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青春艳曲 第二部《激情岁月》第一卷 悠悠我心 一百零四扮演男朋友、一百零五、雏妓的报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一百零四、扮演男朋友

    这雏妓说的话虽然粗鲁,但倒是大实话,我也只好默认了。///www.99zw.cn///于是两人说好,明天下午放学后就在京华大酒店大堂里见。

    雏妓又叮嘱了一些见了她父母我应该说的话,并塞给我五百块钱要我当面交给她父母,说是让他们买点补品之类,我都一一应承不提。

    我自信自己做个三流演员还是可以的,雏妓父母都是安徽乡下人,还是比较容易糊弄的,再说,这时想退出也开不了口。

    话交代完了,雏妓却不走。

    我有点奇怪道:“你还有什么事吗?”

    雏妓道没有啊。

    我说那你怎么,怎么……

    雏妓道:“这么晚,这么冷的天,你忍心赶你妹妹走啊,就让我在你床上猫一晚上吧。”

    我也没奈何,只好说,那你晚上不许吵我。

    雏妓兴奋然而压低声音地叫了一声,很快脱光了衣服,钻进被窝中去。

    我摇摇头,无可奈何地上床去。

    雏妓热情如火地搂住我的脖子叫道:“好哥哥,亲哥哥。”

    我不好意思想要推开她,可是被窝中回旋余地不够。雏妓一边亲我,一边就要来脱我的内裤。

    我紧紧抓住她的手道:“这可不行,我现在已经有女朋友了,你就当自己睡在亲哥哥旁边一样吧。”

    雏妓叹气道好吧,其实我是想还债,没有别的意思,你不要就算了----你真的一点也不想要吗?

    不能说一点也不。基本上是不想的,我从来没有想过会与一个妓女发生关系,不过一个年方十五的女孩子躺在身边。冲动是肯定有一点地,一般男生。肯定无法控制自己小弟弟的。

    雏妓隔着裤衩抚摸着我的小弟弟,小手一动就将其拿了出来,我要阻止已经来不及了,却听雏妓叫道:“好大。你真地不想吗?”

    我红着脸,硬生生将小弟弟营救回来。然后对雏妓说,你再不老实我就不让你住了。

    黑暗中,雏妓叹了口气道好吧,随你,你真的一点也不想吗?

    我道不想不想,睡吧。

    雏妓这才老老实实地搂着我睡了。

    我暗自反覆叮嘱了自己几次道不许吃奶不许吃奶不许吃奶,然后也睡了。

    没想到第二天早上醒来,自己还是叼着那雏妓地奶子,靠!

    这天放学后。我依约去了京华大酒店。

    雏妓早就来了,已经在大堂中供客人休息的椅子上坐着了,正望眼欲穿地朝外张望呢。她当然怕我会爽约。

    见我进来,雏妓喜不自胜又十分感激。便向我使了个眼色。带头走到电梯旁去。

    我随雏妓进入电梯,可喜没有人进来。雏妓按了七楼,我们便徐徐上升了。趁这当儿,雏妓抱住我就是一阵猛亲,我是左躲右闪,雏妓道我都安排好了,七楼是住客人的最后一楼,不会碰到什么熟人的。.我说我还是有点怕。

    雏妓道你怕什么,我爸爸妈妈都是乡下人,很好哄的,待会儿我说什么你跟着说就是。

    事已至此,想要后悔也已经来不及了,只好硬着头皮上了。

    电梯停了,门一开,雏妓便快步带我走出,进了七零三房间,楼道里静悄悄地,一个人也没有,我这才惊魂稍定,看来我不是做地下工作者地料。

    不过还是有事情没有事先安排好,等我看到雏妓的父母,这才想起刚才忘了问雏妓应该叫她爸爸妈妈什么了,于是硬着头皮叫道:“伯父,伯母。”叫完头皮一阵发麻。

    雏妓的父母也只有三十多岁,虽然显得老些,不过雏妓说过,她们家乡流行早婚。

    二老(还是二不老?)见了我两眼放光,说从来没有见过这么标致的男孩子,就像电影演员一样,夸得我脸上直发烧,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雏妓就对她父母说,现在这里的学堂里是严格禁止谈恋爱的,一被发现,立刻开除,所以他是偷偷跟我好的,不能给外面的人知道,不然,他的前程就完了,还得我养他一辈子,所以他家里我们也不能去,就在这里见个面吧,好让你们放心。

    一番话说得二老不老十分紧张,就像当年地下工作者进了龙潭虎穴一样,连大气都不敢喘。

    雏妓又向他们吹了一通我地家庭,我也记不得那么多了,只是纳闷,我的亲戚中怎么有那么多国共两党高级领导人与资本家,海外关系这么复杂,要是倒退二三十年,不死也得扒层皮。看来雏妓那些客人向她吹的那些牛皮雏妓原封不动都搬过来了,反正二老也没有什么文化,听得云里雾里,只有张大嘴巴进气出气地份。

    我都听得有点心虚起来,一个劲地给雏妓递眼色,雏妓眼色回答说不要怕。

    又海阔天空的胡扯了一通,雏妓就对我说,我刚才已经给三楼餐厅打了招呼,让他们五点二十分上菜,现在已经好了,我们先下去,你后面一点,这样就不会有人知道我们地关系了。

    我道饭我就不要吃了吧,二老连连道这怎么行,雏妓也一个劲用眼神求我,我这才答应。

    二老所在地农村还很落后,凡是酒席必是大鱼大肉,哪里吃过城里大酒店的精致小菜,我地“伯父”一兴奋就喝高了。两个女人连忙劝慰不提。过了半小时,我对雏妓使眼色,雏妓知道了。便道:“爸,妈。我男朋友要去晚自修了,让他先走吧。”

    “伯父”红着眼道:“好女婿,不许走,干了这瓶再说。”吓得“伯母”连连劝说。

    雏妓跟着我走到外面,见四下无人。对我道:“对不起,我爸是个粗人,你多包涵。”我道没关系。

    雏妓又叮嘱我道:“我爸妈明天晚班火车回去,你来送送他们吧。”

    我想了一下,心想送佛送到西天,帮人帮到底吧,就颔首道:“好吧,明晚我请假。”

    一百零五、雏妓的报答

    第二天下午我向班主任请了假,说家中有事。晚上不来自修了,放学后就来到京华大酒店。这冒牌地一家人先亲亲热热吃了晚饭,然后回房休息了一会。火车是晚上七点多,所以还早。趁这当儿。雏妓的父母慎重其事地将他们的“乖女儿”托付给了我。

    我看着这不老地二老,心中一阵酸楚。

    这社会就是这样。我也没办法。

    初冬,六点多便天黑了,雏妓叫了一辆计程车,把大家送往十公里之外的新县城火车站。

    雏妓与爸爸妈妈真情演出,我也只得敷衍。

    “伯父”与“伯母”让我过年去他们家,我含含糊糊支吾一通。

    好不容易将二老送上火车,我们原地(的士)返回。

    直奔京华大酒店。

    我的书包还在那儿呢。

    进了屋,雏妓感动地抱住我,连连道多谢你。多谢你了。

    我说一点小事,不用谢了,对了,你爸爸妈妈不是说要看你的工作单位吗?你后来怎么解决的?

    雏妓不在意地道:“早准备好了,我地顾客中有几个都是当老板的,跟他们说一声,在公司办公室里临时添一把椅子就行了。

    原来如此简单。

    雏妓道你不喜欢我,我可是很红的,生意火得很,大老板都喜欢我。

    我说你还是尽早收手吧,你答应过我的。

    雏妓道我知道了,对了,反正今天房租都已经付了,不用白不用,你去洗个热水澡吧。

    我有点犹豫,不过免费洗澡机会对我来说可是难得的,雏妓道:“你怕什么,你的那个我又不是没看到过。”我想想也是,于是脱了衣服去淋浴了。

    等我出来,衣服却不见了,雏妓已经慵懒地躺在被窝里,我大窘,道:“你把我的衣服藏到那儿去了?快还我。”

    雏妓万种风情道:“我要你衣服干什么?我是怕你冷,帮你捂捂暖和。”

    我没奈何走近雏妓道:“好了,别闹了,我你的忙也帮过了,快把衣服给我吧。”

    正说着,却见雏妓却狡黠地看着我,我刚省悟过来已经来不及了,被雏妓抓着手猛地一拉,便一跤跌倒在她怀里。

    刚要挣扎起来,却听雏妓在我耳边说道:“哥哥,外面冷,被窝中暖和暖和吧。”

    糊里糊涂进了被窝,雏妓一把抱住我,两个人赤裸身体一接触,顿时欲火中烧,雏妓捏着我的小弟弟一阵乱搓,顿时一柱擎天,雏妓就在我耳边道:“你喜欢在上边呢,还是在下边?”

    我猛地清醒过来,我已经有了童思诗,怎么可以……

    于是道:“放开我,我有女朋友地。”说着挣扎着想爬起来。

    雏妓死死搂着我的脖子不放道:“我知道你有女朋友啊,可是你帮了我那么多,我还没有报答过你呢,要没有你,我现在连骨灰都没有了。”

    我连忙道:“你要报答我,就放开我,今后不要再做这事了。”

    雏妓叹了一口气道好吧,我知道你嫌我脏,这样吧,你这样忍着也很难受,我帮你吸出来吧。说着就钻到被窝中去。

    我大骇,刚要说不,小弟弟已经被雏妓一口深深含入口中,舌头几下一转,我顿时浑身颤簌,身体一阵阵上挺……

    尽管我拼命忍住,可是禁不住雏妓顽强套吸,坚持了几十个会合,终于一泻如注,我是万分窘迫,雏妓却毫不在意,吞尽液体,才帮我舔净小弟弟,爬上来道:“好多啊。”

    我是实在尴尬与窘迫,连忙起身想穿衣逃之夭夭。

    雏妓起先死死不放,后来见我执意要走,也就将衣服还了我。

    我慌慌张张穿好衣服,刚要走,却碰到口袋里硬邦邦的,摸出来一看,又是大骇!

    原来那是一叠钱,新地,一百元一张,一数,刚好一千元。

    我连忙将钱还给雏妓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雏妓说没什么意思,这是答谢你的。

    我怒道:“你把我当什么了?鸭子?”按理我是应该将钱摔到她脸上去地,就像很多电影中放地那样,可是我这人心地善良,不好意思当场撕破脸,便将那钱放在雏妓前面被子上道:“我帮你是应该的,也是为了我地良心,这钱我不能收。”

    说罢拔腿就走。唯恐雏妓追来。

    谁知雏妓真的追来了,只见她一个鲤鱼打挺从床上跃起,光着身子与脚,拼命朝我扑来,我刚走到门边拉开门,却被她一下子顶上,说哥哥慢走,我还有话。

    我道有什么话你就快说。

    雏妓楚楚可怜道:“你看我这么冷,让我回到床上去吧。”

    我没奈何道,好吧,不要再耍花样。

    雏妓道那你抱我。

    我火道:“你自己没有脚啊。”说罢径自走到床前坐下。

    那雏妓却也不生气,走到我面前道:“哥,你听我说,要没你,我早死了,这一千块钱不是谢你的,只是利息,你不要嫌少,将来我一定会报答你的。你记得我说过,我一定会报答你的话吗?”

    我道:“那是过去的事,我救你不是要为了报答。”

    雏妓道我知道你不是,可是我要报答啊,要不我岂不成了忘恩负义的小人了?

    我有点感动,她虽然做了雏妓,可是,依然知道礼义廉耻,可不少贪官,虽然道貌岸然,心底里却比谁都肮脏。

    于是道:“你的心意我心领了,可是这钱我真的不能收,天冷,你还是赶紧回到被窝中去吧,看冻坏了。”

    雏妓说我不冷,你要是不收下这钱,今天晚上我就这样跟着你,到你屋外跪着,直到你收下为止---即使冻死也没关系,反正我这条命是你救的,就还了你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