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九鼎记 正文 第三篇 第二十三章 蹬鼻子上脸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第二十三章 蹬鼻子上脸

    哒!哒!哒!

    密集的马蹄声,犹如一条黑龙的迅疾骑兵队伍,极速前进在官道上。

    这黑甲军军士们是以每一百人队为单位,有序的前进。第一百人队是在最前面,而第五百人队是在最后面。军士们是需要按照秩序前进,可是五名百夫长和都统,却可以在队伍的前后、周围巡视。

    “田单老哥,我黑甲军路上遇到有强盗劫匪,都是直接冲杀过去?”滕青山依旧有些惊讶,刚才整个黑甲军的反应。

    从江宁郡城出来后大半个时辰,就遇到了之前那场厮杀。白崎都统只是喊了一声:“杀!”整个黑甲军便没有丝毫犹豫,仿佛碾死一群蚂蚁一样,从那过百人的强盗队伍中冲杀过去。

    “青山兄弟。”另外一名百夫长‘田单’和滕青山并肩,笑着道,“你是第一次带大军出来!不知道我黑甲军的规矩,我黑甲军行军,凡是遇到强盗劫匪的,一律杀无赦。而且也可以当练兵!这些强盗劫匪,过去劫杀普通人,我们来杀他们,也是应该!”

    滕青山笑着点头。

    他对强盗劫匪也没好感,男儿有武力、胆气,何必做那打家劫舍的勾当?

    “不过青山兄弟,你还真是心善,刚才竟然救了那老头、少年。”田单说道,田单当初看的清楚,滕青山一开始并非跑在最前面,可后来,为了救那老头、少年,立即加速骑马冲到最前面,将那老头、少年给挑飞。

    如果滕青山跑慢了,那爷俩怕是要被大量黑甲军给刺死。

    毕竟,一般的黑甲军军士,在那般极速冲刺下,让他们在一瞬间挑飞二人,他们都做不到。

    “我老远就看到那些强盗在追杀那老头和少年,对我而言,也就随意出手,不需要多耗力气。而对那老头、少年,却是小命得以保全。我何乐不为呢?”滕青山骑着青鬃踏雪马上说道。

    田单听了,也笑了起来。

    在笑声中,黑甲军极速前进着。

    ……

    清晨就出发,如今太阳高悬。

    官道上,黑甲军不停歇地前进着。

    “是黑甲军,快让开!”老远看到黑甲军的一些商人、路人们连忙跑到官道边上去,唯恐挡住路,被黑甲军给踩死。

    滕青山骑在战马上,目光扫向路边的路人。那些路人,或是惊惧,或是崇拜,一个个甚至于都不敢直起身子直视黑甲军。在黑甲军带着的血腥煞气面前,那些路人们更是脸色变得苍白。

    “那枪头上还有血迹呢!”

    “那马蹄铠甲上,还有着碎肉呢。”路人们都小声地议论着,愈加的惊恐。

    黑甲军呼啸而过,很快离去。

    “当年我和父亲他们一起进宜城,路上还担心遇到强盗。可是现在,却是强盗害怕遇到我们!”滕青山一路行来,也发觉黑甲军的‘横行霸道’,这一路上没有任何人敢挡路,没任何人敢行进在黑甲军前面。

    这就是黑甲军的军威!

    无人敢挡!

    “青虎,我们已经进入宜城地界了,等会儿,我们一营人马就要进入宜城,吃午饭并且休息一会儿。你和我,等会儿就顺道回家吃午饭。随后和大军在聚集。”滕青山驾驭战马到滕青虎旁边说道。

    “嗯,好久没回家了。”滕青虎也有些期盼。

    去宜城,是沿着大道方向。

    而回滕家庄,则是绕路沿着大延山脚,抵达滕家庄。

    “驾!”滕青山催马,冲到最前面。

    “嗯?”那在最前面的白崎都统瞥了一眼从后面赶上来的滕青山,眉头不由一皱。

    “都统大人。”滕青山开口道。

    “哦,青山,你有事?”白崎都统微笑着说道。

    “都统大人,前面有一个三叉路口!我家就在宜城境内,我准备和我表哥先顺道回家一趟。都统大人你们在宜城吃午饭歇息,到时候,我和表哥再过去和大军聚集。有些日子没回家,还真有些想家了。”滕青山笑着说道。

    白崎都统眉头一皱。

    滕青山又继续说道:“这事情宗主他也准允的!”那诸葛元洪,的确说过这事,滕青山才敢说。

    “宗主准允?”白崎都统脸色一沉,喝斥道,“青山!黑甲军小事都是由各层军官负责!宗主一律不管,只有大事,宗主才会插手主持!你回家这种小事,是归我管!你初入我黑甲军,第一次率军出来,就要目无军纪?”

    滕青山眉头一皱。

    这白崎都统又要难为他了。

    “都统大人,之前,可是有三名军士回家探亲了。”滕青山开口道,这只是前去驻防,在路上趁着午饭歇息时间回去一趟,只是小事。

    “他们是普通军士!”白崎都统喝道,“而你是百夫长,当以身作则!怎么能随随便便。同时,他们也是老军士了!都有一年半载没回去了,你呢,这才离家多久?哼,十七岁,还没长大吧。男儿志在四方,怎么老是念家?”

    这白崎都统一副高高在上口气,肆意训斥滕青山。

    滕青山脸色一沉:“这些,不劳都统大人你管教!”

    “这些我是管不了,可是,你是否离军,却是属我管!老兵可以暂时探亲,可新人,一律不得回去!”白崎都统冷声道,“滕青山,行军期间,如果你胆敢违抗军令,我就能下令缉拿你!将你踢出黑甲军!甚至于将你当场击杀!”

    滕青山心中火起,可是却必须得忍。

    “这混蛋,拿着鸡毛当令箭!”滕青山也知道黑甲军的军纪,行军和执行任务期间,凡违抗军令者,军队首领有权下令将其格杀!有这一条军令,也不奇怪。毕竟执行任务关键时刻,是不容出现扰乱军纪现象的。

    可这一次只是普通的驻守任务。

    “滕青山,等你下次再执行任务,到时候你想探亲,我不阻拦。可这次,不行。”白崎都统一副‘语重心长’的语气,“你得学会长大!男儿怎么能老是念家?”

    滕青山并没说什么,拉了拉缰绳,马速便慢下来,落到大军的中后面。

    看着滕青山后退下去,白崎都统心底嗤笑:“小子跟我斗?你一个外人,就准备在我手下当一辈子百夫长吧,我就压制你一辈子!”如果说第一次见到滕青山出尽风头,他白崎心怀一丝妒忌的话。

    那当看到青姑娘和滕青山关系亲近,白崎就是妒火中烧了!

    官高一级压死人!

    白崎要对付滕青山,的确轻松的很。拿着军纪的名头,滕青山还无话可说。除非滕青山不想在黑甲军干了。

    ……

    滕青山和滕青虎并肩骑着马。

    “青山,怎么了?”滕青虎询问道,“你脸色不太好。”

    “这次咱们没办法回家了。”滕青山脸色不太好看。

    “怎么回事?”滕青虎急了,这几天兄弟俩可都是一直期待着回家。

    “是那白崎,那军纪大帽子来压我!”滕青山摇头道,“青虎,这白崎这么说虽然过分,可是,咱们硬是违抗他命令,那就是违抗军令,他有权下令当场击杀我们!所以,我们只能先忍忍,等过一阵子再回去吧。”

    滕青虎气的牙痒痒,可没法子。

    违抗军纪,那可是大罪。

    宜城。

    黑甲军五百军士骑着战马,浩浩荡荡行进在宽敞街道上,街道上,无论是富商显贵们的马车,还是武者的战马,都弄到了街道旁边。没人敢挡黑甲军的路。一时间连小贩都不敢叫喊生意了。

    “停!”白崎都统一声令下,人马尽皆停下。

    在街道前方,有一名穿着白色长袍的儒雅男子,他身后还有不少兵卫。

    “白崎都统,哈哈,好久不见了。”这儒雅男子拱手道。

    白崎都统跳下马,也笑着拱手:“杨老哥,咱们有一年没见了。老哥你日子是过的潇洒啊,咱们兄弟,可是风吹日晒哦。”

    “知道兄弟们辛苦,周围四座酒楼,宴席全部准备好了。”这儒雅男子笑道。

    当即,黑甲军一群人都下马,开始分散在四座酒楼吃饭。这四座酒楼内完全被包下了,里面没有任何一个客人。黑甲军军士们八人围着一桌,将四座大酒楼坐的满满的。而滕青山等五位百夫长,也聚集在一桌上。

    至于白崎都统,则是和那位宜城城主共餐了。

    ……

    雅间内。

    滕青山等五位百夫长坐在一起。

    “青山兄弟,那个白崎都统瞧不起咱们这些外来的。你也别在意。他这人就是器量小!”一体型偏旁的光头汉子喝着酒对滕青山笑着说道。

    “老杜,我看,这没那么简单。那白崎对青姑娘有意思?大伙看不出来?”田单却是说道,“肯定青姑娘和青山兄弟走的近,那个白崎心中嫉妒,这才这么针对青山兄弟的。不就一次驻守任务吗?值得小题大做吗?”

    滕青山却是喝着酒,心中有了定计:“他上次不允许青虎调遣,我退让。看来他以为我岁数小好欺负!蹬鼻子上脸了!”

    滕青山毕竟是活过两世的人物:“我越是退,那他将会越过分!看来得找一个机会,好好震慑教训他一顿,否则以后有的气受。而且……我还不能违反军纪,教训他,还让他没话说!”滕青山心中略微一思索,便有了计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