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九鼎记 正文 第一章 滕青山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第一章滕青山

    幽静的茶餐厅二楼。

    柔和的音乐声如同涓涓细流,流过人的心田。茶餐厅二楼内客人并不算多,约莫着只有十数人,三三两两,都很自觉地小声谈论着各自话题。楼梯处突然传来脚步声,令不少客人不由自主瞥一眼过去。

    一名穿着牛仔裤、白色polo衫的马尾辫清纯少女和一名穿着紫色休闲服的身材高挑的齐耳短发少妇,并肩走了上来。

    整个茶餐厅内不少人眼睛一亮!

    “看,两个美女!特别那个穿紫色休闲装的,啧啧,我大学在苏州呆了四年,这刚回来,没想到我们这安宜县城竟然有这么一个大美女。真是熟女啊,旁边那个虽然稚嫩些,可也清纯靓丽啊。”

    “猴子,美女再好也是别人的,别再做梦了。”

    “嘿,哥,别打击我嘛。对了,那个身材高挑的,齐耳短发的女的,谁啊?我活了二十多年了,这绝对是我看过所有女人中排名前三的。那五官,那气质……真的动人心魄啊。”

    “猴子,我告诉你,那位美女名叫‘林清’,那可是一个大人物,背景深的很,前两天我们看到的那辆价值两百万的路虎,就是她的。单单在安宜县城,她名下就有一座酒店,两座茶楼。而在我们县城这点产业,只是人家名下产业的小部分而已。”

    “这么厉害?”那绰号‘猴子’的青年,不由瞠目结舌。

    安宜县城,只是江苏境内一个普通县城,两百万的路虎在小县城内,也的确是很扎眼。

    “林小姐,你的房间我们准备好了,请随我来。”茶餐厅二楼的服务员,立即迎上去。

    这两位美女,在服务员的带领下,在不少人的注视下步入了包厢内,而后包厢房门关闭。

    ********

    包厢内。

    随意点了一壶茶,便让服务员退下了。

    “林姐,这几天你可是天天来这,而且固定这个包厢。哈哈,你这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啊。”马尾辫少女笑着瞥向窗外,在窗外对面便是一个儿童福利院。

    儿童福利院的空地上,正有福利院的一些工作人员陪那些孤儿们玩耍。

    “你这小妮子。”林清不由笑骂一声,不过林清还是时而透过窗户,朝下面的福利院看去,目光搜索片刻,似乎没发现想找的目标,有些遗憾。

    “怪了,那福利院空地上,找不到滕青山他的人影呢,他今天怎么没来?他不知道我们林姐在这苦苦等他吗?”马尾辫少女故意感叹一声。

    “好了,阿敏,别在这阴阳怪气的。”林清轻笑一声。

    马尾辫女孩‘肖敏’点点头,随即疑惑道:“林姐,我总感觉这个滕青山很神秘啊。当初我们去大兴安岭自助游,那次林姐你遇险,那滕青山可是背着你这个大活人,走了近二十里山路啊。那可是山路!这滕青山的体力实在太可怕了。”

    “他是很神秘。”林清也点头。

    林清还清晰记得,当初和滕青山结识的情景。

    那次,林清和一群志同道合的朋友们,前往东北,去大兴安岭探险旅游。作为资深驴友,林清他们一群人当然不会按照旅游区提供的安全线路前进,当时他们是雇佣了当地的村民为导游,去一些没对外公开的区域进行探险。

    哪想……

    罕有人迹的山林中,实在太过迷人。林清被一只罕见的鸟类所吸引,为了拍摄这只鸟类,不经意间竟然和大队伍分离了。等到林清惊醒过来,却怎么都找不到队伍了。

    荒芜的山林内,手机根本没讯号,又无法和队伍联系。

    这种情况下,喊天天不应,喊地地不灵,林清只能咬牙一个人走回去,可谁想路途中竟然遇到大兴安岭的偷猎者,这偷猎者见林清打扮,就猜出大概了。

    荒山野地,林清又是这么漂亮,见到林清,这群在大山中,好一段日子没碰女人们的的偷猎者们雄性荷尔蒙激增,没有多做犹豫,一个个立即动手。而林清性格很刚烈,拼命反抗。

    可一个女人,和五个大男人斗,怎么斗得过?

    林清自然被打的受伤,眼看着就要被侮辱,林清都快绝望的时候,独自一人在大兴安岭中闯荡的‘滕青山’出现了。滕青山闪电般出手,受伤的林清甚至于还没看清,那五个大汉便已经倒地昏迷了。

    “哼……”回忆起当初的事情,林清忍不住低哼一声,脸上却是浮现一丝笑容。

    “滕青山他当时竟然还想让我独自一人走回去,幸好,还不算太心狠。总算将我背回来了。”林清脑海中浮现过一幕幕当初的场景,在滕青山的背上,就好像漂浮的小船,回到了港湾。不管山路多崎岖,林清都感到心中宁静。

    足足二十里路,还是崎岖的山路,滕青山就这么背着林清抵达目的地。

    一般人走二十里山路都累的够呛,更别说背着大活人。而且还是在大兴安岭无人区那种地方。即使是优秀特种兵,恐怕也抗不住。

    神秘青年‘滕青山’和林清二人大兴安岭分别后,林清本以为难以再见到滕青山,谁想在这安宜县城竟然又再碰到了。

    “滕青山……”林清还沉浸在回忆中。

    “咦,林姐,看,滕青山他出现了!”马尾辫女孩‘肖敏’的声音,让林清惊醒过来,不由转头,顺着窗户朝下面看去。

    窗户的对面,便是一家福利院,全名‘华欣儿童福利院’,林清和肖敏透过窗户可以清晰看到福利院的操场空地。这个时候,一名穿着普通休闲装,戴着眼镜的短发青年正端着一个盛满了苹果的大脸盆,来到了空地上。

    “哇,苹果!”

    “吃苹果啦。”

    “快排队,吃苹果了。”

    “不要乱,你在我后面。排好队。”

    原本在玩耍的孩子们立即围了过来,同时很自觉地排成了两个小队。

    华欣儿童福利院,每天上午会给这些孤儿们一人一杯牛奶,而下午则是水果一个。这些孤儿们平时也没什么零食,所以下午的水果就格外吸引他们。

    “谢谢滕叔叔。”

    这些可爱的孩子,拿到红通通的苹果后,都很乖巧的喊一声。

    那短发青年听了,脸上也不由浮现笑容,手中则是不停发放着水果。

    ……

    茶餐厅包厢内,林清和肖敏二人正透过窗户观看着短发青年发放水果。

    “林姐,你看滕青山那家伙笑的多开心,看来,他是很喜欢小孩子啊。”肖敏感叹着说道。

    “他是很喜欢小孩子,否则也不会来这福利院当免费义工了。”林清目光完全凝聚在下方短发青年‘滕青山’身上,滕青山对待孤儿们那真挚的笑容,完全吸引了她,“肖敏,我忽然想到要去做一件事。”

    “做什么事?”肖敏眼睛一亮。

    林清感叹一声:“华欣老太太,靠一人之力,维持着这所福利院近三十年,很值得钦佩……我准备捐款一百万,这样,你去和福利院的人接触一下。”

    如今已经年过八十的华欣老太太,正是华欣儿童福利院的院长。

    “这可是好事。”肖敏大喜。

    ……

    此刻短发青年‘滕青山’也正不断发放着苹果,大部分孩子已经领到,都开始大口地吃了起来。

    “这么小。”一个略微卷发的孩童看看手里的苹果,又看看别人手里的苹果,发现自己的小了一号。这福利院购买苹果,当然不可能每个都一样大。所以孩子们拿着的水果也不会一样大。

    可小孩子喜欢比!似乎……略微小一点,自己就吃亏一样。

    “哥,我的水果最小呢。你的水果比我大多了,都快抵上我两个了。”这卷发孩童和旁边另外一个显得壮硕的孩童说道。

    “嗯,我今天肚子不太舒服,这么大的,我也吃不下,跟你换吧。”这壮硕孩童笑着道,卷发孩童乌溜溜的眼睛一亮,连道:“真的?”嘴上这么说,可目光却是落在了他哥手中那一个大个的苹果上了。

    “这还有假?”壮硕孩童一笑,便拿过弟弟手中的苹果,将自己的大苹果递过去。

    而此刻滕青山已经发放完毕,刚好见到了这一幕。

    “这兄弟俩……”滕青山目光飘渺起来,脑海中不由浮现了极为悠久前的一幕场景——

    那是很久以前的一次年三十。

    外面雪花纷飞,鞭炮声不断响起,而一所空旷房子内,一大群孩子们也都欢呼地围着一位看似六十岁左右的老奶奶。

    “大家都有,都有,一个个来。”这位头发花白的老奶奶,慈祥地看着这一群孩子,向每一个孩子发了三块大白兔奶糖。在那个遥远的年代,穷苦的年代,过年能有大白兔奶糖,算是不错了。

    “谢谢奶奶。”

    一群孩子们欢呼着,一个个激动地接过奶糖。

    他们都是一年半载没尝过奶糖了,这时候,哪还忍得住,一个个开心的吃着,还激动地说着。

    “哥。”一个穿着缝着补丁破旧棉袄的孩童,抿着嘴,看着自己大哥。

    “怎么了?青河?”旁边一身高略高一些,穿着同样俭朴的孩童,疑惑看过来。

    “我,我的奶糖吃完了。太好吃了……这才一会儿,我就吃完了。”说着,这个叫‘青河’的孩童看着其他孩子们还在慢慢的吃,谗地都快流口水了。那略高一些的孩童,低头看了看手中的两块大白兔奶糖。

    “嗯,青河,拿去吃。”略高一些的孩童说道。

    “哥,你不吃?”青河有些犹豫。

    “我牙疼。”略高一些的孩童笑道,“刚吃了一块,就疼的难受了。给你吧。对了,记住……吃糖可不要咬碎,像你那样咬碎嚼着吃,别人一块没吃掉,你三块都吃掉了。”

    “嗯,知道,哥。哥对我最好了。”这青河嘻嘻一笑,“不过,这两块,我和哥一人一块吧。”

    略高一些的孩童,低头看看,显然他也只是孩子,忍不住奶糖的诱惑,点点头:“嗯,我们一人一块。”

    ……

    “一人一块。”滕青山低声喃喃道,“青河,二十二年了,都已经二十二年了。”

    就在这时候,脚步声响起,滕青山掉头看去。只见一位满头银发的老奶奶,正在一位妇女的陪护下,朝这走来。

    “院长奶奶!”

    “院长奶奶好!”

    一大群孤儿们立即兴奋地喊了起来,而这位满头银发的老奶奶,高兴地似乎笑开花一样。

    “院长奶奶。”滕青山一怔,眼前这位院长奶奶,似乎很记忆中,那位照顾着他和弟弟的老奶奶合二为一,“二十二年了,奶奶她今年也应该八十三岁了。”滕青山激动地身体都略微发颤。

    但是一瞬间,他激动地情绪收敛,恢复了平静。

    “院长,这小伙子叫滕青山,是主动来我们这当免费义工的,已经来这六天了,他非常勤快,很聪明的一个小伙子。”那妇女笑着说道。

    “哦,滕青山?”这年过八十,满头银发的老奶奶笑吟吟看着滕青山。

    “青山,你帮照顾一下院长,我去食堂准备一下孩子们的晚餐。”这妇女笑道。

    “放心吧,刘姨。”滕青山笑道。

    “院长,我就先走了。”这妇女和院长说了一声,而滕青山则是非常自然地上前,帮助搀扶院长奶奶。这位老太太看了看滕青山,慈祥地笑道:“青山,你今年二十三吧,我看过你那份简历。”

    “对,我刚大学毕业。”滕青山点头道。

    “一看青山你细皮嫩肉的,明显是没干过重活。这几天,在我这受苦了吧。”院长奶奶笑着说道。

    “没有,我做的挺高兴的。”滕青山扶着院长,微笑说道。

    院长奶奶感叹道:“实话说,青山,看到你,我感到很亲切。忍不住想到很久以前,这孤儿院内的一个孤儿,那还是八几年吧,那时候孤儿院条件很差,也就我以及我大女儿两个人照顾孩子们,那时候,孤儿院的孩子中有一对亲兄弟,一个叫青山,一个叫青河。这名字还是我给他们起的。你也叫青山……这还真是缘分。”

    滕青山心头一颤,却点头:“嗯,是缘分。”

    “不过,青山被人收养,离开孤儿院已经二十二年了。今天也该二十九了,比你可大多了,说不定都结婚生子了。”院长奶奶感叹道,“那可是一个非常乖巧的孩子,也不知道,现在他怎么样了,我这身体越来越不好了,如果能再见到青山这孩子一面,就好了。”

    滕青山忍不住心头一颤:“相信院长奶奶你一定会如愿的。”

    青山、青河那一对兄弟,刚出生后不久,就被人遗弃在孤儿院门口。当初,这位院长‘华欣’也刚开这孤儿院。青山、青河可以说是最早一批的孤儿了。而且,院长‘华欣奶奶’辛辛苦苦,将这一对兄弟,慢慢养大。感情当然也很深。

    ……

    林清和肖敏,观看着在福利院中的滕青山,滕青山先是陪着院长奶奶,后来,也是陪着孩子们玩耍。从头到尾,没有一丝不耐烦。那些孩子们显然也非常喜欢这位‘滕叔叔’。随后,滕青山送孩子们去食堂吃晚饭。

    “林姐,他出来了。”肖敏立即说道。

    只见滕青山从孤儿院大门走出来,林清立即透过窗户喊道:“滕青山!”

    滕青山这才抬头。

    “上来坐坐。”林清笑着说道,她很清楚,滕青山一定是在食堂吃过晚饭了,因为……她前几天已经邀请过滕青山几次,滕青山也只是两次过来和她聊聊罢了。

    滕青山笑着摇头:“不了,我今天还有事,以后有时间再聚聚吧。”

    “那这样也好。”林清有些失望,可还是笑着说道。

    林清和肖敏就这么的目送着滕青山离去。

    “林姐,这滕青山还真是不给面子。林姐你这个大美女亲自邀请他,他都不答应。”肖敏笑道。

    “好了,走吧,去我那吃晚饭吧。”林清站了起来,和肖敏一道离开了这家茶餐厅。

    *******

    安宜县城城郊的一处农家院子内。

    空旷的院内,赤着上身的滕青山却没戴眼镜,戴着眼镜的滕青山温和谦逊,可除掉眼镜,却显得沉稳坚毅。

    此刻的滕青山,赤裸着上半身,正站着形意三体式。

    含胸拔背,手掌成虎爪之形,脚心空如同行走于泥地。滕青山整个人站在那,就给人一种一座高山横在那的感觉,无论是前进,侧身,还是劈拳,都让人精神上感觉到无可撼动。

    “呼!”“呼!”

    空气中传来劲风声。

    而一旦蓄势,则宁静如一座钟鼎。

    左脚如铁犁耕地,右脚则猛然一蹬,右拳顺势迸出,整个人犹如一张弯到极限的大弓,而那右拳则是如同利箭崩射。

    “噗!”

    一股气爆声凭空产生,院落内甚至于凭空产生一股劲风。

    形意三体式,转五行拳之‘崩拳’,如行云流水,无一丝勉强,威力之大,更是产生气爆。

    如果社会上那些学习武术的人,见到这一幕,定会惊得目瞪口呆。

    只见滕青山整个人开始在院落内闪转腾挪,以形意三体式为本,时而转化为五行拳,很明显,滕青山在五行拳的‘炮拳’上成果最高。

    “呼。”

    身形一转,滕青山又恢复为形意三体式的预备式,缓缓呼出一口气。

    心静如水,宛如那一波不起的湖面,自然清晰感应到全身各处情况,大到五脏六腑,小到全身每一处肌肉、皮肤毛发。不过距离传说中的‘内视’,还差很多。

    “虽然只差最后一步,可这一步却如天堑,难以逾越,如果能在有生之年,踏入宗师境界,死而无憾。”滕青山忍不住感叹一声。

    朝闻道,夕死可矣!

    形意拳作为三大内家拳术之一,历史上达到宗师境界的也有一些,不过现代社会,能达到宗师境界的,那已然是极少极少。

    “这地面太不结实,根本无法放开手施展一番。”滕青山观看一下地面,这水泥地面已经有一些裂缝了。这还是他滕青山根本没施展全力,仅仅练习的情况。若是和强者大战,这水泥地怕是要完全崩裂。

    随后,滕青山盘膝而坐,眼观鼻,鼻观心,呼吸微弱到几不可闻,心静如止水。

    精神无限放松。

    “哗哗~~”那微弱到极致的,犹如潺潺流水的体内血管血液流动的声音,还有心脏跳动的声音,都那般清晰可闻。

    时间缓缓流逝,很快便到深夜时分。

    滕青山依旧盘膝静坐在院落内,而此刻,院外的乡间水泥路上,全身黑色衣服的精瘦男子正低声对着领口说话:“灰鹰,我已经抵达疑似目标所在处。”随后,这精瘦男子略微平静一下情绪。

    便悄然地靠近,脚步轻盈,不发出一丝声音。

    双手悄然抓住院落院墙,十指略微用力,一抓一撑,整个人仿佛狸猫一样跳了进去,双手双脚一起落地,发出的声音微弱到极致。

    黑衣男子立即朝四处看去,陡然,他发现了庭院中央盘膝而坐的模糊人影,不由吓得一跳。

    “你们还是追来了。”那盘膝静坐的人双眸陡然睁开。

    “逃!”黑衣男子脸色一变,没有丝毫犹豫。

    黑衣男子很明白,如果偷袭暗杀,他或许还有希望,可现在对方发现他,按照情报中介绍,他根本没有一丝希望。

    “嗖。”黑衣男子暴退,当即身影倒翻,便要跃出院子。

    “轰!”

    在黑衣男子视线内,只感觉那盘膝而坐的身影陡然暴起,整个水泥地面猛然一震,龟裂了开来,那人影犹如一只暴怒的老虎,瞬间便越过七八米距离,扑了过来。惊恐的黑衣男子甚至于还未来得及取出自己的武器。

    “噗哧!”黑衣男子只感觉喉咙一阵剧痛。

    “嗬~~,嗬~~”黑衣男子想说话,却无法说出来,随即头颅无力垂下,已然死去。

    滕青山一把撕裂开黑衣男子的袖子,鲜血涂抹在那黑衣男子手臂,手臂上浮现出类似‘纹身’的复杂编码,以滕青山惊人目力,虽然只有一丝微弱月光,依旧看地清晰,滕青山脸色微微一变:“为了我,他们竟然舍得耗费这么大代价,请‘黑暗之手’组织的人追查我的踪迹。”

    “行踪已经泄漏,这安宜县城不能再呆。”

    滕青山当即返身进入屋内,换了一身衣服,便背上背包,在这黑夜中悄然离开了安宜县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