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第二部《激情岁月》第二卷 淘金年代 三十、吃了柯儿的奶三十一、爆炸性新闻三十二、要发财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三十、吃了柯儿的奶

    柯儿拉起我的一只手,搭在她高耸如山的胸脯上!

    其实我知道这样做是不对的,我已经有了童思诗,其他女孩当然应该是能避则避,避不开也应该正襟危坐,相敬如宾,可问题是我的手并不听我的指挥,反正我每次自己的手一碰到女孩----一般当然是熟悉女孩,我可不是色狼----的胸部就会自然发生反应,很难受控制或者干脆就是不受控制。///www.99zw.cn///

    柯儿也不是别人,我已经摸过她好几次了,多摸一次也不犯法,再说,当初要不是她在我危难之中仗义执言,主动承担了很多责任,恐怕我就会有很大的麻烦,所以,我是欠着柯儿的很大一份情的。而且,柯儿这个人很爽快,拿得起,放得下,从来不会为什么事情半天纠缠不休,倒也是我比较满意的类型。

    所以,我觉得自己每次与柯儿在一起与别人一起不一样,不需要顾前顾后,先想好再做什么的。更不会担心自己做了让对方不高兴的事而挨嘴巴,就像查铁丽那样。与其跟柯儿扭扭捏捏,还不如干脆摸了更痛快。

    所以既然柯儿已经允许。我也就放肆地在柯儿内衣外面又摸又捏,一会儿。干脆从内衣与胸罩下面伸进去,直接摸着柯儿高耸饱涨的胸部,就是胸罩太紧,我地手不自由还勒得有点痛,柯儿却也不说话。伸到背后就解开了胸罩的搭扣。

    扣子一松,我的手顿时游刃有余,灵活地在柯儿胸前肆意蹂躏,柯儿地双乳十分坚挺,粉嫩水灵,随意摩挲捏弄,那真是叫一个爽!

    捏着摸着,我的馋液竟然流了出来。

    这样地奶子要是不吃太浪费了。

    柯儿早已看见,道星羽没想到你竟然有这样一个毛病。

    我的脸顿时红得像天边的晚霞。连忙掏出手绢擦净嘴巴道:“没有的事,我是出神了。”

    柯儿微微一笑说:“反正被你摸也摸熟了,你要想吃就吃一回吧。”

    这……我犹豫起来。

    柯儿又道:“要不要?错过了这次可就再也没有机会了。”

    被她这么一说。我顿时大急,连忙叫道:“要要要。”说罢也顾不上面子。将头凑到柯儿胸前。手忙脚乱地褪上柯儿的内衣,将胸罩扯下。柯儿白皙如玉地乳房顿时露了出来,尤其是那两颗浅红浅红的小“嘟嘟”,被清冷的空气一激,顿时坚挺起来。

    我这时哪里还顾得上对童思诗保证过的,以后不再吃奶了的话,像只见到食物的恶狼,猛扑上去,嘴手齐下,噙着一颗奶子,揪着另一颗,大肆吮吸捏扯起来。

    柯儿连忙一边道:“轻点轻点,”一边将我的头紧紧按到她的胸上。

    我自然更是亢奋,张开大嘴,一口吞掉了柯儿半个乳房!

    好久没有这样痛痛快快地吃奶了,而且还是第一次的处女奶子,我这时只觉得真是比与童思诗地第一次还要畅快!

    所以,我轮流吮吸玩弄着柯儿的两边奶子,直到她的乳头从赤豆大小变得比黄豆还大才罢休。

    柯儿披头散发(其实柯儿是短发,但也乱了),眼光迷乱地看着我,忽然抱着我地头,在我耳边轻轻道:“你要,我的第一次就给了你吧。”

    我从柯儿胸部抬起头,看着柯儿含情脉脉地眼神,忽然十分慌乱,连忙摇摇头道:“不行地,这样不好。”连忙掉头看旁边,却看见草地边缘,赫然丢着一条女用内裤与一只避孕套!

    我更是慌乱,急急忙忙将柯儿的内衣拉下来,柯儿地胸罩上边是没有带子的,刚才被我扯掉扔在一边了,捡起来想给柯儿戴上,柯儿却摇摇头说:“不用了,留给你做个纪念吧。”

    莫非柯儿知道我有个宝贝抽屉?我的脸一下又红了,拿着柯儿的胸罩给她也不是,放下也不是。

    柯儿笑道:“星羽,我就喜欢你这样傻傻的样子。”

    说罢抱着我就给我一个深深的

    其实说起来,虽然我与童思诗、查铁丽、林羽思、菲菲与姐姐都吻(kiss)过,但那都是浅吻,只有柯儿这么大胆地,才会如此狂吻,吻得我几乎透不过起来……直到天快黑时,我才回到家里,所幸童思诗今天跟我说好,明天要正式上课,今天就分开住了,开学后就不能再像寒假中一样亲密了,只能一周一次,所以她今晚没来我家。一路看中文网首发不过童思诗又交代过一句,要是没事,今晚也可以去她家说说话。

    于是我就连忙吃饭。

    妈一边给我盛饭端菜,一边报告我认购证行情,听说现在已经跌到九十四元了,又有消息说中央一个相当重要的人物说话了,股市肯定要整顿了。

    我知道妈接下来肯定又要说认购证了。连忙拦住她道:“妈,我现在开学了,不能去上海了。”

    妈说我知道啊。所以,你把认购证给我。我替你去跑一趟吧。

    我本来是想推辞一下的,没想到妈正好顺水推舟,只得道:“妈,我吃了饭要去童思诗那里,这事等我回来再说吧。”

    妈老大不高兴。但也只好住嘴了。

    我三下五除二地扒完饭,丢下碗就去童思诗家。

    童思诗母亲刚刚将厨房清理干净,见我进门连忙说:“是星羽啊,饭吃了吗?”

    我叫了一声妈,道吃过了,思诗呢?

    童思诗母亲道在房里呢,吃过晚饭就进去了,大概在整理明天上学用的东西吧,你去找她好了。我们进房看电视了。

    我说了声好,就踱进了童思诗房间。三十一、爆炸性新闻

    童思诗正看着什么发呆,见我进去。连忙将手中的东西往身后藏,我眼睛尖。早看到了。不动声色走过去。

    童思诗很不自然道:“星羽你来了。”

    我说是啊,然后一下抓住她地双手。说:“看什么好东西,给我也看看。”

    童思诗大惊,连忙挣扎,可是怎么犟得过我,被我强行将手扳到身前,兀自将拳头捏得紧紧的。

    我好奇心大起,什么东西童思诗当作宝贝?

    于是不顾童思诗拼命的“不不不”,使劲一个个掰开她地手指头,却是一片白白的东西,已经被捏得皱巴巴了,原来是张相片,背后还写着字。

    仔细一看,竟然是一张我与她小时候地照片,那时候还穷,所以两个胖嘟嘟的小脸挤在一张一寸小相片上,尤自灿烂地微笑着,这照片我在我妈的老相片簿里看到过,背后一行字却是“生生世世在一起”,下面还有年月日。

    可是奇怪的是,这日期不可能是拍照片的日期,稍稍一算,却是初二那年,两人闹矛盾分开地时候。

    我心中感动,去摸童思诗脸道:思诗。”

    童思诗将脸避开,气乎乎道:“你老是欺负我,不理你了。”

    我连忙赔不是道对不起对不起,我错了。

    童思诗却往床上一躺,脸朝里睡着,我怎么说也不转过身来。

    我只好摇摇她的身子道:“不要生气了,这么点小事。”

    童思诗猛地转过身来,瞪着我道:“小事?你就是不尊重我,上次我问你,你那抽屉里藏着什么宝贝,你不肯让我看,我硬看了吗?”

    我心中“咯噔”一下,知道自己今天这事做的不太妥,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心中秘密,男女朋友双方应该互相信任与尊重,不应该强行要求别人把所有秘密都说出来。

    于是道:“思诗,对不起,我真的知道错了,你们家搓衣板在哪里?”

    童思诗不解地看着我道:“搓衣板?”

    我说跪着向夫人负荆请罪啊。

    童思诗噗哧一声笑了出来,用手在我额头一指道:“你呀,这张油嘴,还不知道多少别的女孩子被你给骗了。”

    我也笑道哪有,我有夫人这样一个美女相伴,哪还用得着骗其他女孩?嘿嘿。

    童思诗奈何不了我,只好笑着投降。

    刚要说什么,却听童思诗母亲拼命敲门:“星羽,思诗,快看电视。”

    我开门问道:“妈,电视?什么电视。”

    “中央台,新闻节目。”童思诗母亲激动地说。

    中央台,新闻节目?这与我们什么相干?

    我十分怀疑地打开电视,开到新闻节目上(反正大多数台晚上七点以后都转播中央台新闻)。

    却听里面的播音员正说着什么:

    “……改革开放胆子要大一些,敢于试验,不能像小脚女人一样。看准了的,就大胆地试,大胆地闯。

    “……改革开放迈不开步子,不敢闯。说来说去就是怕资本主义的东西多了,走了资本主义道路。要害是姓“资”还是姓“社”地问题。判断的标准,应该主要看是否有利于发展社会主义社会地生产力。是否有利于增强社会主义国家地综合国力,是否有利于提高人民的生活水平。”

    我奇怪地看着童思诗母亲。她让我们看这个是什么意思?不过这些话听上去是挺新鲜大胆地,当时好像没有人敢说这种话。

    童思诗母亲没有回答我,只是做手势让我仔细听下去:

    “计划多一点还是市场多一点,不是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地本质区别。计划经济不等于社会主义,资本主义也有计划;市场经济不等于资本主义。社会主义也有市场计划和市场……社会主义地本质,是解放生产力,发展生产力,消灭剥削,消除两极分化,最终达到共同富裕。就是要对大家讲这个道理。

    “证券、股市,这些东西究竟好不好,有没有危险,是不是资本主义独有地东西。社会主义能不能用?允许看,但要坚决地试。看对了,搞一两年对了。放开;错了,纠正。关了就是了。关。也可以快关,也可以慢关。也可以留一点尾巴。怕什么,坚持这种态度就不要紧,就不会犯大错误。总之,社会主义要赢得与资本主义相比较的优势,就必须大胆吸收和借鉴人类社会创造的一切文明成果,吸收和借鉴当今世界各国包括资本主义发达国家的一切反映现代社会化生产规律地先进经营方式、管理方法。

    “对改革开放,一开始就有不同意见,这是正常的。不只是经济特区问题……好多人在看。我们的政策就是允许看。允许看,比强制好得多。我们推行三中全会以来的路线、方针、政策,不搞强迫,不搞运动,愿意干就干,干多少是多少,这样慢慢就跟上来了。不搞争论,是我的一个发明。不争论,是为了争取时间干。一争论就复杂了,把时间都争掉了,什么也干不成,不争论,大胆地试,大胆地闯。农村改革是如此,城市改革也应如此。”

    哇,真是长篇大论,可真是大胆,什么人敢这么讲?

    不过里面真的是提到了不少我非常关心的东西,股票,市场……我终于明白些什么了,新闻中还在说着什么,但是那些已经与我没有什么关系了,我最关切的都已经听到了。

    这时,童思诗母亲才激动地说道:“邓小平,第二次南巡讲话。”

    这可是一条爆炸性重大新闻!

    三十二、要发财了

    刚才这段话虽然很长,可是念起来不过一两分钟,我一时还没有完全消化,只知道这非常重要,可是重要到什么地步,我脑子一时还反应不过来。

    这时,播音员也说了刚才发表的是邓小平南巡讲话地摘要内容,我脑子中这才慢慢思路清晰起来。

    南巡讲话提到了很多东西,尤其是当前特别要反对“左”,但此时我最关心却是改革、市场与股市的这段内容。最最重要的是这句话:“允许看,但要坚决地试。”

    我终于明白过来,也不管童思诗母亲在场,抱着童思诗就是一阵狂吻,然后才松开娇羞诧异万分地童思诗,对着她们母女俩大叫:“我们要发财了,要发财了!”

    童思诗打了我一下道:“发财,发什么财?范进中举啊,尽做大头梦。”

    童思诗母亲却有点醒悟过来,不禁喜形于色道:“那太好了,真是值得庆贺啊。”

    童思诗母亲不愧是搞金融的,虽然不懂股票,可是对南巡讲话中关于经济、金融方面地内容还是很敏感地。

    这时,我才告诉不明就里的童思诗,前几天认购证不是跌价吗?那是有人谣传股市要关门了,现在邓小平讲话了:“允许看,但要坚决地试。”这样一来,谣言不攻自破,股市当然大涨,认购证自然也水涨船高。

    童思诗有点紧张地问:“那能涨多少?”

    我说这怎么知道,反正不会少地,你就看着吧。

    童思诗母亲已经赶紧回屋去叫童思诗的爸爸了。

    不一会儿,两人都来到童思诗屋里,大家都很高兴。于是便憧憬在发财梦中。

    童思诗说:“要是星羽判断没错,认购证大概又会回到一百块一张的价位吧?”

    童思诗父亲道:“说不定不止,我看一百块肯定出头。至少能到一百零五。”

    童思诗母亲摇头道你们说的太少了。

    大家便问道:“那你说多少?”

    童思诗母亲想了一想,道:“我想说不定能到一百二十。”

    童思诗与她父亲“啊”了一声。说不出话来。

    要是一百二十地话,那每张认购证就赚九十元,二十张就是一千八百元,相当于一个普通工人大半年的工资了。

    童思诗母亲又想到什么,连忙道:“对了。我们还没有问过星羽,星羽看认购证能涨到多少?”

    “是啊,”童思诗与她爸爸也齐声问道。

    这?这个问题我可回答不上来,现在不是一九五八年,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不过我觉得他们三人都太保守了,根本没有理解邓小平南巡讲话有关市场经济与股市的重大意思。

    但是具体到股票认购证,要我马上说出能涨到多少。我一时确实很难回答。

    因为这里面包含三个因素:

    第一是股票能涨到多少。

    认购证是用来摇股票地,自然股价越高,价格也水涨船高。

    第二是今年能发多少股票。这个虽然上次电视中已经说了。今年的股票发行量很大,单是第一次就会超过过去所有股票发行量地总和。但是究竟有多少。不得而知。

    第三是人们为了获取上述两个不十分确定的预期收入肯付出多少,从风险角度来看。应该是其百分之五十。

    也就是有一百块钱预期收入的话,人们大概肯付五十元来购买认购证。

    如果是一千元的话,认购证当然就值五百元了。

    对,就五百元吧,二十张认购证,刚好成个万元户。不过这只是我心中的价格,不能这么对大家说,不然,大家会晕过去地。

    再说将来要是达不到,岂不成了笑柄?

    所以,说话还是谨慎些好。

    这时,三人已经等得不耐烦了,便问我道:“星羽,你看认购证到底能涨多少?”

    我笑笑说:“爸,妈,思诗,这认购证能涨多少,我怎么知道?不过我想既然涨了,肯定不止这点吧?”

    啊?三人都张大嘴巴,惊呆了。

    童思诗母亲认为,自己说一百二十元一张已经非常大胆了,要说不止也是有可能,但要说不止这点(!)可就有点匪夷所思了。

    也就是说,往上看,怎么着也得到一百五一百八吧?

    我看三人的意思,肯定是不信的,但碍于面子,也不好说破,童思诗父母就道:“星羽,思诗,我们回去了,你们也早点休息吧,明天还要上课呢。”

    说罢,自然是回屋去了。

    我心中暗暗庆幸,幸好没把我心里的估计价位说出来。

    童思诗还是有点反应不过来,只是道:“星羽,要不你今晚住这儿吧。”

    我想起要赶紧把这特大喜讯告诉妈,便对童思诗道:“不了,我还是回去睡吧,我刚才没跟妈打招呼。”

    童思诗就说:“你等一下,我收拾收拾书包,跟你一块走吧。”

    我说不用了吧,老夫老妻了童思诗瞪了我一眼,我连忙将下面的话缩回去了。

    童思诗道:“你发财了,想抛弃糟糠之妻,另寻新欢是不是?”

    我说皇天在上,夫人明鉴,我决没有这个意思,只是怕明天上课,今晚夫人休息不好,小的死罪。

    童思诗轻轻拧下我的嘴道:“少油嘴滑舌,你就干脆说一句,答应不答应吧。我嬉笑一阵,连忙道:“答应,答应,夫人发话,岂敢不从。”

    童思诗满意地颔首道:“这还差不多。”

    于是收拾完东西,童思诗跟她爸妈打了个招呼,就挽着我的手,两人直奔我家而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