”,姐姐早已将我地遮羞布拉掉了。

    我的丑态就完全暴露在姐姐面前了。我“哎呀”一声,连忙捂住私部。

    姐姐没有说话,就将我紧紧抱着。

    我看着眼前姐姐的大奶子,直咽口水。

    特别是上面那颗粉红色地水灵葡萄。

    真是让人馋涎欲滴啊。

    想起以前说过,现在我大了,不能再吃姐姐的奶了,可是实在忍不住啊。

    再说,反正我现在也很少来姐姐这儿了,吃一次少一次了。

    想到此,我便悄悄地张开大嘴,使劲将姐姐尽可能多地奶子含到嘴里。

    姐姐也使劲将我搂紧,把奶子尽可能往我口里塞。

    最后我还是放弃了,今时不同往日,姐姐的奶太大了。

    于是吐出大半,用舌头与姐姐地奶头做游戏。

    玩了很久,后来我就叼着奶头睡着了。

    醒来后当然不能再吃奶了,便躺在床上跟姐姐说话。

    当然手也没有闲着,不是摸姐姐的大腿就是奶子。

    姐姐就说她与姐夫的事。

    听起来,姐夫对姐姐还是很好的。

    后来我想起什么,便悄悄问姐姐:“姐姐,你与姐夫是不是天天晚上做那个?”

    姐姐脸红红地,没有说话。

    我当然也不好多问,姐姐毕竟还只是十八岁的女孩子啊。

    于是我便向姐姐说我的事。

    我与姐姐已经好久没见面了,要说的事情可多呢。

    姐姐听得非常认真,还不时插嘴问我,要我说得更加详细些。

    于是我便把所有姐姐感兴趣的事情都说了。

    反正我对姐姐向来是无话不说的。

    直到最后,才说起与童思诗的事。

    也是从头说起,听得姐姐一会儿紧张,一会儿放松,直到最后,童思诗终于来我家,看好了病,两人终于重修旧好,方才松了一口气。

    姐姐松了一口气,我却惊叫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