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第二部《激情岁月》第一卷 悠悠我心 九十七、考虑--九十九、冷处理冷处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九十七、考虑

    听了林羽思的话,我一下愣住了。///www.99zw.cn///

    什么,到美国?我没有思想准备,一时有点迷茫。我从来没有想过这辈子会到美国去。即使能,那也是极其遥远的事情吧。

    可是,林羽思的意思已经很明确了,她请我一起共赴美国,自然就是向我表示,这辈子永远跟我在一起了,这我还有什么犹豫的吗?林羽思才华极其出众,这样的女孩到那哪里找?再说,在国内创业岂是一件容易的事?到了美国,凭我的小聪明,把那些高鼻子绿眼睛的洋人的钱统统赚过来,再回国投资,岂不比在国内做一个找不到工作的普通大学生强百倍?

    林羽思还是在耐心地等着我的话,我抬起头,嚅嚅道:“林羽思,我,我……”林羽思说:“还需要考虑是不是?可以啊,我伯伯给我一个月到一年时间,而且我打算在国内读完高中再走。”

    我在心中盘算了一下,一个月近在眼前,而离林羽思高中毕业则还有大半年时间。于是道:“读完高中再走也好,听说美国的中学教学方法与国内完全两样,你去了短时间不能适应的。”

    林羽思颔首道:“我就是这样想的,所以才提前跟你打个招呼,说实在的,跟你一起这么久,我觉得你这个人老实,聪明,而且比较正直,虽然有点粘乎,心地还是挺善良的,所以。所以,我实在舍不得与你分开。”

    我,竟一时语塞。

    只得轻抚着林羽思的秀发。望着远方,茫茫然道:“我也舍不得你啊。让我再考虑一下吧。”

    林羽思捏了我一下手,作为回答。

    晚风吹到身上,都有些凉飕飕了。

    林羽思站起身道:“我们下山吧,你还欠我一顿饭呢。”

    我连忙道:“当然,当然。”说着拉着林羽思的小手。一起走下山去。

    下山当然比上山快多了,我只是在想,要是能永远拉着林羽思的手这样走下去,那该多好啊。

    可惜天不遂人愿,一会儿就到山下了。

    因为马上就要晚自修了,所以我与林羽思也就叫了两只快熟地菜,吃了就赶到学校去。临分手时,林羽思静静地看着我道:“星羽,我希望你能够早点给我答复。我好让我的伯伯给我安排。”

    我点点头说:好的,就这样吧。”

    我们地班主任很会调动学生的积极性,她看我现在在学校与班里是闲人一个。便找我来商量,说星羽。我想请你担任班里地团支书(小组长)。你看怎么样?

    我说老师,我不是团员啊。

    班主任大吃一惊道:“你怎么不是团员?”

    我说我确实不是团员。班主任查了一下名单。我确实不是团员。

    于是擦汗道:“这怎么可能,怎么可能呢?”

    班里很多学生现在都是团员了,而我,在学校中担任了那么长时间的学生会干部,当然早应该是团员了,只是因为这团的工作一般班主任很少管,所以想当然就认为我早已是团员了。

    于是问我:“星羽,你怎么也不写入团申请书?我在班会上说过好几次的,所有同学都写了啊。”

    其实,我经常利用班会课去干一些学生会的事情,也不用向班主任请假,所以凑巧一次都没有听到。班主任又只注意那些差生,所以根本没有留意我。

    于是道:“对不起,那是我疏忽了,这样,你赶紧写一份申请,交上来吧。”我经过那次摸奶弄事件,早已对这些东西感到厌烦了,便道:“老师,我不想写。”

    班主任吃惊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我说没什么意思,就是对这些东东不感兴趣。

    班主任怒道:“年纪轻轻,你怎么这么不求上进?”

    我知道班主任要说起来又是没完没了,于是便没有回答。

    班主任道:“我知道,经过上一次地事情,你心里总有疙瘩,我也知道那事你受了委屈,可是那都已经过去了,年轻人,不要老是对过去的事情纠缠不放,要多为自己的前途着想。”

    我道老师,我的前途就是读好书,其余事情我一概不管也不想管。

    班主任脸都气青了,道星羽,原来我对你印象很好的,没想到你这么不求上进,自暴自弃,我不管你怎么说,反正你立刻回去给我写一份入团申请来。

    我返身就走。

    我当然没打算写什么申请,不要说入团,就是入了党又能怎么样?我见过郑国凯的丑恶表演后,就对这一套再也不感兴趣了。我现在考虑的是怎么答复林羽思。

    这些天,我与童思诗每星期都是轮流在对方家中过,自从与童思诗圆房后,我觉得她的脾气也改了不少,其实原来也都是我处理问题不当,现在误解消除了,两个人自然情投意合,进入了蜜月期。

    这蜜月期当然是指一个时段,而不是简单的一个月。

    现在,童思诗将少女应有地全部柔情都表现出来,我自然感到极其温馨。

    当然,童思诗不会像菲菲那样替我洗脚(洗澡倒是有的,不过不太多),但是,她对我的精神上却比较关心。这样,就减少了我很多越轨出事地机会。

    所以,我在童思诗的督促下。学习成绩进步很快,在期中考试中终于超过了童思诗。

    说也奇怪。我超过了她,她反而感到十分高兴,脸上也露出了难得地宽慰笑容。

    九十八、出国诱惑

    这次期中考试,我好像没用什么劲,神不知鬼不觉地就考进了班里也是全年级地第一名。我想想主要原因有两。一是这个学期我杂七杂八的事情少了,学校里包括班级中我什么职务都没有(童思诗还担任班长与语文课代表),学习地时间无形中就多了很多,也充分说明了人的精力确实是有限度地。一是现在拥有了童思诗,一方面与其他女孩子来往少了,另一方面童思诗的爱情也给了我很大的鼓舞,所以早恋的优缺点也不能一概而论,要是两个人比较能克制的,应该是正面作用大些。因为人在恋爱中干什么都有劲,可谓初“恋”牛犊不怕虎。

    除此以外,我与童思诗确立关系后。生活、学习都变得有规律(当然这也是跟童思诗地督促分不开的),无用功减少到最低限度。学习效率自然大大提高。

    还有一个很重要的的因素。就是:适度的性生活确实可以使人的精神、体力得到有益的调节。

    班主任那里,我一直没有递交她要求我写的入团申请。把她气了个半死,不过,我这次期中考试得了年级第一,她也不好说我不求上进,骄傲使人落后,只好对这事不了了之。

    当然,班会上表扬就听不到了,不过反正我也不在乎这个。

    比较令人吃惊的是,我地同桌何永莲居然一下蹿到了班级第三名,令我与众同学对她刮目相看。

    其他人如查铁丽、陈参军、祝雅亮稍有进步。

    张斌自然还是垫底,可谓万年不变,所以此后下文就不再提他的成绩。

    总的说来,这是我一生中最努力地时候。

    一方面,童思诗对我督促比较严,同时又软硬兼施,一方面,我也要做出点好成绩让童思诗看看,证明我星羽也并非浪得虚名。当然,爱情与肉欲的双重刺激也是必不可少地。

    每到周六与晚上与周日白天,我们照例相会,先做作业,反正现在我们两大高手一起,老师布置地这点作业对我们来说也不在话下,就是难题也禁不住我们协同作战,所以一般在周六晚上便已解决。

    然后,我们便会躺在床上,一边尽情抚摸对方的肌肤,一边由我开讲新地小说构思。尽管童思诗闪亮的明眸,细腻的肌肤老让我跑题忘词,不过童思诗总有办法让我恢复记忆。

    说完后,由童思诗评点并讲述听后感,然后我修改到童思诗满意,一篇新的小说便成雏形,这时,往往已经是晚上两三点了。不过我们不用担心父母们有什么意见,他们看我们这么努力用功,都很体谅,早上也不来叫我们起床。

    我积蓄了一周的精力,当然要在这一晚释放,所以通常会好一会折腾,不过童思诗硬性做了规定,说一个晚上最多不能超过四次,我坚决反对,但被童思诗强行通过决议,极度痛苦。

    当然我也知道,童思诗是对的,要是这晚上来个七八次的话,第二天就没有精力搞创作了。另外,童思诗的身体也不太吃得消。

    第二天白天,早上一般都起得比较晚,睡到八点多,然后我搞创作,童思诗帮我找些资料,翻翻字典,红袖而不添香,要是在我家的话,就去辅导一下查铁丽,查铁丽很知趣,一般童思诗在都不来打扰我们,倒是童思诗常常想着她,时不时关照一下。当我将稿件写好一部分后,童思诗便来与我一起修改,因此,我在这时的效率也还算高,一般一天都能写三千来字,两三个星期到五六个星期必有一篇一万字上下的新作问世。于是我们满怀希望地寄出后,便等待那千字八十的巨款降临。

    现在摆在我面前的现实问题是如何答复林羽思的提议。

    应该说,林羽思的建议是非常诱人地,尽管很多人嘴上说不愿意去美国甚至看不起美国,但是只要一有机会。他们跑得比谁都快,虽然人往高处走,这也怪不得他们。但是,我鄙视的只是他们的言行不一。

    所以。我认为,出不出国与爱不爱国无关,正如不少人虽然不出国,但贪污腐化丢中国人地脸,或者出国后到国外丢中国人的脸。这能说他们爱国吗?也有不少人因为爱国而回国,但也有不少人是因为在国外混不下去而回国,所以也不能一概而论,留在国外地就是不爱国,回国的就一定爱国。

    说到我,我的选择就比较困难。撇开爱不爱国,单就利弊来讲,一面是经济高度发达,人文环境良好的美国与天仙一般的林羽思。拥有着比较高地人生起步,一面是我热爱的故土与故乡人,以及我的恋人童思诗。

    当然。要是我能带着童思诗一起去美国,或者我现在与童思诗还没有任何瓜葛牵连。我当然没有二话。可是现在,前提当然是我要去美国。就必然要舍弃童思诗。

    单就相比而言,我更喜欢林羽思一点,虽然童思诗与林羽思都是美人,都才华出众,不过林羽思更加全面一点,另外,林羽思天性淡泊也更合我的意。

    不过,人是不可能每次见到一个比自己女朋友更优秀的女孩子就弃旧迎新的,而且总应有个先来后到。

    因为童思诗已经是我的人了,我不能够违背自己的誓言。

    不知道别人是怎么想的,我认为,一个违背誓言地男人不能算男人。

    男人就要有责任感,就要对自己的行为负责。

    不过,要我放弃林羽思,我的内心还是极其痛苦地。

    非常非常地痛苦。

    我每次看到林羽思,都是满面羞愧地点头。如果有机会的话就告诉她,我还在考虑。

    林羽思说不急,可是我看地出来,她内心地执着,焦急与企盼。

    她只能给我一个选择,而不愿意用各种手段将我从童思诗身边强行拉开。

    她的天性就注定如此。

    不幸地是,对我这个向来比较被动的人来说,光提供选择是不够的。

    我知道林羽思本来也不愿意出国的,要是我与童思诗还没有好上的话。可是她现在又不愿意与童思诗争夺我的归属。

    九十九、冷处理

    因为我内心的痛苦虽然没有反映在脸上,但是童思诗与我是心灵相通的,所以很快便敏锐地感觉到了。

    再说,我最近与其做爱次数也明显减少,一个晚上两三次,而且也十分不在状态。

    她直截了当地问我是不是为了别的女孩子。

    我有点吃惊(当然不是太吃惊),但不好意思也不敢承认,便说没有。

    童思诗哼道:“还说没有,你做梦都叫了人家的名字。”

    我不知道童思诗是不是讹我,便坚持说不是。

    童思诗见我负隅顽抗,便讲话挑明了道:“还说没有,你一个晚上叫了三次林羽思!”

    我大汗,无话可说。虽然已经十月底,但是汗还是从额头上冒了出来。

    童思诗道这林羽思,不就是学校学生会那个宣传委员吗?

    虽然童思诗与林羽思直接打交道机会很少,但是童思诗对林羽思的大名还是熟悉的,再说上次学校足球比赛上也照过面,还有快嘴婆给她传递信息。

    被童思诗一语道穿后,我无地自容,事到如今,还不如说实话吧。

    经验告诉我,已经被女人觉察了的事情是怎么也瞒不住的,犹如纸包不住火。

    于是便将林羽思的事情原原本本向童思诗交代了。

    童思诗的脸色严肃起来了,道这个事情既然已经发生到这一步,我也是有责任的,当初我要不是误会了你,你也不会与林羽思跟别的女孩子走得这么近。现在,事情既然已经发生了,我们不如大家冷静一下,想想该怎么处理。

    说完,就回自己家去了。

    我原来以为童思诗听到这事。一定会狠狠教训我的,没想到她会这样冷处理,我呆呆地看着她的背影离去。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我想想自己与童思诗分分合合也不知多少回了,就好像《三国演义》开篇语:话说天下大势。分久必合,合久必分。难道我追求爱情的道路,也注定是分分合合,如此坎坷?

    但是无论如何,我与林羽思年纪都不小了。不能再老这样分分合合纠缠不清了,因为,人生有限,要做一番事业,我们地时间就不允许这样浪费了。

    现在放弃童思诗,再回过头来追林羽思,前面这么多年用的功夫、吃的苦头就都白费了。

    童思诗虽然对我管得严一点,但都为了我好,我这个人。本来意志不够坚定,要没有童思诗,不知还要搞出多少事来。

    我与童思诗一起地时候。很少会理会别的女孩,查铁丽除外。一旦离开了童。立刻就会招引来一大群花蝴蝶,而林羽思因为其淡泊地天性。却很少对我在这方面加以管束正因为如此,我的感情生活才搞得如此一塌糊涂,可以想见,如果自始至终与童思诗相好的话,后来这一切就根本不会发生。

    我终于明白了一个道理,就是找女朋友就像买鞋一样,最贵的不一定是最好的,最好地就是最适合你的脚的那双。经历这么多坎坷,我才明白,童思诗就是最适合我的那一个。这一切,我并不是当时就意识到的,而是经过这一周对过去生活一个长远的回忆,最后才得出来的结论。

    当然,我可以去向查铁丽讨教,不过想想她万一又是“为了你好”而动用那把铁尺,我就不寒而栗。所以还是自己多牺牲几个(或者几百万个)脑细胞吧。

    主意既定,我在下一周周六立刻去了童思诗家。

    童思诗与她父母都在。

    我叫了一声爸爸妈妈,他们都很高兴,说星羽来了,饭吃了吗?

    看来童思诗没有跟他们透露过我与林羽思的事情。

    我说已经吃过了,一边偷眼看着童思诗,童思诗却好像没看见我,站起来走进自己房间里去。

    童思诗父母道,思诗不知为什么又耍小孩子脾气了,星羽你快去哄哄她吧。

    我应了一声刚要走,童思诗母亲又叫住我道:“星羽,思诗有时耍点小孩子脾气,你千万多担当点。”我自然应了,心想,幸亏童思诗还没有跟他们说,要不,他们不知有多少难过呢。

    于是进了屋,叫了一声思诗。

    童思诗坐在床上,被对着我,冷冷道:“把门关上我依言做了,然后慢慢走到童思诗背后,贴着她坐下,一时想不到该怎么开口。

    最后,还是我先开了口:“思诗。”

    一边叫,一边去扳童思诗的肩膀。

    说道:“思诗,我们可以好好谈一谈吗?”

    童思诗慢慢转过身来,出乎意料地和颜悦色:“好啊。”

    我见童思诗并无反对意见,心中大喜,以为童思诗一定已经原谅我了,便道:“我想过了,我与你既然已经有了事实,就不能再移情别恋,所以,我决定,不与林羽思一起去美国,我们好好过日子,行吗?”

    原想童思诗听了我这番话,一定会感动,两个人重归于好谁知童思诗却轻叹道:“星羽啊,你还是没有明白我的意思。”我奇怪地看着童思诗,问:“我错了吗?错在哪里呢?”

    童思诗正色道:“爱情是两个人一生的盟约,而不是一种债务,现在,你似乎因为只是拥有了我而感到自己有义务,有责任与我继续厮守,请问,这是你发自内心地要求吗?既然不是,这种由感情债务维系着的关系又有什么意义呢?”

    我呆呆地半晌说不出话来。原以为,自己因为跟童思诗有了第一次,就应该与她偕老,却没有想到,爱情是以两颗心地相亲相敬相悦相思为基础的。这更多地不是一种责任,一种义务(婚姻才是一种责任与义务),而是一种需要,一种完美人生的精神需要。不然,人与动物又有什么区别?

    于是轻轻抓过童思诗的纤手道:“思诗,我错了,我不去美国,是因为你在这里,而我需要你。”

    童思诗摇头道:“这未必是你的真心话,再说,我仔细考虑了一下,你去美国也有有利的地方,一个是美国确实更能适合你发展,另一个是我这个人有点小气,将你管得太严,我一时又改不了,而你的天性比较渴望自由,林羽思确实比我更适合你,所以,你就答应了林羽思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