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第二部《激情岁月》第一卷 悠悠我心 八十八、内疚、查铁丽搜查--九十、假正经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八十八、内疚

    看到姐姐的小妹妹这副样子,我又感到很内疚。///www.99zw.cn///

    唉,我怎么会这副样子。

    忽然想起,我每次都总是伤害最爱我的人。

    我真是该死。

    于是抬头眼泪汪汪地叫了一声“姐姐。”

    姐姐笑道:“弟弟怎么了,刚才还好好的。”

    我将脸贴着姐姐的胸部道:“我以后一定会对姐姐好。”

    姐姐轻轻道:“我知道。”

    我道我会赚好多的钱,给姐姐买很多好看的衣服。

    姐姐说我知道。

    我道我要造很大很大的一个别墅,让姐姐与姐夫还有我三个人住在里面。

    姐姐说我知道。

    接着又笑着说:“那么童思诗呢?”我愣了一下,对了,我怎么没有想到童思诗呢?还有查铁丽、顾晓菲、林羽思、柯儿、刘婷婷、杨柳青等,她们怎么办?

    不不禁有点神色黯然。

    我只能讨一个女孩做老婆,那其他的女孩怎么办?

    姐姐摸着我的头道:“只要弟弟有这份心意就好,姐姐知道弟弟跟姐姐最亲,只要跟弟弟过了这两个晚上姐姐就很满足了。”

    我禁不住叫道:“姐姐。”

    姐姐又爱怜地摸了一下我的头,道:“弟弟扶姐姐起来吧,这么晚了,弟弟中饭都没有吃呢。”

    我看姐姐痛苦的样子,道:“姐姐别起来吧。你教我,我来做。”

    姐姐点点头道:“也好。”

    于是我就在姐姐指导下做了两个菜,饭同时也好了。

    当我去叫姐姐吃饭时。却看见姐姐就在椅子上睡着了。

    我想将姐姐抱到楼上去睡,却又怕姐姐会惊醒。只好不动。

    搬了个凳子,靠在椅背上与姐姐一起睡。

    睡了一会就感到有人在摸我的头。

    抬头一看,姐姐无限深情地注视着我。

    我道姐姐醒了,我们吃饭吧。

    姐姐说好。

    时间已经下午两点了,也不知道这算早饭。中饭还是晚饭。

    吃完后姐姐说弟弟抱姐姐上楼吧。

    我道不去了,我和姐姐就在这里说说话吧。

    姐姐贴着我耳边微语道:“弟弟不是很喜欢玩吗?姐姐再给你多玩两次。”

    我脸红了,姐姐这么说,好像我天生就是个大淫魔似的。

    便摇摇头道:“不去了姐姐,已经把你搞得走不来路了。”

    姐姐说没关系地,反正这几天地里没什么活,家里又只有我一个人,休息休息就会好的,弟弟难得来一回不容易。再说,再说,熟一点下次跟你的思诗就不会失败了。

    我想想姐姐为我付出地代价实在太大了。

    后来。在我的坚持下,我们还是没有上楼。

    这倒不是我不想。而是人还有廉耻心。

    不知怎么回事。与姐姐说着话,太阳很快就掉下山去了。

    好像那不过是个风筝。被人硬生生拽下去一般。

    我想今天无论如何要回去了。

    一个是怕妈担心,一个是为了童思诗。

    要是我一直没去看童思诗,她到我家发现我不在地话,不知会怎么想。

    再说,我又不会撒谎。

    于是对姐姐说:“姐,我要走了。”

    姐姐紧紧攥着我的手,仿佛一松开就会失去我一样,一边点头道:“弟弟是该早点回去,免得家里人担我看了看姐姐胸部,姐姐会意道:“弟弟还想吃是不是?”

    我脸红红的点点头又摇摇头。

    姐姐刚解开衣襟我就扑了上去。

    后来姐姐说,弟弟该走了,早点回去。

    我含着姐姐的奶子一个劲地摇头:“唔唔唔唔。”

    后来姐姐又说,弟弟该走了,再不走就晚了。

    我含着姐姐的奶子一个劲地摇头:“唔唔唔唔。”

    又过了一些时候,姐姐又道:“弟弟该走了,再不走就真地晚了。”

    我含着姐姐的奶子一个劲地摇头:“唔唔唔唔。”

    我是真的离不开姐姐啊。

    姐姐忽然将外衣脱了,光着身子坐在椅子上,伸手就来解我的皮带。

    弟弟,赶紧最后玩一次,快点回去吧,回去晚了姐姐不放

    这,我犹豫着。

    最近两夜已经很过分了,姐姐肿还没有消,能玩吗?

    姐姐仿佛知道我心思一般,悄悄道:“弟弟,没关系的。”

    我还在动摇,心里很矛盾。.

    我真的不能再玩了啊。

    一边却听任姐姐解下我的皮带。我就站在姐姐坐的椅子前,温柔地进入到姐姐的身体中去。

    姐姐发出快乐地哼哼声。

    后来我射了。

    姐姐用身体夹住我,不让我退出。

    还一阵阵收缩,让我欲仙欲死。

    于是我雄风再起,又是一番冲顶。

    姐姐娇嘤不已。

    我吼了一声,紧紧地抱住姐姐,想让自己整个人都进到姐姐身体里去。

    就这样保持了很久很久。

    姐姐惊觉道:“弟弟,时间真的不早了,再不走就来不及了。”

    我看看外面,太阳早已落到山后去了,满天晚霞也迅速消退,天就要黑了。

    我依依不舍地从姐姐体内退出。整理好衣服,然后道:“姐姐,我真的走了。姐姐还是紧紧攥住我地手。道:“弟弟,快点走吧。”

    我看着姐姐深陷在椅子中疲惫不堪的赤裸身躯。道:“姐姐没事吧?”姐姐道没事,你走吧。

    我道:“要不要我先抱你上楼?”

    姐姐摇摇头道:“不用了,我就坐在这里,看着你走,你走吧。天真地黑了。”

    我哽咽道:“姐姐!”

    姐姐说:“不可以哭了,干了这事就是大人了,赶快回去吧,你妈跟童思诗在等你呢。”

    我背过脸去,飞快地擦掉了不争气地淌下来的泪珠,回头道:“姐,我真地走了。”

    姐姐轻轻点头说:“走吧,走吧。”

    我一步一回头地离开了姐姐家。

    八十九、查铁丽搜查

    我一步一回头,走出很远。还看到姐姐家黝黑大门里面姐姐白白的身子,虽然那只是模糊一团。

    我有点担心姐姐,不知她能否从椅子上站起来。便对大黄狗道:“你回去吧,要是姐姐有事。你就来叫我。我就在前面马路上。”

    大黄狗乖乖地回去了。

    我来到马路上时,天已经很黑了。

    等了好久。始终没有见大黄狗地踪影,这才稍稍心安,上车回城去。

    我妈真的等急了。

    过去我也曾经几日没有回家,不过那次是天降大雪,情有可原。这几天天气晴朗,没有什么因素可以阻挡我回家,我该不会有什么事情吧?

    看看今天天色已晚,以为我必然不可能再回来了,不由更是担心,谁知这时我却意外到家,不禁让她又喜又怒。

    我知道要是跟妈对抗,肯定耳根不得清净,再说我现在大了一点,也稍微懂事了一点。

    于是便嬉皮笑脸地闹了一阵,然后逃回屋里去。

    所幸妈不像以前那样穷追不舍。

    也许是因为我与童思诗圆过房了,是大人了,不想多管我了吧。

    我脱了外衣在床上躺下,吹着电扇,休息了一阵,才走出来道:“妈,还有吃的吗?我饿了。”

    我确实是饿了,今天只吃了一餐,这几天消耗又特别大。

    妈正看电视呢,听到我想吃饭,便道:“我去给你弄。”

    我拦着妈道:“你看电视吧,只要告诉我哪些可以吃就行了。妈道饭还有,菜在菜厨里,本来就是给你留的,吃不完的就倒了吧,放明天就都馊了。

    我道知道了,便去祭我地五脏庙不提。

    吃了饭,洗了澡,回房休息。

    真是累坏了。

    这几天,将体内十几年的积蓄全部放光,哪能不累。

    看来明天还不能去看童思诗,还是在家养精蓄锐吧。

    于是便倒头一觉睡去,直到第二天九点还不愿起来。

    忽然听得有人敲门。

    老大不情愿地起床,慵懒地去开门。

    妈当然早已上班去了。

    一看却是查铁丽。

    见了我,眼睛一瞪道:“干嘛将大门关得那么紧?金屋藏娇啊。”

    这查铁丽可是不好惹,我连忙打起精神,陪着小心道:“没有啊,我还在睡觉。”

    “青天白日的,早上睡什么觉?”

    我也不知道怎么回答,只得嘿嘿傻笑。

    查铁丽拎起地下一个蛇皮袋递给我道:“拿着,里面是一些新鲜菱藕。犒劳你上次给我补习的。”

    我伸手去接,不料蛇皮袋又重又滑,一下掉在地上。查铁丽奇怪地看着我道:“你干嘛?怎么手脚发软,连这点东西都拿不住?”

    “不是,我,不知道东西这么重,你搞了那么多,让我怎么吃得完?”

    查铁丽瞪了我一眼道:“客气什么?你以为我不知道你那张嘴啊,再多东西也不够填的,反正是偷的,多一点少一点不是一样。”

    我感激道谢谢你。查铁丽扁扁嘴道:“也不用光谢我,当然有事情求你。”

    我道没关系。反正我这几天没事。

    查铁丽道:“那我到你屋里去。”

    我连忙拦住查铁丽道:“还是去你家吧。”

    查铁丽奇怪地看着我,说:“怎么突然不让我进你的屋?难道屋里真的藏着女孩子不成?”我连忙道没有没有。

    是真地没有。

    之所以到查铁丽家,是怕万一童思诗过来。看见我与查铁丽一起,又要误会。

    查铁丽见我满脸疲惫地样子。越看越疑心,一把推开我,噔噔噔闯到我屋里去。

    我心安得很,屋里没人,你查铁丽想来也奈何不了我吧。

    而且我那装宝贝的抽屉也锁着。

    所以也没有跟进去。让她去看吧。

    谁知查铁丽一会儿便钻了出来,手中拿着一些东西。

    是女孩子地胸罩与短裤。

    我想了一下就明白了,原来是童思诗放在我柜里地换洗衣物,她那天回去忘了拿。

    或者是懒得拿,反正还要来地。

    这下瞒不住了只好说实话吧。

    我地臀部是对抗不了查铁丽地铁尺的。

    不过还好,查铁丽不光没生气,反而有几分高兴。

    不过还是在我胳膊上狠狠扭了一下子。

    “好小子你个星羽,童思诗终于被你拿下了,怪不得你面色这么憔悴。原来是圆房了。”

    我当然不敢说与童思诗只搞了一次,面色难看是姐姐问题,只好含含糊糊地搪塞过去。

    反正查铁丽最近与童思诗基本上碰不了面。即使碰上了,也不会说这种事地。时间一长。自然就混过去了。

    查铁丽点点头道:“原来你是怕被童思诗撞到。好好好,我当然要迁就新郎官啦。就去我家吧。”

    我脸红红地向着查铁丽示意。

    查铁丽看了看手中,脸一红,“哼”了一声,将童思诗地短裤胸罩往我手里一塞道:“把宝贝还你,看你急的。”

    我脸也红了,赶紧将东西送回屋去。

    查铁丽已经在家等我了。

    不知怎么回事,她今天也特别胆大,脱了外衣,只穿着胸罩短裤坐在床边。搞得我站在她的房门外不敢进去了。

    查铁丽瞪眼道你怕什么,难道我会吃了你啊。

    我想我怕倒是不怕,就是今天已经搞得快要精尽人亡了,万一想要办事我可吃不消。

    不过也只得硬着头皮走进去。

    九十、假正经

    我硬着头皮走进里屋,查铁丽道你不要往歪里想,我穿得少一个是骑车太热,一个是想问问你,喜欢不喜欢我的胸罩短裤。

    我有点张口结舌。

    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说不喜欢肯定惹恼查铁丽,说喜欢的后果大家都知道。

    只好装傻。

    查铁丽哼了一下,一声不吭套上了衬衣。

    我不禁有点后悔。

    不过查铁丽没有扣上胸前的扣子。

    这使得她看上去平添几分妩媚与妖艳。

    这查铁丽今天是怎么了?

    这应该不是她的性格。

    查铁丽道我累了,你到床上来吧。

    我便爬上床去,反正与查铁丽这样也不是第一次了。

    我与查铁丽并排靠着床背坐着,查铁丽有意无意的稍稍靠着我,然后翻开她记问题的本子,开始向我讨教。

    给查铁丽上课我自然不敢怠慢。

    使出浑身解数加吃奶地劲儿(最近储备充足),用简单与容易理解的方式给查铁丽解难答疑。

    前面几题查铁丽很快理解了,后面的查铁丽却好像迟迟无法进入状态。

    我发现查铁丽有点思想不集中。

    便问:“查铁丽,你怎么了?”

    查铁丽有点慌乱,脸飞红晕,刚低下头又抬起来道:“天太热了。都怪你,穿得那么多,还不脱掉!”

    说罢。自己先将衬衣脱了。

    这查铁丽今天很反常。

    既然已经穿上了衬衣,按她地脾气。是断然不肯再给我第二次机会的。

    要说她吃醋,童思诗不是她一再鼓动我去追地吗?

    现在我追到了手,她又不安心。

    或者我稍微安慰一下她?

    不过我还是尽量少惹麻烦吧。

    我迟疑地脱去外衣,将大半赤裸地查铁丽抱着,继续讲课。

    又讲了几题。查铁丽明显不在状态,身体也有点不安分。

    我也只得继续装傻,忽听查铁丽道:“星羽,休息一下吧。”

    我自然说好。

    查铁丽轻轻道:“说说你与童思诗吧。”

    这个,我面有难色。

    查铁丽扭了我大腿一下道:“装什么装,人家人都给你了,这些天,你一定快活得不得了!”

    我倒吸一口气,我想大腿肯定又被扭乌青了。

    查铁丽却又换了一副语气对我道:“算了。你不肯说,我也不勉强,我现在再问你一次。到底喜不喜欢我的胸罩短裤?”

    我想又来了,不过看来这次我肯定躲不过去了。

    只得老老实实道:“喜。喜欢。”

    当然喜欢。

    查铁丽这才面露笑容道:“那我把她们送给你吧。”

    说罢起身。竟然真地将胸罩短裤脱了下来,递给了我。

    我一眼看到与我眼睛一般高地地方。查铁丽的芳草长得正茂盛,不禁赶紧低下头,脸色通红。

    查铁丽见我不接,怒道:“你这是什么意思,说喜欢,人家给你,又不要。”

    其实,我已经有了查铁丽裤衩了,这一套我是断然不能要地,免得麻烦。

    虽然我心里也很想要一副查铁丽的胸罩,以凑成一套。

    不过我也不能明确表示拒绝,还是暧昧一下吧。

    对,暧昧。

    反正空口无凭。

    便轻轻道:“我喜欢是在心里……”

    查铁丽听了这话,呆了一呆,大喜。

    这才将赠送仪式结束。

    又轻轻扭了我一下道:“算你会说。我松了一口气,总算又度过一道难关。

    然后继续给查铁丽上课。

    后来两个人的肚子都叫了起来。

    我想童思诗这么热的天,中午大概是不会来我家的。

    于是道:“查铁丽,去我家吃饭吧。”

    查铁丽说好。

    于是问道:“这两样东西,你真地不要?”她指的当然是她的胸罩短裤。

    我赶紧说:“还是先放这里吧。”

    查铁丽大概有点误会我的意思,便将胸罩短裤扔下,只穿了外衣短裙,然后对呆呆坐着的我道:“走啊。”

    我有点紧张地道:“你就这么去我家啊。”

    查铁丽打了我一个栗暴道:“你这个人,心术不

    我摸摸脑袋,有点委屈地想,明明是你引诱别人胡思乱想,怎么能说我心术不正呢?

    不过跟查铁丽,还是少讲道理吧。

    于是两人一起到我家吃饭。

    主食是粥与馒头,菜是妈早上去菜场买的新鲜菜,看来妈今天起得很早。

    儿子回来了,她也算放心了。

    肚子饿了,我们当然吃得津津有味。

    吃完了,查铁丽道:“要不你别过去了,我把作业题拿过来做吧。

    我看了一眼查铁丽胸部那两个突出的凸点,连忙道:“还是去你家吧。”

    要是万一童思诗闯来,就算我们什么都没干,看见查铁丽穿成这样,还不得世界大战?

    查铁丽知道我的心思,哼道:“胆小鬼。”

    我没有回嘴,胆小鬼就胆小鬼吧。

    两人回到了查铁丽房内,查铁丽又将外衣脱了,道:“真舒服。”

    我不由自主地看了查铁丽胸部一眼,连忙将头转开,暗暗咽了一下口水,却早被查铁丽发觉。

    便凑到我面前道:“你是不是有点想?”

    我连忙摇头。

    查铁丽哼了一声说:“别假正经了,想摸就摸一下吧。”

    说着便躺到了我怀里。

    我想跟查铁丽,确实也没有必要装正经。

    于是上下其手。

    说错了,只有上,没有下。

    下我是断断不敢的。

    即使查铁丽允许。

    不过查铁丽那结实而韧性十足地乳房就足以让我陶醉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