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九鼎记 正文 第三篇 第二十二章 阎丹辰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第二十二章 阎丹辰

    第二天清晨,校场之上。

    早春的寒气笼罩校场,在校场最前面,密密麻麻有着众多骑兵。一看尽皆为黑色的骑兵阵营,停滞在那,就犹如黑色的深潭,一股浓浓的煞气让人屏息。

    “统领大人,我营人马已经到齐。”白崎身披寒铁重甲,手持一柄近丈长的黝黑长枪。而他胯下则是高过九尺,神骏非常的赤血马。

    “出发吧!”黑袍银发老者,也是四大统领中第一统领‘冀鸿’大人冷声道。

    “出发!”白崎都统一声令下。

    他身后的密密麻麻骑兵动了。

    五百名军士,一律身穿上等重甲,手持长枪,坐下为价值千两白银的乌纹马。

    而领头的五名百夫长,一律穿着赤铁重甲,手持长枪,坐下为价值五千两银子的青鬃踏雪马。

    在白崎都统、五名百夫长带领下,黑甲军第一领、第三营五百人马很快便离开了江宁郡城,沿着大道,朝华丰城方向赶去。

    江宁郡城城外大概八十多里处官道上。

    “驾!”“驾!”“驾!”

    十数匹骏马飞奔在道路上,溅起灰尘无数。

    “爷爷!我们为什么要逃?难道那个贼人,还敢在郡城内杀我们?”一名少年骑着骏马,同时还询问着和他并列骑马飞奔的老者,那老者叹息道:“丹辰,你不懂!咱们不逃,咱们阎家可就真完了!”

    “你爹他太相信那个王放,不但陷入那王放的大骗局,还有把柄落在那王放手上。你爹生意全完了!还倒欠那王放五十万两银子!五十万两银子啊,将咱们阎家这点老底都给他,都不够!更何况,咱们阎家本不欠他,就是这个恶狼,算计了咱们阎家。咱们现在只有逃,逃离江宁郡,到别的地方去。”

    少年沉默了。

    他不知道怎么回事……

    原本在江宁郡城内,他阎家也是一富商人家,他阎丹辰生来便衣食无忧,而且年幼的时候,便进入青湖岛,成为了青湖岛的入门弟子。没想到这次回乡探亲,竟然遇到这样的事情。

    他阎家,完蛋了!

    他爹的生意全部完了,现在,只能带着家里的老底,离开江宁郡。

    本来按照家里规矩,他阎丹辰成年后,就从青湖岛回家,开始经商。阎丹辰在‘青湖岛’中的时候学功夫也算刻苦,在一群少年中也算身手可以。阎丹辰没事的时候,就想象着等以后回家经商,弄几个漂亮丫鬟,几个护卫,安安稳稳经商,将祖宗家产维持好,过惬意的舒坦日子。

    可是现在看来,他阎丹辰命运要改变了。

    “爹……”阎丹辰遥遥看向骑马飞奔在最前面的男子,那就是他爹‘阎行’!一个很精明的商人,谁想,这次栽了大跟头,一个跟头,就将阎家几代人努力付之一炬,只剩下家里的一点老底。

    就在这个少年脑子里一片浆糊的时候。

    “哈哈……阎大老爷,这么匆忙到哪去啊?”一声爽朗的大笑声在天空回荡,这骑马飞奔的阎家一群人脸色立即大变。

    只见远处岔道的杂草后面,飞奔出来一匹匹战马,为首的一人披散着长发,身形壮硕,手持一柄近五尺长的暗红长刀。这披头散发的大汉大笑道:“哈哈,阎大老爷,还想带着钱财逃命?”

    最起码近百名马贼出现。

    “马贼!”阎家一群人有人惊呼道。

    他们十几人,怎么敌得过近百名彪悍的马贼。

    “逃!”阎家一群人也不减速,疯狂的驾马想要逃跑。

    “哈哈,咱们兄弟早就在这恭候阎大老爷了。”又是一声大笑声,从前方路道的转弯角上冲出来了另外一群近百人马贼。

    阎家一群人立即拉住缰绳。

    “老爷!”

    “大哥!”

    不少人都看向阎家的管事人,阎丹辰的父亲‘阎行’。

    前面有马贼拦截,后面又马贼追杀,他们怎么办?

    “各位兄弟,放过我阎家一马,我感激不敬!各位兄弟,想要多少银子,尽管说。”那阎行朗声说道,到了这份上,只能用钱买命了。

    “哦,阎大老爷,又出得起多少银子呢?”那披头散发的马贼首领哈哈笑道,“咱们这么多兄弟,这每人都娶女人养崽子,也很耗银子啊。”

    “这是五万两银票!”那阎行从怀里取出厚厚一叠银票,“各位兄弟放了我们一家,这银票就是各位兄弟的。”阎家一群人都看着这些马贼,他们都不想动手拼命,毕竟对方人太多。

    “啧啧,还真是大手笔啊。”

    马贼首领笑了,“不过,我有点贪心。”

    阎行一咬牙:“我阎家的金银,都留给你们!还请放我阎家一条生路。否则……这银票一旦撕碎了,可就不值钱了。”阎行语气中蕴含威胁,大不了撕碎银票,令马贼也得不到银子。

    “嗯?”马贼首领嗤笑一声,“阎大老爷,你带的金银,应该是家里的老底吧。藏在家里的当然是真金白银!你毁得掉银票,还毁得掉真金白银?”

    阎行脸色一变。

    的确,此次他逃命,放在马匹后的是一根根金条。这些都是他阎家镇宅子的,镇宅子当然不会用银票。

    “咱们兄弟不单单要你们的银子,还要王大老爷的银子!不杀你们,怎么领王大老爷的银子?所以,你们全部都得死!”这马贼首领哈哈笑着,“王大老爷,也吩咐咱们给你阎大老爷带一句话——‘大哥,路上好走’!”

    阎行脸色气的发紫,凄厉喊道:“王老二,我死了,做鬼也不会放过你!!!”

    “兄弟们,杀!”马贼首领陡然喝道。

    顿时前后两支人马,近两百名马贼朝这十几人冲杀过去。

    阎行愤怒的咆哮,同时也拔出了腰间的战刀。

    “爹,带丹辰逃。”阎行咆哮一声,立即朝前猛冲。

    近两百名马贼冲杀,这十几人哪能幸免?

    “噗哧!”“啊!”

    阎家的年轻男人们一个个被杀死,会内劲的也就四个人。阎行和他三弟,以及阎丹辰,还有阎丹辰的爷爷。

    “娘!”阎丹辰凄厉喊道,连避过马贼劈来的一刀,反手就是一剑刺穿那马贼的喉咙。

    他不会内劲的母亲,在第一波冲杀中就被马贼杀死了。

    那阎行如同疯子一样,连中三刀,依旧疯狂杀戮:“爹,你快带丹辰走!”这阎行努力挡在自己儿子、父亲身前,让自己老爹和儿子能逃走。自从陷入骗局,当最后醒悟的时候,生意就全完了,他就悔恨不已。

    有许多次,他都想过自杀!

    悔恨的阎行,到了此刻,已经不惧一死了,他只想让儿子能活着!

    “丹辰,快走。”阎行咆哮道。

    “丹辰,走!”爷爷也是喝道。

    “爹。”阎丹辰虽然痛苦,可还是在爷爷的拉扯下,一同在刀光剑影中冲出人群,朝西方飞奔。

    “嗤!”“嗤!”

    一刀刺穿阎行的胸口,另一刀直接划过阎行的头颅,头颅抛飞。

    逃跑中的阎丹辰回头看到这一幕。

    马贼冲杀只是几个呼吸时间,阎家就只剩下阎丹辰和他爷爷。

    “哈哈,想逃?”不少马贼在后面追着。

    “爹,娘,叔……”一直养尊处优的阎丹辰,从来没想过会有今天这一幕。回头看一眼,咆哮着的马贼们挥舞着染血的战刀,骑着战马正飞速追过来,马贼们常年骑马,马术精湛,急剧靠近。

    “丹辰,你快逃!”那爷爷喝斥一声,就手持长剑欲要阻挡马贼们。

    “爷爷!”阎丹辰脸色大变。

    就在这时候——

    地面剧烈震动起来。

    “嗯?”马贼首领猛地转头,只见后方远处正有浩浩荡荡的黑色洪流冲过来,每一个人都身穿黑色重甲,骑着披着黑色重甲的战马,每一匹战马都足有八尺高,每一名骑兵都手持着长枪。

    那可怕的飞奔速度,就好像咆哮的钢铁洪流!

    “黑甲军!!!”马贼首领脸色大变,凄厉喊起来,“散开,兄弟们,散开!!!”

    可是不少马贼还没反应过来,原本还在百丈外的黑甲军,几个呼吸的时间就冲过来了,浩浩荡荡的黑甲军没有丝毫减速,就仿佛碾碎蚂蚁一样,从马贼群中冲杀过去。那时而亮起的长枪寒光,带走一条条性命!

    “这是……”阎丹辰震惊看着这如同天降的一支可怕军队。

    “黑甲军,是黑甲军。”阎丹辰的爷爷却是大喜,随即脸色大变,“丹辰,快到一边。”黑甲军冲杀起来,将他们顺路杀了,那是正常的。

    可是来不及了!

    黑甲军速度太快了。

    从碾碎马贼,到冲到阎丹辰爷俩面前,不足一个呼吸时间。

    “呼!”一杆黑色长枪刺来。

    阎丹辰和他爷爷,完全被浩浩荡荡的黑甲军那通天的煞气惊呆了,连反抗念头都没有。在黑甲军冲杀的仿佛天地崩塌的气势下,就是武者们也没有反抗的念头。

    “蓬!”那杆长枪突然一转,在阎丹辰和那老者身前震两下,阎丹辰和他爷爷便被震飞到旁边田地里。

    “我,我没死?”阎丹辰愣了一会儿,他爷爷也愣了楞。

    一名穿着暗红色重甲的黑甲军骑士勒住缰绳,持着长枪在一旁停下。

    阎丹辰怔怔看着那骑士,他记着,就是这个骑士出枪将他二人震飞的。

    “你们两个,快些走。别被那些幸存的马贼给杀了。”那骑士淡笑道。

    “青山兄弟,跟他们说什么屁话,快走!”另外一名穿着暗红色重甲的骑士喊道。

    “驾!”

    顿时,那说话的骑士也驾马,飞速离去。

    那爷爷遥看黑甲军离去,唏嘘道:“真是走运。丹辰,那可是归元宗的黑甲军!这黑甲军赶路,途中如果遇到普通人,是会减速不伤普通人。可一旦遇到劫杀的强盗马贼,那是一律杀的,这也是当练兵。”

    回头一看远处幸存的脸色惨白的少数一些马贼:“丹辰,我们快走。”

    “黑甲军,青山兄弟,那个骑士是叫青山?”阎丹辰低声喃喃道,随即,在他爷爷催促下,连跟他爷爷,骑上旁边一些逃到田地里的战马,连逃离开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