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九鼎记 正文 第二十二章 贪心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第二十二章贪心

    “取刀!”滕永凡一声令下,族人们一个个从背上解下布袋,从包裹的兽皮内拿出一捆捆碧寒刀。

    一捆捆碧寒刀落在地上,发出低沉的响声。那位骑兵首领坐在椅子上,高傲地瞥了一眼地面上的碧寒刀:“老张,你们将这些碧寒刀每一柄都好好检验一番,防止这些山民以次充好!”

    “是,大人。”一位身形高大的中年人大步走来,同时招呼着其他人,“都过来,每一柄刀好好看看。”

    绳子解开,哐当当!碧寒刀散落的一地。

    一名名护卫,拿着碧寒刀仔细地观看着。这碧寒刀通体泛着淡淡的绿光,抓着刀柄还能察觉到一阵阵凉意,刀刃锋利,绝对是一柄好刀。

    “大人。”老张将一柄碧寒刀扔给那骑兵首领。

    那首领接过碧寒刀,仔细打量了片刻,微微点头:“看样子还算可以,不知道,用起来怎么样。”

    “各位大人请放心。”滕永凡笑着自信道,“这碧寒刀每一柄在送来之前,我们都经过经验,我们滕家庄卖出来的碧寒刀,还从来没有一柄是次货。”

    “哼,验了才知道。”那骑兵首领瞥了一眼老张,那老张心领神会。

    “取木材来。”那叫‘老张’的护卫朗声道。

    大量用来烧火的木材一捆捆被抱过来,而后直接朝地面上一扔,木材散落的一地。

    “一个个都用碧寒刀劈木材,试试看。”老张说道。

    这些护卫们便用这碧寒刀肆意朝木材劈去,只见那一根根木材应声而裂开,碧寒刀没有一柄刀刃翻卷。滕永凡看到这一幕心底只是冷笑,碧寒刀的绝技,毕竟是千年来,滕家庄历代先辈琢磨出来的,怎么会差?

    “嗯?”那骑兵首领突然起身,从一个护卫手里接过一柄碧寒刀,右手轻轻抚摸了一下刀刃,随即脸色一沉。

    滕家庄一群人心里疙瘩一下。

    “怎么回事,这柄刀,怎么卷刃了?”骑兵首领大怒,猛地一扔那碧寒刀,碧寒刀哐当一声,就砸在滕青山他们一群人面前。

    “怎么可能?”滕永凡连捡起来。

    周围族人们一看,的确,这碧寒刀卷刃了。

    滕永凡脸色大变。

    按照那立下的字据,一旦出现质量问题,那麻烦可就大了。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滕永凡连摇头,面有急色,“每一柄我都检验过,怎么可能这样?”

    “不可能。”那首领冷笑着。

    “这位大人!”滕青山的声音陡然响起,声音非常响亮,估计数百丈内都能听到,那骑兵首领脸色一变,喝斥道:“小子,你声音小点,打扰到前面休息的大老爷,你们一个个都准备去蹲牢狱吧。”

    滕青山快十岁,看样子,只是一个少年。

    “大人,你是不是会内劲?传说中的内劲?”滕青山一副羡慕、激动地样子,看着那首领。

    那首领一怔。

    “我刚才看到,你的手一摸那柄碧寒刀,那锋利的刀刃……”滕青山话没说完,那首领脸色就变了,气急而怒声喝斥道:“小子,闭嘴!”

    滕青山脸上一副无辜之色,可心底却是冷笑,别人没看到,可是滕青山的六识灵敏,他刚才清晰注意到,那柄原本完好的碧寒刀,被这首领一抚摸刀刃,刀刃就卷起了,其实,滕青山也能做到。

    以内劲的力量,从侧面作用在刀刃上,刀刃不卷起才怪。

    滕青山看得出来,这个首领明显要想光明正大的赖账,倒打自己等人一耙。

    “怎么回事?”一道声音响起,只见一群人从府邸内走出来,为首的是穿着黑色裘衣,面色白净,看起来就知道是养尊处优的中年男子。在他身侧,则是调皮地穿着白色雪貂裘,扎着两根辫子的可爱少女,在他们身后,是两名仆人以及两名贴身护卫。

    “老爷。”这后院内的一群人立即躬身。

    “哦,碧寒刀送来了?既然送来了,快点付钱,让他们走。吵什么吵!”那中年男子眉头微皱说道。

    “是,老爷。”那首领说道。

    “嗨,秦三,你们刚才吵什么?”那调皮少女却眨巴着大眼睛,疑惑地询问道,随即好奇看着穿着兽皮的滕氏一群族人。

    那骑兵首领连躬身道:“小姐,是这样的,我们跟他们订货,现在送货过来了,我们刚才验货……只是,其中有一柄碧寒刀质量很一般,劈木材竟然都卷刃了。”那位可爱少女听了,看向滕青山他们一群人,皱起眉头,哼声道:“一百五十两一柄的碧寒刀,这么贵,竟然连劈材都卷刃,这样的兵器怎么能要!”

    滕青山、滕永凡等一群人心中一惊。

    一百五十两一柄?

    可是那骑兵首领订货却只是一百两银子,而且现在看样子,连尾款都不想付。

    “秦三,其他的碧寒刀,怎么样?”那面色白净的中年人淡漠道。

    “其他的碧寒刀,还好。”那骑兵首领连道,“不过还没仔细看。”

    “秦大,你去看看。”中年人说道。

    在他身后的两名贴身护卫,其中一人直接走向那些碧寒刀,同时瞪了一眼骑兵首领,这才拿起一柄碧寒刀,随意的耍了几下,回头道:“老爷,这些碧寒刀很不错,一般护卫们使用,绝对够了。”

    “那好,秦三,将银子付一下,让他们快点走。闹哄哄的,像什么样子。”中年男子淡漠道,随即看向旁边的女儿,“钰儿,走吧,我们今天还要去拜访你刘伯伯,去晚了可不好。”

    “是的,爹。”

    那可爱少女好奇看了滕青山他们一群人几眼,而后和那位中年男子一起就离开了。

    而那位叫‘秦大’的护卫,走到骑兵首领面前,压低声音说道:“三师弟,别什么银子都贪,这些人赚些银子不容易,闹大了,老爷生气,可别怪做师兄的不帮你。”说完,这‘秦大’便跟着那位老爷离开了。

    “一点面子都不给我。”那骑兵首领见那群人离开,才恨恨说了两声,“还大师兄呢,他娘的,总是瞧不起我,等我也练到第六层,哪还用看你脸色。”

    随即,骑兵首领冷冷瞥了一眼滕永凡他们一群人一眼。

    “你们这群山民,这碧寒刀有一柄竟然卷刃了,不过,我也懒得和你们计较,老张,给他们一万两银票,让他们滚。”这骑兵首领吩咐道。

    滕青山一听眉头一皱。

    一万两?

    这一次货物的尾款,可是一万零两百两银子,这骑兵首领一句话,其中两百两竟然不准备付了。两百两可不是一个小数字。毕竟这笔生意做下来,滕家庄包括人力等各种费用外,赚的很少,这两百两可不能少。

    “大人……”滕永凡刚要开口。

    “哼。”骑兵首领目光一寒,“今天一柄碧寒刀卷刃,我没找你们算账就算了,再在这废话,小心老子废了你们,都给我滚。”

    这时候,那老张也取出了一万两银票,递给了滕永凡。

    滕永凡接过银票,仔细看了看,随后压低声音道:“我们走!”虽然滕家庄男人一个个有血性,可也不会鸡蛋碰石头,为了两百两银子,让大家搭进去可不值得。大家都是强忍一口气,离开这扬州商会管。

    ******

    出了扬州商会管,滕氏族人们才忍不住骂娘。

    “那个叫秦三的,什么玩意,一百五十两一柄,给一百两算了。今天还准备不付银子。”滕青虎气的直骂,“要不是青山他的声音大,惹得那位老爷过来,恐怕,那个秦三,尾款都不准付了。”

    滕永凡笑看向滕青山:“青山,你怎么想到引起那老爷注意的?”

    “我就是急了,才喊的。”滕青山笑着说道,“我刚才是亲眼看到,那个骑兵首领摸了一下刀刃,刀刃就卷起来了。”滕青山话虽然这么说,可实际上,他的确是故意大声,引起周围的大盐商注意。

    即使不引起这家府邸的老爷,就是引起周围哪一家的大盐商过来,那都算成功!

    滕永凡、滕青虎一群人,毕竟常年生活在庄子里,对那些大盐商的想法不明白。

    可滕青山前世身为超级杀手,一些超级富豪,上层人员的心理他是明白的。对那些人而言,钱是小事,面子是大事。

    如果传出去……某位大盐商,为了一点银子,跟一群山民争执起来。那盐商估计就会成为笑柄。所以,不管怎么样,在扬州商会管内,那位盐商无论如何,都不可能为了一点银子,跟他们争执。

    “不管怎么样,这次也算有惊无险。”滕永凡笑道,“青山,你长大第一次来宜城,回去之前,我带你去一个地方。我刚好也要去那买些东西。”

    “什么地方?”滕青山有些好奇。

    “万象楼。”滕永凡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