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九鼎记 正文 第五篇 第十三章 滕青山的怒火!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第十三章 滕青山的怒火!

    夜黑如墨,滕家庄,练武场上一根根火把,有数百号人聚集在这。

    大门开启。

    黑甲军亲卫队军士们都进入练武场内,滕青山第一个跳下马,青雨跟在他身后。

    “外公。”滕青山第一个冲到外公‘滕云龙’身边。

    “青山,青雨,你们跟我来。”滕云龙拉住滕青山手臂,朝滕青山家走去,“你娘她病了,在家养身体。”

    “病了?”滕青山在进庄时就感觉到气氛不对,听到娘病了,更有了不好的预料。一想到那可能……滕青山不由心中刺疼,脑袋一阵隐痛,不,这种事情……绝对不能发生!也绝对不会发生!

    走在回家的路道上。

    “外公,我爹他没事吧?”滕青山依旧不愿相信自己的推测。推测是理智的,可情感上他不愿接受。

    “外公。”青雨也看着滕云龙。

    滕云龙停下,转头看着青山和青雨,略微迟疑,还是说道:“你爹他们被青湖岛带走,想必你们从永雷那知道了。而就在傍晚时,青浩他回来了!”

    “青浩哥回来了?我爹呢?”青雨连道。

    “青浩他说,在傍晚时,青湖岛下令杀光所有猎人!当时永湘拼命,将青浩他扔出去。而永湘当时就被杀死……至于你爹永凡。永凡当时是被一群银蛟军军士围住。青浩他没亲眼看到永凡身死。”滕云龙说道。

    “爹……”

    青雨脸色刷白,眼泪一下子就流下来了。

    滕青山身体微微一晃,扶住脑袋,闭上眼睛,许久才睁开眼睛,一双隐隐发赤的眼睛。

    “我爹他,到现在还没回来?”滕青山低沉道。

    滕青山很清楚银蛟军军士实力、父亲实力,他完全能想象当时情况,父亲逃出性命的可能性连一成都没有!如果父亲真的逃出来,青浩傍晚就回庄子。父亲再迟,现在也应该回庄子了。

    “没回来。”滕云龙说道。

    “没回来?”滕青山心脏一阵阵抽搐,额头青筋暴突出来。

    有那么一刻——

    滕青山头脑完全是空白的!

    “爹他死了?”滕青山痛苦地情不自禁双拳抵着脑袋,整个人都轻微发颤着。

    失去时,才知道珍贵。

    滕青山前世的时候就没父母,他是一个孤儿!所以,今世他格外的珍惜父母!对爹娘,他很听话。他很享受爹娘关心的温暖感觉……这是前世他所没有的。这是他今生最宝贵的财富!

    爹娘!

    滕青山很小很小就发誓,要保护好爹娘,要让爹娘过上好日子,要让爹娘以他为傲!

    所以,宜城内的帮派就算欺负滕家庄,滕青山再怒,也强忍着不动手,就是为了爹娘,也为了这个温暖的宗族!防止爹娘因为他的鲁莽而遭到危险!对那些马贼们,如若威胁到宗族,便暗中出手……出手,则必杀!绝对不连累宗族!

    杀洪四爷!

    杀那白马营人马!

    都是如此!

    没人可以害死自己爹娘,没有!

    “我不许,不允许!不允许任何一个人伤害我爹娘,不管他是谁!”滕青山额头青筋暴突,今生,出生到如今,滕青山从来没有如此愤怒过。愤怒的火焰已经侵蚀了滕青山的理智,心底一股强烈的杀意——

    杀死他们!

    杀死他们!

    杀死所有人!

    这一道道声音不断在脑海中咆哮!掀起一阵阵愤怒的浪潮!

    “青湖岛,青湖岛!!!”滕青山的目光,好似一头饿到极致的孤狼,前所未有的可怕。

    旁边的滕云龙见滕青山双目发赤,额头青筋暴突,眼神中的疯狂杀意让人心惊,不由连喊道:“青山,青山!”

    “外公。”滕青山看向外公,经历过杀手训练的滕青山很少有情绪失控,除非真正击中他的要害。而刚才,他便情绪失控了。当然,滕青山意识到后,很快就将通天的怒火完全收敛,压抑在心底!

    愤怒!不是表现给亲人看的!而是,惩罚在敌人身上的!

    “青雨,别哭了。”滕云龙牵着外孙女的手,“走,去看看你们娘,记住,别哭,好好安慰你们娘,知道吗?”

    “嗯。”青雨抽泣着点头。

    滕青山也默默点头,他很清楚……母亲和父亲感情之深,父亲出事,最痛苦的恐怕就是母亲。

    ……

    熟悉的庭院,熟悉的堂屋。

    “等会儿,好好安慰你们娘。”滕云龙说一声,便推开房门。

    “吱呀!”

    房门开启,偏房内昏暗的油灯光芒照耀着,一名穿着红棉袄妇女正坐在床旁,照顾着躺在床上的袁兰。滕青山和妹妹走入偏房内。

    一看到母亲的样子,滕青山便心一疼。

    脸色苍白,嘴唇发白,额头还有着虚汗,头发中还能看到不少白发。距离上次看到娘,也就半年时间。可是……娘亲一下子变老了很多。

    “娘。”青雨忍不住哭了下来。

    躺在床上的袁兰眉头一动,微微睁开眼睛,看到屋内的一双儿女,不由连伸手,张着干涩的嘴唇:“青山,青雨。”滕青山和滕青雨立即到床边,握住母亲的手,袁兰看着自己这一双儿女,看了又看……

    “咳,咳……”忽然袁兰咳嗽起来,脸色也出现一阵病态的红艳。

    “娘。”青雨大惊。

    滕青山立即从身后的包裹内,取出了那酒葫芦:“外公,拿个酒杯来。”

    “好。”滕云龙虽然不解,可还是连到堂屋里取出一个酒杯,递给滕青山。滕青山立即倒下了半酒杯朱果酒。

    “娘,喝下去。”滕青山说道。

    袁兰看着自己的儿子,苍白的脸上露出一丝笑容,而后喝下这半杯朱果酒。朱果酒,药效并不强,对身体没损害。不过滕青山担心,母亲这般虚弱,如果虚不受补就糟了。所以,少喝一点。

    只见袁兰的脸色,很快便变得红润,连发黄的头发都变黑,整个人似乎年轻不少。

    “嗯,好多了。”袁兰勉强露出一丝笑容。

    “娘……”滕青山心底苦涩。

    他发现,母亲的脸色是变好看了,的确,喝了朱果酒体质是变好了。可是……心病难医啊!看到母亲那暗淡近乎绝望无力的眼神,滕青山就明白这一点!即使一个再厉害的强者,一旦绝望的心力憔悴,都会很快死去。

    精气神,人的‘神’其实是最重要的。

    神散,则死。

    朱果酒改变体质,可心中哀伤之极的母亲,早已心力憔悴。

    “能看到你们,娘很高兴。”袁兰露出一丝笑容,勉力说道,“不过青山……娘现在别无他求,只希望你爹的尸体,能回来。一想到你爹他暴尸荒野,被野兽吃了,娘就心急……可是娘没办法。”袁兰眼泪都流出来。

    “嗯,嗯,我一定会将爹的尸体带回来。”滕青山连点头,忍不住泪水模糊双眼。

    ……

    庭院旁,过去滕青山住的房间内。

    滕青山、滕云龙二人在里面。

    “你娘的情况很不妙。”滕云龙叹息道,“过去,我滕家庄遭到马贼欺负,男人死去。有一些感情深的女人也会哀伤,甚至于很快就病死。情伤最是无药可医啊。”滕云龙见了太多太多。

    情伤致死,那是心伤!心伤也只有心药能医,如哀伤痛苦到极致的袁兰,除非滕永凡能活着在她面前,她才会好起来。只有心底自己想好起来,才会好起来。

    “我懂。”滕青山低沉道,“外公,准备一下吧,让我滕氏宗族,整个搬迁到江宁郡城去。”

    “什么。”滕云龙大吃一惊。

    “在城内,要比这安全的多。那里,是归元宗地盘。”滕青山从怀里取出一羊皮包裹,将包裹打开,取出一叠金票,“外公,这是十万两黄金金票!就是在城内买些店铺租出去,都足以养活族人们。”

    滕云龙看着这一叠金票,心底吃惊。十万两黄金,那是一千万两白银!天文数字!

    “还有,这是朱果酒。也是我为庄里准备的。”滕青山取出那酒壶,“这朱果酒,就是瘦弱女子喝上一杯,都能增加上千斤力气。如果是身体强壮的男人,喝下一杯,足以增加千斤力气。”

    滕云龙不敢相信。

    ……

    当自己亲自喝了一杯,竟然增加三千斤巨力时,滕云龙大吃一惊,立即将这朱果酒当成宗内至宝。其实以滕云龙的体质,足以一次性增加六七千斤力气,只是他喝的比较少。

    当夜,滕云龙立即召集宗族不少人,随后,开始让族人们连夜准备搬迁。

    然而——

    两千多人搬迁事情太多,不过在滕云龙的严厉要求下,许多锅碗瓢盆之类的就没带,只带一些衣服,还有祖宗宗祠灵位等。在凌晨时分,两千多号人,便用亲卫队的战马,拉着一些物品,总算全部聚集妥了。

    清晨,蒙蒙亮。

    族人们都很伤感,要离开住了一代代的祖地,都有些不舍。

    “一个个别难过了!”滕云龙大声道,“连大宗派都有覆灭的一天,在这乡下,咱们滕家庄终究要担惊受怕。等到了城里!就是宗派大战,也不会动城里平民的。走吧……这是大好事!”

    大家都明白,进城是大好事。

    只是心里不舍罢了。

    ……

    滕家庄人马熙熙攘攘的朝东方前进,有数百名族内好汉,还有黑甲军亲卫,这股保护力量,足以令任何马贼惊恐。在这江宁郡范围内,谁不知道黑甲军?没人敢在江宁郡范围内打劫黑甲军。

    就是青湖岛也不敢!

    自从知道归元宗的底牌后,青湖岛不会轻易跟归元宗惹上的。

    三岔口。

    “前面就出了大延山范围,再也没有青湖岛的人了,青雨,路上好好照顾娘。”滕青山说道。

    “哥你呢?”青雨连担心道。

    “我还有事,至少大伯和爹的尸体,都要收殓。”滕青山说道,自己怎么可能就这么回江宁郡,那压抑心底的怒火,早已经让滕青山脑袋快爆炸了。这股疯狂的怒火,滕青山不可能忍!

    “嗯。”青雨点头。

    滕青山之所以将人送到大延山范围以外,也是以防青湖岛的人。不过一路过来,并没看到一个银蛟军军士。

    两千多号人缓缓朝东方前进。

    “青浩。”站在路边的滕青山喊道。

    “青山。”滕青浩走过来,滕青山低沉道:“你爹和我爹的尸体,在哪?”

    “在大延山西南部的葫芦峡谷,峡谷底部,有一个无底洞。当年我们上山打猎,还曾从那走过,记得吧?”滕青浩说道,滕青山点头……当年滕青山是猎人队队长,而且一当就是六年。

    大延山,他哪都熟悉。

    大延山内有好几个无底洞,滕青山都没在意,这些类似‘天坑’的无底洞,在前世他就见过不少。因为地壳运动,一些泥土塌陷下去,才会出现所谓的无底洞。对无底洞,滕青山并没探险过。

    “葫芦峡谷的无底洞。”滕青山皱眉道,“青湖岛,找无底洞干什么?”

    滕青浩连道:“青湖岛那群混蛋,抓一大群猎人去。先是问我们,在大延山有没看过宫殿。我们都说不知道……又问我们,知道不知道,通往地底的一些深洞、深潭之类的。我们这些猎人,就带他们去了。”

    “地底?宫殿?”滕青山很容易推测出来。

    ……

    滕青山沿着大延山一路往西,直至看到滕家庄,站在山上,遥看空荡荡的滕家庄,滕青山心底一阵酸楚。

    六岁那年,自己就是在这练武场举起一百斤大石的,父亲兴奋的当晚喝的都快醉了,族内一群人都争执着是否要送自己进归元宗。

    第一次上山打猎,自己打到雪貂、狼王,回到庄里,庄里族人们欢呼犹在耳边。

    十四岁那年,铁山帮二当家杀来,自己出手抵挡,震慑对方。

    一幕幕场景,无法忘记。

    “这是我滕氏宗族的根!而今天,必须迁移。就是因为……青湖岛!!!”一切都是因为青湖岛!滕青山从来没想过,青湖岛会来抓一个朴素的乡下汉子,“爹死了,我娘她也……”滕青山很清楚。

    这么下去,母亲心力衰竭,活不了多久。

    爹娘!

    今生滕青山最看重的,看得比他性命还重!而这一切,因为青湖岛而剥夺了!

    “为了爹娘我能忍,忍所有能忍的!这一切没了!”滕青山压抑在心底的怒火在咆哮,他双目隐隐发赤。前世妻子‘小猫’的死,令滕青山疯狂之极,一怒杀向red组织,将整个组织一举覆灭!

    而今世,这一次滕青山怒火,丝毫不下于前世那一次!

    这是要害!

    这是逆鳞!

    任何人都有最重要的东西,当这最宝贵的被掠夺,就是再温和的人都会发狂。更何况……滕青山本来就是一头收敛了利爪的孤狼!从前世七岁开始就在杀戮中度过的狼!

    到了此刻,无需再忍!

    滕青山唯一的念头就是——杀!杀!!杀!!!

    用前世学会的杀手技能,一切手段去杀!

    用内家拳赋予他的特殊能力去杀!

    不顾一切……不折手段的去杀!

    释放出心底所有怒火,无需任何忍耐,只需要杀!!!

    “青湖岛……” 滕青山解下包裹,先戴上人皮面具,刀疤中年男子的人皮面具。随后戴上那天鹰爪手套。全身筋骨微微发出声响,原本七尺六寸(一米九)的滕青山降低到七尺二寸(一米八),身体变壮了很多。

    滕青山目光幽冷,好似一头孤狼,看向深山!

    就他一个人!

    别无牵挂!

    “开始吧!”滕青山整个人瞬间一窜,瞬间消失在山林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