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青春艳曲 第二部《激情岁月》第二卷 淘金年代 三、吃、吃、吃……、四、假大鳄、五、排队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反正明天肯定不会下榜,所以明天的四章提一章到今天来发了,今天五章,明天三章,这样少发一回。///www.99zw.cn///特别感谢天理兄大力支持,投了那么多票,明天大家就不要再投了,留着下周吧,即使排名下滑也不要管它。三、吃、吃、吃……

    那个本该有几百万的叔叔说起来就唉声叹气,要不然今天可就是大亨了(当时几百万比现在的亿万富翁还难),另一位叔叔安慰他道你已经挺不错了,还翻了十几番,几万块钱可不是一个小数(当时一套新房才一万多),我们才涨了一倍多点就抛光了,开始还挺高兴,现在才知道,连个零头都没有拿到。

    那叔叔道彼此彼此,股市可不是闹着玩的,稍有不慎就要跳楼的,还是小心点好,所以大家这次去上海一定要小心谨慎,看看上海人怎么样,不见兔子不撒鹰,上海人的精明可是全国有名的,我们千万要注意,不要赔了老本。我们只要跟着上海人,那就不会有风险的。

    大家连连点头称是,说我们都听你的,跟着你没错。

    于是大家又谈起股票行情来。

    我觉得有点犯困,后来,我在车子的颠簸中,在阿姨怀里的奶香中慢慢睡着了。

    醒来时眼前一片漆黑,摸不清状况,只觉得很温暖。身子还在摇晃,才知道自己还是置身于车内,旁边是软软的一起一伏还带着奶香味的身体。我这才想起这是刚才那位阿姨,原来我是在她大衣里。

    有觉得自己手中有点异样。稍一感觉便发觉,原来自己抓着地那块软玉温香是阿姨的奶子,真是大窘,连忙摒住呼吸装睡,大气也不敢喘一口。那手自然也不敢动了。

    这时。我忽然感到抓住阿姨奶子的那只手有点湿漉漉地,开始有点疑惑不解,后来才想起,这一定是阿姨的奶水。

    我不禁有点激动起来。

    虽然我吃过不少女孩地奶,如童思诗、查铁丽、顾晓菲、林羽思、姐姐、甚至还有彩云如月,但是那都是干的,只是心理满足,并没有吃过真正的奶!

    而我身边的这位年轻阿姨,小孩一定还不满周岁。还在哺乳期,今天大概是临时去上海有事,几个小时没有喂奶。奶水便涨满了乳房,被我一抓一捏。奶水便淌了出来。

    我心中那个激动啊。要是能够吃上阿姨的一口奶,一口真正地奶。那该多好啊。

    这时,我听到前排叔叔们在说着,今天车子真慢,已经快五点了,还没进上海。

    冬天天黑得早,快五点,外面天应该快黑了吧这时,我感到肚子饥肠辘辘,开始吐完的一段时间,胃里非常舒服,时间长了,就开始躁动起来,可惜我今天走得匆忙,也没有带点

    而阿姨怀里的阵阵奶香,此时更是诱人,我禁不住就慢慢向阿姨胸前凑过去。

    这时忽然从上方漏下一丝光亮,是车灯的光,阿姨掀开了大衣,想必是我的动作被她感觉到了,我连忙闭上眼睛装睡,心儿砰砰直跳。

    我可以感觉到阿姨在深深看着我,更是大气也不敢出,嘴巴紧紧顶着阿姨胸脯,这时也不敢离开,忽然我感到阿姨手一阵摸索,衣服掀了起来,一股浓郁的奶香直冲入我的鼻孔,一个温暖头上有个突起的东西顶住了我的嘴,我立刻感到那是阿姨地乳房!

    我什么都不顾了,一口将阿姨的奶子噙入口中,大口吮吸起来。

    大衣又盖上了。

    不知道阿姨知不知道我是在装睡。

    我大力吮吸着阿姨香甜的乳汁,心中真是激动得无以复加,阿姨地葡萄真大,乳汁随着我的吮吸一阵一阵放射出来,没多久,我就将阿姨满满地一只乳房全部吸干了。

    阿姨感觉到了,便又掀开大衣,将我地嘴换了一边,我自然是努力配合。

    不配和是傻

    于是再吸。

    这次已经不像刚才那样拼命了,乳汁下肚,胃的躁动也停息了,我不能吸得太快,阿姨地乳汁肯定不够供应我的,要吸完了就没有了。

    所以我现在改为小口吮吸,每次都只有一小股细细的乳汁从阿姨的奶头中流出来,流到我的喉咙中去,这真是世界上最美好、最甘甜的琼浆玉露,我一点也不晕车了。

    这时,我感到阿姨的脑袋垂拉下来,靠在我的身上,发出悠长匀细的呼噜声。

    阿姨睡着了,我就可以放肆一点,我那只手轻轻捏着阿姨的那只空乳房,不停的搓揉着她的乳头,又轻轻的来回揪扯,感到别有韵味。不过我后来还是停止了,要被阿姨发现,两个人就都难堪了。

    还是吃奶吧。

    不过奶也吃不成了,这时,车子忽然一跳,阿姨被惊醒了,忽然又有人叫道:“进上海了。”

    我一听进上海了,就急了,连忙三口两口便吸净了阿姨乳房中残余的汁水,然后假意苏醒过来。

    阿姨一看我要醒了,连忙将乳房从我口中扯落,并拉好了衣服,我的手也被她从乳房上拿开了。

    这时,我才如大梦初醒一般,慢慢从阿姨怀里爬起来,问道:“叔叔,上海到了吗?”

    叔叔说,上海是到了,不过离下车还早,还要一个小时呢。你再睡一会儿吧,到时我们会叫你。

    我这才后悔自己“醒”早了。不过后悔也已经来不及了。

    只好呆呆地看着车窗外大上海的绚丽夜景。

    四、假大鳄

    这时,我无意之中回头看了一下阿姨的脸。却发现她已是满脸通红,我愣了一下。才想起刚才吃阿姨奶的事,不禁感觉也有点怪怪的,只好重新注视窗外。

    灯红酒绿,车水马龙地大上海,到处是人流、车流、光流。声流,对一个初到上海的人来说,上海无疑就是一只躁动不已的怪兽,不过我上次已经来过一次上海,虽然是白天浮光掠影地扫了一眼,但已经见识过,所以也就见怪不怪了。

    车子走走停停,穿过数不清地红绿灯,行人自行车一片闹哄哄乱糟糟。我真的怀疑今天我们地车一定会陷入这一片混乱的迷阵中,永远无法自拔,不过司机显然久经迷阵。所以丝毫不着急,慢慢悠悠地将车子随着大流顶上前去。

    等到了目的地上海老北站。已经是晚上七点了。乘客们这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