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九鼎记 正文 第四章 出战名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第四章出战名单

    春天,草长莺飞。

    一条沟渠两侧的宽阔田埂上,满是低矮的杂草,而这时候,两侧田埂上站了十数人,正赤手空拳的肉搏着。

    “住手。”一声大喝从远处传来。

    只见远处一大群人正飞跑过来,大声喝斥的是跑在最前面的瘦削男子,不过已经打的火起一群人,谁也没停下。只见那瘦削男子三步并作两步,一会儿就冲到人群中。只见他手持长枪,一插一挑,就是一个人被挑飞。

    眨眼功夫,七八个大汉被挑飞了,那七八个大汉立即一骨碌爬了起来。

    “是你们李家庄的人,打伤大猴的?”瘦削男子,也就是滕家庄教导大家练枪的大师傅‘滕永湘’喝斥道。

    “滕师傅,我们朝田里灌水,你们滕家庄的人,凭什么将我们的田,灌水缺口堵住!”那个身上还有着伤痕的李家庄壮汉,怒喝道。

    这时候,滕家庄一群人已经都到了。

    滕家庄这边的一个妇女,立即叫骂起来:“你个没心没肺的狗日地,入春来,老天爷没下过一场雨,你们田里缺水,我们田里就不缺水?好不容易发大水,怎么?水都让你们李家庄的人用,我们滕家庄的田,就不要水了?”

    这时候年仅四岁,个子瘦小的滕青山从人缝中轻易挤到最前面。

    “争水?”滕青山听了,这才明白事情原因。

    前世的滕青山从来没做过农活,许多东西都不懂,可是麦子要生长,需要水,这点常识滕青山还是懂的。没有足够的水浇灌,估计就要欠收了。

    “不过他们虽然打斗,却没有出人命,也没动武器。”滕青山目光一扫,发现田间就放着一些铁锹等工具,可是刚才双方庄子打斗,却都是靠拳脚肉搏,虽然有人受伤、流血,却没有一个死。

    滕青山略微一想就明白了。

    “如果滕家庄死了一个人,恐怕滕家庄的男人们,都会杀过去。现在只是争水,还好。如果出了人命,那两个庄子可要闹大了。”就在这时候,另外一个方向,也有一大批人火速跑过来。

    “青山,别乱跑啊。”这时候,表哥‘滕青虎’也挤到最前面,立即抓住滕青山,“这里乱的很,你一个小孩子,被碰到一下,就受伤了。小心点。”

    “嗯。”滕青山对着自己表哥笑笑。

    “嗨,那李家庄的人也来了。”滕青虎也看向远处。

    “滕永湘!”一声大喝声响起,一体型壮硕的大胡子猛男大步跑来。

    “师傅。”李家庄的族人们立即闪到一边。

    滕永湘是整个滕家庄的枪法师傅,而这大胡子猛汉‘李良’,应该是李家庄的教导师傅。

    “没事吧。”这大胡子壮汉朝四周一看,立即有李家庄的人低声叙说。

    “李良!”滕永湘冷厉的目光扫过去,“你也应该知道,老天不下雨,你们的田要水,我们的田也要水!可水就这么多,你说,该怎么办?”发大水,沟渠满了。民众就立即将沟渠坝头给关住了。

    这样,主干道水位退了,沟渠里的水才不会倒流。可是,水也就这么多,怎么分?

    “怎么办?”那大胡子壮汉‘李良’持着一柄铁枪,嗤笑道,“简单,我们来打上一场,我赢了,这水就让我们李家庄用。如果你赢了,水就让你们滕家庄先用。怎么样,你可敢比一比?”

    说着这李良将那铁枪插在田埂地上。

    滕永湘眼睛微微眯起。

    “看来,大伯他,不比那大胡子‘李良’强。”滕青山见状,暗中推测。

    “李良。”滕永湘冷笑道,“这沟渠里的水,关系重大。你恐怕还没有这个权力,拿来赌吧。”

    大胡子李良一窒。

    这水,关系到粮食收成,他的确没资格拿来当赌注。

    “如果你要跟我比,我们拿其他赌注,再比。而今天,我们谈的是这水该怎么办。如果你还是那个猪脑子,还是到一边,等你们族长过来再谈。”滕永湘冷静的很,就在这时候,李家庄密集的人群分开一条路。

    一个须发皆张的老者,大步走过来。

    “李族长。”滕永湘拱手。

    “永湘,滕老头呢。”这老者大大咧咧道。

    “族长他马上就到。”滕永湘说道。

    滕青山听了就明白,这个看似猛张飞般的老头,应该就是李家庄族长。

    “哈哈……”人未到,爽朗的大笑声响起。

    “外公。”滕青山立即转头。

    只见虎背熊腰的老者大步走来,正是滕家庄族长‘滕云龙’,在滕云龙的身侧还跟着一手持着铁枪的男子,正是滕青山的父亲‘滕永凡’。只见滕云龙走到最前面,朗声道,“李火钧,事情你应该知道的,说吧,怎么解决。”

    “滕云龙,你还真干脆。”李家庄族长‘李火钧’朗声笑着,“老规矩!”

    “群斗,还是一对一!”滕云龙说道。

    “什么群斗?一对一?”滕青山小声的询问旁边的表哥滕青虎,滕青虎低声道:“青山,两个庄子遇到争执,一般会以武力分上下。群斗,就是各派出十个好汉,不使用任何武器,开始打斗。当一方人马都被放倒爬不起来,另外一方就获胜。群斗一般惨烈一点,说不定就会出现死亡。而一对一,不说,你也应该懂。”

    滕青山微微点头。

    李家庄族长略微思虑,便笑着道:“这样,一对一,我们比试三场。一天十二个时辰,一场获胜,就让一方尽情使用水四个时辰!两场获胜,就用水八个时辰,三场全胜,那胜方可以尽情用水。而输掉一方,不允许使用水浇灌!”

    滕云龙略微思考。

    “那行。”滕云龙点头同意。

    两大族长点头,这事情就这么定下。

    “这里地方太小,我们去血沙坡那里比。”滕云龙说道。

    “行。”那李火钧也点头。

    当即,在两大族长带领下,两族人马都出发,前往血沙坡。

    “青山,你竟然也跑到这。”袁兰一把抱起滕青山,有些生气的训斥道,“这地方多乱,我还以为你在庄子里,竟然在这!青虎,是你带弟弟过来的吧。弟弟才多大,不懂事。可你该懂事了吧。竟然带弟弟过来。”

    滕青虎被教训地低着脑袋。

    滕青山也乖乖低着脑袋,听娘的训斥。

    “阿兰。”这时候,父亲滕永凡走过来,“好了,别说孩子了,走,一起去血沙坡。”说着,滕永凡一把抱起滕青山,“乖儿子,这次比试,你可要好好看看,以后长大了,也要成为一条好汉,如果你以后能像你表哥一样厉害,哈哈,你爹我睡觉都会笑醒的。”

    表哥滕青虎,九岁就能举起三百斤,绝对是天赋异秉,许多人都认为,将来会是滕家庄第一条好汉。父亲对儿子有如此期盼,也不难理解。

    “赶上表哥?”滕青山想想,却没有说话。

    ******

    血沙坡,是一块光秃秃空地,这个时候,这里聚集了近千人。

    “这个圆圈,大概五丈长!每次比试,滕家庄和李家庄的好汉,都赤手空拳进去。到时候,谁被打倒爬不起来。或者,被打出圈子,都算输。另一方算胜。”一个拄着拐杖的银发老者朗声道。

    两位族长彼此相视。

    “每一场胜利,就可以用水四个时辰。”银发老者朗声道,“现在,请两位族长,将派出的三位族人,按照先后顺序,写出来。”

    “到时候,名单上第一位和第一位比试,第二位和第二位比试,第三位和第三位比试!”银发老者中气很足。

    滕青山听了规则,不由暗自点头。

    这种方法,也防止了‘田忌赛马’那种事情发生,对方都不知道对方派出族人的顺序,自然无法定下计划。

    “我们好了。”滕云龙笑道,手中握着一张红纸。

    “我们也好了。”李火钧也握着一张红纸。

    那拄着拐杖的银发老者,收取两张红纸,开始宣读起来:“滕家庄这边,上场顺序,分别是滕永雷,滕永凡,滕永湘!李家庄这边,分别是李乌天、李良、李金福!”

    滕永雷对战李乌天。

    滕永凡对战李良。

    滕永湘对战李金福。

    “李金福?”滕家庄这边不少人都疑惑起来。

    要知道,李良、李乌天都是‘乌’字辈的,李良之所以没叫‘李乌良’,是因为‘乌良’二字谐音‘无良’,家里长辈才直接为他取名为‘李良’。至于李金福,明显要比‘李乌天’‘李良’二人低上一个辈分。

    “李金福那孩子,今年应该才十几岁吧。”滕家庄内部传来议论声,“竟然也出战。”

    “父亲他也要出战?”滕青山听了,却注意到这一点,不由转头看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