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第二部《激情岁月》第一卷 悠悠我心 一百零六、暴利、一百零七、去见林羽思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一百零六、暴利

    被雏妓这么一说,我真是进退两难。///www.99zw.cn///

    我说你这样就是陷我与不义了,我帮助你是为了自己的良心,现在我收了你的钱,我良心还能安稳吗?

    心里说,我怎么能用你卖笑得来的钱呢?

    雏妓想了想,道,这不是我的钱,而是你的钱。

    我说我来的时候口袋里明明没有钱,怎么会是我的呢?

    雏妓笑了,道,这是你当初借我做生意的钱,现在我赚了,这是利润。

    我大汗,狂汗,暴汗。

    没有成吉思汗。

    这这这,我是看她可怜才给她的钱,怎么成了与她合伙做生意的钱?再说,她做的是什么生意?是皮肉生意,我是合伙人,那我成了什么人了?妓院老板?那万一雏妓被抓,我岂不要负责?

    雏妓道我是说认真的,要是没有你的钱做本钱,我早饿死了,怎么可能赚钱呢?

    我连连道你做生意与我无关,我那钱是帮助你度过难关的。

    雏妓道,我做生意遇上难关,可不就是你的钱帮我度过的,这不是帮我做生意吗?帮我做生意赚了钱,我不得分你利润吗?再说,我得的是大头,你得的是小头而已。

    我想想再这样绕下去,绕到天亮也出不来了,于是道:“好好好,那这样,我那两百多块钱算是借你的,现在我加倍取还,这总行了吧。”

    于是一把拿过雏妓手里的钱(差点碰到了她的奶子)。数了一半往口袋中一塞,其余的扔在床上道:“好了,我与你两清了。从此之后,你再也不欠我什么了。我们之间也没有什么关系了。”

    说罢转身要走。

    却听雏妓在身后叫道:“哥,等一等。”

    我转身过去,却见雏妓浑身赤裸,对我说道:“不管怎么样,我永远把你当我地哥哥。我的命是你给的,我这辈子一定要千百倍地报答你,现在,你先受我一拜。”

    说着便双膝扑通着地,咚咚咚一连磕了三个响头。

    我心中大骇,连忙去扶已经来不及了,又怕再次被雏妓纠缠,只得说好吧,你我两清了。我可走了啊,就慌忙开门,夹着尾巴逃走了。

    我惶惶不安地逃出京华大酒店。回到家,兀自惊魂未定。这种麻烦事。以后还是尽量少惹为好。

    不过,给人家时不到二百五十元。回来时五百,白吃了两顿酒席,白洗了一个澡,想想还是挺划算地。

    我本来还有七八百积蓄,这几个月陆陆续续又硬塞给了菲菲两百,眼看见少,这样一来,又上千了,心中稍安。

    不过,还是要想办法赚钱。第二天是周五,童思诗破天荒来到我家。

    她一来,查铁丽就要走。

    原来,因为周六与周日我与童思诗在一起,查铁丽不好意思来打扰,所以往往在平时来问些问题,今天刚巧给童思诗碰上。

    童思诗和颜悦色道:“没关系没关系,你有问题尽管问,我没事。”

    查铁丽道,也没有什么大问题,已经解决了,快十点了,我回家了。

    查铁丽走后,童思诗便问我道:“星羽,昨晚你怎么没有来晚自修?”

    我见童思诗来,知道多半是为了昨晚的事,雏妓之事当然肯定不能说,说也说不清楚,于是便编了一个谎话,她一问,我便回忆谎话,道我昨天有点头痛,所以下午向班主任请了个假,休息了一个晚上。

    童思诗见我两眼上翻,知道我不是编造而是在回忆,所以信以为真,关切道:“那你现在怎么样?是不是用脑过度?”

    说着就来摸我地头。

    我说大概是吧,休息了一个晚上,已经好了。

    童思诗道那你明天不要来我家了,好好休息。

    我急道:“那怎么行?我已经一周没有跟你在一起了。”

    童思诗嗔道:“你就是一天到晚想着那事,小心搞垮身体。”

    我讪笑着道:“有你这么疼我的老婆,没事的。”

    童思诗脸一板道:“谁是你老婆?不害臊!”

    我连忙更正道:是准老婆,准老婆。童思诗这才笑了,道:“我走了。”

    我拉住童思诗道:“今天已经来了,就别走了吧。”

    童思诗说不行,可是挣不脱我的手,只好长叹一声道:“你真是我的冤家,前世欠你地。”

    我笑道,你本来就前世欠我,要不,我们怎么会成为冤家----不,亲家呢。

    童思诗将头抵在我胸前,连连喊着“没羞、没羞、没羞”,将我推进屋去。

    第二天是周六,这一周轮到去童思诗家住。

    童思诗说这一周就不要写文章了,最近你好像身体有所不支,好好休息吧。我说谁身体不支了,昨晚要不是你不肯……

    童思诗在我额头上一指道:“别逞能了,我要的是能一辈子陪伴我的星羽,而不是匹夫之勇的星羽。”

    我呵呵憨笑。

    童思诗说跟你说正事,林羽思那儿你什么时候去?

    我道你不是去过了吗?不是一样的吗?童思诗说傻瓜,这种事是不能由别人代劳地。你一定要去林羽思那儿一次。而且越早越好。

    我道我不敢,要不你再替我去一次。

    童思诗怒道她是你的林羽思,我已经帮你去过一次了。但是选择要你来做出,你要是一味逃避。就永远不会长大成人!

    我嚅嚅道好吧,明天晚上就去。童思诗这才转怒为喜,抱着我亲了个道:“这才是我想看到的星羽。”

    一百零七、去见林羽思

    本来应该早就跟林羽思好好谈一次地,可是因为我这人粘乎点,所以迟迟下不了决心。自从童思诗与林羽思长谈后。我就非常害怕遇见林羽思。

    我知道林羽思确实对我非常真心,可是我已经有了童思诗,只可惜我这人不能劈成几份。但是,辜负了林羽思地这份真情,还是让我很没面子去见她。

    但是该见地总是要见的,所以,周日晚上,在童思诗地再三催促下,我还是去了林羽思家。

    林羽思父母见了我。说不上是惊喜还是难过。只是说羽思在自己屋里整理东西呢,你去看看她吧。说着长叹着进了自己的房子。

    我推开林羽思地房门,却见里面已经大变样了。林羽思地东西。大多已经大包小包地捆扎起来,比较精细的。一看就知道是要随身带往美国地。还有那些乐器,原来是在杨柳青屋里的。杨柳青说过,林羽思父亲不让林羽思在这上面花费太多功夫,所以都送到新市寄存在杨柳青屋里,现在也都取了回来,看来是要带到美国去。至于那些大纸板箱,则很明显是打算留下来的。

    林羽思见我到来,几分惊喜,几分忧伤,只淡淡道:“你来了。”

    事情已经这样,两个人之间,竟然平添几分拘束,几分生疏。

    我神情黯然道:“你要走了吗?为什么这么快?”

    林羽思点点头道是的,现在就等签证了,估计马上就能办下来,美国佬其实也是讲人际关系的,我伯父在上海领事馆托了熟人。

    我虽然知道林羽思要走,但也没想到就在眼前,以为多少还要过一段日子的,现在一听,真是无限伤感,无限惆怅,我冰清玉洁的梦中情人林羽思,古典优雅地东方美人林羽思,就要飞往美国了,也许她到那里,再也不会回来,而且,会与一个金发碧眼的高鼻子洋人结婚,想到这里,我心如刀绞,肝肠寸断。

    林羽思关切地道:“星羽,你怎么了,不要紧吧。”

    我挤出一丝惨笑道:“不要紧,没关系,一会儿就好了。”

    林羽思把我扶到床上坐下,道:“星羽,你平时也要注意身体,不要太辛苦了,你的前程远大,不要早早搞坏了身体,还有,还有……”

    她沉默了一会儿,下决心道:“你地性生活也要有节制,听童思诗说,你每个晚上都是没完没了,是童思诗好不容易才把你限制在四次,这样不太好,现在你们只是一周过一个晚上,最多周日晚上分手前加点点心,可是你们今后要住在一起,长此以往,非把身体搞垮了不可,千万注意。”林羽思像个大姐姐般说着,我不好意思道:“知道了。”

    林羽思又叮嘱道:“你的天性,比较崇尚自由,这与你看了比较多地中外名著有关,不过注意,现在毕竟你在国内,还是尽量随大流,不要孤芳自赏,将来,等我在国外立住了脚,你要是觉得国内环境不适合你,可以跟童思诗一起来找我。”她特别强调与童思诗一起,以表示她没有别地意思。

    我哽咽道好的,林羽思。

    林羽思再特别叮嘱道:“还有,因为你地容貌清秀,气质脱俗,谈吐幽默,才华又如此横溢,在同龄男孩子中确实鹤立鸡群,我不担心你会成为江淹第二,担心的是,你无论走到哪里,身边都必然会招引一大群女孩子,而你又不善于拒绝别人,最后搞得自己焦头烂额,所以,过去虽然不能怪你,但现在你已经有了童思诗,那就再不要到处留情了,要知道,身边女孩子太多不是一件好事。虽然那些女孩子都很优秀,可溺水三千,你只能饮一瓢啊。”

    我热泪盈眶道我一定会记住的,林羽思。

    林羽思最后说:“童思诗是个好女孩,她会辅助你事业成功的,你也要多多包容她,女孩子,有时要多哄哄,有时要迁就一点,我也已经跟童思诗谈过了,她当然也会让着你的,希望你们能够互相帮助,生活幸福美满,这就是我最大的心愿了。”

    “林羽思,姐姐,”我唏嘘着不能自已,倒在她的怀里。

    林羽思拍着我,柔声道:“好了好了,别哭了,我是去美国,不是去火星,又不是不回来了,我会争取让我伯伯到国内开拓业务,那时我们不是又能见面了?”

    我呜咽地说道:“可是我会很想你的。”

    林羽思道:“我也会想你,想那些我们一起度过的好时光……”

    说着说着,她没有声音了。

    我猛抬头一看,林羽思正在止不住地流泪呢。

    两人执手,静静相看泪眼。他日酒醒何处,只恐是,曼哈顿,十里洋街了吧?

    人生就是这样,当你得到了什么的时候,一定会伴随着失去些什么。

    我们就这样握着手痴痴地看着,很久很久。

    隔壁房内,电视机不知何时已经关了,林羽思父母想必也已经睡了吧。

    林羽思猛然惊醒过来,拿出手绢替两人拭去泪水,然后道:“我有东西送你。”

    我的心狂跳起来。

    林羽思要送我什么?不会是她的内衣内裤吧?

    当然,我是绝对不会去想林羽思将女孩子最宝贵的东西送给我这样的歪念头的。

    林羽思走到桌子前,开了锁,拉开抽屉,拿出什么道:“这个送给你,做个留念吧。”

    我如获至宝般双手去迎,那是一个别的什么商品的精致包装盒,接到手甚轻,不知里面是什么东西,不过既然是林羽思给我的纪念品,肯定是世界上十分希罕的东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