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第二部《激情岁月》第二卷 淘金年代 十二——十四小团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十二、录像带

    我们自然不能休息,将一些剩余不多的菜肴消灭干净,其余的合并了,我自告奋勇洗碗,童思诗就干剩下的杂务。///www.99zw.cn///

    童思诗母亲却又走出来,给了我们一人一个大红包。

    说妈今年银行发了好几万奖金呢。

    说罢进屋了。

    我还在洗碗,童思诗忍不住,将两个红包都拆开了,惊叹道:“哇,好多钱哪。一个人五百!”

    说着将两个红包都塞在我口袋里。

    我说思诗你干什么?那是你的红包。

    思诗脸一沉道:“什么你的我的,再说我可要生气了。”

    我还想说什么:“可是……”

    童思诗却妩媚地抱住我,柔声道:“过年了,我想与你一起去逛街,说不定用钱的地方很多,男孩子付钱不是更有面子吗?

    唉,我要给自己心爱的女孩子买东西,还用女孩的钱,这叫什么话?

    不过还是为童思诗的体贴而感动,童思诗自从回到我身边后性情大变,变得温柔婉约,为他人着想起来,不禁感动,啧了她一下道:“你真好,快放开我吧,让我把这点活干完了,我们进屋去,今天晚上好好玩玩。”

    “你又坏!”童思诗用手在我额头一点,却又莞尔一笑道:“那你快点,我去铺床。”

    上床了,童思诗让我把门关好,却鬼鬼祟祟拿出一盒带子,放进录像机里。

    童思诗家比我家富裕。所以已经换了一台21英寸大彩电(当时是大的),将那台十八英寸的放到了童思诗屋里,所以可以看录像的。不过平时我们看的都是比较正统地录像带,今天放的。却好像不是这种。

    童思诗将声音开得很低,原来是一盘黄带,大概是从陈参军祝雅亮那里借来的吧,童思诗家是没有这种东西地。

    我说好啊,你这个三好学生居然也看这种东西。童思诗面红耳赤道还不是你教的。我说我什么时候教过你了。童思诗道还没有啊。你每天晚上……

    我说我每天晚上可都是一本正经地,童思诗急道:“难道我就不正经了,是祝雅亮说看了这带子可以增加夫妻情趣。

    果然给我猜着了,我说嘛。

    我还想逗童思诗,童思诗更急,说你要不要来,不来我就将录像换了。我连忙道来来来。怎么能不来呢?

    童思诗含羞答答地宽衣解带,两人都脱光了衣服,模仿着黄带上的动作玩起来。

    以前看过几次黄带。不过也不是很注意动作,现在一边观摩一边实习,确实大有进步。觉得比我们以前刺激多了。

    不过当带子中放到女上位时,童思诗不肯了。借口是天冷。我只好欲火中烧地抱着童思诗看着录像中裸女的努力表演。

    最后是一群人对一个女孩子的强奸镜头,我与童思诗都大窘。连忙将录像画面关了。

    可是我依然为那镜头亢奋不已,在与童思诗玩的时候,也就多了几分疯狂与野蛮。

    当我意识到时暗叫不好,童思诗一定会生气了。

    童思诗却没有怪我,只是双手托着我地臀部帮我运动。

    这天晚上,我们玩了很多花样,深深感到,人生是多么美好啊。

    第二天,童思诗跟我回家。

    回我自己的家。

    明天就是大年三十了,我父亲也要回来,已经又打过电话说今年一定会来,是明天早上的车子。

    这样,我家将是从来没有过的四口之家过年了。

    也许以后会五口甚至更多口吧。

    不过家里大部分活都已经干完了,童思诗不知道顾晓菲的事情,以为都是我与我妈干的,直夸我能干,我的脸却暗暗发烧。不知道有一天童思诗发觉了菲菲的事情会怎么样。

    唉,管不好只好不管了,到时候再说吧。

    没有多少事情,我与童思诗干了一会儿活,又做了一通作业。开始休息。

    童思诗想起什么道:“哎,查铁丽现在怎么样了?我刚才看见她家门好像关着。”

    我想了一下道:“哦,大概已经回豸山去了,说是二十八号(昨天)走的。..”

    童思诗也哦道:“这样,查铁丽帮过我们不少忙,你以后要多帮帮她。”

    我点头称是。

    童思诗又沉思道:“过去我不懂事,错怪了查铁丽,伤害过她,真想找个机会跟她正式道歉,可是一直不好意思。”

    我安慰道人生中有些事情是不用道歉地,朋友之间是心灵相通的,不用为过去的事耿耿于怀。童思诗道你所言极是。

    晚上妈回来了,自然很高兴,说我已经请了明天地假,今年我们全家要开开心心过个年。

    我与童思诗都说好,不过我想起我爸为认购证发怒的事,又或者他一定要我将认购证退给人家一部分,到时说不定一家人又会闹得不愉快,脸上不免有点流露出来,我妈没看到,童思诗却感受到了,说星羽你有什么心事吗?

    我慌忙掩饰道没有什么。

    童思诗叮嘱道:“不管什么,过年了,高高兴兴,先把它抛开吧。”

    我口里答应了,心里却在想。我是可以抛开,可这事又不能随我,我说没事就没事。不过不管了。到时候再说吧。次日中午,我妈对我与童思诗说。吃了饭你们去接一下爸吧,他拿了很多年货。

    我们当然说好,不过时间没有这么早,因为修路与堵车地缘故,车子都晚点。能在下午一点以前到就很不错了。

    不料饭还没有吃完,也就十一点多地样子,忽然一辆三轮车停在我家门口,跑出去一看,原来正是我爸,高兴之极,问道你今天怎么这么早就到家了,不是修路堵车吗?难道你们车子会飞?

    我爸乐呵呵道,你有所不知。今天是大年三十,路上几乎没有车,虽然修路。但很快就到家了。

    我看爸的神色,好像很高兴。一点也没有为认购证地事情生气地样子。

    十三、送礼

    我看爸的神色。好像很高兴,一点也没有为认购证的事情生气地样子。

    上次我从上海回来与他分手时两个人还不太愉快。看来这大人也难当,必须宰相肚里能撑船啊。

    于是乘机将童思诗介绍了。

    童思诗读小学以来还没有见过爸,因为小学一年级起,童思诗就没怎么来过我家,而我爸工作又忙,很少回家(过去我们镇到上海没直达车,要到杭州坐火车,所以我爸回家次数更少,这种情况当时有一个热门词:夫妻分居),所以当然几乎跟陌生人一样,不过童思诗还是含羞地喊了一声爸,将我爸高兴得什么似的,立刻掏出一个小盒子,道这是我给新媳妇特地准备地礼物,本来是过年送的,现在提前给你吧。

    童思诗当然不肯收,我爸自然一定要给,只好由我出面道:“思诗,爸爸的礼物,你就收下吧。”

    童思诗这才窘迫地谢过爸爸,将盒子收了下来。

    按照西方的规矩,收礼后立刻要将礼物打开,然后称赞几句,不过我们中国人似乎不同,收了人家的礼,马上拆开是不礼貌地,我们虽然是一家人,但童思诗与我爸还不太熟,自然不能很放肆。于是将小盒子装进口袋,继续跟我爸说话,童思诗这时当然表现非常得体,因为要给我爸一个好印象嘛。

    我看着童思诗胀鼓鼓的口袋,心想我爸不知送了什么礼给童思诗,想想中国人的规矩确实很奇怪。于是就想起一个笑话:过去过年大家都要走亲访友,并吃上一顿饭,当然,也不能空手去。所以,大家都会随手带上一个红包,这个红包可不是现在封钱的红包,而是装着糕点的方方正正的纸包,上面一张红纸,里面装的一般都是糕点,比如有名的云片糕或者酥糖等,因为用不透明的纸严密地包着,用纸绳(现在已经绝迹了)系着,看不到里面是什么好东西,对小孩子的诱惑力特别大。

    话说有这么一个人,穷得实在没钱上街去买那几毛钱一个的红包(当时与现在地朝鲜一样,这种情况不足为奇),但是亲友不能不走,面子又不能不装,绝望之中想出一个好办法。

    他找来红纸,在里面包上两块砖头,纸绳一系,方方正正,煞是好看,于是便胸有成竹地去走亲戚了。

    来到亲戚家,老规矩,见面,寒暄,喝茶。时间到了吃饭。

    酒醉饭饱之后当然就是告辞,与所有人一样,临行时照例要送上礼物,道:“不好意思,这是我的一点小小心意。”

    于是主人自然也得回答说:“哎呀,自己人客气什么,来吃顿谁菜便饭还带什么东西,还是拿回去你自己吃吧。”

    随后是双方推辞,最后主人不敌,只好收下,千篇一律地流水过程。

    不过这位仁兄与众不同。

    递上礼物,道:“不好意思,这是我地一点小小心意。”

    于是主人自然也回答说:“哎呀,自己人客气什么,来吃顿谁菜便饭还带什么东西。还是拿回去你自己吃吧。”

    仁兄就道:“哦,你真客气,不好意思。那我就拿回去了。”

    于是就不再提起,主人心中郁闷。又不好说“你再送啊,我刚才说的不是心里话”,又不能改口,眼睁睁看着仁兄提着本该属于自己或者自己孩子地礼物大摇大摆地出了门,扬长而去。那个肉痛啊,那个心头痛啊就别提了。

    只好大骂仁兄小气。

    其实他不知道,不是仁兄小气,舍不得那几块砖头,而是万一对方一收下来,事情就要穿帮,大家面子上就都不好看了,所以仁兄是为了对方的面子,多为别人着想?

    于是仁兄得意地拎着砖头走东家蹿西家。吃喝得不亦乐乎,而且不会像空手上门者遭主人白眼。

    酒饭之余,故伎重施。无往不利。

    不料最后到了这么一家,与他一样穷。正巴望着收个红包走亲戚呢。

    于是当仁兄一说“不好意思。这是我地一点小小心意”时,主人立刻接过礼物。口里道:“哎呀,自己人客气什么,来吃顿谁菜便饭还带什么东西,还是拿回去你自己吃吧。”一边却将礼物拿进里屋去了。

    然后出来送客。

    那仁兄没想到主人这么老实,居然就收了,事情肯定要穿帮,于是连忙寒暄几句,匆匆道别,落荒而走。

    主人大喜,回到家中,却是又惊又气。

    气的是自己刚刚一转眼的功夫,家里几个孩子早馋虫爬出来,偷偷拆了红包,大孩子有点疑惑,怎么这红包中地糕点像砖头,最小的孩子可不管那些,拿起就咬,结果自然是崩了一颗牙齿。

    惊得当然是仁兄居然想出这么一个绝妙法子,道自己家白蹭了一顿吃喝,幸好被孩子们拆了红包,不然,要是拿了这红包去别人家,主人收下后还不得骂死自己?

    于是只好大骂仁兄。谁知仁兄在家里骂得更凶,哪里有这样不知羞耻地人,居然连推辞都不推辞一下,就收了他的红包!

    结果,呵呵。

    正胡思乱想着,忽听耳边有人叫道:“星羽,思诗,你们怎么跟爸爸站在门口,大冷天,有话进屋再说。”

    原来是我妈,我与思诗这才猛醒,连忙与爸爸一起将东西搬进屋去。

    十四、小团圆

    下午四人一起动手,做年夜饭。

    其实菲菲已经做了不少,童思诗又来做了一些,基本事情也都已经干完,不过我爸拿来单位发的不少年货,又要忙一阵子。

    四个人动手,到了下午两点,所有事情都已经干完,于是妈道早点动手烧,慢慢吃吧。

    于是大家又忙开了,我一边洗着酒杯碟子(平时不用,当然要洗一洗),一边既高兴,又伤感。

    高兴的自然是今年大团圆,四口之家一起过年,伤感的却是,我们团圆了,我心爱地菲菲(菲菲票为什么这么少啊,我是哪一个女孩落下都不忍心)却不知道此刻在哪里过年。菲菲啊,你现在还好吗?有没有年夜饭吃啊,鞭炮是一定不会买来放的,希望你今晚能够吃上一顿热饭菜啊(写到这里,我的眼泪下来了,我要停一停才能往下写了)。

    我呆呆地洗着酒杯碟子,忽听妈在我耳边轻轻说道:“星羽,注意点,今天要开开心

    “哦!”我感激地点点头,拭去了眼角的一颗泪珠,偷眼看了一下童思诗,还好,她正与我爸在厨房间有说有笑地烧菜呢。

    童思诗与我爸动作很快,开始上菜了。

    忽然想起想写一下江南普通人家年夜饭的菜谱,不是为了骗几个字数,而是为了感受一下生活,大家有什么年夜饭的菜谱也可以在书评区交流一下,我很想看看其它地方年夜饭吃的是什么。

    当然,这是以前的事,现在我们这里年夜饭早就都在饭店里吃了。

    我家的菜谱是事先列好,然后去买相关菜肴地,而且一年传一年。次年做一些改动。

    基本菜肴如下:

    冷盆:

    海蜇头、腰果、开心果、羊肉膏、拌十锦、泡菜、皮蛋、花生、五香牛肉、牛肚。

    大件:全鸡、全鸭、八宝鸭、蹄膀。

    热盘:糖醋排骨、油炸春卷、洗沙羊尾、白斩鸡、糖醋鱼、清蒸鱼、红烧鱼、爆鱼、栗子烧鸡、青菜豆腐皮。

    热炒:炒三鲜,炒三丝、炒三丁、炒三块、炒十锦、炒里脊、炒二冬、炒肉结。

    汤类:双圆菠菜汤(鱼圆、肉圆)、黑鱼汤、土鸡蘑菇汤、油面筋丝粉汤。

    甜食:八宝饭、苹果羹、顺风圆子。

    上面就是这一年地菜谱,虽然很土气。不过觉得还是挺好吃的,价格也不贵。当然。菜谱每年都有变动,只可惜后来都丢了,不知道大家过年吃些什么。

    菜肴慢慢上来了,大家轮番下厨,边吃边聊家常。爸爸妈妈今年奖金都大有增加。所以很高

    说着说着,爸忽然道:“星羽,你知道现在认购证什么价钱了吗?”

    我说不知道。爸爸告诉我,认购证发行结束了,整个上海第一期认购证一共发行了二百五十六万张。

    我一听,几乎昏倒。

    大家知道为什么?

    因为当时深圳已经先发了认购证,一百万人口地城市,发出了一百五十多万张(不是记得很清楚,大概)。每人一张多,上海人发行在后,而且上海人地金融意识更强。理应发得更多。假如一个上海人(上海人口一千二百万),平均买五张地话。那就是六千万张。加上江浙与深圳赶来地(据说深圳人就买去了五分之二),说不定会上亿吧。谁知道竟然只卖出二百多万张!

    我立刻就意识到错过了一个大好发财机会。

    上海人买股票很疯狂,我以为他们买认购证也会很疯狂。谁知根本不是这样。

    因为上海人太精明。

    一分钱都要算上半天的上海人,怎么舍得花三十元去买一张可能白白丢掉地认购证呢?

    认购证话题后来延续了一年多,至今上海人提起这还都捶胸顿足,如丧考妣----后悔啊。

    认购证是上海人心中永远的痛。

    浙江就两样了,我们浙江的解百发行认购证,在当时是唯一亏本地,因为买认购证的人太多了,这也说明浙江人大气全国都比不上。直到很后来,才有购买安徽马钢与厦门厦工的投资者亏本,那时买认购证都买疯了。

    我爸这才道星羽我错怪了你,你的金融意识是比我,不,比绝大多数上海人都强,可惜啊,我们一个单位三百多人,没有个人买,当时我想退给他们,他们还不要呢。哦对了,现在他们要了,说如果我要退的话,他们愿意以六十元一张的价格向我购买。

    六十元一张!我妈与童思诗一下眼睛就直了。

    买来三十元一张,卖出六十元,才不过几天功夫,这一来一去价格就翻了一番!

    大家都很高兴,说星羽这次可发了。爸爸道,星羽你将认购证全部给我吧,这里是一千二百块钱,同事们给我的,这次也算小赚一笔,落袋为安吧,反正下次还有机会。

    爸爸又懊恼道,早知道如此,不如当时就去买一千张,也不过三万块钱,一年的工资加奖金(那一年我爸单位奖金就狂发了两万多,当时他们单位平均工资才每月四百多),现在就白到手三万块了,可是我怎么就听了同事的话,说把钱扔到黄浦江里不合算!唉,后悔也来不及啊,星羽,你赶快趁这个大好机会,将认购证卖了吧。

    “是啊,”我妈与童思诗也异口同声道:“譬如没有去上海,白得了六百块,再说,以后机会多地是,卖了吧。”

    三人一起都看着我,等候我的回答。

    谁知我却轻轻摇摇头道:“不,我不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