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青春艳曲 第二部《激情岁月》第二卷 淘金年代 二十七、风云突变、二十八、怪事、二十九、与柯儿爬山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失眠,爬起来写文章,顺便将今天的章节发了,昨天与今天都加一章,就算推荐票吧,到120票为止,不过以后有短信封推了,推荐票就停了吧,封推每天至少六章。///www.99zw.cn///大家支持。二十七、风云突变

    第二天早上,查铁丽在我们家做作业,我们一边轮番辅导她,一边看着自己的书,妈忽然急匆匆赶回来了。

    一见我劈口就道:“星羽,赶紧收拾一下,赶快去上海吧。”

    我奇怪道:“为什么?明天我们就开学了。”

    妈说你还不知道啊,认购证跌价了,早叫你去上海你不听,现在你看看是不是?不听老人言,吃苦在眼前!

    我说是吗?跌了多少?

    一边的童思诗自然也很紧张,至于查铁丽嘛,还什么都不知道,只好在一旁听。

    妈说,前天已经到一百了,昨天稳住一天没涨,大家就知道到顶了,于是纷纷抛出,果然,今天早上价格就跌下来了,现在只有九十八元了!

    我松了一口气道:“哦,才不过跌了两块,急什么。”

    妈却沉不住气,朝我大叫道:“两块,二十张认购证就是四十块!你以为钱这么好赚?”

    我想说要是照你们意思,我六十元就已经抛出了,哪里还能见到一百元呢,现在不过跌了两块,就大惊小怪。

    不过这话当然不能说。也得给我妈留点面子嘛,于是道:“妈,不要急。跌一点就跌一点,反正是赚的。”

    妈怒道:“人家在火里。你在水里,你爸说了,认购证跌价,肯定有利空消息。”

    我道什么利空消息?难道股票不发了?这不可能。

    妈道什么不可能的,现在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过去的政策全部要改,现在已经有人在传今年股票不发了,而且股票市场也要关门了,说那都是资本主义的东西!你还是赶快将认购证卖了吧,还能赚一千多元,要是晚了几天恐怕就血本无归了,明天报名不要紧,你今天中午地车,晚上到上海。你爸会在车站等你,你去火车站,坐夜班火车到杭州。然后坐早班车回家,报名还没有开始呢。

    我听妈说得活灵活现。不禁心中动摇。心想要是连股市都关门了,认购证自然也就没用了。这也不是完全没有可能,早就有人在说,股市这么涨,早晚会出大问题,到时候门一关,大家伙一分钱都拿不到。

    童思诗心里也是万分紧张,说星羽,要不,赶紧卖了吧,六百块钱赚了一千多也可以了,查铁丽因为摸不清状况,自然不能插嘴。这,我还在迟疑,妈早说,别犹豫了,时间就是金钱,快,让童思诗帮你收拾一下,烧点饭,吃了赶紧上车站吧。

    就这样,我糊里糊涂地吃了饭,手里拿着童思诗塞给我的小包,晕晕糊糊就往外走,大家在我身后叫:“星羽,路上小心,早点回来。”

    我走到外面,被风一吹,不禁有点清醒了,我这是去干嘛?认购证要真是作废了,我现在赶去还来得及吗?万一这不过是个谣言呢?

    于是又往回走。

    妈刚要出门,一见我,吃惊道:“你怎么又回来了?”

    我说是啊,我想过了,要是股市真的关门,我现在赶到上海去也已经来不及了,谁会要这种废纸一样地认购证?股票不是废纸,它可以分红派息,要是连股票都不发了,认购证还有什么用?。

    妈的脸色马上就变了,连说当初我就反对你买认购证,后来又一次一次地劝你赶紧将它们买点,还能赚不少钱,可是你就是不听,现在好,六百块钱买了一堆废纸,你不心痛,妈心痛!

    童思诗看着我,没有说话。

    我当然也是心痛地,眼看自己的计划落空,菲菲、姐姐、童思诗那儿都无法交差,当然比谁都难过,但是看看妈这样,也只好好语安慰道:“妈,你先不要急,事情还没搞清楚,说不定是谣言呢?我看股市不会这么快就关门。”

    妈说你怎么知道?你又不是中央委员,又不是邓小平。

    我道算了算了,妈你先去上班吧,给爸爸打个电话。

    妈想想事到如今后悔也来不及了,只好嘟嘟哝哝走了。

    查铁丽这才问我们怎么回事。

    我道这件事情啊,说起来话就长了,以后再告诉你吧。没什么大事的。

    查铁丽说那就好,反正我相信你,支持你。

    童思诗刚才也十分动摇,现在见查铁丽这么一说,也有点惭愧,连忙道:“星羽,我也支持你!”

    我说好,现在我们还是赶紧帮查铁丽把题目做完了吧。

    童思诗道那好,你帮查铁丽,我去做饭,查铁丽今天就在这儿吃了吧,。

    查铁丽连说不用,但童思诗已经走到厨房中去了。

    我与查铁丽做了一通作业,童思诗的午饭也已经做完,于是端上来,我已经吃过了,便看着她们吃,一边说话。

    查铁丽就说自己寒假在豸山老家的事,说那里景色虽然好,但是找不到可以一起玩地人,因此很想念当年我们一起度过的日子,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再有我们三人在一起的快乐时光。

    这时饭快要吃完,童思诗奇怪地看着我与查铁丽,忽然凑到查铁丽的耳边说着什么。

    只见查铁丽听着听着,脸上渐渐飞起红晕,连连摇头。一边偷眼看了我一眼,连忙低下头去,脸色更红。

    童思诗又鼓励地对查铁丽说了句什么。一边用身子碰了碰查铁丽,好像是在鼓励她。

    查铁丽连连摇头。

    童思诗道:“你不敢说。那我替你说了吧。”

    查铁丽脸红得像鸡冠,忽然叫了声“不要”,就站起身,连书包都没拿,逃出去了童思诗。你跟查铁丽说了些什么啊。

    童思诗故作神秘地微微一笑,道没什么,下午你继续替查铁丽补课吧,我回家了。

    我说还是你补吧,我写文章。

    童思诗说写什么文章,上次发了那么多都没有回音,算了,下次再写,说定了。你辅导查铁丽,我回家有点事。

    我总觉得童思诗与查铁丽有什么事情,但也想不出什么。只好作罢。

    童思诗洗完碗走了,我拿着查铁丽的书包。去她家。

    查铁丽一见是我。脸更红了。

    什么事情啊,这不像查铁丽性格。我心中纳闷。也不好问。

    于是两人花了一下午,将剩下的问题全部解决了。

    这时,我才将心里憋了很久地问题提了出来。

    “查铁丽,刚才童思诗跟你说了些什么啊?”

    查铁丽的脸腾地一下又胀得像个包公,慌慌张张地道:“没什么,女孩子的事情。”

    我“哦”了一声,自然就不好再问了。

    查铁丽稍稍犹豫了一下,道:“星羽,以后补课还是让童思诗来吧。”

    我奇怪道:“为什么?”

    “没什么,就是这样。”查铁丽不太自然道。

    我好生纳闷,这童思诗与查铁丽到底说了些什么?

    只好怏怏地回到家里。

    妈也回来了,自然又是认购证地事,我也懒得理她。

    晚上童思诗回来,很奇怪地问我,下午与查铁丽补课怎么样?

    我道还能怎么样?你到底对她说了什么,我觉得今天她好奇怪。

    童思诗狡黠地道不告诉你。

    明天就要开学了,今天是最后一个清闲的晚上。

    外面刮着大风,冷空气南下,我们自然哪儿都不能去。本来可以到妈房内看电视,可是为了那几张认购证,我已经烦透了,所以也不想再去,童思诗也怕我跟妈翻脸,也就不说我们去妈那儿看电视吧。

    于是两人就在床上抱着聊天,我地手当然不能空着,摸得童思诗大窘,使劲将我推开。

    童思诗道:“我们说话地时候,你正经点。”

    我说我哪里不正经了。

    童思诗掐了我一把道:“你还没有啊,你再这样不停的摸下去,我地奶就会被你摸成老太婆了。”

    我轻轻撩起童思诗地衣襟看了看,童思诗地乳房依然坚挺,连忙很快地放下道:“没有啊,你别骗我。”

    童思诗道好了,说点别地吧,别成天想着这个,对了,我问你件事。

    我说什么事?

    童思诗道:“我看你有个抽屉老锁着,从来没有开过,里面到底装着什么宝贝?能让我看看吗?”

    童思诗一提到那个神秘抽屉,我就慌了,那里面确实装着宝贝,可都是些不能让人看尤其是不能让童思诗看的宝贝啊。

    可是当时环境不容我犹豫,童思诗还在等我回话呢。

    于是慌慌张张道:“没什么,都是些杂七杂八的东西。”

    童思诗看着我的神色,疑心大起:“杂七杂八的东西,锁得那么好干什么?打开让我看看。”

    童思诗的话命令式不容反对,可是我敢打开吗?

    忽然想到什么,连忙道:“没什么好看的,里面都是我一些文章的草稿,乱七八糟地,还是不要看了吧。”

    童思诗将信将疑。又不好用强,想了一会,道:“对了。我记得过去你在下渚湖时念过一些诗,我知道这是你以前写的。肯定还有,你念来给我听听。”

    我一听这话,如遇大赦,连忙道好好好,我念。我念。

    于是就念了我地那个《回声集》地十一到二十(上次免费章节中已经发过)。

    童思诗意犹未尽,道:“有点意思,再念。”

    我知道说没有童思诗一定不相信,于是只好又念了十首:

    (《回声集》第三部分)

    二十一

    山边的野花轻轻摇动着薄暮

    小路上萦绕着少女赤足地余香

    晚风温柔地拂过原野

    大地沉醉在恬静地梦中

    二十二

    笔抗议地停止了工作

    它难以相信

    诗地作者

    竟然不是自己二十三

    因为有了爱

    人们地灵魂美丽而纯洁起来

    二十四

    拥抱树的藤儿是狂热的

    亲吻花的蝶儿是娇媚地

    但它们不是为了爱

    二十五

    远方的来信呵

    你使战士的心变得温柔了

    二十六

    随着婴儿的哭声,

    父亲按下了录音键。

    多美呵----这是儿子的

    第一首抒情诗

    二十七

    我是一条迷路的小河

    沙漠深处的绿洲是我的归宿

    二十八

    大地渴了

    久久地呼唤着自己的孩子

    它们却被轻浮地风诱引

    游荡在远方

    二十九

    遥远的大海见不到高山求云儿带来她的渴慕;

    孤寂地高山见不到大海

    托溪儿捎去它的思恋

    三十

    为得到爱情

    我失去了一半

    为保持爱情

    我愿割舍全部

    童思诗听了,还算满意,便道:“好吧,今天就放过你,什么时候我也写几首诗歌。跟你比一比。”

    我连忙道:“我已经说过好几次,我是不会写诗歌地,都是瞎写。你就饶了我吧。”

    童思诗沉着脸道:“不行,一定要写。而且不许故意认输。”

    我想了想。道:“诗歌我是真地不会,要不。我们比赛作文吧,命题作文。”

    童思诗想了一下,道:“那好,不过你一定要用心写,不然,哼哼!”我连忙道:“夫人有令,岂敢不从?小的尽力而为就是了。”

    童思诗哼道:“岂止尽力而为?一定要超过我,要是不如我,你就完了。”

    我知道童思诗可是从来不开玩笑地,连忙应道是。

    二十九、与柯儿爬山

    第二天一早,我们就冒着严寒,去学校新学年报名了。

    一个寒假不见,大家当然都是格外亲热,过了年,大家都大了一岁,现在除了张斌之外,都已经十七岁了,张斌因为留过两级,所以比我们大两岁。

    我想想新年,总要给自己同桌一点礼物,于是从家中带了一些花生糖果之类的,偷偷塞给了何永莲,这次何永莲破天荒地没有拒绝,红着脸接受了,低声说了一声谢谢,从自己书中翻出一张枫叶做的红书签给我,我知道何永莲很困难,肯定拿不出什么值钱的礼物而且我也不能要,当然就接受了,夹在书里。

    第一天比较空,下午我就到学校,跟陈参军他们踢了一场足球,祝雅亮当然来了,童思诗因为怕别人知道所以没有来,呆在自己那里。

    踢完球,正要回家,忽然有人叫我。

    定睛一看,却是柯儿。

    于是放慢脚步,问柯儿道:“好久不见,你现在还好吗?”

    柯儿道当然好,只是你现在有了女朋友。怎么连老朋友都不要了。

    我连忙道不是啊,我只是难得碰到你们,早想与大家好好聚一聚。只可惜,只可惜。林羽思已经不在了。

    说到这里,我的脸色有几分黯淡。柯儿也有点黯然,却又高兴起来道:“我们去爬山吧。”

    这,我犹豫了一下,我刚踢完球。已经很累了。

    哎呀这么点小山,怕什么,你要真爬不动,我背你。

    说罢,柯儿不由分说,拉起我就走。

    我不好意思地挣脱柯儿的手,道:“你前面走。”

    柯儿朗声笑道:“你怕什么。”说着甩下一串银铃般的笑声,跑走了。

    我也被柯儿的笑声感染了,连忙去追赶。

    等到了无人地山道上。柯儿停下脚步等我,然后道要不要我背你?我红着脸道不用,柯儿道好吧。说着就来拉我的手。

    我刚想拒绝,柯儿笑道:“拉拉手有什么。你忘了那次在摸奶弄。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你把大家地奶……”

    我怕柯儿越说越放肆,连忙红着脸拉起她的手道:“别说了。走吧。”

    不知怎么,好像摸过女孩地奶,你跟她的关系就会变得很奇妙。

    不过,柯儿的那张嘴,我可是有点怕,不知什么时候又会说出让人极其难堪的话来。

    果然,柯儿说着说着就问起我跟童思诗的事来,我早说过,柯儿最适合当记者,她会让你在不知不觉中吐露很多秘密,所以我拼命抵抗,最后好不容易才将事情糊弄过去。

    柯儿看我满头大汗地样子,笑道:“星羽,你在干什么?难道跟我说话比爬山还累吗?”

    我大窘,连忙说不是,确实是爬山累的。

    昨天晚上冷空气南下,早上很冷,零下好几度,冰结得很厚,不过却是一个大好晴天,下午就回暖了,我刚踢完球,又来爬山,当然会出点汗,不过满头大汗确实也太夸张了。

    柯儿扪手大笑道:“星羽,你是不会撒谎的人,看你脸红的,不过你只要回答我一个问题,我就不再提这事了。”

    我连忙道好,说只要你不是问我与童思诗的事,你问什么都行。

    柯儿收敛笑容,很严肃地问我道:“那么星羽,我只想问你一个问题,就是,你喜欢过我吗?”

    我汗,这个问题有点难度。

    要是回答喜欢,无疑是惹火烧身,可是要是回答不喜欢……

    我想起,不光在摸奶弄,那次暑假在学校图书馆,我也是左右开弓,将柯儿与刘婷婷的两个人的四只奶子摸了个爽,还有莫干湖……

    要是回答从来没有喜欢过,那我星羽岂不是成了道德败坏玩弄女性的流氓了?那我跟张斌有什么区别?

    据快嘴婆说,张斌在我们学校已经睡大七八个女孩子的肚子了,他现在声名狼藉,女孩子见了他都像躲瘟疫似地,我可不想这样。

    于是低下头,轻声道:“有一点的。柯儿点点头,拉着我跑上山去。

    来到山顶,一边是艳阳高照,一边是山风浩荡(冷空气的余波),十分舒服。

    柯儿又坚毅地抓住我地手,将我一步一步地拉到一个向阳的树丛中去。

    我有点害怕,柯儿却嫣然一笑道:“怕什么,我不会吃了你地。”

    我见此也没有办法,只好跟着柯儿钻进树丛。

    这里三边都是茂密地灌木与马尾松,一点风都吹不到,一边是大好太阳,下面是干净柔软的草地上面盖了一层厚厚地松针,真是一个非常理想的休憩之地。

    柯儿一到便大声嚷道:“热死了热死了,”一边就脱下大红滑雪衣,露出里面的内衣来。

    柯儿的行动我已经见怪不怪了,何况刚才最后这一阵小跑,确实又出了一身大汗,于是也把外衣脱了。

    柯儿拉我坐下道:“星羽,站着干什么?”

    于是两人便坐在一起,柯儿紧紧靠着我,仰面望着蓝天道:“真舒服啊。”

    我也被她的情绪感染,便一下躺倒在草地上,看着头顶的蓝天与悠悠飘过的白云,心儿感到非常恬静。

    柯儿刚才是靠着我的,这时便乘势倒在我的身上,听着我的心跳,什么话都没有说,过了一会,又以我平伸在地上的胳膊为枕头,与我并排睡着,仰面朝天地看着苍穹,道:“感觉真好啊。”

    说着将手伸过去,拉起我的另一只手,搭在她高耸如山的胸脯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