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第二部《激情岁月》第二卷 淘金年代 三、吃、吃、吃……、四、假大鳄、五、排队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反正明天肯定不会下榜,所以明天的四章提一章到今天来发了,今天五章,明天三章,这样少发一回。///www.99zw.cn///特别感谢天理兄大力支持,投了那么多票,明天大家就不要再投了,留着下周吧,即使排名下滑也不要管它。三、吃、吃、吃……

    那个本该有几百万的叔叔说起来就唉声叹气,要不然今天可就是大亨了(当时几百万比现在的亿万富翁还难),另一位叔叔安慰他道你已经挺不错了,还翻了十几番,几万块钱可不是一个小数(当时一套新房才一万多),我们才涨了一倍多点就抛光了,开始还挺高兴,现在才知道,连个零头都没有拿到。

    那叔叔道彼此彼此,股市可不是闹着玩的,稍有不慎就要跳楼的,还是小心点好,所以大家这次去上海一定要小心谨慎,看看上海人怎么样,不见兔子不撒鹰,上海人的精明可是全国有名的,我们千万要注意,不要赔了老本。我们只要跟着上海人,那就不会有风险的。

    大家连连点头称是,说我们都听你的,跟着你没错。

    于是大家又谈起股票行情来。

    我觉得有点犯困,后来,我在车子的颠簸中,在阿姨怀里的奶香中慢慢睡着了。

    醒来时眼前一片漆黑,摸不清状况,只觉得很温暖。身子还在摇晃,才知道自己还是置身于车内,旁边是软软的一起一伏还带着奶香味的身体。我这才想起这是刚才那位阿姨,原来我是在她大衣里。

    有觉得自己手中有点异样。稍一感觉便发觉,原来自己抓着地那块软玉温香是阿姨的奶子,真是大窘,连忙摒住呼吸装睡,大气也不敢喘一口。那手自然也不敢动了。

    这时。我忽然感到抓住阿姨奶子的那只手有点湿漉漉地,开始有点疑惑不解,后来才想起,这一定是阿姨的奶水。

    我不禁有点激动起来。

    虽然我吃过不少女孩地奶,如童思诗、查铁丽、顾晓菲、林羽思、姐姐、甚至还有彩云如月,但是那都是干的,只是心理满足,并没有吃过真正的奶!

    而我身边的这位年轻阿姨,小孩一定还不满周岁。还在哺乳期,今天大概是临时去上海有事,几个小时没有喂奶。奶水便涨满了乳房,被我一抓一捏。奶水便淌了出来。

    我心中那个激动啊。要是能够吃上阿姨的一口奶,一口真正地奶。那该多好啊。

    这时,我听到前排叔叔们在说着,今天车子真慢,已经快五点了,还没进上海。

    冬天天黑得早,快五点,外面天应该快黑了吧这时,我感到肚子饥肠辘辘,开始吐完的一段时间,胃里非常舒服,时间长了,就开始躁动起来,可惜我今天走得匆忙,也没有带点

    而阿姨怀里的阵阵奶香,此时更是诱人,我禁不住就慢慢向阿姨胸前凑过去。

    这时忽然从上方漏下一丝光亮,是车灯的光,阿姨掀开了大衣,想必是我的动作被她感觉到了,我连忙闭上眼睛装睡,心儿砰砰直跳。

    我可以感觉到阿姨在深深看着我,更是大气也不敢出,嘴巴紧紧顶着阿姨胸脯,这时也不敢离开,忽然我感到阿姨手一阵摸索,衣服掀了起来,一股浓郁的奶香直冲入我的鼻孔,一个温暖头上有个突起的东西顶住了我的嘴,我立刻感到那是阿姨地乳房!

    我什么都不顾了,一口将阿姨的奶子噙入口中,大口吮吸起来。

    大衣又盖上了。

    不知道阿姨知不知道我是在装睡。

    我大力吮吸着阿姨香甜的乳汁,心中真是激动得无以复加,阿姨地葡萄真大,乳汁随着我的吮吸一阵一阵放射出来,没多久,我就将阿姨满满地一只乳房全部吸干了。

    阿姨感觉到了,便又掀开大衣,将我地嘴换了一边,我自然是努力配合。

    不配和是傻

    于是再吸。

    这次已经不像刚才那样拼命了,乳汁下肚,胃的躁动也停息了,我不能吸得太快,阿姨地乳汁肯定不够供应我的,要吸完了就没有了。

    所以我现在改为小口吮吸,每次都只有一小股细细的乳汁从阿姨的奶头中流出来,流到我的喉咙中去,这真是世界上最美好、最甘甜的琼浆玉露,我一点也不晕车了。

    这时,我感到阿姨的脑袋垂拉下来,靠在我的身上,发出悠长匀细的呼噜声。

    阿姨睡着了,我就可以放肆一点,我那只手轻轻捏着阿姨的那只空乳房,不停的搓揉着她的乳头,又轻轻的来回揪扯,感到别有韵味。不过我后来还是停止了,要被阿姨发现,两个人就都难堪了。

    还是吃奶吧。

    不过奶也吃不成了,这时,车子忽然一跳,阿姨被惊醒了,忽然又有人叫道:“进上海了。”

    我一听进上海了,就急了,连忙三口两口便吸净了阿姨乳房中残余的汁水,然后假意苏醒过来。

    阿姨一看我要醒了,连忙将乳房从我口中扯落,并拉好了衣服,我的手也被她从乳房上拿开了。

    这时,我才如大梦初醒一般,慢慢从阿姨怀里爬起来,问道:“叔叔,上海到了吗?”

    叔叔说,上海是到了,不过离下车还早,还要一个小时呢。你再睡一会儿吧,到时我们会叫你。

    我这才后悔自己“醒”早了。不过后悔也已经来不及了。

    只好呆呆地看着车窗外大上海的绚丽夜景。

    四、假大鳄

    这时,我无意之中回头看了一下阿姨的脸。却发现她已是满脸通红,我愣了一下。才想起刚才吃阿姨奶的事,不禁感觉也有点怪怪的,只好重新注视窗外。

    灯红酒绿,车水马龙地大上海,到处是人流、车流、光流。声流,对一个初到上海的人来说,上海无疑就是一只躁动不已的怪兽,不过我上次已经来过一次上海,虽然是白天浮光掠影地扫了一眼,但已经见识过,所以也就见怪不怪了。

    车子走走停停,穿过数不清地红绿灯,行人自行车一片闹哄哄乱糟糟。我真的怀疑今天我们地车一定会陷入这一片混乱的迷阵中,永远无法自拔,不过司机显然久经迷阵。所以丝毫不着急,慢慢悠悠地将车子随着大流顶上前去。

    等到了目的地上海老北站。已经是晚上七点了。乘客们这时才将抱怨总爆发出来,驾驶员什么都没有说。一个老乘客却道今天还算好的,上次他晚上十一点才到呢,于是大家又纷纷庆幸,说修路,也是没有办法的事。

    抱怨也好,庆幸也好,地方到了,最重要地是下车,于是众人纷纷从行李架上拿下大包小包,鱼贯而行,我没有行李,只有随身一只小包,夹在众人里往车下挪。

    刚才我坐在位置上的时候,因为身材细长,面孔幼稚,因此阿姨将我当成了小孩,谁知一站起来,却比她高出半个头,这一下阿姨脸孔顿时又是绯红,我虽然面皮较老,但也是一阵一阵发烧。

    多大的人啊,还吃奶。

    下的车来,被北风一吹,顿时几个寒噤,叔叔们都说星羽你没事吧,我说没事,大概是晕车的缘故,叔叔们说“哦,那你跟着我们,不要走丢了。”

    于是东转西弯出了站,我偷眼看看阿姨,她一步一回头地往另一个方向走了。心中不免无比留恋。

    不过这样的机会人生一辈子都不大可能碰到的,好像解放战争中沂蒙山区有一个妇女用乳汁救过伤员。

    真是难以叙述复杂心情。

    我们找了一家“宝丽”没有“来”的小客栈住下,刚好有四人间,每人每天房租十五元,叔叔们说他们每次来上海都是住这家旅馆,干净,价格便宜,离车站又近,去市中心也还算方便。

    时间已经将近九点,大家出门吃了晚饭,账那位买过“深发展”的叔叔抢着付了,我们中间,怎么说他也是大腕嘛。大家争了一通,争不过他,也就罢了。

    时间不早,大家回房洗脸洗脚上床睡觉不提。次日一早,众人起床匆匆洗漱完毕,直奔名声遐迩地“万国证券公司”。

    虽然时间还早,但是大家激动,都睡不着了。

    当时上海证券交易所成立不久,上海证券业被三大巨头控制,就是“申银证券公司”、“万国证券公司”与“海通证券公司”。前者是上海证券业的老大哥,上次我没能走到的那个南京西路一千四百多号地西昌路口的证券部就是它地前身,当时上海唯一买卖股票地地方,要是当时我走到的话,也许我现在就是上海股市地大亨之一了,因为当时在西昌路买股票的人虽然不少,大概开户的也有近千,可是绝大多数都已经在股票刚刚启动上涨时抛光了(上海人精明可见一斑,可惜精明而不聪明),因此大多数人都没怎么赚钱,而我要是买了,虽然也可能捏不住会抛,可是我家离上海太远,想抛也抛不成,等再赶到上海,股票天天涨停板,有价无市,就连傻瓜也知道不该抛了,这样,比起人家来,当然至少能多赚几十倍了。

    不过申银证券公司里面还是藏着很多超级大户。

    我们今天去的万国证券公司虽然成立不如申银早,但是发展很快。又在市中心(南京路前面,好像是汉口路吧,时间长了。地名不太清楚),加上当时它又是唯一开办了深圳证券业务的上海证券公司。所以大有后来居上之势。

    正因为这样,几乎所有做股票的都往这里涌,它前面的汉口路,就成了证券一条街,当时热闹程度不亚于南京路。人们三五十人一群,或高谈阔论,或针锋相对,或一人慷慨激昂发表演说,或几人你方唱罢我登场,各抒高见互表看法,千姿百态,真是难以尽述。

    我们一行四人穿过密密麻麻地人群,挤到万国证券公司大门口。

    万国证券公司大门紧闭。

    原来还早。

    万国证券公司大门上午八点半方才能够开门。

    不过这时门口已经人头攒动。人们没命地往前挤,一个“打桩模子”(上海话,马路边倒卖票证的黄牛。不知是否精确)样子的中年男人爬到大门边石柱上,高声叫道:“挤什么挤什么(上海话好像是轧啥西轧啥西)。你们挤进去又有什么用啊?认购证有地是。”

    人们被他一说。这才静下来,然后纷纷窃窃私语。

    原来。这些人都是去买股票的,可是,现在上海股市天天涨停板,进去了也是买不到地。至于认购证,三十块钱一张,太贵了,而且不是保证能中,要摇号子的,谁也不想多花这冤枉钱。

    我心中寻思,大家都不买,也许有戏,我还是买我的。

    于是挤在人群中听众人讲股市天天涨停板,创造一个又一个神话的故事,我旁边十个人倒有九个人好像都买过股票,与当时什么什么“木百万”一起战斗过的,“木百万?还叫过他大哥地,可惜因为自己没有捏住股票,老早抛掉了,所以现在只能站在万国证券外面,而那个“木百万”,此刻已经坐在万国证券公司的大户室中跷着脚喝茶了。那群人又说,其实“木”当年是靠倒卖国库券起家,然后进入股市的,不过他比较可怜,到现在才赚了几百万,他一个人能出这风头,不过是那些赚得多的人都不愿显山露水罢了。

    我听了不由将这些人个个视为天人。

    那个买过深发展股票的叔叔偷偷告诉我,这些人,十个有十一个是吹牛的。要是他们当年与木百万一起,虽然排不上上海证券界大鳄,但现在身价自然也已经过百万,不用在此喝西北风了。

    五、排队

    这时人群忽然一阵骚动,原来开门时间将到,人们都拼命往前挤,那个“打桩模子”更是激动万分,奋起神勇,挤到最前面。

    这时,身边过来一个保安,嘴里喝着“让一让,让一让”,说也奇怪,原先挤得水泄不通蚊子也钻不进的万国证券公司大门口立刻出来一条甬道,恭迎保安大人,等他一过,复水泄不通,挤死蚊子。

    保安高声叫道:“大家不准挤,谁挤就取消谁的资格。退后退后,一个一个来。”

    上海人似乎都十分乖顺,立刻稍稍后退,没有半句怨言。

    这时,因为我身子比较单薄,被挤到后面一点的地方,跟三位叔叔拉开一点距离,不过也就咫尺之间,因此也并不担心。

    这时,大门开了一条小缝,保安开始往里面放人,打桩模子自然是第一个,口子小而队伍庞大,放了好久也前进不了多少路,不过人们也真没有脾气,还是老老实实地一寸一寸往前挪。

    过了一会儿,总算轮到叔叔们了,我这才松了一口气,继续随着队伍前移,不料叔叔们已经进去,眼看轮到我时,保安却忽然将门关上,宣布道里面人已满,所以暂停放人。

    人们这才开始嗡嗡议论起来,不外乎这万国证券公司真小,才放了这么几个人,老子半夜就过来了,还是没有轮上第一批,旁边立刻有几只嗓子附和道“是啊是啊,我们也一样。”立刻又有人反驳道“万国还小啊,你去申银、海通看看。我就是从申银过来地,妈的,老子买了一百股豫园商场。想抛都抛不掉。”

    一边马上也有人随声应和道万国是不小了,只怪这买股票的人太多。众人又纷纷点头。

    有人就问这位仁兄。你地豫园商场是什么价位买地?那仁兄摇头叹气道:“高了高了,一百零几元。当初也就买了一百股白相白相。”旁边立刻一阵惊叹声。

    那仁兄正在春风得意,鸡立鸭群,忽然又有人道:“你要是买了那么多豫园商场股票,那申银不是早开了大户室了吗?只要五十万就可以进大户室。你一百股豫园商场,不是已经五十多万了吗?还来这里轧啥闹忙?”(豫园商场股票这时五千多一股)。

    那仁兄没想到半路上杀出个什么咬金,姓程倒未必,不过显然咬金(咬他股票帐户上地金额),于是满脸通红道:“这不是前些天才上地五十万吗?手续还没有办好。”

    立刻就有人取笑道:“你不是买了豫园商场股票,是到豫园商场里买了冥币吧,怪不得还在这里。”

    于是又引起一阵哄笑,那仁兄脸红脖子粗地还想跟人争辩,可是人们早已对他不感兴趣了。转而议论其它----当然还是股票----话题。

    我看保安半天没有放人地意思,有点心急,便对他道:“叔叔。我是跟另外三位叔叔来地,他们进去了。我怕走丢了。你让我进去找他们吧。”

    那保安轻蔑地从上到下看了我半天道:“小把戏,外地人。到格里轧啥格热闹?”

    旁边顿时又是一阵哄笑。

    有人叫道:“看,连外地格冲头都来挨斩了,我看股票也差勿多了,要掼了。”

    又有人说:“不对,连外地格冲头都来挨斩了,我看股票还远远有得涨。”两人顿时又是一场唇枪舌战。

    旁边众人立刻加入战团,各拥一边,保安也不说话,见惯不惯了。

    我几乎要哭了出来,三位叔叔进去已经一个小时了,也没有人来看一看我,也不知道股票认购证买好了没有,走了没有。

    于是对保安道:“叔叔,真地求求你,放我进去吧,等下我叔叔们走了我就找不到了。”

    保安刚要拒绝,却听旁边一位老者说,小把戏老可怜,放伊进去好了。保安这才点头让开一条缝,我自然千恩万谢不提。

    总算进得万国证券公司的大门,只见里面到处是人,和外面差不了多少,我真奇怪这些人进来干什么,走又不走,又不干别的事情,怪不得外面人进不来呢。

    挤了半天,总算找到叔叔们,却见他们挤在一堆人中间,正听打桩模子慷慨激昂呢,我更是想不通,里面听外面听有什么区别?

    于是挤上前去问叔叔们认购证买了没有,叔叔们见是我,道你也进来了?(妈的,到现在才想起我),认购证不忙,先听上海人怎么说再说,说罢就不理我了。

    我没有办法,看叔叔们的架势,不让打桩模子将口水放干是不会动了,我也对他地话题不感兴趣,只好个人慢慢向柜台前面移动。

    这时,我才发现,柜台前拥着一大堆人(足足有几百人),正在声嘶力竭地嚷着什么,我一看顿时心里凉了半截,这么多人买股票认购证,不要我我挤不上去,买不到,就是买到了,恐怕也赚不到钱。

    于是也就死心塌地地退回来,却发现旁边最西面的一角,有一条小小的队伍,也没有抱任何希望,走过去一问,一个中年汉子不耐烦地道:“格里是买股票认购证,侬懂伐?”

    原来这里才是买股票认购证啊,怎么就这么几个人?

    我怯怯地再问中年汉子,那那边的那些人在干什么?中年汉子更不耐烦道:“外地人小把戏来凑啥格热闹,那是买股票的。”

    原来是这样,既然这里就是卖认购证的,正好。

    于是我也乘势排在中年汉子后面,幸好队伍不长,也就十几个人,移动还算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