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第二部《激情岁月》第二卷 淘金年代 二十四、谁是“冲头”?二十五、釜底抽薪、二十六、消除误会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二十四、谁是“冲头”?

    我爸喜滋滋地告诉我,昨天股票认购证行情大涨,一下子涨了四块,也就是说已经每张九十块了。///www.99zw.cn///

    每张九十,刚好赚了六十,二六十二,哇,我的六百元投资竟然赚了一千二百块钱!

    写到这里说明一下,大家以为我这是YY,我郑重声明,本文写到这儿都绝非YY,这里面绝大部分尤其是股票与股票认购证部分,虽然大家今天看来可能匪夷所思,但绝对都是真实的,除了极个别极个别细节可能因为记忆原因出点小差错比如次序颠倒什么的,其它部分,大家完全可以将它当作历史教科书来看。

    我爸十分亢奋,声音哇啦哇啦的,我的耳膜被震得嗡嗡响,旁边的人都听得一清二楚。

    听到又涨了,妈妈的同事们顿时一片惊呼!已经买了认购证的自然弹冠相庆,因为随着认购证价格的上升,他们已经不再后悔当初少买了多少,与别人相比,他们还是赚了嘛,所以,他们更关心的是认购证的价格又涨了没有,涨了多少以及还会不会涨。

    那些没有买的自然垂胸顿足,以头抢地。其实当初说要去买认购证的人不少,还让人家临走的时候叫一声,不过临行却都推脱有事,纷纷退缩了,现在看来只有懊恼的份了。

    其实当时的平均工资只有两百多,最高的不过四五百,一看别人赚了千把,自然很眼红的。

    这时我爸已按耐不住,大叫道星羽你赶快来上海。要不就来不及了,赶紧将认购证全部抛出,让别的“冲头”接手去吧。“冲头”是上海话。大意是可以任你宰地傻瓜加愣头青的意思,也不是十分贴切。比如你刚刚买了一套房子,价格一百万,形势不好,现在有点后悔,但一时卖不掉。这时走来一个人,道,没关系,房子肯定会涨,没人要就给我吧,这个人就是“冲头”,注意,他在说这话时,自己并不知道形势不好。或者虽然知道形势不好,但认为肯定还会涨上来的,所以大胆接了你地盘子。这就是名副其实挨人宰的地冲头。

    闲话少说,我早就准备好答案。说爸我不卖的。

    我爸一听就急了。说什么,你不卖?你想做冲头啊。这是一千八百块钱啊,现在赚钱哪有这么容易,你爸妈辛辛苦苦一个月才挣多少(七百块,不算奖金),不要说了,赶紧将认购证全部拿到上海来!

    话中带着掩饰不住的焦急与愤怒。

    妈妈的同事们也都开口道,你爸说的对,放着这么多钱不要是傻瓜,赶紧去上海卖了吧。另一个跟我一起去上海买认购证地叔叔也乘机道:“星羽,你要去就把我的认购证也带去卖了吧,净赚六十元一张,四六二百四十块块钱呢。他这么一说,其他几位叔叔也纷纷要委托我卖。

    我连忙冲他们摆摆手,又对话筒里道:“爸,我说过,这认购证我是不会卖的,电话费很贵,赶紧挂了吧,不要再打电话来了。”

    说罢就将电话搁了。

    在场所有人的眼睛都瞪得鸡蛋大,半晌说不上话来。

    回省过来,纷纷问我为什么不卖。

    我说原因很简单,这认购证嘛,买的人多就不值钱,买的人少就一定赚钱,上次深圳发行了一百多万张,都赚了许多,上海这么大城市(当时深圳比上海小得多),才发了两百万张实在太少了,肯定能够大赚。

    有人不相信道:“当时上海人都不买,他们这么精明还会错过这个大好机会?”

    我说是啊,就是因为上海人精明,太精明了,不见兔子不撒鹰,所以才会错过这个大好机会,现在肯出九十一张来买的人不也是上海人吗?难道他们都是傻瓜?既然有人肯出九十元一张来买,肯定有他们自己的道理,不信,你们就等着瞧吧。

    被我这么一说,原来打算卖掉认购证的叔叔们也连连道不错不错,星羽分析得有道理,我们不卖了。

    立刻有人酸溜溜地道:“不卖?小心到手地钱又丢了,后悔莫及。”

    叔叔们豪气万丈道:“丢了就丢了,潇洒走一回,怕什么?总算我们也买过股票认购证了。”

    说罢,他们内部又分为买与没买的两方,唇枪舌剑地争论起来。

    趁大家不注意,我向妈扮了个鬼脸,溜走了。一边想着大人们还在那里面红耳赤地争论,暗暗发笑。

    回到家,童思诗正在等我呢。

    道星羽,赶紧跟我走。

    我说干什么?鬼鬼祟祟地。童思诗神秘地说到了你就知道了。

    童思诗又说带上你家的户口簿。

    她这么一说我就立刻明白,是要给我办居民身份证。

    可是,我有点疑惑地说,我不是还没到十六周岁地嘛,怎么可以办呢?

    我与童思诗同一天出生,她自然不会不知道。

    童思诗道你这人怎么这么罗嗦,叫你去你就去!

    我哦了一声,不再问话,跟着童思诗到了办证处,童思诗说找一个姓沈的叔叔,跟他嘀咕了几句,又指指我,叔叔就走过来,说照片带来了吗?

    我说带了(当时可以自己照相地),叔叔说给我,于是他将照片接过去看了一会儿道:“两只耳朵位置不是太正。不过算了,你们过三天来取证吧。”什么,三天?不是要两个月吗?我有点不相信自己地耳朵。

    叔叔肯定的点点头道:“对。三天。”

    我高兴得忘记谢谢了。

    童思诗走过来道:“哎呀你多说什么,走吧。”

    说罢挽起我地手。一声清脆地叔叔再见,便拉着我走了。

    二十五、釜底抽薪

    到了晚上,我妈又传达我爸的话了。

    原来,爸爸又给他打了电话,说这样。星羽不愿意卖也没关系,让我去一趟,把认购证送去,他替我收着,什么时候我要卖就给他打个电话,以免万一有事耽误时间就卖不成了,另外,也可以我自己定一个心理价位,比如一百块。到了就卖出。

    心理价位,心理价位,不知为什么老喜欢有人用这个词语。比如你买了股票,先定好一个心理价位。到了就卖出。结果不少人因为只赚了百分之十,因为心理价位到了就卖掉了后来飙升几倍甚至几十倍的大黑马。相反。因为心理价位没有到而不肯卖,结果眼睁睁被套住,亏得家门口都找不到。后来我还特地写了一篇文章,就叫《心理价位害死人》,因为,股票要涨要跌,与你地心理价位毫无关系,你死抱着自己的心理价位不放,下场可想而知。

    不过童思诗动摇了,说星羽爸爸这个方法很好啊,你把认购证送到上海,万一有什么不对,你爸爸离得近,可以赶紧卖掉,这样就不会损失了。再说,要是能够在一百元卖出,我们就可以赚一千四百块钱了,只有六百块本钱,够了,不要太贪。

    我这人不喜欢说大话,所以话总是不愿说得太满,可是事到如今,我也只好直话直说了。

    我说妈,你叫爸爸不要再打电话了,电话费很贵,就是单位地也不太好,认购证我现在是不会卖的,至于多少才能卖,那要看情况,现在是无法决定的,总之,我认为认购证还远远没有涨到头,所以你们不用再劝说我了。

    其实,我心里也是在担心,万一我拿到上海,我爸二话不说就会将它们卖了,先斩后奏,甚至斩而不奏,到时我有什么办法?大人说话不算数的多了。

    我的话真是大出我妈地意料之外,本来,她也觉得我爸的办法很好,我不会不答应的,比如说,我可以定下不到一百元不卖,这样不是两全其美吗?她真想不通,三十元买来的东西,为什么我一百元不肯卖呢?

    童思诗也不明白。

    其实我也不明白,或者说明白是明白的,可是跟她们说不明白。

    于是道,妈,我不卖自然有我的道理,以后你跟爸爸就不要再来管我认购证的事情了。

    妈怒道:“你这是什么话,难道我们不能管你吗?虽然那是你的钱,可我们也不能让你胡来,明天你就把认购证送到上海去,你要不去,我去,价格你自己定,到了就卖掉。”

    我说我不去,你不要逼我妈。

    妈说我们就是要逼你,我跟爸商量好了,你要是不把认购证卖掉,将来我们就不会给你钱让你买股票,就是中了签也让它烂掉!

    我倒抽一口冷气,没想到妈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爸妈地这一手可真叫绝的,釜底抽薪啊!

    大家知道,这股票认购证是用来搞股票发行抽签的,抽到了可以买股票抽不到就是一张废纸。

    抽不到就不用说它,要是抽到了,那就还要拿出钱来买股票。

    没有钱买。抽到了也是废纸,白白作废了。

    按当时发行股数与价格,每张中签地认购证可以买三十股(唯一例外是众城实业,每张五十股),每股面值十元,发行价三四十元,需要一千多元。要是中了好几张,就要几千元甚至上万元,家里要是不支持我,我怎么办?上哪儿搞这么多钱?

    爸妈这一手,可真让我傻眼了。

    当然,他们肯定是认为。只要使出这一杀手锏,我就会乖乖就范了。

    不过我当然也不会在我爸妈的高压下让步,很多人说我软。其实我是很硬地,说过地话从来不肯收回。这次也一样,于是便道:“你们不支持就不支持,反正我是不会卖的。”

    说罢,气乎乎地回屋去了。

    其实我做好了最坏地打算,要是真的没钱。我就把中签的股票卖掉,就是少赚一点嘛。

    我回到屋里,童思诗也跟进来了。

    劝说我道:“星羽,爸妈也是为了我们好,你就听他们一回吧。”

    我哼了一声道:“为我们好就一定正确吗?为什么非得听他们?”

    童思诗说,我觉得他们说地没有错啊。

    我怒道:“那么你是说我说的是错了?”

    童思诗犹豫了一下道你说地也有道理。

    我更怒道有道理有道理,你到底站在哪一边?

    童思诗连忙道我当然站在你一边。

    我说那就好,你放心,他们不拿钱就不拿钱。我就不信会没有办法。

    童思诗想了一想说:“要不,我跟我爸妈去说,让他们出钱吧。”

    我摇摇头道:“还是不要吧。你爸妈会问为什么我爸妈不肯出钱,说起来很麻烦。所以还是不要了。”

    童思诗迟疑道。那要是到时候拿不出钱来怎么办?

    我道船到桥头自然直,到时候再说吧。为了避免我妈再唠叨。第二天我就与童思诗去了她家。

    虽然童思诗父母也会问起认购证的事,现在好像我周围到处都在说认购证,不过至少他们不会像我妈那样,非得强迫我把它们卖了,至少耳根清静许多。

    没有人在耳边念叨,我在童思诗家总算落得了个清静。这几天,关于认购证的消息满天飞,行情也是一天几变,不过总的趋势是往上涨,才过了三四天时间,就涨到九十五元了。

    大家都说,看这样子,说不定还真的会涨到一百元去呢。

    二十六、消除误会

    这样又过了几天,寒假快要结束时,我与童思诗才把作业做完。看来这高中还真是要命,不知道查铁丽怎么样,回来了没有。

    于是我与童思诗又回到了我家。

    妈虽然很生气,不过也有点高兴,生气地当然是我不听她的话,固执地抱住认购证不肯卖,眼看可以到手的一大笔钱不肯变现,高兴的是认购证价格又涨了。我妈告诉我,就在我去童思诗家的这将近一星期里,认购证又大涨,现在已经整整一百元了。(因为消息来源不同,所以说法不一,这是最新的行情)。

    听了这消息,我与童思诗自然很高兴,妈也没说要我们卖,那就等一等吧。

    不过也有让我们难受的事,原来,因为上次我与童思诗都得了新婚期急性尿路感染,幸好及时吃药,看来病是好了,但是为了防止万一,必须继续服药到二十天,而为了保险起见,房事最好禁止,至少要一个月。

    这就苦了我了,眼看这如花似玉的青春少女就在身边,还天天晚上抱着一起睡,就是不能搞不能碰,心里真是猫抓般难受。

    运气也实在不好,都怪我那天晚上太过纵欲,反而加倍受到惩罚,那晚最多也只有搞了八九十几次吧?因为睡下去已经一点多了,可是整整大半个寒假没法玩,就算一个晚上两三次,我损失多少?

    真是得不偿失啊。

    有时童思诗看我难受得睡不着,就道,要不,星羽,你还是别忍了吧,省得晚上睡不着。

    童思诗的提议当然是很有诱惑力地,不过我不愿意再搞出毛病来,于是就拼命坚持。

    另外,自从上次说过我再也不吃奶了以来,我的毛病似乎彻底改了。我每次醒来,嘴里都不会再叼奶头了,这使我与童思诗都很高兴。看来,不管什么坏习惯。只要下决心,都是可以改掉的。

    过了一天,查铁丽回来了,其实她父母已经先行回来开店了,但是因为家里鱼塘在抓鱼(今年年前鱼行情不好。所以放到年后了),需要人照看,所以查铁丽就一直没回来。看见查铁丽回来,我们都很高兴,童思诗更是大献殷勤,知道查铁丽必定留下很多难题没有作出来,便自告奋勇帮她整整补习了半天,我知道童思诗也是为了主动弥补她与查铁丽过去地裂痕,也就成全了她。

    不过童思诗也算乖巧。到了晚饭后,她对我悄悄说,查铁丽还有些问题没有做完。你去帮她一下吧。这,我犹豫了一下道:“要不。我们一起去吧。”

    童思诗道:“不用了。我已经替她补习了半天,该轮到你了。”

    “那你呢?”我还是有点迟疑。

    童思诗将我使劲推出门外道:“好了好了。赶紧去吧,别管我,我会与妈说话地。”

    我只好老着脸皮来到查铁丽家。查铁丽虽然有点意外,不过也坦然道:“星羽,多谢你们帮我。”

    我有点不好意思道:“没关系,应该地。”

    高中地课程确实比初中难上一大截,也难怪查铁丽堆积了一大堆问题,虽然童思诗已经帮查铁丽解决掉了很多,但剩下地看来今晚也难以全部补完,废话少说,赶紧开始吧。

    虽说我与查铁丽有点黏糊,不过童思诗就在隔壁,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跑过来,所以我与查铁丽什么也没有发生,再说,这么冷地天,不到床上,还真干不了什么。

    不过,虽然过去我与查铁丽是经常在床上完成作业地,不过这次,我们还是老老实实地坐在桌前跺着脚做着问题。

    出乎意料的是,童思诗居然一个晚上都没过来看我们。

    我与查铁丽静下心来,进展很快,眼看问题去了一大半,心里也是十分欣慰,却有人敲窗道:“星羽、查铁丽,我来了。”

    我与查铁丽连忙正襟危坐,其实原来的坐姿已经十分严肃了,就见童思诗端着两碗热气腾腾的夜宵款款地走了进来。

    一边道:“时间已经不早了,你们饿了吗?”

    我与查铁丽一看,这不已经十一点了嘛。

    童思诗送来的是三鲜汤年糕,几棵碧绿地青菜浮在上面,令人食欲大开。

    我当然就不客气了,只是查铁丽有点不好意思,但还是吃了,吃完后,童思诗就说,星羽家还有一些焰火,我们现在去放吧。

    我与查铁丽顿时高兴得跳了起来。

    三人来到屋外,童思诗早已经将焰火搬了出来放在外面,于是我与查铁丽连忙各自拿了一根长花筒比拼起来。五彩斑斓的焰火弹从我们手中的花筒中飞出,直冲苍茫夜空,然后炸开,盖住了满天星辰。

    我与查铁丽都像小孩一般笑啊跳啊,开心得不得了。

    我恍若又回到了当年的下渚湖,我们三个人无忧无虑的日子。

    童思诗在一边看着我们,微笑着,没有多说什么。

    后来查铁丽放完一支,又去拿花筒时,才想起童思诗,连忙过去拉着童思诗的手道:“童思诗,来,我们一起放吧童思诗连连摆手说不用,你们放,你们放,我就在这里看吧。

    查铁丽不由分说将花筒塞在童思诗手里,将童思诗推到我身边,替她点着了焰火。

    这时,我手中也换了一根新的花筒,于是,我与童思诗两人手中的焰火就并排着飞上夜空去。

    查铁丽在一边拍起手来。

    焰火牵动着三颗年轻的

    后来,我们手里地焰火放完了,但是谁也没有去拿新的,只是互相看着,最后紧紧的相拥在一起。

    我地眼中噙满了泪花,所有过去的一切都像电影快镜头般从我眼前掠过。

    三人过去所有地误会,所有地疙瘩都在刹那间烟消云散,只有朋友间无声的默契与承诺。

    这一刻,我们都哭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