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九鼎记 正文 第十六章 新的首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第十六章新的首领

    滕家庄四周高高的木栅栏围护着,还有族人在大门处看守。

    “猎人队回来了!”大门看守处发出喊声。

    族内练武场上,不少族人们谈笑着都跑过去,可是一看,不少人脸色大变,老远就看到猎人队成员身上的血迹,还有包扎的痕迹,以及一些被抬着的族人尸体。

    有族人死了!

    “强子!”悲痛的喊声响起。

    “快去通知族长!”立即有人大声喊道,声音很是凄厉。

    ……

    片刻后,练武场上聚集了近两千人,除了在田里耕作的外,都聚集在了这里。每一个人表情都很沉重,特别还有一些死去族人的家属,都哭泣的跪在地上。族长滕云龙脸上也有着一抹哀色。

    “这一次猎人队上山,碰到了狼王出巡!猎人队死了五个人,四个人残废!”滕云龙声音低沉,人群中隐隐有着哭泣声。

    “滕永连,滕永强,滕永义……”滕云龙一口报出五个名字。

    “他们是为我滕氏一族而死,他们五人的家属,族内会给予他们每家一百两白银的补偿,从今天起,族内会赡养他们!”滕云龙声音似乎没起伏,这是老规矩,为宗族战死的补偿一百两白银,残废的补偿五十两白银,家属由整个宗族来赡养。

    滕青山默默看着这一幕。

    这些年,虽然他曾经听说,其他哪一个庄子被强盗土匪给杀光,可是他没看到,只是听说,没那种震撼感。因为滕家庄是一个比较强的大庄子,一般强盗土匪不愿惹,而白马帮又收了年钱。

    滕家庄的族人一直过的很平静,很久没人被杀死了。

    毕竟进大山,遇到狼王出巡,那是数十年才可能碰到一次。

    “点火!”滕云龙声音突然想起,将滕青山惊醒。

    火葬。

    这是族内的规矩。

    一道道火焰冲天而起,那放在木材上的一具具尸体,曾经都是熟悉的族内长辈。周围哭泣声响成一片,可是更多的人都是静静看着这一切。因为,他们曾经经历过更深、更难忘的苦难。

    他们早就知道,在这片土地上要生存,流血是必须的。

    所以族人们才会从小就苦练,没有一天放松。

    *******

    滕氏一族祠堂。

    “吱呀!”那厚重的铁门被开启了,捧着五盒骨灰的家属哭泣着,步入祠堂。

    滕青山和父亲滕永凡在一起,静静看着这一切。祠堂空间极大,比之那兵器库都相差仿佛,在祠堂里摆放着一盒盒骨灰盒,单单看到的,可以说是成千上万了,密密麻麻的骨灰盒摆放地整整齐齐。

    “这是我滕氏一族千年来,历代为宗族而死的先辈骨灰。”滕青山也知道这一点。

    并非每一个人都能入祠堂的。

    滕氏一族上千年的历史中,为宗族而战死去的,为宗族有贡献的,死后才能进入祠堂。而一般庸碌无为的,死后,最多火化,是进不了祠堂。名字也上不了‘滕氏族碑’的。

    “滕氏族碑!”

    滕青山目光看向祠堂内醒目的,一块块矗立着的足有一丈高的大石碑,每一块石碑上都有着密密麻麻的名字,每一个名字,都代表着滕氏宗族历史上的先辈。

    “名留族碑。”滕云龙低沉道。

    立即有一个花白头发老者,拿着刻刀走到一块巨大石碑下,认真的刻下五个人的名字。

    “呜呜……”死者家属们的低声哭泣声,让气氛愈加悲痛。

    滕云龙走到死者家属旁,死去人都是最精壮的时候,他们的孩子大多还只是少年,最大的也才二十岁。滕云龙摸着一个孩子的头,目光看向那几个少年:“你们的爹,都是我滕氏一族的好汉,是为宗族而死,你们要为他们感到自豪!”

    “嗯。”一个个少年都猛地点头。

    几年后,这些少年们也会像他们的父亲一样,也为保护宗族而战。滕氏一族能千年不灭,就是因为这一股百折不饶的精神,一代代传下来。

    ******

    族长滕云龙的居所,堂屋内聚集了八人。

    除了族长滕云龙外,还有滕永雷、滕永湘、滕永凡,以及族内的三位老人,还加上一人——滕青山!

    “永雷,你们这次做的很好。那狼王的尸体,一般刀剑都无法刺穿这毛皮,特别是这狼王尸体通体雪白,毛皮也没受什么损伤,这比猛虎还大的狼王皮,许多有钱有地位的人都想购买,论价格不比那雪貂皮低!”滕云龙说道。

    这次族内收获的确不小。

    狼王皮,这可是比雪貂皮更加稀少、珍贵,特别这狼王又是通体雪白。

    “族长。”滕永雷说道,“这一次,其实都是有青山,如果不是他,我们这次最多能逃回两三个人。更别说去杀狼王了,那四头头狼和一头狼王,还有过百头野狼,可都是青山给杀的。”

    在场的不少人都看向还仅仅是个少年的滕青山。

    这次有族人死去虽然悲痛,可生活在这个乱世,当知道滕青山的惊人武力后,他们心底反而有着一股狂喜。

    一人杀百头野狼、四头头狼,一头狼王……何等可怕的强者?而这样的强者还不足十岁,等成年了,将何等强大?最重要的是……这样的强者,是他们滕氏一族的!

    “青山,好样的。”滕云龙说道。

    “幸亏当初,青山没有去归元宗。”滕永湘感叹道,“如果在归元宗,不一定有这么了得的枪法。青山这孩子……独自琢磨,比别人教的都要好。”当知道滕青山的战绩,所有人都默认滕青山的实力。

    无可争议的族内第一好汉!

    滕云龙等一些人,他们也庆幸,没送滕青山进归元宗。如果滕青山在归元宗,那一时根本帮不了宗族。除非滕青山在归元宗身居高位,才可能对宗族有所帮助。远水解不了近渴,滕青山在族里,当然对宗族帮助更大。

    “青山的那长枪,和狼王厮杀的时候都断掉了,而且那一杆枪,对现在的青山而言,也嫌短了一点。”滕永湘说道。

    “嗯,对,是该换一杆长枪了,青山,走,我们现在去兵器库。”滕云龙笑着起身。

    滕青山也随大家一起,朝兵器库走去。

    当年还是六岁孩童,七尺的青楠枪,滕青山都有点嫌长。可是如今他已经九岁多,再过三个多月,就十岁了。他如今的身高,五尺八寸(一米四五)。再使用七尺的长枪就嫌短了,以他的身高而言,长枪最佳长度在七尺六寸左右。

    兵器库轰然开启。

    “青山,你选一杆长枪吧。”滕云龙笑着道。

    族内储存的长枪很多,根本不需要特别炼制,只需要来挑选即可。

    木质长枪,即使是最高的青楠木,对滕青山而言都嫌材质差了一些。

    “这里也就普通的大铁枪,和镔铁枪!铁枪质量比镔铁枪还差不少,也轻上许多。”滕青山走了一圈,目光停留在一根镔铁枪杆上,单手一伸,尝试挥舞两下,“这杆镔铁枪杆工艺不错,重量也刚好,加上枪头,差不多两米。虽然略微高一点,可对我却没什么影响。以后身体长高点,可以继续使用一段时间。”

    滕青山转头看向滕云龙:“外公,就这一柄吧。”

    “青山,这是上等的一柄镔铁枪,加上枪头,枪长八尺,重达五十二斤。如果遇到群战,耗费力气太厉害啊,换一柄吧。”滕云龙说道,人的力气是有限的,长期挥舞重武器,时间长了力气就耗光了。

    滕青山笑了:“就它,不用换!”

    达到‘人枪合一’境界,滕青山在使用长枪的时候,身体的肌肉只是部分在用力,这部分肌肉用力,另外一部分肌肉休息,恐怕打上一天都不会累。以他形意宗师对筋骨、肌肉的控制能力,耍一柄五十二斤的长枪,怎么可能会累。

    更何况,他还有内劲!

    “好吧,说不过你。”滕云龙笑呵呵地去那箱子里,翻出了配套的枪头。这镔铁枪工艺的确很好,枪头和枪杆连接,并非卡槽式的,而是内含近一尺长的螺纹,将枪头牢牢连接在枪杆上。

    那红缨更是带着一股血腥气,显然这柄镔铁枪饮血无数。

    “咦?”滕青山惊讶地将枪杆一扭,旋转着,将枪杆整个分成了两半。

    滕云龙笑着道:“这枪杆是分成两截的,中央也是螺纹连接,平常在外,长枪太长碍事可以拆卸开。等用了,再连接上。”滕青山非常满意这样的技艺,将镔铁长枪连上后,随意的舞了两下。

    “呼,呼!”

    枪影飞舞,带着刺破空气的尖啸声。

    “不错。”滕青山愈加满意,这镔铁枪的韧性非常好,如果内劲灌输,承受万斤力气都不会有事。

    “族长。”这时候在一旁的滕永雷开口了,他脸上有着一丝苦涩,“我现在左臂断了,再也不适合担当猎人队的首领,从今天起,我就呆在族里吧。至于猎人队首领,族长,你也应该再选一个人。”

    顿时气氛变了。

    “永雷。”滕永凡安慰地拍拍滕永雷肩膀,断掉左臂,这对一个尚武的男人而言,是很痛苦的一件事。

    “永雷,以后你就呆在族里,至于猎人队首领……”滕云龙转头,目光落在滕青山身上。

    在场的其他几位老人,还有滕永凡、滕永雷、滕永湘都转头看向滕青山。

    滕青山一惊?

    什么意思,自己?自己还有三四个月,才十岁而已。

    “青山!”滕云龙盯着他,“英雄不问年少,在这个乱世,不看年纪,只看你实力!从今天起,你就是猎人队的首领!你要记着……你现在已经是我们滕氏一族的第一好汉!身为族内第一人,你必须得承担起责任!”

    滕永凡也看向自己儿子:“青山,男人,必须有担当!族内第一好汉,必须有第一好汉的担当,从今天起,你就要学会承担这责任,将来,族内要靠你带领的!”

    “是,爹。”滕青山忽然感觉,一股责任落在身上。

    过去宗族的各种难题,都是父亲、外公等人带头解决,他可以无忧无虑。

    而从今天起,他必须站出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