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第二部《激情岁月》第一卷 悠悠我心 一百零二、金融意识的萌芽,一百零三、雏妓要我假扮她男朋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一百零二、金融意识的萌芽

    从最初投两篇通过两篇,到现在连投几篇没有了回音,这个反差太大了,我不禁怀疑自己是不是江郎才尽了。///www.99zw.cn///

    于是将自己的想法跟童思诗说了。

    童思诗听了,将我的已发表与未发表的文章细细看了几遍,肯定说没有,总的来说,我的文笔还是一篇比一篇有所进步,就是没有新的突破,但是退步是没有的,你看现在《科幻世界》的文章,你可能排不上最好,但次好还是有的(当时后来几个全国有名的作家都还没有出道,所以也是山中无老虎,猴子称大王)。我说这我就放心了,也许时间没到吧,童思诗说就是,三个月以内编辑部一般不给消息。

    我说是,可心里有点焦急,这每月一千的稿费原来都在我的预算里,现在遥遥无期,我怎么对曾经夸下过海口的菲菲与童思诗交代?

    菲菲对我那么好,我当然要对她负责,童思诗现在怎么说也是我正宗女朋友,总要有点什么表示吧?

    应该另想办法。

    这一年里,中国人嘴里多了一个新名词,就是股票。

    在中国人印象里,股票是与跳楼、倾家荡产联系在一起的,不过,现在居然开始流行起来,已经成为茶余饭后的谈资,大家都跃跃欲试。只可惜我们这儿买不到。

    杭嘉湖尤其是我们浙江省与我们县,居民的金融意识是极强的,一有这个消息。立马便有人出发去深圳。因为听说那儿地深圳发展银行的股票没有人买,正在摆地摊半价销售。

    所以就在去年。连上海人都几乎没有人知道股票(其实股票在上海已经交易好几年了,但是极少人参与,)的时候,我们这儿就有很多人在买股票了,而且买地都是深发展、豫园商场等极富潜力的股票。可见我们县人地金融意识可算得上全国数一数二。

    当然去深圳既费时间又费钱,幸运的是我们省居然也发行了一只股票,是后来上海证交所俗称的老八股之一----浙江凤凰,也是在兰溪当地发没有人要,后来拿到杭州来卖被一抢而空。

    我们离杭州虽近,可是消息闭塞,当时报纸电台都不宣传的,等到后来消息传来,立马就有人拿了钱纷纷赶去杭州。结果跷脚赶到,戏文散场,早去的几个还有份。后面地就只能望股兴叹了。更多的人还是等他们空手而归后才知道这回事的,惋惜之余。安慰他们道:“别灰心丧气了。你们没听说,做股票是要跳楼的吗?”

    没有人没听说过。但是大家依然十分神往,只苦了没有渠道一亲芳泽。不过这里所说的大家也只是少数人,更多的人金融意识还没有觉醒,不过就是这样,也已经开了全国异地股民的先河了。

    我对大家说,这个股票是个好东西,一条投资的好渠道。

    我妈嗔道:“你小孩子懂什么?听老人说,做股票是要跳楼的。”

    我摇摇头道:“你们都搞错了,做股票跳楼地那是信用交易,类似期货,真正的股票不是这样的。一路看中文网”

    那年头我已经看了不少世界名著(有人夸口说从不看名著,我是看地),还有参考消息上也经常有股市内容,知道了股票与期货的差别,我地脑子灵活,什么东西一看就懂,茅盾《子夜》中所说地股票,其实是远期合同的标地物,并不是真的买卖股票,而是保证金交易,所以多头空头搏杀得才这么厉害。吴荪圃的破产是因为他被人算计,无法交出保证金而被迫平仓,真正的股票交易是没有这回事的。

    可惜我妈根本不听我的,她是谈股色变。

    所以我一说,我妈立刻道你疯了,我们家哪有钱给你往水里扔?她看了童思诗一眼又改口道:“我们家的那点钱是留着给你们成家用的。”

    童思诗说:“星羽很聪明的,现在中国又没有人懂股票,他要进去肯定赚钱,不过妈你也不要急,星羽也只不过是说说,这里股票又买不到的。”

    我妈听童思诗这么一说,倒放下心来,既然股票都离得老远,我这也不过是做青天白日梦,也就不再理会了。

    其实我早就有这个心思了,去年暑假有一次我跟妈单位中的小车去上海,车子就停在南京路后面弄堂中(现在可能早已经禁止外地车进城了吧?),说好等他们办完事去我爸爸那儿转一下,也让我们一家见个面的,办事需要三小时,让我呆车里不要出来,我坐不住,就偷偷跑出来到南京路转了一圈,特地想去看看股票是怎么买卖的,谁知找了好久没找着,问路人均曰不知,前后一共问了几十个人包括警察都不知道,还说你这个小孩子,问股票干什么。

    最绝的是最后问到一个老年人,他将我从头看到脚,又从脚看到头,然后答了一句你们绝对想不到的话来:“股票啊,你来晚了,都怨你晚出生了几十年。”

    这个意思就是说解放前是有的,现在没有了。搞得我只好垂头丧气回停车处,不料我妈他们正在寻找我呢,原来他们事情提前办完了。这事我就一直闷在心里,对谁都没有说过。

    后来我才知道,那个我问了很多人的股票交易所(实际上是个交易柜台)就在南京西路一千四百多号西昌路口,而我当时身上带了全部积蓄一千多块钱,最后走到的地点是南京西路一千三百多号,就差那么几步路。

    如果当时我找到的话,可能(其实是肯定。但这不是假设嘛)会将所有钱都投入股市,而且一定会买那个豫园商场(后改名豫园商城),因为当时商业最赚钱。而那时的豫园商场股票才一百多元一股(一百元面值的。后来拆细成一元),结果涨到一万多一股。要是这样。我在高二就会拥有十多万资产了。

    这在九十年代,可就是天大地事了。可惜,命运让我与股市第一次失之交臂。

    一百零三、雏妓要我假扮她男朋友

    这天我夜自修回来晚了点,刚拿出钥匙要进门,忽然有人在我身后拍了一下。

    那人没有说话。但凭力度我就感到是个女的,谁呢?

    童思诗现在与我每周见一次而且严格执行,断不会破坏规矩,顾晓菲也是趁不是星期六的日子一月来一次,前几天刚来过,也不可能,查铁丽虽然比我先回来,但以她地性格不会这么鬼鬼祟祟,林羽思她们也不会这么半夜来找人。而过去那些常来钻营文学社的女孩,自从我出了事后就再也看不到半个人影了。

    猜不到了,没办法。只好转身一看,吃惊地差点叫出来。原来是那个雏妓!现在这雏妓打扮得十分入时。光是那双真皮长统靴大概就要几百元。我想不到今晚她居然会到我家来找我,吃惊得差点叫了出来。

    连忙忍住了。因为查铁丽屋里的灯光还亮着,于是向雏妓做“嘘”动作,开门让她进来。初冬晚上,外面很冷,不是说话的地方。

    也许是职业关系,做这一行的都穿得很少,那雏妓皮衣皮裙,露出胸脯,里面只穿着内衣,一进我的屋就道等了你那么久冷死我了,快去帮我把热水袋地水换一下。

    我见她确实脸色煞白,便去给她换了水,然后问她你最近过得怎么样,来找我有什么事。

    雏妓道马马虎虎(这是对前面那个问题),这一行嘛,就是这样,今天来找你,当然有很重要的事,一般情况我是绝对不会来麻烦你的,你是我哥哥嘛,一定得帮我。

    听她这么一说,我才想起来还有这么个妹妹,看来这事还有点棘手,于是问道:“到底是什么事,我帮得上才能帮,先声明,我已经有了女朋友了。”

    雏妓很奇怪地向我笑笑道:“知道了,哥。”

    不知怎么,这声哥我听上去总觉得有点怪怪的。

    我想,没有人会为了自己有个做雏妓的妹妹而自在。

    于是叹了口气道:“你说罢,我一定帮你。”

    雏妓笑道:“我就知道哥心肠最好,一定会帮我的,说着,很响亮地在我脸上啧了一下,在我耳边轻轻说:“今天晚上,我陪你吧。”

    我推开她道:“到底什么事,你就说吧,只要我办得到。”

    雏妓这才点头道:“可以的,你一定办得到的,我当然不会让你为难。”

    于是就把事情说了。

    原来,雏妓为了不让爸爸妈妈担心,对家里隐瞒了实情,说她在这里有一份很好的工作,薪水很高,还找了一个不错地男朋友,现在在读高中,将来肯定是大学生,家庭条件很好,让家里不要担心。她爸爸妈妈是安徽广德乡下的农民,听了当然很高兴,现在冬天,地里没有什么活干,想过来看看女儿,反正车票还不过十来块钱。所以现在她正为这事发愁呢。

    我不是傻子,听她这么一介绍,心里也有几分明白,于是道:“你的意思,是让我假扮你地男朋友?”

    雏妓高兴得跳了起来说就是这个意思。

    我连忙向她做了个噤声的手势,她才吐了吐舌头平静下来,轻轻道:“你能帮我吗?”

    我想想有点为难,这个忙,我到底帮还是不帮呢?

    其它倒是不怕,就是我现在有了童思诗,万一传到她耳朵里,知道我与雏妓不明不白,这可不是闹着玩地!

    雏妓连忙说,你放心,不会让人看到地,我可以在宾馆包房间让你们见面,保证不会泄漏消息。

    我犹豫道:“这个,让我好好想想再给你答复,行吗?”

    雏妓双手箍住我的脖子道:“不行了,来不及了,我爸爸妈妈明天就要到了,哥,你就答应了吧,就帮妹妹这最后一次,我可以给你钱。”

    我道这不是钱地问题,再说,哥哥怎么能要妹妹的钱呢?雏妓风情万种,施展浑身解数,使劲摇着我道:“嗯哥,你就帮我这个忙吧,你心肠好,一定会帮我的是不是?”

    我被缠得没有办法,只好道:“好好好,我帮你。”

    雏妓高兴得紧紧抱着我道我就知道哥哥一定会答应的。

    我心生一计道:“你要我帮你可以,不过我有个条件。”

    雏妓满口答应:“你说你说,我一定办到。”

    我道,你还记得我上次我让你不要再做这一行的话吗?只要你答应以后不再做了,我就帮你。

    雏妓神情迅即黯淡下来道当然记得,你以为我不想啊,可是现在工作这么难找,工资又低有时还拿不到,我还要寄钱给哥哥,你说我能怎么办呢?我天生就是这种让人家睡的命,再说,做这一行人家不会拖欠工资,也不用缴税。

    我看着雏妓,觉得她是也挺可怜的,于是道,要不,你干脆找个有钱点的男朋友吧。

    雏妓道:“有钱点的都是老男人,而且大多有妻室,我还不想这么早给人当二奶。”

    我说当二奶也比你这样强啊,你知道吗,现在爱滋病已经开始在我国流行了,不过现在国家封锁消息不肯讲,要得了爱滋病,你就等于判了死刑你知道吗?

    雏妓轻轻道:“上次我听了你的话,就让客人都戴套子了,可是这一行很难做的,有些客人一定不肯,我也没办法,还有些客人自认为有钱,根本不管那些,你不肯,他就强奸,我们做这一行的告状都没有地方……”

    我想了一想,道:“既然这样,你还不如先找个有钱男人跟了,然后再慢慢想办法。”

    雏妓点点头道你说的有道理,妈的,虽然都是让人压,可是,让一个男人睡总比让千百个男人睡强。

    这雏妓说的话虽然粗鲁,但倒是大实话,我也不能再用女人要自尊、自立自强之类的话去劝说她,只好默认了。

    于是两人说好,明天下午放学后就在京华大酒店大堂里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