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正文 第三篇 第四十七章 边境怪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第四十七章 边境怪事

    扬州十三郡的南星郡,郡城之中,留风楼的红牌姑娘‘绿衣’所在的楼阁内。

    琴声婉转,时而轻快迅疾,时而缓慢柔和,琴声能够带着人的心情跌宕起伏,琴艺能达到这般意境,的确是不凡。这绿衣,样貌只能算是清秀,可她的琴艺,却奠定了她红牌的地位。

    在阁楼内,除了绿衣在弹琴外,还有一名身穿着白衫的俊秀青年,这俊秀青年正闭上眼睛,仔细聆听着琴声。

    忽然——

    楼梯传来脚步声。

    “绿衣,你先退下。”俊秀青年淡然吩咐道。

    “是。”那绿衣非常乖巧的退下。

    俊秀青年有些不好的预感,他听琴声的时候,是不允许下人来打扰的。除非有大事发生。而现阶段,会有哪些大事发生?“我在兰泽湖的生意?还是去抢抢九哥的货物?”俊秀青年思忖起来。

    “老爷。”一名老者走进来,躬身道。

    “嗯?”这俊秀青年看过去。

    “孟老死了,是被黑甲军都统滕青山所杀,而一百名杀手只有十三名还活着。”那老者说道。

    俊秀青年面色微微一变,随即便淡然吩咐道:“好了,你退下吧。”

    “是。”那老者退去。

    楼阁内只剩下这俊秀青年一人,他摸着自己大拇指上的玉扳指,眼神却没有焦点,明显在想着事情。

    “九哥啊九哥,你运气还真好,能遇到滕青山这个高手,归元宗有这么个天才高手,有诸葛叔叔教导,归元宗以后估计会更强!孟老他……死的有些可惜了。不过他的刀法我都会了,死了也就死了吧。”俊秀青年忽然开口道,“绿衣,给我弹奏一曲。”

    很快,那绿衣沿着楼梯上来了。

    “公子,想听什么?”绿衣开口道。

    “十面埋伏!”俊秀青年淡笑道。

    绿衣心底一颤,可还是弹起来。

    俊秀青年嘴角有着一丝笑意:“九哥啊九哥,你城府深,爹给十年时间,你过半时间,都在海外,的确是有大毅力!你知道‘磨刀不误砍材工’,可也应该懂得‘木秀于林风必摧之’的道理吧。你在海外熬上几年。相信大哥他们任何一个人都会警惕你吧,诸多兄弟暗地里联手抵制你,不知道你是否还能笑到最后!”

    滕青山杀死孟田,对俊秀青年来说,根本算不了什么。

    因为他是商人!

    一个后天高手,即使能名列《地榜》,也依旧只是后天高手。双拳难敌四手,一旦面临成百上千人马的箭矢齐射,也要被射死。

    至于商人还练武,对他们而言,只是自保而已。

    朱童曾说过,不能将所有的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即使请了护卫,也不能将安全完全寄希望于高手护卫,自己也得有能力自保。

    吱呀!吱呀!

    货车的车轮滚动着,行进在官道上,黑甲军军士额头上都出现了汗珠。

    老天啊!

    这可是六月酷暑!此刻又是下午,热的要命。

    而黑甲军军士每人还要穿着厚厚密实的重甲,重甲里面就好像火炉一样。还有,这重甲是黑色的!黑色最能吸热。黑甲军军士们在最炎热的时候,也不得不除掉头盔,将重甲连接处解开,好散热。

    幸好黑甲军军士体质都极好,也有内劲,才能撑住。

    常人怎么敢在炎夏太阳底下,穿着黑色重甲?那得活活热死。

    “太热了!”滕青虎一擦脑门,汗水直流,“青山,你怎么一滴汗都没有?”

    “青虎,你跟都统比?”旁边的杜洪笑道。

    滕青山的确不怕热,不管冬天夏天,对他都没影响。须知,连碧寒潭那等可怕低温,滕青山体质都能承受。像这样热度,滕青山虽然穿着玄铁内甲,又穿着黑甲军制式的黑色劲装,可的确是一滴汗都不流。

    身体淬炼到他这等体质,就是放在一般火焰上烤,滕青山都没事。

    低温,滕青山可以承受到极低地步。

    高温,滕青山同样能承受数百度高温。

    除非是极高温火焰,滕青山才会受不了。

    “朱兄,这么热,你怎么不进车厢歇息?”滕青山笑道。

    朱崇石笑着摇头:“这点温度算什么?在海外一些岛屿上,比这更热的,我都受过。青山兄弟,这一路上,辛苦你了。估计今天晚上,咱们就能过了徐阳郡地界,进入楚郡了。等到明天傍晚,就到地方了。”

    自从叁石客栈那一战后,车队就没有再遇到危险。

    一路顺风顺水。

    “到时候,青山兄弟你可得在我那好好歇息,这次,是真的全亏了兄弟你啊。”朱崇石满心感激。

    “哈哈……要谢,就等到了你那,让我这些兄弟们好好歇息一晚上吧。这半个月一路劳顿,大家就是晚上睡觉,都不敢松懈啊。”滕青山笑着说道,现在大家心情都轻松的很,距离目的地已经很近了。

    随着时间流逝,待到夕阳西下,天色昏暗下来,滕青山他们已经到徐阳郡边境处了。

    “再过几里地,就过了徐阳郡,进入楚郡了。”朱崇石脸上满是喜悦。

    滕青山忽然眉头一皱,看向不远处的一个庄子,因为那里传来一阵阵哭声,而且,哭的人还很多。

    很快,朱崇石也听到了。

    “前面怎么回事?”朱崇石有些惊讶。

    “哭的人很多,就是家里死人,也不会有这么多人哭啊。”滕青山也有些惊讶疑惑,不过虽然疑惑,可是大家赶路,也不会没事找事。继续前进了不足半个时辰,滕青山他们来到了徐阳郡和楚郡边境处的一个客栈中。

    云来客栈!

    那旌旗上四个大字,清晰的很。

    “各位客官请,快请!”立即跑出来两名小二迎接,连那掌柜的也很快跑出来,热情的很。

    老规矩。

    让护卫们到后院去吃饭,同时看守好货物。而黑甲军军士则是在客栈一楼大厅中吃完饭,今天时间早,大家也不急,可以好好的吃。

    “嗨,小二,问你个事?”滕青山笑着问道。

    “客官请问。”那小二早被黑甲军的装束吓住了,自然乖巧的很。

    “我们来的那条路上,大概几里外有一个庄子。哪里是不是出了什么大事?我发现,哭的挺凄惨的?”滕青山询问道,顿时周围黑甲军军士们也看着小二,想要知道答案。

    那店小二一听,无奈笑道:“客官,说起这个啊,那金家庄,唉,还真是惨。大概一个月前吧,那金家庄,每天都要无缘无故有一个人不见了,那是生不见人死不见尸啊,连血迹都看不到!”

    “哦?”滕青山他们都仔细听起来。

    “大概持续了半个月,每天都丢一个人!这要说是旁边的火焰山上有狼下来吃人,可也得有尸骨,有血迹啊。最起码人死了,得惨叫一声吧。可没人看到,没人听到。人就凭空没了。大金庄的族人,当然害怕恐惧!最要命的是,半月前开始,每天凭空消失两个人!”

    滕青山听得一惊。

    人消失的没有丝毫踪迹,太不符合常规了。

    “依旧是那样,没人知道什么原因,就大活人,凭空找不到了。就昨天晚上,大金庄一下子没了三个人!”店小二叹息道,“三个人啊,就这么没了!这样下去,大金庄还得了?”

    滕青山他们一群人听得都有些惊惧。

    人凭空没了?

    一开始每天消失一个人,后来每天两个,昨天晚上开始,一天开始三个了!

    “听说大金庄的族人们都在商量,要迁徙搬离呢。”店小二摇头道,“虽然大金庄,在这块土地上数百年,守着老祖宗,不想离开这地方。可这样的日子太让人害怕。我看呐,就这几天,大金庄估计就要搬离这里。”

    滕青山很清楚,一个大庄子,要整体离开生自己养自己的土地,是多么艰难。

    因为,一旦迁徙。

    那族人吃喝怎么办?哪来良田?都很难。

    如果有金钱,那就好办了。可一般庄子,如果没田地,怎么养得起迁徙的族人?迁徙的过程,那就是非常悲惨的过程。

    “实话说,咱们客栈都有些害怕呢。不过咱们这没丢过一个人。大家都心存侥幸,如果哪天,咱们这也没了一个人,咱们这些人怕是都要离开喽。”那小二摇着头,走离了开去。

    滕青山一群人议论纷纷,也只能叹息。

    不管是高手杀人,还是野狼豹子吃人等,不可能没点声响,甚至于一点血迹都没有。

    ……

    车队还要赶路,大家也只是感叹唏嘘一番,第二天一早,滕青山他们一群人便继续赶路,踏上了楚郡的地界,大家也放松很多,待到傍晚。

    楚郡槐城境内第一帮派‘红石帮’山寨大门口。

    浩浩荡荡大量强盗土匪在他们的三位当家带领下,走了出来。

    “朱兄,目的地是这?”滕青山有些惊讶,朱崇石却是神秘一笑。

    “大哥!”那位大当家一看到朱崇石,眼睛一下子红了,“几年未见大哥,大哥都黑了!”在这位大当家身后的另外两位当家都躬身:“老爷!”

    滕青山见状,立即明白。

    这个帮派,就是朱崇石麾下的人马。原来朱崇石海外闯荡的同时,也命令心腹建立了这马贼帮派。

    朱崇石和那位大当家拥抱一下,激动非常。

    “青山,这是我的结拜兄弟刘虎!二弟,这位,可是归元宗黑甲军的都统滕青山!那可是名列《地榜》的高手,这一次,你哥我如果不是青山兄弟,怕是几年在海外,都白吃苦了。”朱崇石介绍道。

    刘虎很清楚,这一趟货,对自己大哥意味着什么。

    那可不单单是朱崇石海外吃苦几年,同时也代表着,能不能取得将来朱家家主之位。

    “青山兄弟!”那大当家‘刘虎’一拱手,“你保护大哥的货,这大恩,我刘虎一辈子不会忘!但凡有事,你尽管吩咐,我刘虎,绝对不眨一下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