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青春艳曲 第二部《激情岁月》第一卷 悠悠我心 一百十一——一百十三第一卷完、发财故事、人在中学、悠悠我心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一百十一、发财故事

    这一次,我们做爱做了很久很久。///www.99zw.cn///

    整整一个晚上,我都没有入睡。

    我觉得,这一切似乎都不像是真的,仿佛不过是一个梦幻,只要我一睡去,醒来便人事全非。

    我不时摸一摸身边的人儿,问自己,这是真的吗?这是我的林羽思吗?

    我紧紧抓着林羽思,生怕我一松手,她就会飞入天庭,再也不会回来。

    林羽思轻轻拍着我,不时地在我耳边道:“星羽,时间不早了,该睡了。”

    我说我不敢睡,因为当我醒来,我们就要分开了。你就让我多看你一眼吧。

    林羽思长叹一声道:“既然这样,我们就做彻夜之谈吧。”

    我高兴地要爬起来,却被林羽思抱住道:“别动,就这样吧。”

    我躺在林羽思洁白的酥胸上面,仰视着林羽思的双眸。

    黑暗中,林羽思的双眸闪闪发光。

    当你和一个人谈心谈到天亮时,你一定会发现,她就是你梦寐以求的知音。我觉得,这一夜从林羽思那里学到的知识与做人的道理,比以前的总和还多。怪不得古人有“与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的俗语呢。

    我与林羽思的话怎么也说不完啊。

    不知过了多久,窗子终于发白了。

    我这才与林羽思相拥着沉沉睡去。

    我醒来时,林羽思已经走了---不是我老是这么重复这种套路,我一醒,佳人便已经离开,实在是我太累了。一沾枕头就很难被惊醒。我好像真的是做了一个梦,醒来时,佳人已经悄然无踪。

    只有被我压在身下的那一方白纱巾上那鲜艳的红色梅花。才告诉我,我们确实度过了一个难忘的夜晚。

    我捧着这方纱巾。泪眼婆娑,喃喃地叫了一声:“羽思……”

    林羽思这一走,不知何时才能再见。

    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

    这一年下半年。中国股市开始成为千家万户地饭余茶后谈资,因为这一年上海证券交易所宣告成立,从此,中国股市的走势犹如坐上了火箭,直冲云霄。

    于是,各种各样的神奇得令人难以置信地故事也开始流传。

    不过说也奇怪,原来那些买过浙江凤凰股票的平时都并不隐瞒,说自己是买点股票玩玩地,这时却偷偷摸摸。十分隐晦地跑去将股票或高或低地抛出变成现钱,然后在或者存入银行,或者购买新房新家用电器的同时。却都矢口否认自己买过这只股票了,而以前说的只不过是玩笑锁已。

    好像从股市中发财是一种见不得人的事情一样。

    却说当时言之凿凿地流传着这么一个故事。据说有个富阳(杭州郊县)的农民因为房屋拆迁。补偿了十五万元钱,结果。亲戚朋友都来打这钱地主意,不到一个月,这笔当时的巨款就剩下五万了,而外面开口要借的却还有几十万,都是不好意思拒绝的主。

    一气之下,该农民就跑到杭州将钱存了,因为富阳属于杭州地区,有公交车直通,存到杭州人家比较难打主意。

    这样一存就是三年,这一天,农民打算做生意,便到杭州取钱,谁知一递上单子,银行人员便对他说,这不是银行存款单,而是股票收款凭证。农民听了半天没听懂,便问怎么回事,明明是这家银行存的钱,怎么就成什么股票收款凭证了?

    银行工作人员是个新手,进银行才两年,不知怎么回事,找来资深同事,那人是经手人,才告诉这位仁兄,当时他买的确实是银行代理发售的浙江兰溪凤凰集团公司公开发行的股票,因为他当时购买数量较多,银行并没有这么多股票,所以才给他开了收款凭证,谁知后来他一去没了音讯,股票也没有来拿,后来股票在上海证交所上市后,就将他购买的股票全部转入他地帐户了。

    这位仁兄道我不要什么股票,我只要我存进来的钱加利息就行了。

    银行工作人员哑然失笑道股票是不能退钱的,也没有利息,不过有红利,那位仁兄急了,道我不要股票,不要红利,我只要我地钱,我是在这家银行存的钱,我就要向你们要。银行工作人员告诉他,你发财了,你买了那么多股票,少说也有几十上百万了,那仁兄不相信,说你们别耍我,骗我离开.银行工作人员说不会地,我们派人陪你去吧,就在延安路二轻大厦下面。

    那仁兄到了那里,拿出单子,证券部工作人员一见大吃一惊,立刻请出经理,经理大吃第二惊,立刻将其请入嘉宾室,好烟好茶,仁兄道你们不用这个,我只要我地钱。经理道你放心,我们正在给你调钱呢。

    最后,两个大旅行包放在了仁兄的面前说这就是你地钱。

    仁兄道我不要零钱我要大钞。

    人家告诉他这就是大钞。仁兄心想人家一定是搞错了,他来的时候才一个小包,怎么可能成了两个大包呢?

    打开一看,差点晕了过去,连连嚷道你们不要冤枉我,我是来要我存的钱的,不是来抢银行的。

    大家笑曰没人说你抢银行,这就是你的钱,你地股票涨了。

    当时仁兄一共买了一百元一股的浙江凤凰股票五百股。现价是每股三千三百多元,五万元本钱,现在成了一百六十多万!

    当然。这么多钱,证券公司也不敢让他一个人拿回家了。特地派了防弹车敲锣打鼓将其送回家中。

    这种形形色色的故事版本甚多,流传甚广,虽然有添油加醋地,不过按照当事人原来的说法计算,我们镇上那些赶到杭州买进浙江凤凰股票后来抛出地。获利应该在三倍----三十五倍之间,那些买个一两万“玩玩”的,的确也都发了笔小财。

    一百十二、人在中学

    这个学期功课不算太紧张,不过我已经隐约露出吃力的迹象。

    并不是我不够聪明理解不了课本内容,毫不夸张地说,就是让我自学,我也不用太费力,可是我的记性十分不好,而按照我国地传统教育。需要死记硬背的地方甚多,这就苦了我了。

    首先是英语,老实说。我想不通为什么中国人要学蚯蚓般的英语而外国人不用学汉语,你想想。要是全世界的人都来学汉语。对着那方块字痛苦不堪那该能提高多少民族自豪感,趁那些老外都在将主要精力放在攻读汉语之时我们中国使劲追赶。到那时我们中国自立于世界民族之林还不跟玩儿似的。

    而现在,人家不用学汉语而我们却要学英语,学了十年英语(以中学六年、大学四年计算)到头来,英语水平还不如外国随便一个七岁小孩,这不是劳民伤财吗?何况再过几年,就连七岁小孩都比不了,只剩三岁了。

    而付出的代价又有多少呢?假设中国每个年龄段有三千万人口,单就一个年龄段来说,每人假如只读三年英语(初中),每天两小时,至少相当于三百亿小时,一小时一块钱的话,也就白白将三百亿人民币丢进水里,假如能将这时间功夫用于学习其它知识,那创造的财富就至少可以超过三千亿,这还不算学英语实在是一件非常摧残学生生理与心理健康的事情,至少,要是没有英语,每年自杀地学生一定会少很多。

    花了这么多代价学了三年英语,有什么用呢,对大多数人来说,最多也不过认识了字母的另外一种读法(汉语拼音字母已经学过了),会说个你好再见之类,而这些,你就是没学过英语也会说的。

    所以,我怀疑,中国之所以落后,都是英语闹地,是洋人让我们永久落后于他们而玩的一种阴谋(为什么?中国人聪明啊,看你这么笨,我真有点怀疑你不是中国人),好让我们将所有地聪明才智都用到死记硬背学了就忘地,人家七岁就普及了的知识中。当然,也不是所有人学了都忘地,可是你去调查一下就可以发现,那些学习成绩好的学生,从小学到大学,差不多有三分之一到一半的时间花在了学习英语上。鉴于如此,我建议国家教委严厉禁止所有中国人学英语,把所有精力集中到建设祖国上来----什么,那改革开放、学习外国先进技术、翻译怎么办?这你放心,我们中国人素有逆反心理,你不让他学,有些人就偏偏要学,而且学的还要好,中国人干什么事情都人多,君不见,连歌德巴赫猜想都有二十多万人在研究吗?所以不用担心,只要一万个里有一个学好了英语就足矣。

    除了英语以外,还有汉语,中国文化博大精深,可是留下来的精华与糟粕也博大精深,而且还在不断增加中、加速度增加中,爆炸式增加中,留给学生要背的东西也从字、词、句(写法、意思、用法)到篇(结构,段落大意,写作手法。中心思想等等等等)没有一样不要背,这一打开语文课本,老师便这个重要,那篇也不能忽视,从开始的朱自清的《荷塘月色》、鲁迅的《拿来主义》、恩格斯的《在马克思墓前的讲话》到最后王羲之的《兰亭集序》、陶渊明的《归去来兮辞》不知要背诵记忆多少东西,你想想,一个伟大的民族,既要学习世界上最难学习的语言汉语、又要学习对中国人来说更难学习的英语,你想让她不落后都困难了。

    除此之外。政治历史地理生物什么的,无一不要死记硬背,碰上一些死记硬背少点地课程数学物理化学。却又是铺天盖地的题海战术,公式、定理、推导。十多亿中国人,至少有五亿背着需要背诵的书山,在题海中游啊游啊,要游至少十六年才能到达彼岸,而那时。不知又有多少后继者还在海里挣命呢。

    当然有人说,学习,主要靠理解,理解个屁啊,默写单词,少一个字母都不行,中心思想,错一个词都不行,写汉字。更是错一个笔画都不行,还有那么多老师唯恐自己落后,每天给学生压那么多题目。你给我理解理解看?

    所以,其他中国人我不知道。反正我是被英语与文科死记硬背与理科地题海战术搞得痛苦不堪。甚至生出要退学的念头,多亏童思诗软语相劝。说星羽我知道你不喜欢这个,可是当今社会,你不学好这些知识,不进大学混张文凭是不行地,所以,咬咬牙坚持三年吧,进了大学就好了。

    面对如此美丽的女孩如此温柔的劝说,我还能怎么样呢?只好咬牙坚持吧,人家学习为了祖国,我是为了童思诗;人家学习幸福,我实在是痛苦不堪;人家每天在阳光下幸福成长,我是每天在黑暗中被童思诗拔着成长。

    不过幸好的是,现在童思诗为了鼓励我,每周限时喂奶,这样才使我一天又一天,一周复一周,一月再一月地坚持下去。

    有人说,中学生涯,是人生中最短但也是最精彩的;也有人说,中学生涯,能影响人,改变人地一生。许多人在这里跌倒、伤心过,许多人在这里开心、欢乐过,许多人在这里变好、变坏。

    在繁重的学业劳累之后,我时常会梦想不久的将来,我在象牙塔里的生活……

    一百十三、悠悠我心

    怀着自己的梦想,在苦难的学习生涯中,时间一天一天地悄悄流逝。

    大约在这一年的年底,也就是十二月份,我收到了《科幻世界》编辑部转来的某出版社的信函,说有意将我地《II号的悲剧》一文收入他们行将出版的《中国最新科幻小说选》,例行征求意见(想来也不会有人反对),我当然复信同意。

    不过,当时《科幻世界》在发表我地文章时,却将我的文章题目改成了《出气筒》,贴切倒是贴切了,可是太俗气了,所以我在信中说明,要求恢复原名。

    另外,《科幻世界》因为篇幅所限,当初在发表我文章时,排到最后一页结尾时已经排不下了,所以就将我最后一段也是最表现人性地一段删除了,降低了文章地思想与艺术水平,甚为遗憾。在后面的半独立章节中我将全文刊登。

    尽管这事又在我们学校与小镇上引起一阵小小轰动,但是广告效应大不如前,因为现在已经没有人对文学社感兴趣了,它只是一个摆设,我、林羽思、柯儿与刘婷婷都离开后,它也就失去了往日地辉煌,空留着一些旧文章旧照片,让人还能回想起它红火的美好时光。

    不过后来文学社成员中,还是出了几个摇笔杆子的,虽然不太红,不过也在县报或者别的什么地方过着吃笔头饭的生活。

    而广播站,那令人无忧无虑的日子,也一去不返了。现在想想,广播站其实是个很简陋的地方,里面不过是一台音响,几个麦克风,一个调音板,数团电线,如此而已,但却留给我难以忘记那“四人帮”共聚一堂,欢声笑语的日子,每每看到学校的照片,耳边,总会有淡淡的旋律在流淌……

    明天是周一,请大家编辑短信送至8828,为作品《青春艳曲》投票,为了将有限的钱用在刀刃上,请大家周一集中火力投票,越早越好(凌晨过十二点二十分就可以投。不过凌晨最好看看有没有换榜以免白投),争取一举上榜,周二周三就不用再投了。注意,只有移动用户才能投票。每部手机只能投三票,千万不要浪费。

    特别是看盗贴的书友,请拿起你的手机为青春投上宝贵一票表示支持。不必多投,只需参与。

    谢谢支持青春的书友们。

    到这一年地年末,我与众女孩的关系如下:

    童思诗。已经彻底敲定,每周周六晚上与周日白天必定一起过,周日晚上视情况,平时在学校,依然保持半地下的关系,因为我们并不招摇,而且依然是班里地学习尖子,可以成为早恋的正面光辉榜样,所以班主任虽然基本心里有数。但也眼开眼闭,没有过问。

    顾晓菲,还是每月来一次我家。不过避开童思诗,我并非没有对她动过歪念头。但菲菲实在可怜。我不忍心再去伤害她,也不能给她什么保证与位置。所以依然维持原状,菲菲依然很快乐与满足地扮演着乖乖小女人地角色,我每次都努力塞给她一些零用钱,她也每次推辞,当然,最后还是收下了。

    查铁丽,自从我与童思诗好上以后,她就只是那次与我过了一个晚上(前面已经写过),后来一直与我保持着不即不离的关系,平时她会来我家向我请教一些学习上的问题,我虽然对她的胸脯还有点垂涎,但是现在毕竟有了童思诗,所以没有进一步举动。

    姐姐那儿,自从那一次占有过后,我再也没有去过,其实是一直想去的,而且也答应了姐姐,可是我怕自己去了又控制不住欲望,非常矛盾,所以一拖再拖,一直没有成行。

    刘婷婷,她本来就不爱怎么说话,在校园中碰到过几次,她也就问问我现在好不好,童思诗怎么样,然后点点头告别。

    柯儿倒是热情不减,一再说让我将童思诗带来什么时候大家一起聚一聚说说话,我答应是答应了,不过觉得不太好与童思诗开口,这事也一直拖着。

    姐妹花差不多每两个月给我写一封信,我回一封,她们说在北京过得很好,学习也很好,生活也很好,老师、同学与学校对她们都很好,上次她们父母来看她们我为什么不一起去,让我不能忘了她们地约定,要是寒假有空就回来与我订婚,我只好敷衍过去,没有向她们透露与童思诗订婚的消息怕影响她们学习,我想她们寒假多半又回不来(现在她们已经是有点出头的舞蹈演员,虽然还没有红,但已经被很多编导看中了),以后时间长了会把我渐渐忘了的。彩云、如月与杨柳青没有联系过。

    另外,祝雅亮依然与陈参军过着快乐与无忧无虑的二人世界的小日子,雏妓一去便无消息。

    另外还有一个人,就是我的新同桌(当然现在已经不新了)何永莲,她依然保持者班级老三的位置,不过她这个人很怪,从来不向我借东西与讨教问题,因为她成绩虽然与我差不了多少,可是智力还是差一点的,因此有许多题目她硬是靠时间去解决,不像我,几乎没有什么题目能难倒我。可是,即使我早已经做完了作业而她还在伤脑筋,她也从来不会向我求教,甚至基本上不与我说话,就是说话了也不看着我,声音低得像蚊子一般,让人觉得她不过是自言自语。不过她地刻苦精神实在让我很感动,快嘴婆说她半夜还起来到寝室外面的走廊上就着昏黄的灯光看书。

    看到这里,有人也许会问,你好像还漏了一个重要地人啊,不错,是漏了一个,林羽思。

    林羽思的签证遇到一点小麻烦,不过后来很快解决了,所以,最后她还是走了,尽管我与童思诗一起找过她几次要她留下来,童思诗多次说要退出成全我与林羽思,但林羽思拒绝了,说只要心里想着对方,就是距离再远也是一样地,我怀念着那个晚上我与林羽思地故事,无限伤感,这个世界原本就是这么无奈的。

    林羽思走了,我地心仿佛也被带走了一半,不知道她何时能够再回来,也许,从此之后我只能与她梦里相会了。

    也许,我的心注定要在这个无奈而残酷的世界上,在这忧伤与残缺的生活中赤足流浪漂泊,我在路上遇到的每一朵花儿面前流连,我留恋着每一朵花儿的芬芳,到头来,却是心灵片片破碎,佳人天各一方。

    可是,我依然在往前走,在追求着生活里每一个美妙的事物,每一缕美好的情感,每一片美丽的风景。

    我心灵的赤足上,带着生命沿途花儿与泥土的芳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