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第二部《激情岁月》第一卷 悠悠我心 一百零八——一百一十裸体画像、冰肌雪肤、天作之合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一百零八、裸体画像

    既然是林羽思给我的纪念品,肯定是世界上十分希罕的东西。///www.99zw.cn///

    我抑止不住心里激动,就想打开盖子看看里面装的是什么,林羽思一把按住我的手道:“现在不能看,回到家里再看吧。”

    林羽思这么说,我心情再急切也没有办法了。

    于是道林羽思我走了。林羽思无限留恋却又决然地道:“好吧,刚才对你说的话你可要记住。”

    我有点哽咽,却又不想让林羽思看到,所以只是简单地道:“好的,你到美国也要小心,听说美国治安很不好。”

    林羽思轻笑道没有的事,美国人家里连围墙都没有,更不用说防盗门了,我大伯那个街区,很少出事,你知道我们镇一年多少案子吗?还不说更多的案子根本就不立案的,所以你尽管放心。

    我原来对美国的认识都来源于报纸,当然不知道实际情况,所以也不好说,只好道:“那你去了多写信。”

    林羽思说好的。

    我道那我走了。林羽思点点头。

    我说出门在外,要多穿衣服,纽约比我们这儿冷。这我倒没有说错,美国的总体纬度虽然与我们中国差不太多,不过纽约位于美国东北部,应该比我们中国南方冷吧。

    林羽思说我记住了。

    我道那我走了。林羽思点点头。

    我说你去美国,不要太拼命了,听说那儿生活节奏很快,你身体单薄,所以你一定要注意。

    林羽思颔首说我一定注意。

    我道那我真的走了。

    林羽思点点头。好像有什么话,但终于没有说出来。

    我又想起什么,道:“对了。还有一件事,人到外乡去。很可能水土不服,有个土办法,你搞一点我们这儿的井底泥,带到美国,万一水土不服。你拿一点泡茶喝了就没事了。”

    林羽思也有点哽咽说好的星羽。

    我还想说什么,但是热泪直在我眼中打转,我说不下去了,看看林羽思也眼睛红红的,我忽然向林羽思深深鞠了一个恭,逃也似地离开了林家。

    我不敢回头。回到家,直奔自己房间,第一个事情就是打开纸盒。

    上面是一张白纸,拿起一看。心儿怦怦直跳。

    原来是一幅我的头像素描,线条极少,却将我画的极其逼真。尤其是我那副与人争论如决斗般地倔强神情。还是林羽思了解我啊,很多人以为我是个软蛋。毫无性格。我没想到林羽思居然会画画。看这素描就显示出她地功底深厚。

    下面却空着一大块,估计原来还是为了填诗词赋文所用。不知怎么却没写,只龙飞凤舞地写着四个中字(不是大字),望君珍重。

    想来林羽思的千言万语,都凝聚在这四个字上,所以我看来特别有感情。

    不过我也来不及多想,还有下面呢。

    下面却是一块白色地绸缎一类质地的丝织品,却从里面透出点颜色来。

    我急不可耐地抖开来一看,几乎立马窒息!

    因为里面是一幅油画。

    这不单是油画,而且是一幅林羽思的自画像!

    这不光是一幅林羽思的自画像,而且是一幅林羽思的裸体画像!!!画中人真是此女只合天上有,那飘逸地神韵,那无瑕的胴体,让任何一个凡夫俗子都只要看一眼就毕生无法忘怀!

    这油画本该用专用的厚实画布,可是林羽思竟然将其画在柔若无骨的丝绸上,难度可想而知,可是,林羽思这般超凡脱俗不入红尘的女子,非以丝绸来承载不能显示其冰清玉洁于万一!

    下面还有一行诗词,细看却是上次她在乾元山上要我背诵的苏轼《水调歌头.明月几时有》中的一句:但愿人长久。

    林羽思!

    我最最崇拜,最最依恋的林羽思,她就要走了!

    她要走了,去美国,去那水泥丛林的大都市了,将来,也许会嫁一个高鼻子蓝眼睛地洋人,我再也见不到她了!

    尽管我早就知道林羽思要走,但一直心存幻想,以为这只是一个梦,梦醒了林羽思还是在我身边,现在我才真正的意识到,林羽思真的要走了。

    林羽思这么矜持地女孩,不是要走,她决不会向我吐露她心中的情感地。

    我心中一时大恸,只觉得自己地心片片破碎,再被丢在地上,被命运那残忍的脚使劲碾压……

    泪水像断线珍珠般一串串掉下来,我连忙将画布拿远点。

    依然死死地盯着画中地林羽思,其实我什么都看不见了。.不知过了多久,却听有人摇着我的肩头叫道:“星羽,星羽!”

    我定睛一看,却是童思诗。

    童思诗有我们家钥匙,不过刚才我进来时心情起太急切,没有关门,所以她不用开锁就进来了。想必是她看我去林羽思家不放心,所以特地跑来看我。

    于是哽咽道:“思诗,林羽思要走了,真的要走了。”

    说罢,将头埋入童思诗胸前大哭起来。

    童思诗摸着我的头发。轻柔地道:“不哭不哭,没关系的,林羽思还没有走呢。”

    我依然唏嘘不已。妈在门上敲了两下道:“星羽。星羽。”

    童思诗高声应道:“妈,没事的。星羽做了个梦。”

    妈一听童思诗在,便“哦”了一声回屋去了。

    已经这么晚了,又是这么冷地天,她老人家居然同周公暂别,从床上爬起来。也真是难得。

    一百零九、冰肌雪肤

    被我妈这么一闹,我收敛了一点,童思诗这才打来热水,为我洗脸洗脚(这是童思诗第一次为我洗脚),一边对我道:“明天还要读书呢,早点睡吧。”

    我哽咽道:“我要你陪我。”

    童思诗叹气道:“好的,我陪你。说罢,泡来热水袋,像哄小孩子一样将我哄上床去。

    然后将那两付画小心折好交给我道:“你的宝贝。放好了。”

    我这才破涕为笑,将画小心翼翼地放在枕边。

    童思诗很快地脱光了衣服钻进被窝来,并在我耳边低低说了一句:“今天晚上我就陪你玩吧。也可以给你点安慰,是吧?我大羞。钻进被窝。将头深深埋到童思诗白璧无瑕的胸脯上去。

    早上醒来,童思诗已经走了。

    桌上留着一张纸。上面写道:“我先走了,你昨天晚上玩得太累了,所以我看你睡得那么香就没有叫你,我会跟老师请假说你头痛地,你不论何时起来都不要太急,早饭一定要吃,然后再来学校。你的思诗。”

    我这才稍稍放心,一看时间已经九点多了,反正已经迟到了,所以也不太急,处理完所有个人事务,才出门上车去学校。

    这日无话,后来碰到班主任,问起我我的头痛怎么样了,我差不多已经忘了,幸好反应快才搪塞过去。班主任关切道你要注意身体,不要用脑过度了,要多休息,我唯诺不提。

    林羽思要走的事情总是紧紧抓住我的心,让我一点都透不过气来,虽然有童思诗多方劝解,我心依然痛苦不已。

    过了几天,中午童思诗走过我桌前时丢给我一个纸条,我拿到天台上展开一看,却是如下几个字:“今天晚自修过后,在祝雅亮家见。”

    我好生奇怪。

    我与童思诗也做了十几年“夫妻”了,真正成为情侣也这么久了,双方家庭也都认可了,双方来去自由没有什么不便,怎么突然要到祝雅亮家见面?不会有什么大事吧?难道童思诗见我割舍不下林羽思,要与我分手将我让给对方?要是这样地话……我心中也是十分矛盾的,毕竟童思诗与我有这么多年的感情与肌肤相亲。

    满怀狐疑地熬到晚自修下课,骑上车刚要走,却又被班主任叫住,问我有关写入团申请的事,我性急,便道:“我考虑考虑再说。”班主任却不依不饶,纠缠了好一阵子才脱身。

    我驱车直奔祝雅亮家,急急三步并做两步上了三楼,祝雅亮家门与灯都开着,想必童思诗已经先到了。

    于是进屋关门,然后一边叫着童思诗,一边走进祝雅亮卧室中去。

    床上坐着一个我熟悉的身影,我呆了一呆,那女孩朝我转过身来,我脱口而出:“林,林羽思,怎么会是你?”

    林羽思满脸羞却,还没有开口早已飞红了脸,深深埋下头去。

    我有点明白了,原来一切都是童思诗安排的。

    这童思诗,原来这么小气,可是在林羽思这件事情上,却是那么大度,大度得让人感动。可是,她却不知道,我对林羽思的这种感情,并不是肉欲。而是类似柏拉图的精神之恋,没有或者很少掺杂肉体之欲的。现在她把我与林羽思掺合到一起,岂非玷污了我们这种纯洁地感情了吗?

    再说。我这人又不是什么正人君子,万一我忍不住心中地邪念与体内的冲动。亵渎了林羽思,我岂不是要抱憾终身!

    想到此,我转身就往外走。

    林羽思在我身后轻轻说道:“出不去了,门已经锁上了。”

    我心中“咯噔”一下,穿过天桥走到外屋。一拉门,果然被人用钥匙从外面锁上了。

    这才心情复杂地回到祝雅亮房间,其实我也不知道自己是希望门锁上还是没有被锁。

    林羽思还是低头坐在床沿上,我忍不住冲动就走到她面前,将她地头紧紧搂着,好一会,才稍稍放开,用五指梳理着她秀丽地长发。

    两个人好久都没有说话。我很害怕,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后来林羽思下决心道:“你要我们就这样坐一晚上吗?”

    我心中一阵悸动。好一会才抑制住狂跳地心道:“我,我不知道。”

    林羽思轻轻叹了一口气道:“星羽,你这人平时胆子很大。可是碰到女孩子就变得这么怯懦,真是看不懂你啊。”

    我嚅嚅地说不出话来。

    林羽思轻轻道:“我们上床吧。”

    我用低得几乎听不见地耳语道:“好的。”

    我确实非常紧张。紧张得连衣服都几乎脱不下来。

    除了那次喝醉酒与莫干湖混居外。我还没有与林羽思同床共眠过。

    虽然我也曾经跟很多女孩一起睡过,至少已经五个了吧。假如不算林羽思地话,甚至还发生过很多不可告人的事情,这可是林羽思,是我视为天人,超尘脱俗的林羽思!

    我,我这么做,对吗?我问自己。

    我也不知道。

    胡思乱想着,不知何时,我已经进了祝雅亮地现在已经变成是林羽思的被窝,灯也关了。

    林羽思只穿着内衣与短裤,露出雪白修长的大腿和浑圆盈润的踝骨,一触便让人酥麻,我心儿狂跳不已,手却慢了半拍。

    要是换了别人,我人没躺好,这爪子早已揪住对方的奶子搓揉要紧了。

    可是现在,我不敢造次,先将两只冰爪放在大腿中间捂热了再说。

    林羽思却很轻柔的牵起了我的手,放在她的胸脯上。

    不知何时,她已经将胸罩扣子解开了。

    我的爪子真地是冰凉冰凉的,一碰到林羽思的身上,林羽思顿时一阵猛烈颤抖。

    一百一十、天作之合

    我慢慢地,非常轻柔的抚摸着林羽思雪白地胸部。

    林羽思地胸部不像祝雅亮、姐姐、顾晓菲、刘婷婷、彩云如月她们那样奶子比较大,和童思诗属于一个类型,摸上去正好盈盈一握,奶头非常小,摸起来让人几乎忘记世界上所有的事物,仿佛自己是在做一件十分神圣地事情。

    因为我向来对林羽思十分敬畏,而林羽思又非常矜持,因此我真正有机会接触到林羽思这完美胸部的机会极少,像摸奶弄那样众目睽睽之下,得到的更是只有一种心理满足感,手感如何几乎想不起来。

    当然,对我来说,比摸胸脯更让我心动的当然是吃,吃奶了,不过那都是别的女生的奶。

    吃林羽思的,我不敢,不光不敢,连想都没有想过。所以,那晚喝醉酒醉卧林家,也只是不自觉的摸着林羽思的奶,而没有动用我这张贪婪的嘴巴。

    而这一次,是我与林羽思交往以来最最亲密的一次。

    现在我的手暖和起来了,乘机在林羽思的小小山峰上慢慢移动,摩挲、捏弄、搓揉,将林羽思那粉红色的小小奶头搞得坚硬无比。

    林羽思起先一直坚忍着,把头埋在被窝中不敢露出来,这时,也忍不住伸出来大口喘气,并发出微微娇嘤声。

    我很想将头钻到被窝中,好好吮吸一下林羽思的奶,但终究不敢。林羽思到底是淑女,竟然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办,我却是有贼心没贼胆。再说,想到林羽思就要去美国了。我总不能就这样把她搞了又不管吧?当然,我可以对林羽思说,你不要走了,留下来吧,林羽思一定会肯的。可是,可是以后又该怎么办?让林羽思当小老婆,法律不允许,也对不起林羽思,可要童思诗走我又万万不愿意,唉,我真想立刻就拿把刀来将自己劈成几块。

    这时,我的双手在林羽思胸前动作越来越快,不停的揉捏使得从来没有如此被玩弄过地林羽思呼吸越来越急促。不自觉的闭起了双眼,身子一阵一阵坚挺。

    突然,我感到林羽思的小手碰到了我地小弟弟。像落水人碰到一根救命稻草般立刻不自觉地一把将它攥住,说也奇怪。因为我在这以前心中的感觉一直比较纯洁。所以小弟弟也相当安分,以为用不着它站岗。谁知这时被林羽思一抓一捏,顿时火山喷发,一下子树立起来。

    我满脸通红,心想这回难堪了,幸好黑暗中林羽思看不见。

    林羽思在我裤衩外摸了一会儿,犹豫地将手伸进我地裤衩中去,轻轻把玩起我的小弟弟来,按我的本意,是应该阻止林羽思的动作的,不知怎么没忍住,反而抬高臀部,脱下了自己地裤衩以方便林羽思动作。

    林羽思也不太懂男女之事,手也是胡乱摸着,我现在心中渐渐升起欲火,双手开始疯狂,林羽思哪里经受得住,开始呻吟起来,并用双手狂乱地搓揉着我的小弟弟,并下意识地将其往自己大腿间牵引。我绝望而半心半意地抵抗着林羽思地动作,其实心里很希望林羽思再用力些,可是林羽思琵琶遮面,欲牵还羞,我口里说不要,手早配合她,将她的裤衩褪下一点点。

    林羽思知道我的心思,急急将裤衩脱了,手托着我的臀部,往她那一边推压。

    我还是不肯立刻就范,将嘴凑到林羽思耳边道:“林羽思,我不能,林羽思,我……”

    林羽思一下转头过来,用她温热的樱桃小嘴将我的嘴紧紧堵住!

    我已经失去了唯一与心不一致动作的器官,哪里还顾得上其它,面对如此裸露的性感胴体,我所有地理智都已经失去,只有无数狂乱的念头在心头飞舞,我终于按捺不住,爬上林羽思雪白的娇躯上去。

    林羽思身材瘦削修长,柔若无骨,我刚把手从林羽思项下穿过去,将她微微抱起,心中忽然起了一股强烈地犯罪感。

    我星羽何德何能,可以拥有这么天仙般的女孩!

    我口中喃喃说着“不不不,”就想翻身下来。

    林羽思两条雪白地胳膊温柔地将我抱住,在我耳边悄悄道:“星羽,你可以地,我是你的……”

    其实我心中想从林羽思身上下来与进一步所有动作地欲望差不多一样强烈,林羽思这非常轻然而极其坚定的一句话立刻起了决定性的作用。

    林羽思手忙脚乱地摸索着我的小弟弟,将它慢慢对准目标……

    林羽思动作生疏,但却非常坚定,我的小弟弟在她的导引下终于有了方向。

    我知道女孩子第一次一定是很痛苦的,特别是我的小弟弟与别人相比稍稍偏大,因此我用手臂支撑着自己,非常非常缓慢而温柔地渐渐进入林羽思的身体中去。林羽思的身体就像花瓣一般次第打开……

    我继续缓慢推进。林羽思很轻地一声娇嘤,上身与脚都抬了起来,然后又酥软在床上。

    这时,我脑中忽然浮现出“花开堪折直需折”的诗句,心中充满无限的柔情。

    我极其温柔地与林羽思作着爱,一边吻着她的耳垂。心里说着,林羽思,我的最爱。

    林羽思双眼紧闭,脸上洋溢着十分欣慰的神情。

    终于,我将全部的爱都倾注到林羽思身体中去。

    林羽思却不让我下来。

    她用两条腿紧紧盘住我的身体,仿佛藤蔓紧紧拥抱缠绕着树木。

    后来,我渐渐过了不应期,又开始坚挺起来。于是比刚才还要轻柔地动作着,一边在林羽思耳边说:“羽思,不走了,留下来陪我,好吗?”

    林羽思吻了我一下,没说话,双手紧紧抱着我的臀部,身体微微动着配合着我。

    这一次,我们做爱做了很久很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