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正文 第十一章 滕青山的枪术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第十一章滕青山的枪术

    滕永凡也有些气恼道:“兵器中枪最难练,青山,你怎么这么倔呢?”

    “爹,外公。”

    滕青山笑道,“其实我从小看到各位叔叔伯伯在练武场,练习长枪就挺羡慕的。所以我趁爹娘不在家的时候,就拿一根木棍当长枪耍,也耍了两三年了,我非常喜欢使用长枪,而且我现在的枪法,应该不比叔叔伯伯们差。”

    看滕青山那表情,一屋子的人都笑了。

    小孩子话能当真么?

    “哈哈……青山啊,小孩子可不要学会吹牛!”那滕永湘笑道,“你的叔叔伯伯们,哪一个不是练枪十几年,基础扎实的很,哪是你一个孩子能比的。”虽然滕家庄的男人们算不上枪法高手,可每一个都练习十几二十年,都不可小觑。

    旁边的滕永凡哈哈笑道:“原来是这样,怪不得你娘说,你经常一个人在家,将庭院门锁上,原来是在练习枪法。是怕被我们看到取笑,才一直不透露的吧。”

    孩子们喜欢玩,可滕青山却经常呆在家里,这其实早引起滕永凡、袁兰夫妇注意。

    只是他们并没有多说什么。

    “你们不相信,可以看看我的枪法。”滕青山说道,他没有其他办法,要让长辈同意他学习枪法,他只能这么做。其实在家,他都是在练形意拳,根本就没有练过枪法。

    “好,我们就看看青山你到底多厉害。”滕云龙哈哈笑道,“走,去兵器库房。”

    一群人便离开滕青山的住处。

    兵器库房,是纯粹大青石建造的一座高大空旷的房子,房间高近五米,宽八米,长度更是达到二十米。

    “族长!”兵器库房门口专门有族人看守。

    “开门。”滕云龙吩咐道。

    只见那两扇高大的铁门轰然开启,滕云龙笑看向滕青山:“小青山,走,先去选一杆你喜欢的长枪,我倒要看看,你有多厉害。”说着,滕云龙等一大批人,包括滕青山,也都步入兵器库房内。

    “哇!”在袁兰怀里的小青雨,惊讶地看着四周。

    兵器库房地面铺着青石,墙壁上悬挂着一件件兵器,重斧、九节锏、厚背砍刀,巨型盾牌,弓箭……,不过最多的还是长棍!一根根或长或短的长棍,或是木制,或是铁制,都是靠着墙壁摆放,怪异的是——

    没有一根长枪!

    而在兵器库房深处,是一个个大铁箱子,每一根铁箱子也就一米长宽,根本不可能摆放下一根长枪。

    “枪呢?”滕青山疑惑看向外公滕云龙。

    “那些不是吗?”滕云龙指向靠着墙壁摆放的各种长棍,哈哈笑着道,“青山,这些都是枪杆!而枪头,都是小心保存在铁箱内的。你去选一枪杆,我再为你取适合的枪头。”

    滕青山这才恍然。

    “青山个子太小,这些枪杆都嫌长了。”滕永凡皱眉道,六岁孩子舞长枪?族内没那么短的枪。

    “青山,现在你力气小,最好选合软木的。”滕永凡说道,“这木制长枪中,合软木的枪杆最轻,加上枪头也就五六斤。以你的力气,也能耍起来。青山,你选那根干什么,那是青楠木的,最重的一种,你耍不起来的。”

    滕家庄库房内的枪杆中,主要分为青楠木、白蜡木、合软木三种,这三种都是适合用来制作枪杆的材料,而其中,合软木最轻,白蜡木次之,青楠木最重。当然,青楠木也是最好的一种。

    韧性弹性极好,枪杆能藏得住力量,一根好的青楠木枪杆,一般都生长了五十年以上。

    也幸亏滕家庄靠着大山,才能找到这么好的材料。

    “就这根吧。”滕青山握着这根青楠枪杆,“外公,帮我将那枪头找来。”

    “这根,加上枪头。可足有十五六斤重。”滕云龙也担心道,“要将十五六斤重的青楠枪耍好,你现在的力气恐怕还不够。”在滕云龙看来,外孙虽然有百斤力气,可要自如使用十五六斤的长枪,恐怕还够呛。

    “外公,你帮我将枪头找来啊。”滕青山却不多说。

    “好吧,让你试试,你也就死心了。”滕云龙上前,看了看滕青山手中这枪杆上的记号,随后就打开了一个大铁箱子,翻了一会儿,就取出了一枚枪头。滕青山一眼看去,这枪头扁平荞麦形状,脊高、刃薄、头尖!那枪头脊背上还留有血槽,如果一刺入人体内,恐怕就是一个血窟窿。

    在枪头下面,还系着红缨。

    滕青山暗自点头:“这扁平枪头,刺、劈、划都能使用,血槽也能令枪头刺入人体内后,不会被肌肉吸住,不会出现拔不出来的情况。那红缨也能防止敌人鲜血染上枪杆,防滑!”滕青山一眼就判断出来,这枪头,在制枪工艺上,已经很高了。

    “我来帮你连上。”滕云龙说着,将那青楠枪杆和枪头插在一起,还在地面上敲击了几下,后又从旁取出钉子,用铁锤将钉子卡进去。

    “好了。”滕云龙笑着将长枪递过去,“这青楠枪有十五斤重,大概七尺长,青山,你用的起来吗?”

    相对于孩子的身高,近七尺长(一米七五)的枪,的确长了些。

    “你看着好了。”滕青山其实也没办法,这枪对他而言是长了点,可是再短的枪,都是合软木的,滕青山懒得用那么次的枪杆。以滕青山的真实实力,一旦全力耍起来,恐怕滕青山都能将那合软木枪杆弄断。

    “都退开点。”滕青山说道。

    立即一大群人朝四周闪开,不过这些族内长辈们脸上都带着一丝笑意,显然,都在看这个小家伙吃瘪。

    “呼!”滕青山单手一甩,竟然一只手抓着枪杆把柄,整个长枪都横着。

    “好臂力!”滕云龙等一群人一瞪眼。

    要将十五斤的长枪,单单抓着末尾把柄,就让枪杆笔直不低垂,这需要极强臂力。

    “这小子,年祭时候藏拙了。”滕云龙他们一个个暗道。

    单手抓着枪杆,滕青山感受着这柄枪的‘劲’,略微感受片刻,便暗自点头。

    左手一伸,抓住枪杆中央,右手摇动,左手悬提,一瞬间,这一杆青楠木仿佛有了灵性,化作一条条毒蛇朝四周舞动。滕青山一转身,双手一滑,青楠枪便轻易划过一个圆,随后当头一个猛劈。

    “啪!”长枪拍击在青石地面上。

    滕青山目光凌厉,单手一震枪身,而后长枪便如同闪电,‘嗖’的一声刺向前方。甚至于产生刺破空气的风啸声。

    “外公,爹,三爷爷……你们看,我耍的怎么样?”滕青山转头看向一群人。

    滕云龙、滕永湘等一群人,一句话都说不出来,眼眸中满是震惊。

    滕青山刚才耍起长枪来,那是如行云流水,看起来简单。可是在场的滕云龙、滕永湘、滕永凡哪一个不是行家?哪一个不是在长枪上耗费了数十年时间?他们完全看出滕青山枪术的不凡。

    单单那双手一滑,就令滕青山的身高,不再是施展青楠枪的限制了。

    就这一滑,没有数年苦功,那是用不好的。

    无论那劈枪,还是最后那一刺,都极为凌厉。

    “天才!”滕云龙喃喃道。

    “老天。”滕永湘也完全惊呆了。

    这力气可以天生,可是这枪术,是需要时间磨砺的啊。俗话说‘月棍、年刀、一辈子枪’,要将一杆大枪耍的好,单单基本功就需要数年功夫,否则,也仅仅是空架子罢了。滕青山招式简单,可是其中却有着真功夫。

    在场的人都看的清清楚楚。

    “青山,我的外孙,你是天才!”滕云龙眼睛放光,盯着滕青山,“你这枪法,怎能练的?”

    “我,我在家的时候,就是用木棍,随意的耍啊。然后偷学练武场各位叔叔伯伯的枪法啊。”滕青山早就准备好借口,而且他刚才施展的枪术虽然厉害,可也就跟那些叔叔伯伯水准相当。

    “偷学?这天底下还真有这样的奇才。”滕永凡忍不住惊叹道。

    虽然滕青山表现出来的枪术,比之滕永凡、滕永湘还有差距,可是和族内一般叔伯们相比,却相差无几。

    “外公,爹,你们同意我练枪了吧。”滕青山说道。

    “当然同意,青山你天生就是为了枪而生的。”滕云龙连道,六岁孩童有如此枪术,这样的人,那绝对是天生就该用枪啊。

    滕青山笑了。

    其实练习枪术,根本就是形意拳的基本功!形意拳本身就是‘枪拳’,无论是崩拳、钻拳、炮拳、横拳、劈拳,无一不蕴含着枪意,练枪来体会‘五行拳’,这是前世师傅‘滕伯雷’教导的。

    虽然说,滕青山前世在‘枪术’上年耗费时间不长,可毕竟他是形意宗师,境界一到,枪术也水涨船高。

    当然……今天滕青山只是略微展露一点基本功。

    可展露的这一点,已经让族内长辈们惊呼天才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