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正文 第四十九章 谁杀的?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第四十九章谁杀的?

    滕青山朝山下飞奔而去。

    “青虎,别怪我。”滕青山心中默默道。

    在白马帮千军万马中,滕青山是能来回冲杀。可是……他一个人冲击白马帮千军万马。白马帮的人很容易就能猜测出他的身份,而且,千军万马中,滕青山根本顾不过来保护李洛香,她照样可能会死。

    滕青山很清楚这一点。

    而且白马帮的人肯定会猜测:李洛香,一个普通姑娘。又能引出哪一个高手为她拼命?

    大李庄不可能,那只有滕家庄传说中的第一高手‘滕青山’了。再加上,千军万马中,那么多人都盯着滕青山一个。不少匪徒去过滕家庄,见过滕青山。滕青山没多大变化的容貌很容易被辨别出来。

    到时候……

    灾难便将降临滕家庄!

    为了一个从来没见过的女人,让整个滕家庄陷入危机。滕青山不会做!即使去做,也没把握救下。其实最重要的一点……他根本不认识李洛香,去了,也不知道被虏获的那么多女人中,谁是李洛香!

    其实论苦难程度,其他死去的女人同样不幸。是不是每个不幸的人都让滕青山去救?

    这天下间受苦受难,被强盗土匪掳走的女人多了,滕青山也没有虚荣心膨胀到要救天下所有受苦受难的人。毕竟,这是世道决定的,无法人力改变。

    “在这个乱世中,我只能努力保护我的族人!”滕青山默默道。

    ******

    铁山帮和白马帮的匪徒们疯狂互相厮杀,白马帮所有人的臂膀上都扎着白布条。而铁山帮所有人臂膀上都扎着红布条!毕竟在乱战中,千军万马,根本分不清谁对谁。只能看扎的什么布条。

    在铁山帮人眼里,扎白布条的,一律杀。没扎布条的,同样杀!

    只管杀,杀,杀!!!

    “嗖!”

    滕青山窜进铁山帮山寨内,将一名铁山帮匪徒尸体臂膀上的红布条解开,扎在自己臂膀上,滕青山抬头看着前方一片乱战:“上万人马厮杀,一片混乱。在这种混乱中,我悄然杀了洪四爷和那位少当家,谁会知道?”

    忍了许久的杀机,终于奔腾起来!

    “他是叛徒。”一声厉喝从后面响起,一名手持砍刀的铁山帮匪徒亲眼看到滕青山,伪装成自家兄弟。

    滕青山回头瞥了一眼,目光一冷。

    身形一晃。

    “噗!”滕青山的右手仿佛闪电,划过那匪徒的喉咙,整个人喉咙断掉过半,“嗬嗬~~”鲜血汩汩冒出,匪徒整个人瞪大眼睛,轰然倒下,而滕青山却是从这匪徒手中拿过砍刀。毕竟使用长枪的高手,宜城并不多。那会暴露自己身份。

    所以,滕青山并没带轮回枪。

    持着这一柄砍刀,滕青山迅速前进,靠近前方战斗最激烈区域。

    ……

    踏雪宝马上,全身穿着盔甲的银发老者遥看远处,脸上露出一丝笑容:“那王家三兄弟再小心戒备,也还是中了老夫的招,哈哈……”

    “师傅。”在旁边还有一位骑着赤火马的穿着盔甲的高大汉子笑道,“在宜城,师傅你老人家经营数十年,这铁山帮疯狂扩张。我们安插些奸细进去……哼,他们就是再小心戒备。还是不免中招。”

    有奸细内应外和,破山寨寨门也就轻松的多。

    “震杰!”这位银发老者开口说道。

    “爹。”在一侧同样骑着踏雪宝马的铁塔汉子应道。

    “这王家三兄弟纵横天下,手段凶残。你和高手厮杀经验太少。今天,你就坐镇后军,防止有人不战而逃。王和,你就替你师弟,率领白马营,到时候辅助老夫,一举杀了那王家三兄弟。”洪四爷淡然吩咐道。

    “是,师傅。”那骑着赤火马的男子连应道。

    “爹,你也小心。”洪震杰有些担心道。

    “放心!你爹我在白马湖,苦心钻研《冷月刀诀》数十年,刀法更进一层。我不冒进,这王家三兄弟休想赢我。王和,你白马营人马不顾一切,先随我灭杀那王家三兄弟。到时候,铁山帮自溃!”

    ******

    滕青山躲在山寨的一间阁楼里,遥看远处。

    “我伪装成铁山帮一员,一旦冲进白马帮阵营,只会遭来无尽厮杀,真是麻烦。”滕青山右手上的砍刀上满是鲜血,刚才他一路,已经杀死了数十名白马帮的人马,随后,躲进这一间阁楼。

    偶尔有白马帮人马冲进来,滕青山才会送上一刀。

    “现在最重要的是,找到那洪四爷和他儿子。不过,这二人我都没见过!”滕青山眉头微皱。

    洪四爷,宜城白马帮大当家,那是传说中的人物。见过他的人极少极少。

    而他儿子‘洪震杰’,许多人只知道,白马帮有个少当家,率领白马帮最精英的‘白马营’,至于少当家名字,许多人都不知道。更别说他的长相了。

    白马帮一般出来收年钱,都是手下人出来。偶尔二当家、三当家也会出来。

    毕竟在白马帮,地位最高的是大当家,其次少当家。接着,才是二当家、三当家。

    “现在盯住那王家三兄弟,到时候,那位洪四爷肯定出来!洪四爷年纪应该很大了,刀法应该极强!这两点,就能判断谁是洪四爷了。至于那少当家,敢号称白马帮第二高手,刀法应该也很厉害。”滕青山仔细盯着远处的王家三兄弟。

    ……

    “哈哈,洪老儿!你他娘地只会耍阴谋手段,有本事,跟我们三兄弟杀上几回合?”只见一光头壮汉恍若魔神,持着一双赤铜锤疯狂挥舞着,前方的白马帮匪徒们不是被砸烂了脑袋,就是被砸烂了身体。

    王家三兄弟,老大王铁山,手持一柄开山刀,无人能挡。

    老二王铁峰,手持一对赤铜锤,锤锤要人命。

    老三王铁海,一杆精铁长枪,犹如蛟龙。

    这三兄弟,率领铁山帮精英人马一路冲杀,一路势如破竹,如摧枯拉朽般地冲杀。白马帮大量匪徒被杀死,一时间,铁山帮士气大振。

    “哈哈,三弟,你别喊了,这洪老儿,躲在白马湖数十年,早就没胆了。”那位手持开山刀的光头壮汉大笑着说道,那柄开山刀挥舞下去,前方冲杀的一名白马帮马贼,直接被连人带马,一刀直接劈成两半。白马帮匪徒吓得心胆俱裂。

    这王家三兄弟尽皆身形壮硕,而且还都是光头,容貌也极其相像。

    “王家的三个小儿!你们不是要找老夫吗?”一道爽朗的声音在天地间响起,整个战场上几乎所有人都听到了。只见一名全身穿在铠甲,带着头盔的银发老者手持一柄反射着冷光的长刀,踏着不少匪徒的脑袋,从上方直接飞过来。

    顿时白马帮匪徒们一片欢呼声。

    “好强的内劲。”王家三兄弟脸色微变。

    ……

    阁楼内。

    滕青山眼睛陡然亮起来,盯着那个施展轻功的老者:“洪四爷!”

    ……

    洪四爷手持一柄长刀,身形犹如幻影,连续点了十数人脑袋,便飞过过百丈距离。

    “哈哈,受死吧。”一声狂傲的大笑声。

    只见洪四爷手中的冷月刀一瞬间化为十余道刀影,同时笼罩向这王家三兄弟,王家三兄弟大骇,各自持着兵器连挡这刀影。那老大‘王铁山’实力最强,老二‘王铁峰’两柄赤铜锤保护范围大,也没受伤。

    唯有这老三‘王铁海’胸腹部位出现一道大的刀伤。

    仅仅一次交手,洪四爷就伤了其中一人。

    “你们三个,一个都别想活。”洪四爷落地持刀,眼神中蕴含着一股狂傲。

    ******

    “高手!”阁楼内滕青山脸色微微一变,“这洪四爷一瞬间,竟然能出刀十八次,这,怎么会这么快?每一柄刀都是实的,并非虚影。”滕青山很清楚,即使以他的肌肉力量,要一瞬间同时施展,估计也就能施展出八九道刀影。

    速度,赶不上这洪四爷。

    可洪四爷的身体,绝对是无法和自己相比的。

    “这就是刀法秘籍的威力?”滕青山暗道。

    这九州大地上,无数年来,无数高手一代代下来,而诞生的一本本秘籍,也很是不凡。滕青山自己修炼的《天涯行》这本秘籍,靠内劲施展的身法,要比滕青山靠身体的极限速度要快的多。

    轻功有秘籍,那刀法、剑法、枪法也有秘籍。

    绝对不能小觑秘籍。

    “刀法的确不错,不过,我的枪法,也是内家拳逾千年精髓‘五行拳’衍化而来,可轻易抵挡,杀他也简单。”滕青山精通的毕竟是枪法,“那是……都骑着青鬃马?都穿着铠甲?是传说中的白马营!”

    ……

    洪四爷刀法凌厉,可王家三兄弟联手互助,丝毫不落下风。特别老大‘王铁山’的开山刀,还在洪四爷身上留下一道刀伤。

    “咚!”“咚!”……

    大地发出震颤声。

    “不好。”王家三兄弟脸色大变,只见白马帮人马分开一条道,一支人、马尽皆套着铠甲的精英骑兵冲杀过来,为首的骑兵持着一柄和洪四爷同样的刀,那刀法同样凌厉,这一支精英骑兵队伍冲杀起来,无人可挡。

    铠甲保护的严密,特别冲杀起来的时候,铁山帮的匪徒轻易的被撞散开,大量匪徒被杀死。

    而这些匪徒想杀对方,却根本刺不破对方的铠甲。

    这一支两百人的精英骑兵队伍,仿佛一道钢铁洪流冲向王家三兄弟。

    ……

    阁楼上,虽然马匹的铠甲保护严密,可是还是露出毛色。

    “这一支人马,尽数穿着铠甲。马匹也是青鬃马。定是白马营!那为首的一人,更是赤火马!他是白马营的首领,而且刀法和洪四爷一样!应该就是那白马帮少当家。”滕青山目光一冷,手中捡起一块石子。

    ……

    白马营这一支绝对精英,冲杀起来,太可怕了。

    他们根本不怕箭矢,不怕对方砍杀,那厚重的铠甲可以轻易保护他们。

    只管冲!

    “二弟,三弟,躲。”王铁山脸色大变,连喝道。

    面对这样的钢铁洪流,人肉之躯的王家三兄弟,只能选择躲。

    白马营的人马仿佛一阵风冲来,大量的长枪枪影刺向王家三兄弟。在千军万马中保命……是很难很难的。至少王家三兄弟还做不到。

    “噗哧!噗哧!”

    原本就受伤的老三‘王铁海’没逃得掉,被连续几道长枪刺穿身体,整个人被刺成了筛子,而后被活活挑飞。

    “三弟!”飞逃的王铁山、王铁峰两兄弟脸色大变。

    “哈哈,你们逃不掉的。”大笑声从白马营首领口中想起,只见他骑着赤火马,带领麾下骑兵,疯狂朝王铁山、王铁峰二人冲过去。

    就在这时候——

    “咻!”

    仿佛是一道飞火流星,从铁山帮人群中飞过来,划过长空。

    “噗!”那道流光从这白马营首领胸口穿透,轻易穿透铠甲,这白马营首领眼睛睁得滚圆,可还是从马上栽下。后面的骑兵们立即拉住缰绳。一片惊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