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第二部《激情岁月》第二卷 淘金年代 一、渴望金钱、二、奶香诱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第二卷淘金年代

    一、渴望金钱

    时间过得很快,一转眼功夫,高一第一学年的期终考试到了。///www.99zw.cn///

    虽然我的记性不好,不过在童思诗软硬兼施威逼利诱日夜督促下,我最后总算还是背出了所有应该背的东西(实在是没有办法,为了吃上诱人的奶我也只得拼命了),尽管临考一些东东又临阵脱逃,不过不是还有分析法,排除法吗?(实在做不出就选C,英语老师常说的……)我的分析理解能力又是强项,因此失之东隅,收之桑榆,前面丢了分,后面加倍补回来,何况也有一些逃兵后来又奇迹般地赶在交卷之前回来接手自己的战斗岗位,因此让我的优势得以扩大,不但依然保持了年级第一的桂冠,而且还比第二名童思诗多了足足五分。童思诗比自己考了第一还开心。

    何永莲依然班级第三,在年级中排第七。

    查铁丽排在班级十七名,相当不容易了,得到了老师重点表扬,陈参军与祝雅亮的排名则基本不动。

    一年一度的寒假开始了。

    在过去一年中,我看着中国股市从默默无闻到异军突起,股票的价格更是大有升到月球上面去之势,看着金钱哗啦哗啦地涌动,真是羡慕之极,眼睛也就差没得红眼病了。

    原因在于,我太需要钱了。

    我那一千零一点积蓄,这几个月尽管我拼命节省零用钱,有时还蹭童思诗的早餐,不过来而不往非礼也,我也得回报吧。热恋之中花钱也不能太小气吧?加上硬塞给菲菲一些,我的积蓄以每个月一百元的速度在下降,只有出没有进。眼看寒假过后我又要给菲菲付学杂费,怎么不心急如焚?(尽管菲菲再三说不要。但我已经说好我帮她付,不要她再去做苦活了)

    再说,我总也得给童思诗买点什么礼物,一朵玫瑰都要好几块呢。俗话说坐吃山空,何况我只有不到一千块钱。

    不过。钱这个东西就是这样,你不需要它时根本不觉得它有什么好处值得你像追求妙龄少女一般拼命追求,等你需要它时,它就是破鞋都不见得来理会你这帅哥。

    另外,我看着我的同桌何永莲继续每日中午一两饭半碗青菜地生活时,觉得自己的生活这么奢侈简直是一种犯罪,恨不得能从自己的半斤饭里克扣下二两来接济这个可怜地女孩子,不过我知道每餐少吃二两饭省不了多少钱,童思诗也不会允许。而且还担心自己发育成小鸡爪子似的,这才作罢。

    虽然我依旧在写作,可是我发现。在中国,要想靠写作生活是多么困难。

    已经好几个月没有收到稿费了。

    《梦醒三只手》等一批文章投出去就像泥牛入海。

    我需要钱。需要大量地钱。而钱,就在我们现在渐渐越来越多地可以从电视、广播与报纸上看到的中国股市里涌动、涌动、没命地涌动。

    可是我拿不到。

    就其原因有几个方面。

    一个。股市是讲究以钱生钱的地方,而我,缺的就是本钱。

    第二,现在,已经有越来越多的人疯狂地想要进入股市这个击鼓传花地场所去抢钱,上半年中国股民还只能以千计,下半年就已经到了几万,并疯狂地向十万大关迈进。

    这种情况的直接后果,就是股票帐户开户人口剧增。人们通宵达旦地排队以得到一张去股市淘金的通行证,可是,原来股市的软硬件实在太落后了,很少的几个工作人员根本无法应付潮水般涌来的淘金者,所以,你就是有钱,想要进股市也是极其困难,而就在你为进入股市而努力的时候,股票们又不知经历了几个涨停板。也许,原来你的钞票可以买一千股某只股票,这时就只能买五百股了,正因为这样,人们才更疯狂,抓狂,癫狂。

    所以,即使我有钱,想要进入股市买到股票也是痴心妄想。

    第三,还有一个技术问题,虽然这个问题随着时间的推移会解决。

    就是,办股票帐户需要身份证,而我到阳历三月二十五日才满十六周岁。

    不过现在已经是阳历二月份了,所以这个问题已经不算是问题了。

    但是,我还是没法进入股市,虽然我比任何人都需要钱。

    就在年前,报纸上刊登了一则消息,上海当时发行一只股票,名叫浦东大众(代号600635,后更名为大众科创,又改为大众公用),结果因为对中国人民投资股市地热情估计不足,因此尽管出动了大量警力维持秩序,结果还是挤死了人,因此,旧的排队敞开发行股票方式被迫停止,需要酝酿新的发行方法。

    当时,我看到这个消息已经迟了,就是不迟,我也没有足够地钱,当然,就是有钱也买不到股票。我们就只好每天从电视机里看着天天涨停板的股票,过过嘴瘾。

    但是机会意想不到地降临了。

    就在离过年还剩八九天时,忽然传来一个消息,说上海要发股票认购证了。据说具体方案如下:每张身份证可买一张认购证,每人限用五张身份证,每张认购证三十元,除去成本开支外,全部捐献给福利事业。

    这消息是妈带回来地,她说她们单位里有三个同事,原来是买过浙江凤凰地,可惜股票一涨就都抛掉了,所以没赚什么大钱,这次打算借这个机会去上海去试一试。

    我一听顿时头脑发热,说我也要去。

    妈道你小孩子做什么股票,好好读书就可以了。

    我说妈,现在是寒假,我作业已经做了一半多了。反正有空,再说,我也想去看看爸爸。不知他今年过年能不能回来。

    妈道那你哪里有钱?我可没有钱给你。

    我说不用你给,就用我的稿费吧。无所谓地,输了就输了。

    妈拗不过我,只好答应。说反正她们单位几个同事就在这几天要去,就让他们带你去吧,到时我来叫你。

    我开心得不知说什么好。

    二、奶香诱人

    这边还在高兴呢。没想到事情发展得这么快,妈第二天早上立刻回家道,她们单位的同事下午就去上海,让我赶紧准备。

    准备是没有什么好准备的,冬天,几天时间也不用带换洗衣服,主要是一些随身物品,跟童思诗打个招呼,另外还要借几张身份证(因为听说一张身份证买一张认购证)。当然,最重要地还是钱。

    于是赶紧理好东西,拿了妈的身份证。向查铁丽家借了两张身份证,然后去童思诗家跟她说一声。并且问她要不要一起去。童思诗一点准备也没有,加上这几天正好身上不方便。加上我也不是去玩的,玩也没有钱,所以童思诗不去也好(等童思诗母亲回来当然有钱,不过那时就来不及了,中午十二点地车,要提前去车站,而童思诗母亲十一点半才下班)。

    虽然是小别,但童思诗还是有点伤感,原想寒假了可以在一起多呆两天,不料我又要走,不免有些伤感,吻了一下过一会又吻,一边急急给我做午饭。

    童思诗说我还有一百多块钱,你要拿去,我想想照叔叔们的说法,一个人最多只能买五张认购证,钱多了没用,怕给扒手扒了去,早听说上海地扒手如何神奇,于是坚决不要。只拿了童思诗父母的两张身份证,这样,五张身份证凑齐了。

    午饭快好了,然而时间紧迫,没等饭熟透我便揭开了锅,童思诗抱歉说还没有好,菜也只有剩的,我道没关系,三口并做两口吃完,又作依依不舍状告别童思诗,三步并作两步赶到车站,车却还没来。

    这去上海的汽车是旅游公司发的,车站就是路边一溜平房,车子无处停靠,只好等发车时临时过来,上完客就走。

    我不敢买票,因为妈妈单位地三位同事还没有来,要是他们不来,车到上海已经天晚,叫我人生地不熟的怎么办?不如坐明天清晨的车。不过妈妈的同事还是挺守信用----当然不是对我而是对股票---就在车子到来之前赶到。

    大家买好票,车子也刚到,乱哄哄的上了车,四人刚好是前后座位,跟边上的乘客商量了,换了一下,变成他们三人在前,我在后。

    驾驶员时间观念挺强,没等大家坐稳,便已经启动,一路收集游兵散勇,将车子塞得满满当当,然后直奔上海。

    我们镇位于浙北,其实离上海并不远,一百多公里的路程,开的快的话用不了两小时,只是这一百多公里地三大段路程全部在修路,我镇到湖州是104国道扩建,湖州到平望也是修路,然后平望到上海又是与104过道一样从二级公路扩建成一级公路,车子只能单边通行且不时堵车,因此,车子几时到上海其实没有一定,不过驾驶员说最快也要五个多小时。

    慢一点倒没关系,可是这车子就像牛车,行进在坑坑洼洼的泥地上,一路上颠来倒去,摇摇晃晃真让人担心它什么时候会散架,时不时还刹车,加上正是隆冬季节,车窗紧闭,废气充盈车内,让人十分恶心,因此没走出多久,我胃里立刻泛酸,晕车了。

    我妈单位的三位叔叔却只顾自己高谈阔论,话题当然离不开股票,不过我此时胃里正翻江倒海,根本没有心思听,还是我身边地旅客见我脸色煞白,关切地问道:“你还好吧?”

    见我摇头,她关切的递过来一只塑料袋,道:“你要难受,就吐出来,吐过就会舒服一点。”

    我这时已经极度难受,来不及答话,像见了救星一般拿过塑料袋,刚一打开,就“呕”地一声,胃里刚吃地午饭就源源不断地涌了出来,对面一个旅客肯定也已经忍了很久,见我一吐,他也吐开了。

    我边上地乘客忙不迭的替我拍背,这时,妈妈地同事们才发现事情有异,我可是我妈托付给他们的!出了事可不好交代,于是忙不迭端水递餐巾纸问长问短(其实我只顾吐,哪里顾得上回答)不提。

    一连吐了三次,连黄水都出来了,最后胃见实在没有什么东西可吐了,也就老实了。

    三位叔叔见我好些了,这才放心下来,又重新继续刚才的话题。

    那只装脏物的东西被我的邻座丢到窗外去了,我这才发现,我的邻座原来是位很美丽的阿姨,只是刚才我只顾听叔叔们谈论股票,也没注意,以为就是一位女乘客而已。

    那阿姨年纪轻轻,却极富同情心,先是帮我拍背,又将我抱在怀里,问我是否好受些,说你这么小怎么一个人出门,我也不想跟她说我已经不小了,已经有女朋友了,只是说有我妈单位的三位叔叔带我,叔叔们听见了也纷纷转头示意。

    阿姨哦了一声道:“那你睡一会吧。”

    那阿姨大概是个少妇,还在哺乳期,怀里阵阵奶香,极富诱惑力,我也阵阵犯困,求之不得。

    谁知真的要睡又睡不着了,一个是奶香诱人,一个是第一次出远门兴奋,再加上叔叔们谈论股票正是我最感兴趣的,所以我只是装睡(不装睡阿姨怀里就呆不住了),一边竖起耳朵偷听叔叔们谈话。好在叔叔们亢奋异常,声音整个车厢都听得很清楚。

    原来叔叔们都已经是股市的老手了,股票帐号都是排在前几千位的,真是厉害(这是真实的),想不到我们这个小镇,竟然跑在了上海深圳人的前面,真是藏龙卧虎。

    不过叔叔们积蓄不多,当时工资才两三百,因此投入股市也就几千块钱,其中三个买了浙江凤凰,一位叔叔最厉害,除了浙江凤凰外,还买过深发展。只可惜,他晚节不保,深发展才涨了十多倍就抛了(实际从一块涨到最高八十多元,黑市价,加上送配股,当时就已经涨了几百倍了)。所以,只赚了几万块钱,要不,他少说也有几百万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