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第二部《激情岁月》第二卷 淘金年代 九——十一查铁丽轻笑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九、穿越上海的大街小巷

    走出老远,还可以听到爱建证券公司门口的激烈争论声。///www.99zw.cn///

    我的方位感奇佳,我估计老北站在外白渡桥的西北面,便从东南方一直向西北方向走,而且不用地图。

    当然,上海的街道基本上都是东西南北走向的,我要去的方向与我既不垂直也不平行,这样,我就要曲曲折折迂回前进,走大街,过小巷,不过感觉十分不错,让我能够尽情享受上海百姓的独特风情。街道两旁是挺拔的梧桐树,地下落满了金黄色的叶子,到了夏天,梧桐树叶应该会把整条街都染绿了吧。

    慢悠悠拐过几条小街,我看了下时间,所幸时间还早,离开车还有近三个小时,继续徒步吧(我到上海很多次,几乎全是双脚步行的,比坐车慢也不了多少)。

    不到十一点我便来到一条街道,一看很熟悉,正是老北站附近的那条。

    于是买好票,出来吃了一碗榨酱面,买了晕车药,准备好塑料袋,准备上车。

    这一次我没出上海就又晕车了。

    后来经过很多次试验我才知道,晕车药不能吃,一吃反而加快呕吐,本来明明可以坚持到的也到不了了。后来我发现,原来应该吃止吐药,维生素B6(还是B11或者B12?反正这里面一个是针剂,一个是丸剂,丸剂的那个,我记性实在不好忘了,去药店问一声便知道)。各位如果有晕车的可以一试,没有副作用的。

    只可惜这次没有阿姨喂奶,只好硬扛。

    车子今天还算顺利。只颠簸了六个多小时便看到我们镇了,当然我肚子早饿了。幸好我准备了点心。

    我的这一次上海淘金之旅就这样结束了。

    我摸着口袋里地这二十张股票认购证,心中充满无限的憧憬与希望。下得车来,被急于回家的旅客一挤,我一个踉跄,差点摔倒。主要因为我晕车晕得腿脚发软了。

    幸好这时边上有一双手使劲搀住了我地胳膊,然后一个熟悉的声音飘进了我地耳朵:“星羽,你的脸色怎么这么难看,难道生病了?哪里不舒服?”我一听大喜。

    这人当然就是我的小美女童思诗。

    于是道:“你来了,我没事,不过晕车而已,呼吸点新鲜空气,走几步就好了。”

    童思诗心痛地说:“你既然晕车就呆在家里好了,跑到上海去买什么认购证。我将来不用你养的,你怕什么。”

    说着,将我手里其实很轻的包接了过去我伸出冰手想摸童思诗脸蛋。却又缩了回来,道:“我不过是想试试自己地能力。看能不能走出一条别人没有走过的路来。”

    童思诗嗔道:“那你也不能不顾自己的身体呀。要连命都没了,走出路来有什么用?你不知道有人心痛吗?”

    我呵呵憨笑着说我知道。以后我注意行了吧?童思诗这才高兴起来,想像小鸟依人一般靠着我,忽然又想起什么,连忙跟我分开,然后搀起我的胳膊,高高兴兴地往家走。

    我想童思诗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胆大了?

    往家走的家是童思诗家,我这里的爸爸妈妈一见我立刻忙不迭地为我准备晚饭----他们已经吃过了,并心痛道星羽你晕车以后就少出门,童思诗将我扶到沙发上,打来热水为我洗脸,然后道:“星羽,你今天不要回去了,你这个样子你妈担心,我去跟她说一声吧。”

    爸爸妈妈---当然是这里的爸爸妈妈齐声附和。

    等童思诗回来,我的饭也吃好了,正在洗脚,爸爸妈妈道星羽你今天很累就早点休息。

    于是童思诗拉着我进屋去。

    到了童思诗房间,我就把自己抛上床,说道:“真是累啊。”

    我确实累了。早上走了半天,又坐了六个多小时车,再加上晕车,实在累垮了。

    童思诗帮我脱了裤子,我冷得赶紧钻进被窝去。

    童思诗也上床了,紧紧抱着我,说道:“星羽,我好想你。”

    我撩开童思诗脸上的秀发,这才想起自己去一趟上海,竟然没有给童思诗带回一件礼物来,不禁有点内疚。

    于是紧紧握着她地手道:“思诗,我这次太匆忙,又没有带够钱,所以没有给你带礼物,你不怪我吧?”

    童思诗摇摇头说:“我怎么会怪你呢?我倒怕你在上海呆着不回来了,你回来就是给我最好的礼物啊。”

    我道傻丫头,我怎么会不回来呢?说好两天就回来的。

    童思诗轻轻道,我知道,可是我就是想你。

    我托起童思诗地下巴,只见童思诗眼眸中什么晶莹璀璨一闪,真是万种柔情尽在不言中。

    我一边吻着童思诗,一边撩起她的衣襟,将手伸到里面去。一边摸,一边嚅嚅道:“思诗,我想……”

    童思诗嗔道:“你刚回来,已经很累了,明天不行吗?我又不是不给你,你不为自己,也要为我想想,要多注意自己地身体。”

    我还是呵呵憨笑,童思诗被缠不过,只好道:“你这个人,就是这副德行,真拿你没办法。”

    于是宽衣解带。

    童思诗地身子一级棒。

    第二天起来,我对童思诗说要回家。问她要不要起走。

    童思诗说你先去吧,我家里要准备年夜饭,我爸妈还要上班。只好我一个人了。

    今年童思诗年三十要到我家吃年夜饭,所以她家的年夜饭提前两天。也就是明天。

    我说那要不要我留下帮你。童思诗道:“你也帮不了什么忙,再说你家更缺人手,你还是回家去吧,省得你妈担心,不要忘了明天晚上来吃年夜饭。”

    我说知道了。于是便回家去。

    十、查铁丽轻笑

    家里门锁着,妈当然已经上班去了。

    也不进门,先到了查铁丽家里。因为我向她借地她爸妈的身份证要还她。

    查铁丽一见我,很高兴道:“星羽回来了,快来帮帮我吧。”

    进了高中,接触到大量新知识,查铁丽又有点累,有些地方不是很懂,她帮过我这么多忙。我帮她自然是义不容辞。不过我也还有很多作业没有做,查铁丽问我地一时还答不上来。

    于是打开书包,先做起查铁丽问我的几道题目来。

    我的脑子还是很好使。没多久,题目全部做完。然后辅导起查铁丽来。这学习不如教书。教过一遍,印象确实深刻。所以我辅导查铁丽其实也更好地掌握了很多难点。

    等到查铁丽弄懂,已经十一点了,查铁丽道:“我看你也别自己做饭了,跟我到店里去吃吧。”

    放假了,中午查铁丽常去店里帮忙。

    我说你们店还没有关吗?

    查铁丽道:“现在还有点生意,后天(腊月二十八)就关了,我们也回豸山过年去了。”

    我知道查铁丽父母一年到头忙于店里生意,无暇照顾家里,只有腊月二十八----正月初八才能借过年快餐店关门回家料理一下。

    于是道:“我不去了,现在还不饿,等下随便搞点什么年糕米面吃吃算了。”

    查铁丽道那怎么行,我给你带回来吧,你也不用回家去了。

    我与查铁丽反正也没有什么好客气地,于是便在查铁丽家做作业,不过查铁丽去了没多久,便带着东西回来了,说快过年了,店里没有什么生意,所以用不着她帮忙,过一会儿她妈也要回来了。

    说着查铁丽便拿出碗筷,跟我一起吃起来。

    一时无话,吃过饭我们继续在查铁丽家做作业。

    做作业时,我不时忙里偷闲,抬头看一眼查铁丽红扑扑的脸蛋,觉得查铁丽认真做作业时地样子太可爱,又瞥了一下查铁丽的胸脯,心想查铁丽的乳房可真结实,可惜我现在跟童思诗好了,再也摸不到吃不到了。

    再说,这查铁丽也奇怪,以前我还是有机会的,可是自从我与童思诗好上之后,除了第一次她还给过我以外,就再也没有提起过这事,查铁丽不讲,我更不敢了,看来以后是没有机会了。

    于是微微叹气,查铁丽头也不抬道:“星羽,你现在是名草有主了,所以也要收收心,不要再胡思乱想了,你这毛病不改,总有一天童思诗会生气的。”

    我面红耳赤道:“我没有胡思乱想啊。”

    查铁丽哼道:“你那点鬼心思以为我不知道啊,你一撅屁股……”

    说着抬起头来认真地道:“你要真地想,我可以再给你一次,最后一次,下不为例。”

    “不不不,我没有这个意思,真的没有,我,我走了。”说着,我收拾起东西,逃回家去。

    查铁丽在我身后轻笑。读了高中后,人变得更懒,中国教育的直接后果就是培养出一大批连除了方便面什么都不会做,除了系皮带什么都不会系的少爷小姐。

    我倒是会做饭,还是那年暑假去下渚湖学的,不过我妈平时不让,我也乐得让这门手艺生疏。

    于是狂做寒假作业。

    不料高中不比初中。那作业仿佛自己会长一般,做了那么多却丝毫不见少,不禁泄气。

    不过也没有办法。现在不比以前可以偷懒,现在我有童思诗了。样子还是要装的。

    傍晚妈回来了,自然问了一通我去上海的情况,我也不敢说爸生我气地事情,就说还好,说不定可以赚一点。妈颔首道很好,不是为了赚钱,不过可以培养你将来踏上社会后的能力,就算亏了,也算给你交地学费吧。

    我口头应是,不过心中不免大叫晦气,我妈也不会说点吉利话,这钱可是我地血本啊,我还指望靠它赚一点来养活菲菲跟为童思诗买点礼品呢。怎么说交学费就交学费了?不过妈话已经出口,要改也来不及了,而且也懒得跟她解释。只好一个人回房间郁闷。

    忽然门响,我以为又是我妈来刮噪。便道:“干什么。我做作业呢。”

    房门兀自响个不停。我气鼓鼓开门一看,却是顾晓菲。不由眼睛一亮,又惊又喜道:“怎么是你?快进来菲菲撅起嘴巴道:“我已经来过几次了,你不是不在就是跟你的童思诗在一起,跑死我了。”

    见了菲菲,我才觉得心情好一点,连忙道对不起对不起,我刚刚从上海回来。

    菲菲很高兴道:“你去了上海?上海好玩吗?”

    我说我不是去玩地,我是去买股票认购证的。

    菲菲道什么股票认购证?做什么用地?

    这时地中国,绝大多数人根本不知道什么叫股票,菲菲不懂也是很正常的,我便告诉她道:“买了股票认购证就可以买股票,买了股票就可以赚钱,可以,可以给你……”

    菲菲轻轻道:“我懂了,星羽你真好。”说罢讲身子轻轻靠在我身上,将我一抱,又道:“你家地年夜饭准备得怎么样了,我去帮你们做。”

    说罢要往外走,我连忙叫住她道:“菲菲。”

    菲菲应声站住,回头看我。

    我有点艰难道:“今年我家的年夜饭,童思诗要来。”

    菲菲静静看着我,说:“我知道。”

    十一、粉笔画圈

    我有点不敢看菲菲。

    菲菲却笑起来道:“傻瓜,人家替你高兴呢,童思诗要来,还不赶快帮妈准备准备?”

    说罢,就开门跑到厨房间去了。

    我也只好跟了出去,我妈正在厨房间忙乎,口里说道:“菲菲,这怎么好意思。”

    菲菲道阿姨,星羽的事就是我的事,你就让我来干吧。

    我看着我妈与菲菲争执,眼睛不由模糊起来。强忍着热泪,退回屋去。

    菲菲干到很晚,才回屋来。

    我当然没睡在等她,看她那副疲乏样子,连忙献殷勤道:“快躺下来,我给你按摩一下吧。”

    菲菲先是不肯,最后拗不过我,只好躺在床上,让我给她按摩了一会儿。菲菲又反过来要给我按摩,我坚决不让,说你辛苦,我又没有干活,菲菲只好作罢。菲菲肯定又去哪儿干活了,几乎快要累垮,一上床,跟我说了一小会话就打起了声,可是一只手还是不停地捏弄着我的小弟弟。

    我被菲菲捏得有点冲动,摸着菲菲光滑的裸体,真是迷人的胴体啊,心里真想就这样把她占有了,可是想到自己无法给菲菲什么保证,不能害了她一辈子,只好将这个念头压下去。后来,我钻下去,靠着菲菲胸脯,吃起奶来。

    菲菲一边打,一边将我紧紧抱在她怀里。

    第二天一早,菲菲就在厨房间忙活起来。

    我走到她身边道:“你不上班?”

    菲菲说我不上班啊,我从暑假起就不打工了。

    我说你别骗我了,我知道你还在打工,要不然你不会这么累的。菲菲见瞒不住我,只好道:“我是在帮人干活。不过活儿很轻松,是给人看网吧(我还是第一次听说这个名词),上一天一夜(刚开始网吧都是二十四小时营业的)休息一天。

    我急道:“那你还干活?赶紧给我睡觉去。你要累垮了,生了病谁管你?”

    菲菲在我脸上啧一个道:“我没事地。你管自己吧。”

    我又想到什么道:“那你什么时候做作业?”

    菲菲说放心,我会安排的,网吧就是下午跟晚上忙一点,后半夜到早上都很空地,所以我地作业已经完成很多了。

    我望着过早承担起生活重担的菲菲。心情十分沉重。

    一边对自己说:“我要赶紧赚钱,赚很多很多地钱,不能让菲菲再这么下去了。”

    吃过午饭,菲菲就赶我走道:“你快到童思诗家去吧,今天你不是要在她家吃年夜饭吗?赶紧去献献殷勤。”

    我犹豫道:“那你呢?”

    菲菲道你放心,我把这点事做完就上班去了,年前不能来看你了,希望你与童思诗过得快乐。

    我感动地看着菲菲,上前一把将她搂住。我对菲菲道:“这样。过了年你就来我家,这样,要是童思诗不在。我会在门前行道树上用红粉笔画一个圆圈,你就可以进来了。不要忘了将红圈擦掉。”

    “知道了。星羽,”菲菲啧了我一口。在我耳边轻轻道:“赶快去看童思诗吧。”

    我想起什么,从身边摸出剩下地两百块钱,塞进菲菲地口袋里。

    菲菲说你干什么,我不能老是用你地钱。

    我怒道什么你的我的,你再跟我分什么你我我就不理你了。

    菲菲眼睛红了。

    我想想感情戏演很累又伤人,就赶紧跑了。

    跑到童思诗家去。童思诗见了我很高兴。

    菲菲说的是对地,这女孩子毕竟是需要哄,需要有人献殷勤的。

    童思诗父母都上班,只能利用晚上做点事情,大部分年夜饭的任务,都落到童思诗身上。要是没有人陪着,确实很郁闷。于是便与童思诗一起干起来。

    这男女搭配,干活不累,何况是第一次到童思诗家做年夜饭,小两口倒也做得有滋有味的。

    到了下午三点钟,爸爸妈妈都赶回来了,见我也在帮忙自然也很高兴,连忙说你们两人辛苦了,赶快去歇一会吧,这里我们来。

    我们见状,也就恭敬不如从命了。不到五点,年夜饭便做好了,我们自然是帮着摆碗筷桌椅,童思诗母亲---叫妈还有点不习惯----道,年年搞年夜饭太累,明年不如到饭店吃吧。

    这是我做毛脚女婿以来第一次在童思诗家吃的年夜饭,童思诗家现在经济状况也比较好,当然比较丰盛,冷盘加热炒也有三十多道菜。

    童思诗爸爸说星羽喝点酒吧。我说我不会喝。

    童思诗没有说话,童思诗母亲却点头道:“年轻人,多喝酒是不好,不过大过年的,喝一点高兴高兴没有关系。”

    说罢就要往我杯里倒酒,我想起自己不会喝酒,怕喝醉了自己乱说话,又怕晚上跟童思诗瞎搞,这都是不好的,所以用手捂着酒杯坚决不要,童思诗母亲也就不再坚持,童思诗马上给我倒上了椰子汁。

    爸爸妈妈今晚特别高兴,说星羽这孩子我们从小看着长大,人又漂亮聪明,脾气又好,把思诗交给我他们也就放心了,反正家里的一切将来都是我们的,说着就一杯一杯地喝酒。

    后来,童思诗父亲喝醉了,唱起歌来。童思诗母亲扶他进屋休息去了。并说思诗,星羽,你们也早点休息吧。

    我们自然不能休息,将一些剩余不多地菜肴消灭干净,其余的合并了,我自告奋勇洗碗,童思诗就干剩下的杂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