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第二部《激情岁月》第二卷 淘金年代 十五——十七分歧、触景伤怀、纵情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十五、分歧

    三人一起都看着我,谁知我却轻轻摇摇头道:“不,我不卖!”

    我的回答大出众人意料之外。///www.99zw.cn///

    三个人同时叫了起来:“为什么?”

    这也难怪,当时我妈的月工资只有三四百(虽然奖金多了点,可是奖金是不能作数的),我跑了一趟上海,就赚了六百,还不赶紧把钱拿到手再说?我爸道你别傻了,一下子能赚到六百,这样的好事上哪儿去找?机会又不是没有了。

    我道爸,机会永远是有的,但像这样的机会是永远不会再有了,所以我不光不能卖,而且我劝你,过了年回去以后,赶紧去六十块一张再去买五百张吧,这就是千载难逢的机会,以后不会再有。

    爸惊叫起来:“你发疯了!到手的钱不要,还要你爸往里面贴钱!”

    大家都觉得不可思议,怎么我跟众人的思路两样呢?

    爸说,原来我要是买三万元,一千张,现在六十元,我赚三万,要是我现在去买三万元,五百张,不是还倒贴进去一万五?

    大家都觉得很有道理,是这么回事。

    我却道爸,这账不是这样算的。那三万元一千张的好事你已经错过,再也不会得到这样的机会了,但是机会还是有,现在股市这么疯,今年发行的股票又多,认购证发行量又出乎意料地低,六十元一张的认购证是肯定有得赚的,说不定将来会涨到一百元,两百元一张甚至还要多。你不是还有得赚吗?

    我爸将头摇得像波浪鼓一般:“不可能不可能,认购证又不是股票,摇不到就完了。那些花钱买认购证的,将来一定会跳黄浦江地。这种冒险事情我是不会做的。

    我道爸你怎么这么脆弱?要是你不敢,就少买一点,你不是发了两万多奖金吗?就拿出一半来买两百张认购证,有得赚当然好,就是亏光了。就当奖金少发了一点,也不至于去跳黄浦江吧?

    我爸眼睛瞪得鸡蛋大,连连摇头道你这孩子走火入魔了,只看见人家买了认购证卖掉赚钱的,没有现在再去买认购证向里赔钱地,再说,就是买了股票也不一定赚钱,何况是去买毫无价值的认购证,好了好了。不管你怎么说,我是不会去买地。

    我叹了一口气,知道大人的思想是很难被我这样的孩子扭转过来的。只好作罢。

    这时,场上的局势形成势均力敌地场面。我爸我妈还是劝说我赶紧将认购证卖了。童思诗听了我让我爸赶紧再去买认购证的话,觉得很有道理。看到我爸当然不肯去买,所以很自然地站在我一边道:“爸,妈,这事还是让星羽自己决定吧,你们的话固然不错,但他不想卖肯定也有他自己的道理。”

    我爸道:“可这是一千二百元钱啊,要是摇不到股票,不是白白丢到黄浦江里去了?”

    “摇不到就摇不到吧,没什么的,再说,别人也不都是傻子,会舍得出六十元买你三十元买来的东西。”

    童思诗的这番话说的我爸我妈都若有所思。

    我妈道:“既然这样,就先让星羽留着认购证吧,反正时间还早,以后再说。”

    我爸犹心有不甘地悻悻道:“这样的大好机会错过就没有了,以后人家也不一定会要,不过星羽既然不肯,那就算了。”

    童思诗乘机道:“好吧好吧,这事以后再说,菜都凉了,赶紧吃吧。”

    于是大家便端起杯子,互相敬酒敬饮料。

    不过,因为刚才地分歧,心里总是还有点疙瘩,气氛也就不那么融洽了。虽然表面上还是看不出来。

    这人的感觉还真奇怪。

    多亏童思诗,努力在其中活跃气氛,大家才又都露出了笑容。

    最后一个节目是发压岁钱。

    我与童思诗一人得了一个大红包,看来钱还不少。

    大家都吃得肚子实在撑不下了才罢休。饭后大家争着洗碗,本来是童思诗主动收拾残羹剩菜的,我妈一定不肯让童思诗这个新媳妇洗,童思诗拗不过只好放弃了,我爸要洗,我妈道你刚回来还没有休息过,还是我来洗吧。

    我想想我妈也累了一年了,大年三十地,也该休息休息,而且今年我基本没有生冻疮,于是道:“妈,你陪爸爸、思诗去屋里说话吧,还是我来洗吧。”

    妈有点感动道:“星羽是长大了,懂事多了啊。”

    我爸也想说什么,我连忙道:“好了好了,就是洗一餐碗,又不是什么大事,你们大家赶紧去看电视吧。”

    爸妈见如此,便只好进屋去。

    过了一会儿,童思诗走了出来,道:“星羽,我来洗吧。”

    我说不用,你去陪爸妈说话吧。

    童思诗道我还是陪你,不,我来洗碗,你陪我吧。

    我说不用,你就让我亲一下就可以了。

    童思诗嬉笑着,打了下我道:“没正经,欠扁!”

    一边说着,一边强行从我手中抢过抹布,洗起碗来。

    我乘机嬉皮笑脸道:“亲一口不行,那我晚上……”

    童思诗脸色更红,举起抹布道:“星羽你再说,我可要把抹布塞到你嘴里去了。”

    我这才吐了吐舌头道:“遵命,夫人。”

    童思诗想说什么,又咽回去了。

    我乘机抱着童思诗非礼。童思诗笑骂道:“你还不赶紧去洗洗那双油手,摸得人家直起鸡皮疙瘩!”

    这一下我才老实了。

    其实根本不用急,晚上。嘿嘿……

    我想起晚上,心儿又偷偷痒起来了。

    十六、触景伤怀

    后来童思诗把碗洗完了。另外一些杂事也都让我干了,于是去妈屋里看晚会。

    其实晚会真是俗不可耐,不过大家追求的也就是这个意境。

    四个人一边看电视,一边聊天(爸妈没有再提认购证),时间过得倒挺快。很快就到十二点了。

    爸爸妈妈就催我们出去放鞭炮。

    今年妈买地炮仗比哪一年都多。

    与童思诗一起将装焰火地纸箱搬出去。先放炮仗。这时,外面的鞭炮声已经响成一片了。

    童思诗可不像别地女孩,她胆子特别小。所以她只帮我在地上一个一个竖着放炮仗,等我一点着鞭炮,她捂着耳朵就逃到门里去了。

    我只好自己一个人点炮仗。

    不过炮仗的声音确实震得我耳膜嗡嗡直响。

    直到我放完炮仗,鞭炮当然也已经响完了,童思诗才从门里出来。

    下面就是放焰火了。

    童思诗跑进去一叫,我爸我妈他们也都出来了,我们先拿出一个大花筒放在地上。点着了,立刻火树银花升了起来。

    童思诗紧紧拉着我的手,指着焰火笑着嚷了句什么。我没有听清,又不好意思再问。只好连连点头。

    爸妈看着我们。在明亮地焰火下,他们笑得很开心。

    后来他们进去了。说你们放吧,玩得开心点。

    于是我与童思诗拿着焰火去桥上放了。

    平时这条河中,巨大的铁船(六百吨级地)是川流不息的,据说上海的三分之一石材沙子要靠我们这里运去,不过到了过年,河里一条船都没有了,原来泥浆一般的水也变得非常清澈,倒映着两岸的灯光与满天灿烂地焰火,整条河也变成流光溢彩的光河了。

    与童思诗放着焰火,看着一颗颗火星直蹿上天,然后炸开,变幻出美丽的图案,渐渐黯淡,慢慢落到河中,童思诗像个小孩子一样笑着拍手。

    原来童思诗也童心未泯啊。

    这时,天上的焰火都映红半边天了,我们带来的焰火却已经放完了,好在桥下就有卖焰火的摊头,居然到了凌晨生意还是不错,很多年轻人围着好像不要钱似的。

    我想再去买点焰火来放,童思诗却拉住我道:“家里的没放完,就别买了,我们就站在这里看看吧。”

    于是我们就站在桥上看别人放,童思诗与我手拉着手。

    我突然就想起与林羽思牵手看焰火的往事,又想起跟菲菲年三十晚上放焰火,不禁黯然神伤。

    我不是嫌童思诗不好,说真地,找到童思诗这样的女朋友,可真是我前世修来的,我根本没有什么不满意地,但是我就是放不下别的女孩。

    林羽思,我地女神,她现在在美国可好?在异国土地上,她与谁一起过春节呢?要是现在我能见她一面,就是让我吃十六个糖滚鸡蛋,“一路躺着滚蛋”我也愿意啊。

    姐妹花,我最心爱地妹妹们,今年春节,是不是又有繁重的演出任务?

    还有我可怜地菲菲,现在,她是在给别人代班,还是在干活呢?或者已经躺下,准备稍过一会儿就爬起来上早班?

    杨柳青,我另一个天真无邪的小妹妹,此刻又在干什么?还有,还有姐姐与查铁丽,虽然肯定一家团聚,可是不知道有没有放焰火,山村与小岛的晚上一定很冷清。

    还有柯儿、刘婷婷、彩云、如月,虽然与我在同一个小城的夜空下,也不知道她们现在怎么样,就是和我一样在看焰火,是不是与我一样心情?

    另外还有我的同桌何永莲。也是怪可怜的,虽然我对她只有同情,不过现在她是肯定只能躲在被窝中睡觉。既看不到电视,也没有焰火可看。

    唯一可以放心的就是祝雅亮。现在肯定与陈参军一起,不过他们此刻肯定躲在温暖地被窝中,我甚至还想到了那个雏妓,现在是否还在夜夜换新郎?我让她不要再每天出卖自己的身体,她也答应了。可是在这社会中,她能不能做到?已经好久没有她的消息了。

    虽然说人有悲欢离合,可是现在我们还小,就已经不能像过去那样天天见面,无忧无虑,将来长大,更是会各奔东西,天各一方,到那时。恐怕就是想见一面恐怕也得隔上三五年甚至更长时间,这让人怎么受得了?

    那么,有没有一种办法。可以让大家常相厮守,永不分离呢?想来想去。没有办法。

    唉。要是这一切不过是一部小说或者电视连续剧该多好?

    那我一定不管别人地指责与国家的法律,给自己娶上十二个老婆甚至更多。

    可是我是生活在现实中啊。怎么可能呢?

    想到此,我不禁肝肠寸断。

    童思诗开始只拉着我地手,默默与我一起看着天上绚烂的焰火,后来忽然感到有点不对,转头来看我,却是吓了一大跳。

    连忙道星羽你怎么了,为什么脸色这么难看?

    我鼻子有点酸,但强忍住道:“没事,我们走吧。”

    童思诗没有再说话,默默陪我走下桥去。

    一起走了一段路,童思诗轻轻说:“是不是想林羽思了?”

    我有点慌乱,连忙说没有,没有,真的没有。

    童思诗道:“要是你真的想她,还是可以去找她,我上次她走的时候我求过她,她答应如果你愿意,一定把你办出去。”

    “不不不!”我激烈地道:“我不走,我舍不得你!”

    童思诗摇头道:“你别骗我,我知道你喜欢林羽思,也知道自己比不上她……”

    我捂住她地嘴道:“不许你这么说,你就是我朝思暮想的最爱的那一个,我唯一的愿望就是与你白头到老。”

    童思诗停住脚步,很感动地望着我,说:“星羽,我以前那样待你实在不应该……”

    十七、纵情

    我很认真地对她道:“童思诗,过去的事情就让它过去吧,不用再提了,再说过去主要还是我的错,我以后一定会好好对你,而且一定会实现自己的理想,不会辜负你的。”

    童思诗捧着我的脸,虽然是寒冬,但是她地手依然很温暖。

    “星羽,我知道你心里很苦,为迁就我你也牺牲了很多,我也知道你心中装着很多女孩子,你放心,我不会强迫你忘记她们,只要你心中有我就行了。”

    停了停,她又轻轻道:“我只要你好好对我,其它的,我就不管那么多了。”

    我无语地望着童思诗的眼眸,黑暗中它们依然显得那么明亮,童思诗真地变了很多啊,她为了我,又做出了多大的牺牲?

    我暗暗下定决心,童思诗是个好女孩,既然我选择了她,就不能再让她受委屈了。

    于是很高兴地拉起童思诗地手道:“快跑!”我与童思诗欢快地穿过焰火下地街道,跑回家去。

    回到家,我还想放焰火,童思诗却使劲将我推进屋去,说:“不早了,还是赶紧上床吧。”

    对,赶紧上床。我已经忍不住了。爸爸妈妈当然早已经进入了梦乡,我们也快上床吧。

    急急忙忙两人打了一盆热水洗完脸脚,立马脱衣进了被窝,童思诗洁白美丽的乳房马上填满了我贪婪地大嘴,童思诗在我耳边道:“可惜没有录像,要不,下次我把录像机带来吧?”

    我使劲吮吸着童思诗粉嫩的奶头,顾不上说话,只是一边吃奶一边摇头。

    与童思诗做爱,还要什么黄带呢?

    一直吮吸拨弄到童思诗奶头发硬,娇喘吁吁。我才爬到童思诗青春完美的胴体上去。

    今天不比往日,我与童思诗都有着急切的心情,两人狂野地做着爱。兴奋不已。

    童思诗在我耳边悄悄说:“今晚,你要几次就给你几次吧!”

    我一听愈加兴奋。全力冲击着童思诗的花心,搞得她连连娇嘤道:“我要死了,我要死了!”

    我更是亢奋,狂暴地猛烈冲刺,直到喷薄而出。

    我无力地瘫软到童思诗身上。压扁了她地乳房,两个人都是大汗淋漓。

    童思诗用自己的汗衫替两个人上上下下全部擦干净了,然后在我耳边低语道:“你太厉害了。”

    我紧紧抱着童思诗,心里无限满足。

    我觉得,与童思诗的爱又提升了一个层次。

    我们互相摸着对方地身子,后来我又起来了。

    于是便再次翻身上马,与童思诗又做了一次。

    然后就睡了。

    睡到迷迷糊糊,觉得童思诗的小手摸得很舒服,便又狠命地搞了她一次。

    然后倒下来便睡着了。

    就这样。睡一会儿又搞,搞了又睡,也不知道玩了几次。

    等到天朦朦亮。我们实在太疲倦了,这才心满意足地相互拥抱着沉沉睡去。

    等再次醒来。已经上午十点多了。

    童思诗正睁着那双美丽的大眼睛看着我。无限柔情。

    我连忙吐出她的奶子,道:“你醒了?”

    童思诗轻轻拭去自己奶头上我的馋液。脸红红道:“给你搞得太兴奋了。”我也有点不好意思,不过还是将童思诗的手牵到自己小弟弟上。

    小弟弟被童思诗一摸,又硬了。

    我便又翻身爬上童思诗地身体去。

    这下童思诗可不干了,使劲用双手抵住我道:“不行了不行了,不能再搞了。”

    我馋着脸道:“不是你说我想搞几次就搞几次吗?”

    童思诗用手在我额头一戳道:“什么搞啊搞啊,多难听啊,我说的是昨夜,现在已经快中午了,爸爸妈妈也已经起来了,会听到的。”

    外面屋中是传来很轻的动静。

    我却使劲捏住童思诗的手道:“我不管,还没有起床就还是昨夜。”

    于是强行爬到童思诗身上。

    童思诗急道:“真的不行了,等下没有东西擦了。”

    话音刚落,我已经破门而入,童思诗娇嘤一声,便咬着嘴唇不发声了。

    我乘机翻江倒海,又足足搞了半小时,放出了最后一点残存的积蓄,才从童思诗身上滚到一边,像只死猪般的躺着什么也不想了。

    童思诗扯下枕巾,帮两人擦干净,然后恨恨地在我肩头咬了一口。不过不是真咬,没怎么痛。

    就是痛,我也已经心满意足了。

    童思诗又抱着我睡了一会儿,然后悄悄对我说,你再睡一会儿吧,我先起来了。

    我抱着她的裸体道:“我不许你起来,陪我!”

    童思诗道:“不行地,等下爸爸妈妈会怎么看我。你睡吧。”说罢起床,光着身子去柜子里拿两个人的衣服。然后很快跑回来,一边哆嗦着,一边很快穿上衣服,我当然不会闲着,手上下乱摸了个够。

    不过我刚一碰到童思诗的小妹妹,童思诗就嘶地倒吸了一口气。

    我连忙退回来摸着童思诗光滑如玉地大腿。

    童思诗俯身对我道:“坏蛋,昨夜被你玩惨了。”

    我有点急,连忙起身道:“让我看看。”

    童思诗使劲按住我,道:“不许起来,看什么,已经这样了。”

    说罢穿上裤衩长裤,下了地。

    又回转身,拍了拍我道:“再睡一会儿吧。”

    说罢很快地梳理了一下,开门出去。

    “爸爸妈妈新年好。”

    外面就传来了我爸妈的声音:“新年好,思诗怎么起来了?再睡一会儿吧。”

    童思诗回答道:“不了,星羽昨夜睡晚了,就让他多睡一会儿吧。”外面地说话声放低了。

    我觉得有点累,一阵倦意袭来,我又进入了梦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