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青春艳曲 第二部《激情岁月》第一卷 悠悠我心 八十五——八十七本能、情债、无限爱怜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八十五、本能

    姐姐松了一口气,我却惊叫起来:“糟了,天黑了。///www.99zw.cn///”

    姐姐看了看窗外道:“真的呢,怎么刚刚说了一小会话,时间过得那么快呢。”

    想想我们刚才谈话,实在是不短了,不过姐弟俩竟然浑然不觉。

    我道姐姐,那我走了。

    爪子还是搭在姐姐雪白的胸前。姐姐道弟弟吃了饭再走吧。

    我觉得肚子确实也饿了。

    于是跟着姐姐下来做饭。

    因为时间已晚(夏天天黑都在将近八点钟了),我也就不再贴着姐姐亲热,阻碍她的动作了。

    饶是这样,吃过晚饭也已经是晚上九点钟了。

    这天晚上,没有月亮,天很黑。

    乡下不比城里,这没有人家的地方,是一片漆黑。

    月黑风高,更兼旁边山上,还有什么动物在呜呜哀鸣。

    站在门槛上朝外望去,黑夜正张着大嘴,准备吞噬任何一个胆敢冒犯它的人。

    大黄狗也感到恐怖,一个劲地朝黑暗深处狂吠。

    姐姐紧紧抓着我的手道:“弟弟别走了吧。”

    老实说,我心中也有点恐惧,可是还是做出很男子气的样子道:“没事的,我不怕。”

    姐姐却更加抱紧我道:“我知道你不怕,可是这一路上沟沟渠渠的,要是你一个不留神栽到里面不就危险了吗?还是住一夜,明天走吧。”

    我顺势下台阶道:“好吧,那就住一夜。”

    其实真的要我去闯过那无边的黑暗。我真的不敢。

    姐姐连忙将我拉进来,光当一声关上了大门。

    反正白天已经洗过澡了,这半天没有出汗。赶紧上床摸姐姐地大兔兔吧。

    现在不像白天那样,说话是有任务的。一定要把这些天的事情讲完,现在我与姐姐是有一搭没一搭地瞎聊。

    姐姐的两个兔兔也给我蹂躏得不成样子了。

    不过我心里安慰自己道:“也就是今天晚上,明天开始又要好久见不到姐姐了。”

    于是心里稍安。

    姐姐地大腿摸起来也很舒服。

    不敢碰姐姐的小妹妹,因为那是属于姐夫的。

    有个问题,我白天就想问了。只是因为不好意思,一直憋着。

    就是我与童思诗一起不顺利的事情。

    人家那儿问这事一定会被取笑的。

    姐姐这里不会。

    不过,白天我还是不好意思问。

    姐姐看我呆呆地,道:“弟弟在想什么啊?”

    我红了脸,不好意思地看了一下姐姐,口里道:“姐姐……”

    姐姐做出一个聆听的样子,我却说不出口。姐姐道弟弟对姐姐还有什么好隐瞒的。

    我想想也是,便下了决心,将我与童思诗的事情说了。

    并说自己为这事很苦恼。不知是不是我的小弟弟有毛病。

    并说姐姐你教教我吧,我真的不懂。

    我想姐姐与姐夫一起,一定很熟练了吧。

    姐姐静静地看着我。半晌没出声又过了一会儿,姐姐忽然道:“弟弟。你现在是想要知道怎么才能与女孩子过性生活是不是?”

    我点点头。说:“我不敢问别人。”

    姐姐又沉默了一会儿,然后下决心。将自己的裤衩脱了下来。

    我吓了一跳,现在我已经不是孩子了,怎么还能看姐姐的下面呢?

    连忙道:“姐姐,我不是这个意思,我不能看的。”

    “好吧,那就不看。”姐姐一把将灯关掉说。

    我是又怕又想,正矛盾呢,姐姐伸手就把我地裤衩剥了。

    然后双手几下子就把我的小弟弟搞得昂首挺胸。

    然后用手牵引着我道:“弟弟,来呀。”

    黑暗给了我勇气。而且我想,反正姐姐已经有姐夫了。今天晚上,要是……我与姐姐不说,不会有人知道。

    不过廉耻心还是有的,另一个声音在心里责备我道:“这是你姐姐啊,你怎么可以……”

    两股力量在我心头角力厮杀,我痛苦地叫了出来。

    姐姐道:“弟弟,不要怕,这里只有你和姐姐。”

    我痛苦地呻吟着,绝望地抵抗着本能的冲动,挣扎着爬到姐姐身上去。

    这时,我已经顾不得许多了,浑身都是想要征服、占有、蹂躏一切地欲望。

    我热血贲张。

    小弟弟急切地寻找着一切可能地目标。

    姐姐却温柔地耳语道:“弟弟,不要急,慢慢来。”

    说罢,我感觉到姐姐的双手拨开自己地芳草地,将我引导到小妹妹花

    然后似乎努力掰开了自己的身体,在我耳边道:“可以进去了。”

    我急不可耐的使劲一顶,姐姐“嚯”地一声娇嘤,双手离开下体,紧紧将我箍住。一路看文学网

    我觉得自己已经进去了一点,不过姐姐那儿还是很紧,于是歇了一下,又是猛地一刺,姐姐身子一阵痉挛,指甲深深嵌入了我的背部。

    这时我已经感不到疼痛了,用尽全身力气猛地一顶,只觉得小弟弟破关夺隘,深入花

    姐姐喔的悲啼起来。

    我越发兴奋,就学着黄带的动作运动起来……

    最后才兴奋地大吼一声,紧紧抱着姐姐抽搐起来。

    原来性生活是这么美好啊。我真是欲仙欲死,将所有的爱意都灌注到姐姐身体中去。

    后来我的小弟弟休息了,我才大汗淋漓地从姐姐身上筋疲力尽地滚下来。瘫软在床上。

    姐姐拿起毛巾毯替我擦汗,然后才擦我们地弟弟妹妹。

    最后,紧紧抱着我。无限柔情地轻轻抚摸着我的全身。

    我也一样抚摸捏弄着姐姐。

    不知过了多久,我忽然感到小弟弟又挺了起来。

    于是一个鲤鱼打挺。又翻身骑上姐姐。

    姐姐吓了一跳,问:“你想干什么?”

    八十六、情债

    姐姐吓了一跳,问:“你想干什么?

    我知道自己很过分,但还是贴着姐姐耳朵道:“姐姐,我还想要。”

    刚才那一次我还是没有完全找到感觉。再来一次应该可以了。

    姐姐没有说话,用手引导着我的小弟弟,纳入到她地身体中去。

    这次我找到角度了。于是在黑暗中又是一番凶猛冲击,把姐姐搞得娇喘不休。

    真是痛快啊。

    姐姐帮我擦干净后我们相拥着睡了一觉,我又醒了。

    小弟弟又坚挺起来了。

    我想,反正已经两次了,就再来一次吧。

    反正姐姐是不会拒绝的。

    这时,我才知道,搞这个会上瘾地。

    怪不得有那么多强奸犯呢。

    一不做。二不休,今天晚上搞个爽吧。

    于是,我搞了一会。抱着姐姐睡一会,再来。晚上搞了八次。

    几乎没有消停过。

    姐姐的妹妹很紧。我就更加疯狂。

    只是。到了后来,我觉得姐姐似乎没有那么大反应了。

    我想她可能是累了吧。

    直到天色蒙蒙亮。我才含着姐姐的奶子沉沉睡去。

    我也累坏了。

    平生第一次啊。睡了很久,我才蓦然醒来。

    想起昨夜的事,不禁有点歉然。

    就算是自己姐姐,也不能那样搞啊。

    于是抬头想向姐姐打个招呼。

    每次我醒来时,她总是看着我的。可是,我发现,今天姐姐不知怎么回事,还在沉睡。

    我眼睛落到姐姐下体,吓了一大跳。姐姐地下腹,小妹妹与大腿上,到处是斑斑的血迹。特别是那条毛巾毯上,更是几乎被血染遍了。

    我吓坏了。

    连忙使劲摇着姐姐道:“姐姐,姐姐!”

    姐姐迷迷糊糊睁开眼,对我凄然一笑道:“弟弟。”

    我在她耳边喊道:“你看啊,怎么会出这么多血?”

    姐姐虚弱地翕动嘴唇道:“没关系,因为第一次,你又那么用力,不要紧的,休息一天就好了。”

    我鼻子一阵排山倒海般的酸楚,泪水一下模糊了视线:“姐姐,姐姐!”涂。

    从小到大,没有这么哭过。

    我以为,我以为,姐姐跟姐夫已经……

    姐姐疲软地替我擦着泪水,道:“别哭,别哭,姐姐很高兴,姐姐就是为弟弟留着的,就是没想到你那么厉害。”

    唉,我真是该死啊,昨晚只顾自己一时痛快,将姐姐……

    姐姐挣扎着想要起身,我连忙按住姐姐道:“姐姐,不要起来,我来服侍你。今天你就在床上躺着吧。”

    姐姐一点力气也没有,只好躺着看着我收拾东西。

    我依着姐姐的指示从柜中翻出一条干净毛巾毯,给姐姐美丽的躯体盖上,然后将那条染血的毛巾毯拿下去浸泡。

    然后再端来热水为姐姐擦洗身子。

    连姐姐的小腹上都是斑斑血迹,可见我昨晚实在太狂野了。

    先把姐姐地身体擦干净,然后重点洗姐姐的小妹妹。

    一边洗,一边哭。

    姐姐已经无力跟我说话,只好随着我摆弄。

    姐姐的小妹妹都已经血肿起来!

    我地热泪扑簌簌掉在姐姐的小妹妹上面。

    姐姐又羸弱地勉强睁开眼。抬了一下手又放下道:“弟弟,好弟弟,没有关系地。姐姐很高兴。”

    “姐姐!!!”我呜咽着倒在姐姐身上。

    姐姐喘了好长时间气,才又道:“弟弟。莫哭,你再哭姐姐也要伤心了。”

    我强忍住泪水,点点头道:“嗯。”

    可是,当我走到楼下,从盆里捞出那块被血水染红了地毛巾毯时。热泪还是像潮水般涌了出来。

    我原不知道一个人可以有那么多泪水的。

    毛巾毯洗了一遍又一遍,不知为什么,总是洗不干净。

    出来地水总是红的。

    我一阵心悸,拿了把锄头,爬上后山,挖了一个深坑,将毛巾毯埋了。

    然后才去看姐姐。

    姐姐深深地熟睡了。

    我看了看姐姐的小妹妹,没有新的血迹,这才安了一点心。

    下去烧饭。

    肚子已经饿得咕咕叫了。昨晚可是强体力劳动和运动。

    消耗那么多。没有补充怎么行?

    学着姐姐的样子,做了刺毛肉圆子,可惜一点也不好吃。

    想想自己从下渚湖回来后没怎么做过菜。这手艺是大大退步了。

    没办法,就又蒸了两个水花蛋。

    上楼时。姐姐听到我地脚步声。已经醒了。我强颜欢笑道:“姐姐吃饭了。”

    姐姐又想挣扎起来。

    我将两个枕头一起垫到姐姐身后,让她靠在床上。然后道:“姐姐,你别动,我来喂你。”

    姐姐感激道:“那弟弟辛苦了。”

    我内疚道:“姐姐,说什么啊。”

    姐姐说弟弟做的刺毛肉圆子真好吃。我眼红红地给姐姐喂饭。

    说姐姐你多吃一点蛋吧。

    姐姐说弟弟你也吃。

    我说我不饿,等姐姐吃完了我再吃。

    姐姐说弟弟肚里都打鼓了,我们一起吃吧。

    吃完饭已经是十二点多了,于是将痰盂拿来让姐姐在床上方便了,然后我又上床抱着姐姐睡觉。

    姐姐要帮我脱裤子,这会我怎么也不肯了。

    说姐姐,就这样吧。

    不过说也奇怪,这小弟弟昨晚那么多次,今天还是很神气。

    我轻轻帮姐姐摸着小妹妹,问道:“姐姐,还疼不疼?”

    姐姐摇摇头说,有弟弟摸,一点也不痛。

    我心痛地看着姐姐道:“姐姐,你为什么不告诉我?”姐姐说没事,只要弟弟喜欢就好啊。

    我狠狠地抽了自己一个大嘴巴。

    姐姐吃惊道:“弟弟,干什么?”

    我恨恨道:“都是我不好,害姐姐成这样。”

    姐姐轻轻摸着我的脸道:“不怪你,是姐姐自己愿意的。”

    我的泪水又流下来了。

    姐姐,姐姐,我欠你的债这辈子也还不清了。

    八十七、无限爱怜

    也许是昨晚实在太累了,我一睡就睡了很久。

    等我醒来,天又黑了。

    我连忙吐出姐姐的奶,想要爬起来。姐姐用手箍住我道:“弟弟醒了,再躺一会儿吧,反正天已经黑了。”

    我道咳,睡过头了,姐姐怎么不叫我啊。

    姐姐有点慌乱地将视线移开道:“姐姐,姐姐也是刚醒。”

    姐姐真不会撒谎的,脸都红得像熟柿子一样。

    我抱住姐姐哽咽道:“我也舍不得离开姐姐啊。”

    姐姐轻轻抚摸着我的头。

    我轻轻抚摸着姐姐地小妹妹。

    两人说着悄悄话。

    我知道今天回不去了,怕妈担心,又担心童思诗。可是吃着姐姐的奶,就什么都顾不得了。

    后来姐姐要起来。

    我说姐姐干什么啊。

    姐姐道我给弟弟做饭去。

    我道姐姐身体还没有好,怎么能起来呢?我去做吧。

    姐姐红着脸道。反正我要起来了,我有点急。

    我道哦,那我们一起下去吧。于是起身给姐姐穿好衣服----其实也就给姐姐套了一条我的衬衣。然后轻轻拍拍姐姐白净地屁股,道:“姐姐。我们走吧。”

    姐姐走了几步,一瘸一拐。

    我连忙追上去,一把抱起姐姐道:“我抱姐姐下去。”

    姐姐不好意思挣扎道:“弟弟,我自己走吧。”

    我在姐姐耳边低语道:“姐姐有伤,还是弟弟抱吧。”

    于是抱着姐姐大步下楼。

    现在我的力气可大了。

    后来。我做饭,姐姐坐在一边指导。

    吃完饭,姐弟俩又一起泡在浴缸中好好洗了个澡。

    我将姐姐地小妹妹彻底洗了个干净。

    然后抱着姐姐上楼。

    走几步,低下头吃一下姐姐地奶。

    吃了奶,我觉得自己力大无穷。

    想起当年姐姐抱我上楼的情景,好像就在眼前。现在轮到我抱姐姐上楼了。真是恍如隔世。

    后来我们俩就躺在床上,两人都光着身子。

    我抚摸姐姐丰腴白腻地胴体,姐姐抚摸我的。

    姐姐高耸山峰上的红葡萄是我的最爱又说了一会儿悄悄话,姐姐好像有点疲倦。

    我也有点。

    于是便又紧紧抱着睡了。

    因为下午好好睡了一觉。所以晚上就比较惊醒。当我迷迷糊糊醒来时,感到有人无比温柔地在摸我的小弟弟。

    我地小弟弟当然早已经是张牙舞爪----假如它有爪牙的话----昂首挺胸了我忍不住就去搓揉姐姐的小妹妹。

    刚一动手,姐姐忍不住就“哼”了一声。

    我连忙收手。我忘记姐姐有伤了。

    于是大力蹂躏姐姐的奶子。

    姐姐搂着我,让我翻身骑到她身上。

    我觉得姐姐的身体就像一只小小船。

    让人心醉神迷。姐姐又轻轻牵引我的小弟弟。向着小妹妹移去。

    我抗拒着。在姐姐耳边微语道:“姐姐,不行的。今天不能再干了,你的伤还没有好呢。”

    姐姐喃呢道:“姐姐想弟弟啊,明天弟弟走了我不知何时才能再见到你,再来一次吧,弟弟轻一点就没事了。”

    我嘴里说着“不行,姐姐,真的不行”,小弟弟却不由自主地刺入姐姐地身体中去。

    我很惭愧。

    明知这么做是不对的,可是竟然还是没能忍住。

    刚一进入姐姐的身体,姐姐就忍不住“嘶”地倒抽一口冷气。

    “很痛吗?”我关切地问,连忙向后退。

    姐姐双手紧紧箍着我的臀部,轻轻道:“没事地弟弟,过一会就好了。”

    我退不出来其实也舍不得推出来,只好在姐姐身上趴了一会儿,然后继续。

    这次是非常小心,非常温柔地。

    就像海浪轻轻吻着沙滩。

    很久,很久。

    最后,我感到,自己整个人都融化在姐姐的身体里……

    刚刚开放地花儿是多么美啊。

    不知过了多久,我才从姐姐胸脯上抬起头来。

    说姐姐,弟弟将你压坏了吧。

    姐姐说没有啊,姐姐很喜欢。

    我道那姐姐也一定累了,我下来吧。

    姐姐说不要,就这样很好。

    姐姐,姐姐!

    我无限爱怜地用嘴唇摩挲姐姐的胸膛。

    姐姐没说话,只是轻柔地抱着我的头,让我与她的山峰贴得更紧一些。

    这天晚上,我们做了三次。

    我实在不忍心再蹂躏姐姐了,所以后来终于下决心从姐姐身上下来了。

    要是再这样下去,每次等我小弟弟一高兴就玩,我怕明天姐姐就真起不来了。

    姐姐抱住我,使劲亲了好一会,两个人才沉沉睡去。

    一直睡到第二天中午。

    起床以前,我忍不住又跟姐姐干了一次。

    后来我们起来了。

    我看看姐姐的小妹妹更加红肿了,十分心痛。

    一边也暗暗骂自己,只顾自己快活,不管姐姐死活。

    姐姐却道没事,休息几天就好了。

    后来我们起来,到菜园中去采摘一些新鲜蔬菜。

    我看到篱笆边有一些白毛夏枯草,便采了回来。

    姐姐问我干什么。

    我道给姐姐疗伤。

    姐姐脸也红了。

    不肯让我抱,一瘸一拐地跑到屋里去。

    这白毛夏枯草消炎杀菌退肿利火清热解毒,可以用来疗伤以及治疗牙痛、喉咙肿痛、毒疮、感冒、蛇虫咬伤等,用途很广而且民间农家都有广泛培植,所以可以很方便用来治疗各种小毛病,大家出去旅游时可能会用到。

    回屋后,我将白毛夏枯草洗净了,放在一个碗里捣。

    然后用一块干净手绢,将汁水挤出,也有小半碗。

    递给一旁看着的姐姐道:“姐姐,你喝一半,留一半。”

    姐姐依言做了,放下碗,擦着嘴角道:“真苦。”

    我说我忘记了,对不起。

    连忙舀来一勺糖,让姐姐含服。

    然后,让姐姐坐在靠椅上,掀起裙子,将腿张开。

    不用脱裤衩了,因为姐姐本来就没穿。

    我给姐姐的小妹妹抹药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