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正文 第四篇 赤虎咆 第十章 刀客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第十章 刀客

    第二天清晨,湿气很重。

    江宁郡城,归元宗北大门外,一名年轻男子牵着一匹‘青鬃马’身穿青色长袍,长发随意披散着,显得不羁,身后背着包裹,腰间挎着一柄长刀。

    “好了,不要送了!半个月之内,哥就回来了。”滕青山笑着跳上马。

    “哥,路上小心。”

    滕青雨、滕青虎二人目送着滕青山离去,这一次滕青山出去办事,时间不长。并没告诉多少人。

    哒!哒!哒!

    青鬃马飞奔在官道上,溅起官道上的泥浆水。

    “现在略微改变一下,估计这一路上,能认出我的,也没几人。”滕青山看了看腰间的长刀,这路途上,滕青山不想惹出事端,‘滕青山’这三个字,在九州大地上,特别是在扬州,名气太大了!

    所以,轮回枪拆卸成两截放在了包裹里。滕青山腰间带着一柄饮血刀。

    这饮血刀,是当初威逼那强盗帮派大当家,得来的一柄好刀。

    “许多人听过我的名字,真正见过我的。毕竟是少数!就是在火焰山,只是部分人看到我的样子。而现在,披散开长发。改换战刀。气质略微变化。认出我的,怕是极少数!”滕青山脸上有着一抹笑容。

    他现在的身份,是秦狼!

    刀客‘秦狼’。

    一个放荡不羁、潇洒闯天下的刀客。

    滕青山深吸一口气,闻着泥土的芳香,心情大好:“以我用刀的实力,就算不是《地榜》,也是《潜龙榜》层次。”滕青山的刀法,是杀人刀法!

    当年在杀手组织中,匕首、飞刀、短刀之类的兵器,都学过。

    杀手手段,快、准、狠!

    滕青山没什么玄妙手段,就是快、准、狠三字。

    以滕青山的眼力,反应速度。以及对力道控制的准确性。那挥出的刀,威力也会很可怕。当然,威力也跟滕青山使用力道强弱有关。如果使用二十几万斤力道,就是简单的怒劈,怕都能轻易劈碎一栋房屋。

    ……

    “朱果啊朱果,这炽热能量,比之黑火灵根,又怎么样呢?”滕青山坐在马上,心中感叹着。

    寻找朱果!

    为什么要吃朱果,而不吃‘紫冰心’。滕青山面对师傅诸葛元洪时,并没说实话。

    要吃朱果,跟烈火五式无关!

    是因为‘黑火灵根’,自从吃下黑火灵根后,练习《虎形通神术》,滕青山就会察觉全身发热,体表皮肤更是隐隐有暗红色,身体肌肉、皮肤似乎变得更加坚韧。很显然——黑火灵根,蕴含着火的特性。

    “既然吃了黑火灵根,自然,我只能选朱果。”滕青山感叹道,“北海啊……只能以后找机会去了。”

    对蛮荒、北海这些地方,滕青山都是有着好奇的。

    装扮成一个闯荡天下,放荡不羁的刀客。滕青山一路上,心情也畅快的很。

    有时,遇到不开眼的强盗土匪,直接杀了,练刀法!

    有时,直接在山林荒野中过夜,宰杀野兽当食物。

    有时,在酒楼内碰到一些武者,也会乐意喝上两杯,交个朋友。

    ……

    总之,滕青山一路上过的很惬意,很放松。以他如今实力,独自闯荡天下,谁惹他,那是自己找死。

    ……

    扬州,武安郡境内。

    尘土飞扬,三匹战马飞奔着,当到了一处三岔口。

    律律~~~

    战马嘶鸣,都停了下来。

    “秦狼兄!咱们就在这分别吧!我和我二弟还要赶往炎洲,等以后秦狼兄到了炎洲,到了我‘猛虎堡’,咱们三人再好好喝上一顿。”一名身材壮硕,穿着短褂,**着胸膛的壮汉朗声笑道。

    “哈哈……猛虎兄,你们兄弟两个可得多准备点酒啊!”滕青山也笑着道。

    “一定,那我兄弟就告辞了。秦狼兄,后会有期!”那两名模样相似的壮汉都拱手道。

    “后会有期!”滕青山也笑着拱手。

    “驾!”“驾!”

    这两名壮汉当即骑马,沿着岔道朝西方赶去。

    “闯天下,四处交朋友。的确有意思。”滕青山骑着青鬃马,继续朝南方赶路。离开江宁郡城已经有五天了,滕青山也赶了近千里路。其实是滕青山自己不急,一路好好感受这九州大地风俗人情。

    刚才二人,是九州中‘炎洲’境内的一股势力‘猛虎堡’的两位首领。

    滕青山在酒楼中,见有人霸道欺负人,便出手教训了顿。

    展露的实力,引起那二人注意,便有意结交。滕青山和那猛虎兄弟二人,也同行了两天,不管滕青山,还是那二人,都是厉害武者,而且也都很是豪爽。三人一路也过的潇洒痛快。

    ……

    正当滕青山悠闲地骑着马,行进在官道上时。

    忽然——

    哒!哒!哒!

    迅疾急促的马蹄声响起,带着两道劲风从滕青山身旁擦肩而过,便飞奔到滕青山前面去了。滕青山看了一眼前方,那两匹马上,看背影竟然都是女人!其中一个应该是成年妇人。而另外一个,则是一个少女。体型明显娇弱的多。

    “骑这么快?”滕青山有些惊讶,“她们坐下,只是黄鬃马罢了。这么快,黄鬃马要累死了啊。”

    啪!啪!

    马鞭声时而响起,抽打着马匹,两匹黄鬃马奋力飞奔着,跑着跑着,那少女还朝后面看一眼,随即又转头继续盯着前方。

    “嗯?”

    滕青山心底猛地一颤。

    “那少女……”滕青山死死盯着那少女背影,刚才对方回头一瞥,滕青山便震惊得发现,那少女的侧脸,和自己前世妻子‘小猫’很像,“小猫?”原本轻松愉悦的心情,瞬间消失了。

    滕青山猛地一夹马腹。

    “驾!”

    青鬃马立即加速,在滕青山控制下,青鬃马远远吊在那少女后方:“不知道,那少女正脸长得什么样!”侧脸像,而正脸相差极大。这是很常见的。

    在滕青山心灵深处,小猫的影子,一直深深刻着。

    见到那侧脸,莫名的就令滕青山远远跟着。

    前世今生,刻意想要忘却,可那一份生死爱念,怎么那么容易就能割舍?滕青山默默看着远处少女背影,眼神有着奇特的光彩。

    ……

    骑马飞奔的是一对母女,她们脸上都脏兮兮的,头发凌乱,而那那少女泪水不断流下。

    “珺珺,别哭!”那母亲连道。

    “娘,爹死了,家没了。我们怎么办?那些贼人是什么人?”那少女咬着嘴唇,脸上满是泪痕。她忘不了,那飞溅的鲜血,那一个个倒下的尸体。她生活了十几年的家,没了!

    那母亲眼睛也红通通的:“珺珺,我们逃的快,那些贼人应该没发现。等咱们到了武安郡城。娘身上的银票,也够咱们过日子了。好好过日子吧,别想那些贼人了,咱们两个女人,报不了仇的。娘,只想你以后好好过日子。”

    那少女流着泪,点头。

    “还有三十里地,就到武安郡城了。”母亲安慰道。

    噗哧!

    一根箭矢猛地从那妇人胸口穿透而出,那箭头上还满是鲜血。妇人眼眸中满是震惊。少女瞪大眼睛看着母亲胸口那染血的箭矢,脸色瞬间变得刷白!她竟然条件反射地猛地拉住了缰绳。

    “娘——”

    凄厉的声音从少女喉咙中发出,甚至于喊得失声。

    “哈哈,两个娘么也敢闯天下……”大笑声响起,只见就在路旁草丛后面猛地窜出十余个强盗。

    妇人整个人无力地摔下马去,滚落到地上,眼睛盯着自己女儿,嘴巴中不断逸出一股股鲜血:“快,快逃!”艰难地说出这三个字后,妇人便再也没有声息了。

    “娘,娘。” 少女脸色惨白。

    “小姑娘长得还不错嘛。不过,看到咱们兄弟,吓得竟然停下马。哈哈,现在想逃,也晚了。”十几名强盗已经围了过来,其中有五名盗贼都有着弓箭,如此近距离,他们不担心少女逃跑。

    少女看着十余名强盗。

    脑海中却浮现飞溅的鲜血、一具具尸体的噩梦场景,低头看看母亲。

    “小姑娘,陪咱们兄弟好好乐呵乐呵,咱们兄弟或许就饶掉你的小命啊。”那些悍匪们笑着围过来,一个弱小的小姑娘,在他们眼中,没有一点威胁。

    少女看着这十余名盗贼,心中恨极。

    可是,她没反抗能力。

    “这些恶贼……”少女猛地拔出一柄护身匕首。

    “呦,想反抗?”那些强盗们笑了。

    呼!

    “爹,娘,女儿来陪你们了。”少女猛地插向自己腹部,宁死,她也不愿受到这些强盗土匪的侮辱。

    锵!

    少女手中匕首脱手而出。同时一道幻影直接窜入强盗人群中,只听得‘噗哧’‘噗哧’的声音,鲜血飞溅,惨叫声连连。

    “大人,饶命!”

    “饶命啊。”

    那些强盗们惊恐地想要逃,可是仅仅两个呼吸时间,所有强盗全部倒下,每一人都是喉咙处出现一道伤口。

    锵!

    滕青山将饮血刀插入刀鞘,转身看着这个脸色刷白的少女,心中暗恨:“就差一点!我反应若快点,若仔细地注意周围警戒,她娘就不会死了!”滕青山原本吊在母女大概数十丈后面,因为骑马,马蹄声阵阵,掩盖了一些细微动静。

    加上滕青山精神有些恍惚,数十丈外隐藏的强盗,滕青山没能发现。

    其实马蹄声阵阵,数十丈外还想发现隐藏的强盗,即使是滕青山,也必须聚精会神探查。

    在对方射出箭矢后,瞬间射穿那母亲胸膛。以滕青山的反应时间,加上他和前面相隔太远,根本无法救。

    “好像……”滕青山看着这个少女。

    少女,和当年少女时代的小猫,竟然一模一样!

    “呜呜~~~”少女看了看滕青山,而后跑到她母亲尸体那,趴在母亲身旁伤心痛苦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