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青春艳曲 第二部《激情岁月》第一卷 悠悠我心 九十一——九十三看了新婚指难之后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九十一、看了新婚指南之后

    我一边捏弄着查铁丽的乳房,一边直咽口水。///www.99zw.cn///心想要将查铁丽如此结实韧性的乳房含在嘴里吮吸一番,那是如何销魂。

    馋涎欲滴啊。

    查铁丽一个栗暴道:“这个坏毛病还不改掉!”

    我连忙红着脸将头转开。

    查铁丽没再骂我,紧紧抱着我睡了。一觉醒来已是下午三点,查铁丽早就醒了,见我睁开眼睛,道:“星羽,你与童思诗好我替你高兴,不过你也要注意身体,不要太累了。”

    我也不好正面回答,讪讪地将手从查铁丽胸部移下去,跳过禁区,摸了一会查铁丽同样结实的大腿。

    然后坐起来道:“我们赶紧把所有问题都解决了吧,等下你回去晚了。”

    查铁丽轻轻而羞郝地道:“星羽,要不我晚上不回去了?”

    我一怔,马上明白这是什么意思,慌乱地道:“不不不,你还是,哦不,你回不回去没关系,我晚上要去童思诗那

    查铁丽叹息道:“那我们赶紧做题目吧。”

    下午五点多,太阳光强度已经减弱,查铁丽的问题也都已经得到圆满解答,动身回豸山岛去了。

    临走,她一再叮嘱我好好对待童思诗。

    幸好她不知道我当初没把她话放在心上,差点又同童思诗闹到不可收拾的地步的事情。

    于是连连道你放心,我现在长大了,知道怎么做了。

    查铁丽在我脸上摸了一下道:“星羽,你就是不知道怎么哄女孩子。才老是让**心,但愿你是真的成熟了。”

    说着摆摆手道:“还是那句话:好自为之。其他就没什么了,我走拉。”

    说罢。翻身上车,翩然而去。

    我呆呆看着她的身影在夕阳里越骑越远。越骑越远,骑向我看不见地远方。

    查铁丽,我的守护神。送走查铁丽,我回到自己家里。

    还是没打算去童思诗家。

    刚才对查铁丽说的不过是个幌子。

    我地确感到很累。

    前两天体力透支过度了。

    于是又在家过了一夜,好好睡了一大觉。第二天早上起来,觉得精神十足,才背上书包,直奔童思诗家。

    童思诗看见我,有几分惊喜。

    看来她的心情已经恢复过来了。

    本来,第一次不太顺利也不能全怪我。

    于是把我拉进屋,撅着小嘴撒娇道:“你好几天也不来看我,我以为你不理我了呢。我道哪有,我怕你心情不好。所以……

    童思诗很高兴地捂住我地嘴道:“不要说了,我给你看一样东西,不过。不过……”

    她忸怩道:“你看了以后可千万不要怪我。”

    什么事情呀,这么神秘。

    却见童思诗绯红着脸关上房门。将我牵引到电视机前。

    我一看就明白了。

    电视机上放着一架录像机。

    一开。原来是一盘新婚指南。

    童思诗娇羞道这是向祝雅亮借来的。

    于是拉我上床,脱了外衣。靠着我,轻轻摸着我的小弟弟,两人一起看录像。

    这《新婚指南》可不是黄带,其实也有点枯燥,尤其是前面介绍男女身体构造部分不过,还是很形象地介绍了男女生殖器官的知识。

    不过,我早已经上过更形象的课了,就是在杨柳青那里。

    就算复习巩固吧。

    再说,杨柳青那儿也就到处女膜部分,没法接触身体地更深部分。

    当放到实战部分,童思诗紧紧抱着我含羞道:“其实那天我也有责任,不够放松,配合也不好。”

    说着悄声对我道:“我们现在要不要试试?”

    我脸红了。

    这里是童思诗家,我才住过两天。大白天地就做,实在不好意思。

    再说,童思诗家与我家不同,她妈妈中午会回来做饭的。

    虽然银行工作很忙,但这只是对下层工作人员特别是临柜人员而言,中层干部还是比较轻松。

    另外,我也想多休息一会,怕临上阵不够精力对付童思诗。

    于是道:“思诗,我们还是晚上吧。”

    说着,将手伸进她的胸罩中去。

    童思诗脸红红地点点头,轻轻道:“依你。”

    童思诗的乳房是我摸过的所有女孩中最完美的乳房。

    当然,这不是说其它女孩子就不完美了,尤其是查铁丽、林羽思、顾晓菲、杨柳青与姐妹花的。一路看中文网

    姐姐、柯儿与刘婷婷的也不错。

    不过美中不足的是,童思诗每次都不肯让我摸很久。

    至于吃奶,更是山珍海味,难得一尝。

    所以,后来我们就结束了亲昵。童思诗问我这个暑假有什么收获。我说最大地收获就是你啊。

    童思诗红脸打了我一下道:“贫嘴!”

    我说这是真的啊。(姐姐的事可不能提)

    童思诗抱我亲了一下,道:“我说地是创作。”

    我这才想起,自己已经两个多月没有写作了。

    于是道:“上次我写了一篇号的悲剧,到现在《科幻世界》编辑部还没有回信,也不知道通过了没有。”

    童思诗道你没有提过啊。再说你上次让我看地文章中也没有。

    我说还没有发表,我不好意思让你看。

    童思诗嗔道:“难道你到现在还要分什么你我吗?

    我知道自己话不太妥当,连忙道:“我说错了。以后我地文章一定先让你过目。“

    童思诗这才转怒为喜。

    说话间,外面有脚步声。然后有人叫道:“思诗,思诗,干嘛将房门关得那么紧?”

    童思诗紧张道:“我妈回来了。”

    我们只顾自己说话,没注意时间竟然过得这么快。

    于是慌忙穿上衣服。

    开了门,就听童思诗母亲道:“你在家不如去看看星羽。这孩子,怎么一连几天都不来看你,不会出什么事吧。”

    童思诗道:“妈,星羽已经来了。”

    我从童思诗身后走出来,不好意思地叫了声:“伯母。”

    这可是我生平第一次这么叫。

    童思诗母亲满脸是笑道:“是星羽啊,你又错了,应该叫妈了。”

    把我闹了个大红脸。童思诗又羞又急道:“妈你说什么呀,快去做饭吧。”

    童思诗母亲也就是伯母这才道是啊是啊,我只顾说话。把这事给忘了。

    九十二、认亲

    童思诗母亲急匆匆做了两个菜,饭也好了,于是大家吃饭不提。

    饭后各自回房休息。

    童思诗要关门。

    我犹豫道还是不要关吧。你妈还没有去上班。

    于是我们老老实实地敞开着房门,就面对面对着睡觉。

    刚迷糊一会儿。便听到门响。是童思诗母亲去上班了。

    外面骄阳似火。童思诗把房门关了,就来脱我地衣服。

    这童思诗也真地变了。以前她不是这样的。

    我当然不会拒绝,童思诗父母都要五六点钟才能回家呢。

    帮我脱到短裤,童思诗娇羞地不脱了,说你还是自己脱吧。

    我含笑道:“不行,我们是真正地夫妻了,我的就是你地,怎么能分我的你的呢?”

    童思诗脸更红了,道:“你的,你的小弟弟好大,好可怕。”

    我安慰道:“其实我也就一般,你看那些录像上都比我大得多。”

    童思诗脸红红地扭了我一把道:“没羞。”

    我笑着将童思诗压到身子底下。

    童思诗没有再说话,听凭我将她全身脱光了。

    我也脱光了,现在也来不及细看,只是回忆着与姐姐做过的动作,对着童思诗的花心缓缓顶入。

    童思诗也努力掰开自己的小妹妹,时不时的引导一下我,我的小弟弟终于慢慢地顶开重重关隘,慢慢地进入到童思诗的身体中去。

    童思诗身体不由自主地又收紧了,我被夹得进退不得,只好对她微语道:“放松,放松一点。”

    童思诗依言做了,果然容易了很多,现在我已经进入到上次没能深入的童思诗身体底部,童思诗痛苦而愉悦地低低哼着,我一使劲,在童思诗还没有来得及叫出来之前,将小弟弟送到了童思诗身体最深处。

    童思诗一声悲惨的娇嘤,紧紧抓住了我地身子,又慢慢放松……

    过了十多分钟,我从童思诗身上爬起来。

    再下去童思诗就吃不消了。即便是这样,她现在也几乎处于半昏迷状态。

    童思诗已经在枕边准备了柔软的毛巾,我将她的身体轻柔地擦干净。

    童思诗睁开眼睛,疲惫而幸福地笑着,道:“我行了。”

    我无限柔情地把脸贴到童思诗白璧无瑕地胸部。

    童思诗轻轻地抚摸着我倔强的头发。

    我脸一偏,就将童思诗粉红色地小小乳头含在了嘴里。

    童思诗这次没有反对地表示,只是将我地头轻轻按在她那令人销魂地胸脯上。

    我吃着奶,感到自己的小弟弟又一次坚挺起来。

    便又翻身骑上童思诗。

    童思诗没有说话,只是用手将我地小弟弟摆正。

    后来我们两个人都感到筋疲力尽的满足感。便依隈着睡了。

    睡之前我将童思诗地奶头悄悄含到嘴里,童思诗没有再推开我,只是握着我的小弟弟轻轻一捏。

    于是我心满意足地睡了。

    醒来时。嘴里没有东西。

    我偷眼看看童思诗,见她一手将头支撑着。肘部放在床上,很认真地看着我。

    我不好意思的想钻到童思诗怀里去。

    童思诗将我顶住,说:“你还没够啊。”我这才憨笑地坐起来,将童思诗搂入怀中:“不够不够。”

    童思诗摇头道:“不许淘气,我有话要跟你说。”

    我这才收起嬉皮笑脸。正色道:“你说,我听着呢。”

    童思诗轻轻道:“虽然我与你已经建立了关系,不过我们毕竟还是学生,年纪还小,因此不能过于沉溺于卿卿我我,希望你以后注意。”

    我道我一定做到。

    童思诗又叹了一口气道:“其实我是应该管住你,不该这么早将身子给你的,但是看你跟别的女孩子走得这么近,怕你把持不住。所以才出此下策,希望你不要辜负了我。”

    我将童思诗紧紧抱住道:“你放心,我一定不会辜负你地。”

    童思诗又道:“还有一个就是希望你能够努力在事业上做出成绩。对那些虚名的东西比如学生会什么的,就不要参加了。

    我说这你放心。我已经将所有职务都辞了。再也不参加这些活动了。

    童思诗这才非常满意地点点头,道:“我知道自己不会看错你。”

    于是两个人坐了起来。童思诗还有点作业没有做完,我在童思诗书架上找了几本没有看过的书看了起来。

    晚上,童思诗父母都回来了,于是在饭桌上正式见了面,反正大家原来都认识,也就不客套了。

    按理我们这里的规矩,毛脚女婿上门应该准备给丈人丈母娘很多礼物,不过我与童思诗都这么熟了,也就免了,白白给我到手了一个如花似玉的好女孩。与童思诗的关系确立了,称呼自然也要改,于是,我刚叫了半天伯母,又改叫妈与爸了。

    童思诗父母自然笑得合不拢嘴,道你们做了十几年小夫妻,今天终于成真夫妻了。我们也放心了。

    又道改日将你妈请来,我们大家聚一聚,庆祝一下。

    我自然说好。

    童思诗母亲,也就是我妈笑道:“星羽还脸红呢,都已经成了一家人了。”

    我的脸更红,连忙三下两下吃了饭,跟新爸爸妈妈说了一声,跑进童思诗闺房中去。

    九十三、复式军棋

    后来童思诗也进来了。

    说你呀真是的,爸爸妈妈跟你开几句玩笑你就跑,我地面子都给你丢光了。

    我对童思诗道你又不是不知道我这个人面皮很薄的。

    童思诗横了我一眼道:“你还面皮薄啊,你追女孩子时不知道胆子有多大,要不然,你身边的女孩怎么一群一群地!”

    我嬉皮笑脸地道:“女孩再多,最后还不是你赢了吗?那些女孩子都在家哭鼻子呢。”

    说着搂住童思诗,两人一起倒在床上。

    童思诗说讨厌,放开我,每次跟你说正经的你就嘻嘻哈哈,不理你了。

    嘴里说着,脸却紧紧贴了上来。

    我吹着凉风,搂着童思诗青春地胴体,心里别提多美了。

    后来我就动手脱童思诗地衣服。

    童思诗叹气道:“你呀,我自己来吧。”

    童思诗家的空调很凉爽,因此做爱还是挺舒服地。

    因为怕童思诗也会与姐姐一样受伤,,所以这个晚上我只玩了两三次便草草收兵。

    就是这样。第二天童思诗还是有点行动不便。

    说星羽,你还是回家住几天吧,我现在还不是很适应。

    怕我心里不高兴。还使劲抱住我亲了一个。

    亲完我也该走了,让童思诗好好缓缓气。因为她的身体比较娇惯羸弱,受不起苦。

    因此也就没有什么意见。

    再说,菲菲也该来了。

    回到自己家里的第二天晚上,菲菲果然来了。

    一来就脱光了衣服在家中乱窜。

    说星羽,你家地空调真舒服啊。

    我笑道:“那你就在这里多住几天吧。只要不给我添乱。菲菲黯然道:“你以为我不想啊,我怕你不高兴,再说,你现在又有了童思诗。”

    是啊,我现在有童思诗了,菲菲老是来确实不方便。

    于是换了个话题道:“对了,你现在有没有打工了?”

    菲菲高兴道:“我把做面点的工作辞了,那活每天早上一两点就要开工,白天没法睡。确实不是很适合我,现在我在超市中打工,每天就是站着。很轻松的。”

    我叹息道你为什么还要去上班啊,不是对你说了。以后你地学杂费我包了吗?

    菲菲连忙抱住我道:“别生气啊。我是想,你家也不富裕。你写点文章赚钱也不容易,我打工少赚点钱,也是为你减轻负担。”

    我知道菲菲说的是实情,如果让菲菲全部由我负担,确实有点吃力,再说,现在学校地补贴奖金也没有了。

    看来,我确实是要想办法赚钱了。

    菲菲见我沉默不语,道:“星羽,别想那么多了,也怨我,给你添了那么多麻烦,我,我真是个累赘。”

    我连忙堵住菲菲的口道:“不要这么说菲菲,帮你我是心甘情愿的,你放心,我一定会赚到钱的,赚好多好多的钱。”

    菲菲将信将疑地点点头。

    我一把将菲菲搂到怀里,使劲吃起奶来。

    这几天童思诗那里吃得少了点,我要在菲菲身上补回来。

    不过,钱地事情也要赶紧想办法。暑假快要结束了,还有点时间,我还是散散心吧。

    于是去了张小龙那里。

    去下棋。

    张小龙的女朋友与张小龙的蜜月已经结束了,现在也就像平常恋人一样同居在一起。

    不管两人开始如何爱得轰轰烈烈,死去活来,新鲜劲总会过去的。

    不过,她一般并不会干涉张小龙的业余爱好。

    再说,我也曾经做过她的领导嘛。

    我们下棋,她搬了个小凳子,在一边静静地看。

    我想这样的女孩子也不错。

    不过转念一想,我这是怎么了,难道想让天下所有女孩子都全部归我一个人啊?

    就是过去的皇帝,也不会这么荒淫无度吧。

    除了我之外,另外还有几个棋友。

    不过下了几付棋,大家都说没劲。原来,现在比较流行将两付扑克合在一起打红五。

    不知怎么,一副扑克打起来没劲,增加一副,立刻好玩很多。

    我看着军棋忽然有了一个很奇妙的想法。

    要是将两付军棋合在一起,会怎么样呢?

    把这个设想一说,马上有人叫道:“两付棋合在一起有什么稀奇,不就是四国大战吗?我们早下了不知多少次了。”

    我说你错了。

    四国大战是四个人下地,而我的这种棋是两个人下的。

    就是两付棋合在一起,一人一半。

    那么,棋盘怎么安排呢?有人问道。

    我说好办,将两付棋地棋盘合在一起,假设中间的铁道线是通地,大家下下看,效果怎么样。

    众人轰然叫好,说马上就试。

    一下果然味道无穷。

    原来一方只有两个炸弹地,现在成了四个,炸起来就肆无忌惮了。

    另外,因为铁道线是四通八达的,所以工兵飞起来也特别灵活,防不胜防。

    地雷地摆放也就更加多样化。

    当然,现在每方军旗也成了两面,需要两次扛旗才能夺得最后的胜利。

    在战术上也就更加复杂多变了。

    你可以将所有的力量都集中在一边重点进攻,而在另一边打阻击,迟滞对手的攻势,也可以声东击西,灵活出击。

    因为现在的战场更广阔,兵力也更雄厚了。

    就算是吃一点亏,牺牲掉了司令,白吃了军长,甚至扛掉了一面军旗,依然有反败为胜的机会。

    所以下起来真的是味道好极了。

    我们三四个人就天天聚在一起,研究这种新式棋子,每每下到深夜,乐此不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