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正文 第十五章 风雨欲来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第十五章风雨欲来

    扬州火车站。

    傍晚五点左右,两名印度人走出了火车站出口,其中一人身高近一米八,笑容温和,让人如沐春风。怪异的是,他的脖子和脑袋一样的粗,而且还扎着一根辫子。而另外一名印度人身高近两米,光头,面无表情。

    “两位先生,来扬州旅游吗?”这时候,一名短发青年迎上去,用英语说道,“我们是左手旅行社。”

    “嗯。”

    这两名印度人点点头。

    跟随这短发青年,来到火车站不远处的公路旁,那里正有一辆看似普通的出租车。

    “孤狼的踪迹,查了一个多月才查到,你们黑暗之手,效率还真低。”那身高近两米的冷漠印度人冷哼一声,说着一口流利的英语。

    那短发青年只能陪笑:“那飞刀孤狼,估计是和‘神枪手’‘碎体机’一战后受伤,才一直隐匿没现身。而且在中国,我们受到限制太大,人手也较少,所以,我们也是昨天刚查到他踪迹。”

    “和孙泽、多尔戈特罗夫那两个小家伙战斗都受伤,大哥,看来杀那飞刀孤狼,没一点挑战性,我一个人就能轻易解决了。”那高大印度人说道,世界第一组织‘神国’的三巨头,名号分别是大梵天、毗湿奴和湿婆。

    三者地位相当,可是论年纪,毗湿奴最大,为大哥。

    大梵天和湿婆,都极为好斗。而毗湿奴,则比较和气。

    “嗯,不过也不能大意。”那笑容温和的扎着辫子的印度男人说道。

    神国组织的两大巨头,就乘着这一辆出租车,前往市区了。

    ……

    就在这两名印度人离开后大概一个小时,傍晚六点左右,又有一伙人出现在扬州火车站,这一伙人从天津出发,坐了一天的火车,才在傍晚时分抵达扬州的。

    “沈老大,上车。”两辆大众帕萨特,将这一伙四人接走了。

    在第一辆帕萨特内,坐在后座的是一名带着旅行帽,穿着休闲服的精瘦男子,在他一侧,则是坐着一名腆着大肚子,满脸横肉的中年人。

    “你们老大,还有他雇用的那个杀手,都死了?”精瘦男子皱眉道。

    “是的,那个杀手死后不久,老大就死了。老大他,死在书房密道内,还是死了两天之后,佣人打扫书房闻到臭味,才发现老大的尸体的。”那满脸横肉的中年人摇头叹息道,“我们都不知道,到底谁动的手。”

    精瘦男子眉头皱着,低沉道:“不可能是秦洪。”

    秦洪是特别行动组成员,要杀人,绝对不会留下尸身,会把现场弄的很干净。

    “沈老大,这次事情很诡异,老大他在我们的重重保护下,不声不响就死了。杀那秦洪,也不急在一时,沈老大你何必亲自过来,以身犯险呢?”那满脸横肉的中年人劝说道。

    “哼,你懂得什么。”精瘦男子一声冷哼,吓得那中年人再也不敢吭声。

    毕竟对方是道上有名的大人物——东北沈阳明。

    “大哥,我就是死,也一定为你报仇的。”沈阳明心中默默道,一般能形成杀手组合,那么,两个人之间肯定是能将性命交给对方,感情也极为深厚。如当年的‘狼和猫’组合,滕青山和他妻子,根本就是夫妻。猫的死,甚至于令滕青山发狂,杀向整个组织基地。

    还有那‘神枪手’和‘碎体机’,孙泽一死,那多尔戈特罗夫愤怒的像疯子一样,疯狂攻击滕青山。

    能形成杀手组合,感情肯定非同一般。

    东北二虎中‘王庆’,当年是遭到特别行动组精英的攻击,正是命丧秦洪之手。王庆之所以死,其实也是为了帮助弟弟‘沈阳明’,最终,沈阳明逃过一劫保住性命,可王庆却被击毙。

    击毙王庆的,就是秦洪!

    沈阳明一辈子,都不可能忘记仇人‘秦洪’。

    他本来,想借刀杀了秦洪,可看样子,没那么容易。为了他大哥,沈阳明不惜一切,亲自杀到扬州来了。

    “秦洪,你必死无疑。”沈阳明心中暗道,随即吩咐道,“到前面的酒店门口,你们停下,就没你们的事情了。”关于监视秦洪的行踪,沈阳明自然不可能让这些流氓地痞们去干,他这次也是花了大价钱,请了‘黑暗之手’组织帮忙。

    为了杀秦洪,沈阳明不惜一切。

    *******

    晚上七点多,滕青山正在一家农家餐小饭馆内吃晚饭。

    手机震动声响起。

    “嗯?”滕青山有些惊讶,应该没什么人打他的电话才对。

    “喂。”滕青山按了接听键。

    “滕青山,我是林清。”电话里传来林清激动的声音,“你现在有时间吗,我有急事找你。”

    如今的滕青山也没其他事情,只是一心沉浸在武道当中。

    “急事?”滕青山有些疑惑。

    “嗯,非常紧急的事情,你能过来一下吗?就在西城区明月湖那。”林清连道。

    滕青山略微思虑,随后点头:“好,我马上到。”

    随后滕青山直接拦下一辆出租车,立即赶往西城区明月湖,滕青山满肚子疑惑:“和这林清的几次接触,她似乎是一个很冷静的人,没有过这么急切过。不过听声音,也不像遇到什么危险。”

    想不通林清有什么事,可毕竟有过不少次接触,滕青山还是选择去。

    ……

    现在已经完全黑下来了,西城区的明月湖,只有昏暗的路灯亮着,这么晚,那里已经没几个人了。一辆银色奥迪A4正静静停在明月湖旁,驾驶座里面正坐着一名女子,正是林清。

    嗤——

    出租车停下后,滕青山付了钱,下了车,直接走向湖边。

    “滕青山。”林清立即从车内走出来,激动地连挥手。

    “嗯?”

    滕青山仔细看了看,周围除了林清没有其他人,心存疑惑的走过去。

    “滕青山。”林清立即跑过来。

    “这么急着找我,有什么事?”滕青山询问道。

    “哈哈……”林清忍不住笑了起来,“我很开心,非常的开心,所以,就像找你啊。”这时候林清的笑容很灿烂,连眼睛都笑的眯了起来,那是发自心底的,极为纯粹,极为放肆的笑容。

    湖风吹拂,发丝划过林清的脸庞,此刻肆意笑着的林清,别有一番特别魅力。

    “这么开心?”滕青山淡笑道。

    “嗯,我告诉你,那李明山死了!”林清激动万分,“他死了,这个恶魔,终于死了,我太兴奋了,我从来没有这么开心过。哈哈……”

    滕青山一怔。

    李明山?

    难道是自己杀的那个李明山?

    “谁是李明山?”滕青山询问道。

    “就是明山集团的李明山,你不是扬州人,估计也不知道。”林清说道。

    滕青山这才确定,就是自己杀的那个狡猾中年人。

    林清双拳紧握,身体都微微发颤,目光闪烁着狠光。

    “我做梦都盼着有人杀了这混蛋。想杀他的人很多,可是,他一直没死。我甚至都绝望了,只能期待,期待他哪天得了绝症。可是没想到,他竟然死在自家书房密道里。”林清快意地笑了,“死的好,死的太好了。”

    “他似乎和你有大仇。”滕青山说道。

    “大仇?”林清冷笑道,“或者说,他对我还有恩吧!”

    滕青山眉头一皱,有恩?

    林清继续道:“其实,我家境很差,从小母亲就得重病死了,父亲在外打工,意外从高处跌下,跌成半身不遂。我只能努力,照料弟弟,让弟弟上学。你也明白,我一个学历一般的女孩,能有什么办法?”

    “是李明山包养了我。”林清冷笑道。

    滕青山心境没一丝波动,他见过的惨事太多了,像他当年七岁就在死人堆里挣扎,什么惨况没看过。对包养这种事情,滕青山也没有一丝歧视。所谓家家有本难念的经,人人都有各自的苦难。

    “我用从他那得到的钱,照顾好弟弟,照顾好卧床的父亲。包养约定是一年,我靠部分钱,做生意,生意越来越大,我根本不需要依靠他。可是,我却甩脱不掉他。因为,他权势通天。黑道、白道通吃,要捏死我,比捏死只蚂蚁还容易。我还有弟弟,还有父亲……我必须得忍着。”

    “在他面前,我就如同一个奴隶。”

    “我一直在惊恐中度过,惶恐中度过,别看我外表光鲜,可实际上……”

    林清看着滕青山:“也就那次,滕青山,你背着我走过那二十里路,我在你背上却感到了心的宁静,我第一次感到安全。”

    滕青山心中明白那种感觉,因为当初在西伯利亚训练营,他也是处于惊恐中,没有一刻敢松懈,因为随时都可能死亡。唯有到了师傅‘滕伯雷’门下,才过上宁静的日子。

    “现在我解脱了,没了李明山,他手底下那批人早就分崩离析了。”林清前所未有的感到解脱,常年累月悬着的心,终于可以放下来了,“我再也不用过那种日子了,再也不用了。我很开心,我想找人诉说,诉说这一切,我第一个想到的就是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