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青春艳曲 第二部《激情岁月》第一卷 悠悠我心 九十四——九十六训夫、发财梦、出国意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九十四、训夫

    上次我说到古代有个棋痴居然下棋下得不娶老婆,这绝非妄言。///www.99zw.cn///

    我自己一下上这复式军棋便忘了时间,忘了肚子饿,忘了女朋友童思诗。

    这天在张小龙家蹭了晚饭,继续鏖战不休,忽然,我的对手不下了,与旁边观战的张小龙一起看着我的身后,表情很怪异。

    我道你们干什么,下棋下棋。张小龙与棋友却不说话,一个劲的向我挤眉弄眼。

    我诧异道:“你们干什么?”

    一言未了,却听身后有人说道:“星羽,可以跟你说句话吗?”

    我扭身一看,正是童思诗,也顾不上同伴取笑了,说了声你们下吧,便慌忙起身,对着思诗道:“你来了。”

    童思诗没有多说,道:“走吧。”

    我连忙跟张小龙等打了个招呼,跟童思诗一起走出门去。

    张小龙家中没有空调,实在很热,不过我们下起棋来就什么也顾不上了。现在走到外面,迎面凉风一吹,顿时感到很爽。

    童思诗在前面跑得飞快。

    我快步才能跟上。

    我知道童思诗有点生气了。本来也是。她不过让我回家几天,谁料我黄鹤一去便再无音讯。饶是童思诗这么内向的人也沉不住气了。刚才一定已经去过我家了。

    我快步赶上思诗,陪着小心道:“思诗,对不起,我不过是下几盘棋玩玩,你别生气。”

    童思诗幽幽道:“我知道。你只是玩玩,我不生气,我生气得过来吗?”

    我被童思诗的话呛着了,连忙说:“对不起对不起,这几天我寻思你身体也不是很好,怕影响你休息,就没来看你,请你原谅。”

    童思诗站住脚步,看着我道:“你以为我是这么小心眼的人吗?你不来看我没关系。可是你不能这么沉溺于下棋,你想想,这么一个暑假。你读了几本书,写了几篇文章。做过些什么有意义的事情?”

    童思诗前面地话倒是把我问住了。不过听到最后面的话,我又来了精神。连忙接口说:“有啊,我找到了可以厮守一生的女孩,这还不够吗?”

    童思诗红着脸恨恨道:“算你会说,好东西不学,尽学些油腔滑调地。”

    我说不是我存心油腔滑调,而是我明白了一个道理,女孩子都喜欢听甜言蜜语。

    童思诗又含羞打了我一下道:“谁要你说甜言蜜语了,人家是担心你不好好学习,不上进。”

    我宁事息人道:“好好好,我知道了,以前错了,以后我改,从此以后再也不下棋了行不行?”

    童思诗道:“我也不是不让你下棋,不过下棋只能作为调剂大脑的手段,要是成天沉溺其中,就会玩物丧志,知道吗?”

    我说知道了,夫人。

    童思诗瞪了我一眼道:“又油腔滑调。”

    我鼓起勇气,一把抱住童思诗,就是一个长吻。

    吻得童思诗一个劲地叫道:“你放开……这是……街上……”

    每次她挣开,我都马上吻住她的嘴,搞得她只好什么都不说了。

    我拉着童思诗的手,飞快地跑回家去。

    这天晚上,我们在家里一边聊天,一边温柔地作着爱,很久很久。

    我与童思诗都很喜欢这种恬静,舒缓的感情与肉体的交流。

    我们觉得,自己更加成熟与成长起来。

    本来高一是要分班地,不过这学期忽然来了一个通知,说为了加强素质教育,中学不许分文理科、重点非重点班了。学校紧急秘密会议后,决定,高一肯定不分班了,至于高二,还是分,不过改了名字,叫实验班。

    中国的事情就是这样,上有政策,下有对策。

    因为这么一调整,原先高一的班子就用不上了,于是学校决定,原来各班的班主任还是继续留任,班级的学生也不重新调整了,对那些从各乡村中学考上来的学生则分别插到各班级中去。.原来我们班里一些成绩差的同学自然没能考上高中,读职高或者别的什么学校去了,另有几个随父母去新县城读书去了,正好为农村同学腾出了空位子。

    不过张斌依然留在班里,原因只需要看看片姿集团资助的,那些一天比一天长高地教工宿舍楼就知道了。

    祝雅亮也没有走,因为她父母已经认可了陈参军这个老实结巴的男孩子。

    这学期与我一起坐的是一个农村来地女孩子,听说是个优秀学生,叫何永莲,不过我看她好像不声不响的也就没有太在意。

    其它班级早已男女生分开坐了,可是我们地班主任大家知道很厉害地,偏要将男女生插花。大家也没有办法。

    开学后校长----当然是新校长----找过我,问我是不是仍然愿意担任原来学生会与文学社的工作,不过经过上次地摸奶弄风波后。我早对这一切心灰意懒,再加上童思诗也已经对我打过招呼。不让我太多参与学校公共事务,好好读书为上,所以,我向校长表示,学习要紧。以前我因为担任太多的社会工作,成绩退步,所以不想再担任文学社与学生会任何工作。

    校长再三让我考虑考虑,并许诺什么保送大学名额之类,我想想,上大学,还是要靠自己实力,不能像郑国凯那样让人瞧不起,所以这个名额对我也没有什么吸引力。

    校长见实在没法说服我。只得悻悻地作罢。

    上高中了,接下来就要考大学,我们面前的担子也将越来越重了。

    所以。童思诗规定,以后。只有周六晚上与周日白天两个人才能呆在一起。其它时间,就不能碰头了。

    我想这也好。我地克制力比较差,这样硬性规定了,我就不会老是想着那事了。

    九十五、发财梦

    开学的前一个星期,迎来了令人既新鲜又兴奋地军训。九月一号,也就是这一天,我们也开始了神秘的军训生活,说它神秘是因为我们从未尝试过,所以我们一开始便对这件事产生了无限的遐想。

    但后来我们明白了,其实它比想象中要难得多,早上六点半就起床,而放假的这个时间,我们正在床上呼呼大睡。下午烈日当空,大家冒着晒脱皮的危险在火热地太阳底下训练。遇到下雨天,还必须在雨中站着军姿,军训与放假时的落差之大,一时之间甚至让我们无法接受。

    不过训了一个小时后去树荫下坐一坐,边休息边与教官聊天,还是很惬意的。

    当然,军训中最令人兴奋的不是休息,而是唱歌。大伙儿一排人,席地而坐,教官起头,我们跟着唱,学了不少军歌,那时的我们时不时会哼唱几句,结果到了现在我仍然会唱。

    开始的是军歌,后来又让同学们上去唱自己喜欢的,因为刚进高一,大伙儿多少有些生疏,所以开头没人敢上去,不过教官宣布,只要唱一首就能少站十分钟军姿势(据之后考证,其实是骗人的,因为班里的同学热情高涨,几乎所有地同学都上去过了)我也引吭高歌了一曲,在众人面前唱歌其实是一件很愉悦的事,可以让人忘记一切烦恼与忧愁。

    之后的日子就是立正、稍息、齐步走、跑步,敬礼地演练与正式汇演了。汇演是军训成果的总结和检验,所以各排都毫不松懈,努力备战。虽然有时还是会偷一会懒地(教官人对我们很好)。

    汇演放在学校新铺过草皮地大操场那天风和日丽。整理的步伐,嘹亮地口号,飒爽的英姿,教官企盼的眼神,就象一个个剪影,久久留在我脑海中,那次我们排得到了高中以来的第一个第

    汇演结束,意味着军训也该结束了,但却留给我们无尽的感慨与留恋。班里的同学也似乎更团结了。

    高中开学后,气氛比以前稍稍有些紧张。

    原因是这批农村同学进来后,学习相当刻苦,班主任动不动就号召大家向新来的同学学习,她这一号召不打紧,搞得我们大家每个人的神经都高度紧张,仿佛稍一松懈便会人将不人。

    不过班主任绝非危言耸听,开学一周后一次摸底考试,成绩一公布,大家立刻吓了一大跳,前十名中一下挤进了四名新面孔,都是农村来的,其中,何永莲是第五名,这样一来,原先看不起农村同学一些有点小聪明的城镇同学也连忙夹起尾巴做人了。当然,我与童思诗的地位还是不可动摇的。但是陈参军与祝雅亮都往下掉了五六名的样子。唯一难以置信的是张斌,居然名次丝毫不变---依旧倒数第一。

    现在查铁丽经常往我家跑了,因为一进高中,她的成绩立刻就往下掉,原因一个是高中知识难度加深。另一个,淘汰了一批差生,进来一批成绩好的同学后。她顿时显得又跟不上大家了。

    童思诗当然也是看在心里,不过她也没有计较。以前地事情都一笑而过了,查铁丽毕竟是我们的朋友。

    接下的日子又是脑力与体力地竞赛----学习,因为上了高中就意味着三年后的高考,所以大家日子过地紧凑,充实与忙碌。比猪吃的少!比驴干的多!比鸡起的早!比狗睡的晚!这话一点儿也不假。

    不过好在日思夜盼,终于快到国庆节了。在离国庆节不久地前夕,我收到了《科幻世界》编辑部的来信,说我《号的悲剧》一文已经刊出,我一看稿费还算可以,居然也到了八十元一千字。

    于是就想,一千字八十元,我周日一天大概可以写三千字,修改就放平时了。这样,三八二十四,一个月大概就能拿到一千元左右的稿费。远远超过一般家庭的月工资了。菲菲的学杂费生活费以及我其它必要开支(比如给姐姐买点什么)就有来源了,而且这样下去。到上大学我就是万元户了。

    当然。这一天三千字是手写,肯定很累。不过,现在我们可是两个人,童思诗也是非常乐意帮忙的,这样,修改抄写等工作可以交给童思诗,这样,夫妻档肯定效率高,一周三千字还不是跟玩儿似的?

    于是将这打算跟童思诗说了,童思诗一听也非常赞成,说你尽管去干,我全力支持。说干就干,在接下来国庆节的三天假期中,我又使出吃奶地劲(现在为了写作吃点奶童思诗还是批准的),完成了一篇一万字左右的《梦醒三只手》。

    故事梗概是说一个小职员E君因为路遇扒手,被窃走了一月全部薪水,回家后自然被老婆骂得狗血喷头,结果老婆跑了,他因此去了梦想公司,公司答应完成他任何梦想,于是他花去所有积蓄租用了该公司地一台拥有漂亮外貌的女扒手机器人,也就是扒去他薪水地机器人,这个机器人设计巧妙,是一个真正地三只手(扒手俗称三只手,但该机器人却的地确确拥有酷似人类的三只手),所以偷起东西来随心所欲。

    美女“三只手”确实给E君带来了丰厚的收益,甚至还能满足他的生理需要,E君自以为得计,作着发财美梦,谁知最后人财两空。因为公司老板本身就是一个机器人,他掌控着这个公司,其实有一个巨大的阴谋在里面……

    故事先说到这儿,童思诗看完以后的第一反应就是赞不绝口。

    见童思诗说好,我就放心了,对于童思诗的欣赏能力我还是很有信心的嘛。

    平心而论,在当时的中国科幻小说中,该文的水平还是一流的,当然后来科幻领域里出了不少高人,也就略逊一筹了。不过当时《科幻世界》确实没有几把好手,发表的稿子很多都硬伤一大片。

    记得当时有一篇文章真是惨不忍睹,短短几千字里,竟然有十几处极为明显幼稚的硬伤,其它错误不计其数。比如月球上,两个人居然面对面可以说话(月球上没有空气,只能看见对方动嘴);激光枪朝天开火,居然像焰火一样火星下落等等。

    我也是血气方刚,看了不服气,提起笔就写了一篇批评稿,说编辑应该好好把关,加强自身的业务学习云云。写好后就夹在稿子里一起发了出去。

    当时童思诗有点担心,说你这样直言不讳要不要紧,我是初生牛犊不怕虎,道:“怕什么?本来就是错的嘛。”于是童思诗也就没有再表示反对,将稿件发了出去。

    发了这份稿件后,我与童思诗自然心中很踏实地等待那八百元稿费从天而降了。因为当时的《科幻世界》稿件没有几篇像样的,我们是志在必得。

    那可怜的小职员E君作着发财梦,我们也是。

    九十六、出国意图

    在等待发财的日子里,柯儿、刘婷婷与林羽思都来看过我,我将我与童思诗的事情告诉了她们,女孩子比男人绅士多了。都道既然这样,我们祝贺你们。

    比较异常的是林羽思,她看着我。什么都没有说。

    林羽思今年上高三了,马上就要高考。可是她似乎一点也不着急。这让我百思不解,虽说林羽思生性淡泊,可是能不能考上大学可是人生地关键转折点啊。

    恰好这一天,我放学遇上了林羽思,这时。童思诗已经走了(我与童思诗的事情现在还没有公开,不能走在一起以掩人耳目),林羽思就道:“星羽啊,我有点事情想找你谈谈。”

    我道那好啊,上哪儿谈?

    林羽思看看四周,都是放学的学生,便道:“我们爬乾元山去吧。”

    我看看时间尚早,不到五点,现在日子还算长。至少还有将近两个小时才会天黑与晚自修,便道好吧。

    上次已经说过,这乾元山海拔一百多米。说高不高,说低不低。所以使劲爬地话大概十分钟可以到山顶。我与林羽思一边说话一边爬,自然用了双倍的时间才能到顶。而且也是气喘吁吁。

    其实刚才一路上说地都是无关紧要的话,林羽思来找我,肯定还有重要的话,不过她不开口,我也就没有问。但是看她的表情,似乎有点凝重,我想一定有非常重要的事。

    平时林羽思总是微笑从容地样子。

    两个人看了十分钟小城全貌与四外景致,晚风吹来,身上的一点微汗也全消了,林羽思与我走到山西南一块嶙峋的大岩石上面,找了个稍稍平坦一点的地方坐下。

    林羽思忽然说道:“星羽,你能抱着我吗?”

    我愣了一下,林羽思平时好像不是这样的。

    于是便伸手将她搂住。

    林羽思道:“你还记得苏轼的《水调歌头,明月几时有》吗?我说记得啊。林羽思道:“那你给我背来听听。”

    我有点疑惑,心想林羽思将我叫到这山顶,不会是来考我古典诗词的吧?我的记性很烂,不过苏轼是我最喜欢的词人(另一个是李清照),而其借物咏怀地《水调歌头,明月几时有》又是我最喜欢的作品,岂有背不出之理?也不知林羽思是什么意思。

    于是便朗声念道:明月几时有?把酒问晴天。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我欲乘风归去,又恐琼楼玉宇,高处不胜寒。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间!

    转朱阁,低绮户,照无眠。不应有恨,何事长向别时圆?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一曲吟完,林羽思久久不语。

    见她不说话,我也不好贸然打破沉默,虽然搂着林羽思,但也没有任何非分之想。

    于是静静听着两个人的心跳。

    许久,林羽思像是下了决心,问道:“星羽,你和童思诗确实已经订婚了吗?”

    这个,我有点比较难回答,说订婚吧又没有正式举行过仪式,说没有吧我们毕竟有了那个,再说早恋在学校是禁止地,所以一般人只知道我与童思诗现在“好”了,究竟好到什么程度不清楚,上次林羽思问我我也没有细说。

    于是含糊其辞道:“算是吧,因为是在暑假,碰不上你,所以没有打招呼,对不起。”

    这话其实有点虚伪,我没有与林羽思打招呼不是因为碰不上,因为林羽思家我是熟悉的,同一个小城又没有几步路,我之所以没有去找她无非三个理由:

    1,不敢面对林羽思父母。

    2,不知道怎么对林羽思说,又不想说,也说不出口,觉得对不起林羽思对我地一片真心与这么多时间地帮助,其实潜意识里还有脚踩两只船的意思。虽然显意识里是没有这种思想地。

    3,怕童思诗知道,引起麻烦与波折林羽思低下头,轻声说:“本来我也不想问的,不过现在有一个特殊情况,我犹豫了好久,觉得还是问问你比较好。”

    我心中大奇,心想什么事情啊,这么重要?

    于是道:“没关系,你问吧,我们都这么熟了。”

    林羽思抬起头,热切地看着我,道:“要是现在我有一个很好的发展机会,邀请你与我一起走,你会同意吗?”

    这,我犹豫了一下,很好的机会,我会不会跟林羽思走呢?

    林羽思这样的女孩,可是天上打着灯笼都找不到的啊,要是能与她比翼双飞,真是一辈子都难以企求的美事,我星羽何德何能可以有这样的福气?

    于是照实说了。

    林羽思眼中闪烁着希望的光芒,道:“那好,我把实话说了吧,你知道,我有一个伯伯在美国开公司,他的公司在全球华人中也算是比较有影响力的,现在他写信来,要我去美国发展,而且将来等业务熟悉,公司又要打入中国市场,可以再派我回来,我想请你与我一起去,不知道你意下如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