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青春艳曲 第二部《激情岁月》第二卷 淘金年代 六——八遭受围攻、得来全不费功夫、老爸昏倒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六、遭受围攻

    看看还剩下七八个人,后面的队伍则开始长起来,我闲着无事,便问中年汉子道:“叔叔,你买几张认购证?”

    那汉子道:“还几张?就一张!买来白相白相,你替你爸排队?”

    我道不是的,我是自己来买认购证的。///www.99zw.cn///

    旁边人立刻一阵躁动,道外地人真是不懂,介格小格小把戏也来轧热闹。

    于是有人问道:“你打算买多少?”

    我本来想说买二十张的,但看看人家一个个想要吃了我的样子,只好道:“我想买十张。”

    不料话一出口,我旁边呼啦就围上了一大群人,一个个气势汹汹,说小把戏,侬懂伐,啥格叫股票?旁边马上就有人道算了算了,小把戏懂啥。

    我说我懂啊,股票不就是一种有价证券,一种你投资某个股份制企业的凭证,你可以按照股数来从公司取得红利……

    旁边的人一个劲地摇头说听不懂。

    那人不甘心,又问,那你知不知道现在在买什么?

    我说知道啊,股票认购证。

    那人立刻道对啊,这是股票认购证,你买了股票日日可以摇账进分,买了认购证钱要是摇不到股票钱可是白白丢了的。

    我道没有丢啊,不是捐给福利事业吗?就是洪水捐款都要捐的(那年夏天刚好长江大水。)

    众人顿时异口同声痛骂起来:“侬钞票格轧多啊,钞票多掼到黄浦江里去,还可以听到“扑通”一声……”

    我极力反驳,可是上海人的思维很怪,你怎么说他们也不会承认。一千万上海人会不如一个外地小孩聪明。

    这时,叔叔们见到这里热闹,赶过来一看。原来是一帮上海人在围攻我,我原以为他们会帮我。谁知他们见对方人多势众嗓门大,一个个像个缩头乌龟,屁都不敢放一个。

    那帮上海人越说越起劲,我单嘴难敌十口,尤自力战。谁知上海人不跟你讲道理,他这里说不过你,马上又换话题,搞得我疲于应付。

    幸好这时,我已经捱到了柜台旁边,于是不敢恋战,连忙掏出三百块钱给里面的工作人员道:“阿姨,给我买十张认购证。”

    里面的工作人员很惊奇地看了我一眼,一句话都没说。立刻将钱接过去了。我这才舒了一口气,原来怕不能多买地,现在看来。因为没有人买,所以敞开供应了。

    这时。工作人员扔出十本绿色封面的长条小本子。原来这就是认购证,刚才虽然也从别人手里惊鸿一瞥地看到过。可是那些人像个宝贝似地最多炫耀一下,可是不肯让人看。

    这时出来个小插曲,认购证要填身份证号码与家庭地址,怪不得队伍这么慢,我身份证还要一个多月才能办,当然没有,不过我说我叔叔来了,可以填他的,工作小姐刚一犹豫,后面人早已不耐烦骂骂咧咧地,工作小姐见状便道:“那你拿回去自己填吧。”

    我看见周围人等看着我就像伊拉克老百姓看着萨达姆,个个恨不得能剥了我的皮,也没有了再去教育上海人要有奉献精神地劲头,只得灰溜溜地离开柜台,叔叔们此时还在受人教诲,我问他们怎么了,我已经买好认购证了,他们道你先回去吧,我们还要听一听,对了,你不认识路吧,不认识的话就等一等。

    我说认识。

    我实在不想呆了,这里面又闷又嘈杂,几乎让人吐出来。

    于是出来,坐上了(十八路?大概是吧)公共汽车,很顺利回到旅馆,躺在床上刚要休息,想起什么,跳起来打开了柜子上的黑白电视机(那牌子好像是金星,不知道现在还有没有生产),可巧电视里面刚好在播报上海新闻。

    我一听立刻热血沸腾。

    原来,因为认购证发行不景气,眼看那印好的认购证没人买收不回成本,所以有关方面出来打气,希望上海广大市民踊跃购买,今年股票发行将大大增加,仅第一次发行就将超过过去所有股票发行量的总和云云。

    这就好了,股票发得多我就不怕摇号摇不到了,心中十分高兴。

    后来,叔叔们好容易回来了,我连忙将这个特大喜讯告诉了他们,说我们下午再去买,不料他们摇头道我们才不去了,上海人这么精明,都不买,买地也只是一张,我们已经每人买了四张了,再说,木百万也说了,原来他是要买的,可是现在这认购证要强迫捐款(捐款是要捐的,但强迫就不愿意),所以他一张都不会买。一路看小说网木百万都不买,我们干嘛买那么多?不买了不买了,下午坐火车回去。

    原来,这时已经过了一点,回去的汽车已经没有了,不过可以坐到杭州的火车,临平下车转汽车回去。

    叔叔们就对我说,要不,你跟我们一起回去吧。

    我摇摇头道不了,我要去浦东找我爸爸。

    叔叔们都道,那你认识路吗?我道我买了上海地图了,放心吧。叔叔们这才道:“那你自己小心,早点走吧。”

    我说好的,那我先走了。

    于是出旅馆,那时上海地铁连影子都还没有,先坐公共汽车到南京东路,然后沿着这条中国最繁华,如果要算人数的话,也是世界上最热闹的大街往外滩方面逛。

    南京路最大的特色就是人多,所以有人常说,就是块砖头用纸包了放在这里都卖得掉。

    进那个中国第一地“市百一店”转了一下,看见里面的人都不要命或者不要钱似的在那里抢购东西,我想想袋里只剩五百多块,还是老实一点吧。

    七、得来全不费功夫

    本来还想到万国证券公司看看顺便再买一点认购证地。可是想想那么多人,怕轮不上进门,只好等明天了。

    主意既定。便一门心思逛街。

    在市百一店门口这个上海市地中心,南京路地中心。可以向东也可以向西,不过上次我南京西路已经逛过一截了,再说我爸爸在浦东,当然是往东了。

    南京东路虽然很长,但我也不想买什么东西(没钱啊。深切地感受到没钱地痛苦),花了一个多小时也就逛到头了。

    南京东路地尽头就是上海人引以为自豪地外滩了。

    外滩路上多地就是银行,有中国的也有外国的,反正一排都是,名字就不用提了。刚刚逛到一家好像是“中国银行”门口,却见有个人拿着一本非常眼熟、淡绿色的小本子出来,我眼睛一亮,这不是股票认购证吗?这里也有卖?

    于是进去一看,柜台上果然放着一大纸板箱认购证。整整齐齐的,没有人光顾。

    我大喜道:“阿姨,你们认购证卖吗?”

    那小姐正无聊中。一听有人问,立刻打起精神连连道:“卖卖卖。当然卖了。”然后从箱子中抽出一本给我。一边说“三十元。”

    却又转头对里面地人叫道:“卖出第二本了!”

    我却说,阿姨。我要十本。

    那小姐的眼睛瞪得鹅蛋大,嘴巴是真正的狮子大开口,半晌说不出话来:“什、什么?十、十本?”我说是啊,十本。

    说着将三百元钱放在柜台上。

    那小姐一把抓过去,左看右看不是假币,才满脸堆上笑来,连忙又抽出九本认购证一并双手慎重其事地递给我。

    连身份证号码都没提。

    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想不到到万国需要生死博杀千夫所指方能到手的股票认购证,就给我轻易在这里买到了,而且是要多少有多少。

    出得银行大门,心里那个开心,怪不得人家都说上海是冒险家乐园。

    外滩景致也不看了,直奔渡轮码头。

    过江。

    买了票,排了队,夹在一片上海话与自行车中间上了渡轮,渡轮缓缓启动,驶向对岸。

    黄浦江上的渡轮四面敞开只有一个顶棚,所以,一上船,江中的景致立刻尽收眼底。

    当时,黄浦江还是中国最繁忙的港口,江中大大小小船只挂满各国旗帜进进出出,悠长的汽笛响个不停,渡轮一路行去,船只纷纷避让。

    虽然这些景致我从来没有见过,不过也许是书看多了,我一点也不感到惊奇,就站在一群呱拉呱拉肆无忌惮地谈论着乌七八糟家庭、单位琐事的上海女人中间看着风景。

    与上海女人不同,上海地男人大多沉默寡言,不敢与女人争锋。

    黄浦江的水倒确实是黄的,不过已经有点发黑,上游工业和生活用水污染有点严重啊,幸好是隆冬,闻不到什么异味。

    说话间,渡轮已经靠岸,栏杆一放,广大上海市民无论男女,犹如电影中地革命队伍,个个争先冲上岸去,我不是上海市民,不用为市争光,所以悠闲地落在后面。

    我爸工作的地方在浦东公园旁边,是个小单位,不过我懒得找,在码头便已打了公共电话,爸爸让我沿大路往前,他来接我。

    果然,没等我走出多远,立刻便见我爸爸正春风满面,笑容可掬地迎面走来。

    爸爸说还有一个小时下班,先去他单位吧。

    进得爸爸单位,不由大失所望,原来是这么窄小地一块地方,却挤着几十个人,不过挤归挤,却很少声音,人们埋头工作,秩序井井有条,上海人果然了不得。

    我爸道你别看这个单位不起眼,可是属于市政地,我点点头。明白为什么每次我爸回家,说话声音都像蚊子叫了。

    我爸就问我,不是说我今年回家过年吗。怎么只剩这么几天,你还跑到上海来?

    我说我不是一个人来的。妈单位地叔叔们来买股票认购证,我是来跟着来买几张认购证的。

    我爸一听顿时大急,道:“什么,你来买认购证?”声音震得我耳朵嗡嗡直响。

    原来我爸不是不会大声说话说也奇怪,原来那些一直没有声音地爸爸的同事。一听股票认购证,突然一下子爆发了,什么?股票认购证?人们纷纷伸长了脖子往我们这边看过来。

    我爸也不理会他人,只是道:“你买了多少。”

    我道二十张。

    什么,二十张?发昏了发昏了!!!人们纷纷围到我身边,倒把我爸挤得远远的,拿出来看看拿出来看看。

    我刚拿出那些绿色小本子,大家顿时你一本我一本,一抢而空。

    于是。剩下地时间,就没有人工作了,只谈股票、股票认购证。

    上海话呱拉呱拉写起来很累。就不说了,反正大意是。我爸教子无方。竟然养了这么一个一点都不懂理财的白痴儿子。太可惜了,六百块钱。可以……

    我爸一个一个给人陪笑,朝我地脸可就黑下来了。

    道你怎么这么不懂事,将家里的钱乱花?

    我说这不是家里的钱,这是我的稿费。我爸一听我这么说,脸色才好看一点,可是边上的人又七嘴八舌道,稿费也是钱啊,怎么能白白扔到黄浦江里去呢?我说这怎么叫扔呢?是捐给福利事业地啊。

    大家一下没声了,好久才有人道,好好,你钱多。

    又有人道:“老星,弗得了弗得了,侬格儿子真有出息。”

    当然一听就知道是反话。

    八、老爸昏倒

    然后大家你一言我一语又热闹起来。

    当然都是讽刺的,把我爸气得要死。这些上海话太生动,不过写起来很费劲就不高兴重复,大家知道意思就可以了。

    我爸也不好去说人家,只好将火出到我头上:“你怎么也不先跟我打个招呼,你以为钱这么好赚,上海人都是傻子是不是?”

    我道我没说上海人是傻子啊,我想,上海人聪明人很多,不会放过这个大好机会吧。

    我爸还没来得及开口,早有一位中年妇女呱拉呱拉地叫起来:“啊哟,老星,看来阿拉上海人都要向你儿子学习啊……”

    后面还有一大串话,我都忘了。

    大家顿时哄笑起来。

    我爸真是下不来台,要是没有人我想他就要揍我了,不过幸好这时下班的时间到了。

    上海人的时间观念是非常强的,时间一到,立马走人,前后大概也就一两分钟,单位里的人已经走完。

    有几个稍稍不那么急的,便在门口丢下一句:“老星,将来你儿子发了财,不要忘记请客。”

    说完就拜拜了。

    被这批人一搅,原来我们父子见面的喜悦心情立刻消失得无影无踪。

    不过爸还是带我到浦西一家豪华饭店吃饭。

    一边吃饭,一边教育我,骂得我狗血喷头,好惨。

    我不服,说了几句,我爸发现他的股票知识还是我懂得多,不禁有点下不来台,正好看见窗外有一个高出地面一米左右地水泥结构,便问我道:“好,你什么都懂,那我问你,这是干什么用的。”

    那东西我从来没有看见过,当然不能得知其用途,可是不知怎么回事,我当时脑子转得特别快,我爸话音刚落,洋洋还没来得及得意,我便接着他的话道:“哦,这个啊,这是地下防空设施地通风

    我爸昏倒。

    他只有洋洋,得意却轮到我了。

    在我记忆中,这是我最得意的一次。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会急中生智地说出这个答案,而且那么肯定,一点也看不出是蒙地。我爸考我失败,只好不再来说我买认购证地事情。只是道,买了就算了,我明天去问问单位里有没有人要。能退几张是几张吧。

    这天父子二人去外滩逛了一通,那时浦江边的防洪墙还没有造好。浦江公园里绿树葱茏,情人们一对对依偎着,密度之大令人咋舌。

    第二天,我爸就不顾我反对,到单位中挨个问同事。要不要认购证,出乎他意料地是,这么多同事,竟然没有一个要的,还都说不想阻碍你儿子发财,我爸又气得半死。

    我便道,既然没有人要,我就拿回去了,我爸急道。要不你放这里,我给你处理,我说不用了。碰碰运气吧。

    我爸看看没办法,只好送我出来。虽然还只有早上八点多。而汽车要十二点,可是我想在上海玩一下。所以就跟我爸告辞了。

    临行,爸说你再跟你妈说一声,说今年过年我一定回来,看看我的新媳妇。

    我爸也是被我那二十张认购证气昏了,到这时才想起这件事(我妈电话里已经告诉过他)。

    我便答应了,他又再三叮嘱我要小心,好像我是三岁小孩子。我说你放心吧,我有地图,我爸想要说什么,又摇头回去,只是看了我地口袋叹了口气道:“你走吧,小心口袋与包。”

    我爸到底还是对认购证耿耿于怀。

    告别我爸出来,穿过居民的马桶阵,过轮渡,沿着外滩向外白渡桥方面走,外滩地建筑出自许多位中外名建筑设计师之手,著名建筑有东风饭店、外滩12号圆顶建筑、海关大楼、和平饭店、中国银行大楼、上海大厦等等。

    冬天太阳起得晚,这时的我才懒懒地爬到城市上空,白天看,上海这座城市还是相当壮观的,一片国际大都市忙碌的景象。

    路过中国银行门口,想起袋里还有两百块钱,本来还可以再买几张认购证的,但想起我爸已经这么火了,还是别买了吧。

    外滩很长,我走了好久才到了著名地外白渡桥。

    在外白渡桥往外看去,只见黄浦江的黄水与苏州河的黑水泾渭分明,一直流出很远才合而为一。

    向外看了本来应该向内看,我看倒是看了,不过也不想描写,因为苏州河的这一河黑水实在没有什么好描写的,让松江鲈鱼畅游苏州河,也许是每个上海人渴望和梦想的吧。

    过桥就是当时成立才一年的上海证券交易所,在今后的十年中,它注定要经历风风雨雨,大喜大悲,演出一幕幕活剧,牵动中国千万股民的

    不过此时地证券交易所,还是一个微不足道的小机构,除了少数上海人,世人对它一无所知。

    我站在证券交易所那厚实的石头大门下,仰望着,倾听着里面金钱地流动声。

    旁边有个卖上海证券报的,生意清淡,我便买了一份,那小贩非常高兴又担心地问我道:“小把戏,你看得懂吗?”

    我也无心向他解释,便道,看不懂,瞎看。

    在上海证券交易所后面,有一个证券公司,是“爱建证券公司”或者“爱建信托投资公司”(上海人都知道爱建地,当然这个名字是不是十分精确我忘了),我走过去看了看,也是人山人海,都说股票又涨停板了。我挤到里面一看,大家都在呆呆看着屏幕上不跳地数字,柜台内,小姐们百无聊赖。我问了一下好几个人,才有人肯回答,因为股票天天涨停板,只有人买,没有人抛,所以工作人员无事可干。

    原来这样,我有点不屑地看着那些唾沫飞扬的打桩模子们,心想要是我去讲肯定比他们讲得好,转念又一想,我去讲,谁来听你?

    不由自嘲地一笑,离开了这块躁动不已的地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