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正文 第三篇 第三十三章 当自强不息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第三十三章  当自强不息

    草药味弥漫的屋内,冀鸿站在那,如同一杆标枪般笔直。

    “唉……”冀鸿深深叹息一声,看了一眼残废颓废的白崎,“白崎,你糊涂啊!本来以你的天赋,你的出身,我归元宗一定会重重培养你。我也老了,这统领位置坐不了几年,再过几年,统领位置肯定是从我麾下的三位都统中选,三位都统中,你实力也差其他二人没多少,而且你年纪最小。我归元宗,要培养当然培养有潜力的。以你的实力,加上核心弟子身份,坐上统领位置,也并非不可能!可现在你……”

    白崎听着冀鸿安慰、叹息的话,一时间悲从心来。

    原本美好的未来,现在,变得一片黑暗。

    “师祖!”白崎眼泪流了出来,痛苦泣声喊道,“我不甘心,真的不甘心,师祖你得为徒孙报仇啊!”

    “哭,还哭!”冀鸿喝斥道。

    白崎的师傅,正是冀鸿的弟子,冀鸿心底当然比较关心这徒孙。

    白崎强忍住不哭,只是心中悲苦。

    “你再哭,又有什么用?你怪的了谁?”冀鸿恨其不争气,“如果你不是怀有独吞那紫金的念头,怎么……”

    “师祖,我,我是想为宗内夺回紫金的。”白崎连道。

    “还嘴硬!”冀鸿脸色一冷,“如果是为宗内,你何必一路跟踪那个苦工。直接在山上,在那胡童搜人的时候,你直接命人将那个苦工搜身,不就成了?还需要一路尾随,到山下再动手?你一声令下,五百黑甲军!别说那三四个一流武者,就是一百个一流武者,面对五百黑甲军冲杀,都要溃逃!”

    白崎嘴巴动动,不吭声了。

    明眼人一眼看出来,只是白崎残废了,也想给自己要点脸面。

    冀鸿见白崎的惨状,也没再多说。

    “你白崎也是黑甲军的一条好汉,不就是断了一条腿,断了一条胳膊吗?”冀鸿喝斥道,“就是我归元宗历史上‘柳天血’先辈祖师,他双臂尽皆残废。可是就靠着一双腿,甚至于创出‘灵蛇腿法’,名列《天榜》,名震天下!”

    白崎咬咬牙,想说什么,却没说。

    那柳天血祖师,好歹有两条腿,可他白崎就一条腿。

    “哼,别那副死了爹娘的臭样子!”冀鸿目光凌厉,“就是当代,我问你,如今《地榜》排名第三的,是谁?”

    白崎一震。

    “唐,唐含!”白崎想起那人的事迹。

    “这唐含,当年也是天资极高,名传天下,名列《潜龙榜》的一代少年英杰。二十一岁那年,他双脚双手被敌人废了!这唐含,那可是手筋脚筋都被挑断,只能坐在椅子上,可以说手无缚鸡之力!可人家,埋头于暗器典籍中,钻研三十年!一朝现身,凭借那无双的暗器,曾经一人灭杀过百名一流武者!”冀鸿冷声道,“后天高手中,谁敢说能稳胜唐含?他的暗器,奥妙不可测。那‘仙女散花’,就是先天高手都心怀惧意!如果不是手脚不便,移动上受到限制。他名列《地榜》第一都有可能!”

    这后天巅峰高手,九州大地上千万计,难以计数。

    《地榜》上有七十二个位置,一般相近名次,实力都难分伯仲。一切都看临场厮杀反应。

    白崎低下头去。

    的确,唐含,情况比他糟糕多了。他好歹还有一条腿,一只手臂可以发力。

    “这唐含,我也是钦佩不已。”冀鸿感叹一声,“当年他残废,他做的第一件事情,是什么?”

    “这……”白崎一愣,随即道,“成亲!”

    “对,他手脚残废,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成亲,他有九名妻子,儿子就有八个,女儿有六个!”冀鸿沉声道,“当年唐含在苦苦研究暗器之术的同时,就是教导儿女!他的八个儿子,哪一个不是厉害的暗器高手?提到‘唐门八雄’,谁不竖起大拇指?这天下间,谁敢惹他们唐家?这唐含,当初苦心教子女,就想着即使他自己努力不成,以后靠子女撑起一片天来!这天下间提到唐含,谁不心怀敬意?你呢,一残废,就颓废成这样子!”

    白崎想到唐含,心中也是一阵火热。

    一时间涌出诸多念头。

    可仅仅片刻,他就感到泄气了,心中暗道:“暗器之术,浩瀚无尽。连唐先生,那般天赋,都耗费三十年。我,我……我行吗?”

    冀鸿看了一眼白崎,暗自摇头,他这个徒孙,从小到大一路顺风顺水,没有过什么大的挫折。九州大地上整天有着杀戮,残废的不计其数,真正能以残废之身,还创出威名的。少之又少,能成功的无一不是毅力坚毅之人。

    “还没做,就对自己没信心,怎么能成?”冀鸿暗自叹息。

    “师祖,你说我……”白崎刚张口,冀鸿便喝斥道:“你想以残废之身,有大成就,就当自强不息。其他的,你自己慢慢想吧,没人能帮你!”说完,冀鸿便大步朝屋外走去,只剩下白崎怔怔坐在床上。

    滕青山五人聚集在白崎的屋外,虽然深夜时分,可一支支火把令周围亮堂的很。

    “吱呀!”

    门开启,冀鸿冷着脸走了出来。

    “你们跟我来。”冀鸿扫了五人一眼,便朝前方走去。滕青山五人相视一眼,便无声的跟在冀鸿身后。

    走了大概数十丈,来到火光昏暗处,冀鸿站定。

    “滕青山!”冀鸿喝道。

    “统领大人。”滕青山略微躬身。

    冀鸿猛地转身,看向他:“我问你,这紫金被偷盗出去已经一天,你现在,有没有查出,这紫金到底是怎么被偷出去的?”

    “还没有。”滕青山回答简洁,也不为自己都做辩解。

    冀鸿看着滕青山,心中暗自点头。他最讨厌那些遇到问题就推卸责任的,不由的,冀鸿在心里拿滕青山和他的徒孙‘白崎’一比,不由暗自摇头。随即便冷声道:“紫金矿区,关系重大!我归元宗,宗主、长老他们,对此都非常看重。你看守失责,我暂时也不惩罚你,我限你,在十天之内,将紫金被偷盗出去的原因,给找到!其他四位百夫长,协同滕青山!”

    “是!”滕青山拱手。

    “是!”另外四位百夫长也躬身。

    “如果找到,那此事就作罢。如果十天之内还找不到……”冀鸿脸色一沉。

    “放心,统领大人,十天内属下必定找到紫金被偷盗出去的原因。”滕青山说的铿锵有力。

    偷盗出去不外乎那几种方法,不管是有内贼,还是地底有秘密通道,肯定有一点——紫金矿区的苦工当中,有人将紫金搜集的。所以之前黑甲军军士审问,肯定有苦工在撒谎。检验人是否撒谎,一般军士不懂。可滕青山按照前世杀手审问手段,查出并非难事。

    以滕青山的手段,对付这些普通苦工,从眼神、表情等,耗费不了几天,就能查出。

    “好!”冀鸿冷笑道,“希望你别是乱吹一气!”

    “还有。”冀鸿扫过五人一眼,“那华丰城城卫队队长‘胡童’,通外贼!你们可将他抓住了?”

    “统领大人,胡童早晨事发,就悄然离开了。”田单开口道。

    “统领大人,对这胡童,我们该?”万凡祥也询问道。

    冀鸿冷漠道:“在矿区驻守的事情上,宗内一贯条规森严!这胡童通外贼,即使他是城卫队大队长也没用。传令下去,江宁郡境内通缉胡童!凡是能抓住胡童或者当场杀死胡童的,赏银千两以及我归元宗人级秘籍一本!”

    杀胡童?

    滕青山心中暗叹,那胡童本来是城卫队大队长。可因为这事,胡童连辩解机会都没有,直接被处死!

    毕竟……

    紫金矿藏,是归元宗极为重视的。而且这次还令一个都统残废,归元宗怎么会留情?有杀错,也不放过。这就是规矩!

    ……

    第二天天一亮,滕青山便命令黑甲军军士开始仔细搜紫金矿区,其他四位百夫长,也协助滕青山,让麾下军士帮助滕青山。

    一时间,整个矿区风声鹤唳!

    整整三天,将紫金矿区搜了个遍,都没查出秘密通道,内贼也难找。滕青山立即开始查问那些开采紫金的矿工。能积累十斤紫金,绝非一个人开采的紫金能积累够的。所以,滕青山第一步就是——

    查出,哪些人会帮搜集其他苦工的紫金,一道交给黑甲军军士。

    一查,有十五人,是苦工中公认的头目,他们会经常集中紫金,然后统一缴纳。

    从这十五人中,滕青山只是耗费半天时间,就肯定了其中三个人有怀疑!

    随后……

    就简单了!

    直接让黑甲军军士,以审问罪犯的手段,恐吓、刑具威胁等等,黑甲军一摆下阵势,立即就有一个人吓得说出来,开始审问仅仅半个时辰,另外二人也都吓得将一切都交代出来了。

    毕竟这三人只是普通平民,也没经过特别训练,怎么抗得住专门的审问。

    原来,偷盗紫金出去的方法,不止一种。

    而这十斤紫金,被偷带出去的方法也查出来了。的确是有秘密通道,不过那通道很小,平常用矿石等挡住,加上那地方深、不显眼。加上矿洞深处隧洞众多,这才令黑甲军军士查三天,都没查出那秘密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