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正文 第五篇 喋血大延山 第二十一章 是他!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第二十一章 是他!

    “是族长!”

    “族长回来啦!”

    一声大喊,响彻在官道旁的荒野上,原本还吵杂声一片的滕家庄族人们一下子都安静了下来。无论是正在吃饭,还是在谈话的族人们,都转头看过去。

    “哥,爹?”青雨难以自信,眼眸中满是惊喜。

    “凡哥!”原本还躺在板车上的袁兰,竟然爆发出惊人的力气,一骨碌就爬起来,连鞋子都来不及穿,就光着脚朝滕青山、滕永凡跑去。“凡哥!”袁兰脸上满是惊喜之色,眼泪忍不住流下,就这么跑到滕永凡面前。

    椅子已经放下,滕永凡就这么坐在椅子上。

    “凡哥。”

    “阿兰。”

    滕永凡也紧紧抱住自己的妻子,两人从小青梅竹马,一辈子风风雨雨走来,早已经都离不开对方。

    “我以为,我以为你……”袁兰哭的厉害,低头看向滕永凡的腿,“凡哥,你的腿……”

    “能逃回一条命就不错了。”滕永凡露出一丝笑容,“阿兰,以后我走路都不行了。”

    袁兰脸上满是泪水:“以后,我服侍你。”

    滕青山见到这一幕,心底松一口气。如果父亲真的死了,母亲可能也就这么一日日哀伤,身体衰弱下去直至死亡。不过父亲现在活着回来了。母亲心里已经不想死!已经喝过朱果酒的母亲,身体本身还是很好的。

    “这下好啦。”老族长滕云龙笑眯眯走过来,“活着就好,活着就好啊。”他见过太多的死亡,断腿断胳膊,滕云龙见太多了。

    此时,老族长滕云龙,双手正抱着酒壶。

    “外公,你手好些了吗?”滕青山问道,在青湖岛的军队过来抓人时,外公的双手骨头震断了。

    “还好,一双手虽然废了不能拿重物做重活。不过,抱些轻的东西倒也没事。”滕云龙抱着酒葫芦的双手隐隐有着发颤。

    滕青山连接过那酒葫芦,将罩在酒葫芦口的酒杯取下,先为父亲倒下一杯‘朱果酒’。

    “爹,喝下对身体好些。”滕青山递过去。

    滕永凡看了看自己儿子,笑着点头接过这酒杯:“嗯,好香的酒啊。青山,我一回来就让我喝上好酒。不错。”随即一仰头,就将一杯酒喝干净,紧接着滕永凡惊讶的脸色一变:“什么酒,好烈!”

    一股炽热的能量迅速充斥滕永凡全身。

    原本因为失血过多,而元气大伤的身体迅速补充消耗,甚至于身体素质都在迅速提升,仅仅一杯朱果酒,就令滕永凡伤好了大半,力量更是大增。

    “这是什么酒?”滕永凡瞪大眼睛,很是吃惊。

    “朱果酒。”旁边的滕云龙说道,“这事情我等会儿,再慢慢和你说,青山……你爹也回来了,这下,你不必再去大延山了吧。”

    “我还有事。”滕青山说道。

    放过青湖岛?

    怎么可能!

    大伯身死,父亲遭受那么多磨难又瘫痪,差一点连命都没了!一想到父亲后半辈子都要活在椅子、床上,滕青山就心痛。原本他加入归元宗,当上黑甲军统领等,都是为了想让滕家庄生活好,想让父母更好的。

    若不是如此……

    滕青山恐怕早就独自一人闯天下,追求武道巅峰了。

    不过,他拼命想保护好这个家,可却因为他自己,父亲遭难,大伯更是身死。

    “青山。”滕永凡连道,“别去了,别跟他们斗了,青湖岛……那是天下八大宗派之一,我们,斗不过他们的!”从此瘫痪,无法打铁,甚至于无法再走路,滕永凡表面上满不在乎。可是……谁瘫痪了心里好受?

    他心里难受,可表面上却要装作满不在乎。至于报仇,他恨不得亲手杀了那群人,特别是抓他走的那个手持黑色长枪的‘少岛主’,可是他不能!

    他儿子‘滕青山’是厉害!

    可是,再厉害,怎么可能斗得过庞然大物般的‘青湖岛’?连整个归元宗都斗不过,更别说一个小小滕青山了。为了儿子的安全,滕永凡不想儿子那么做。

    “别去。”袁兰眼中也满是期盼、担忧。

    在报仇和儿子两者选择,他们当然选择要让儿子过的好好的。

    “放心,爹!你儿子可不是傻瓜,傻傻地冲杀。”滕青山挤出笑容,安慰父母,“从小到大,你看过你儿子自不量力的送死吗?”

    滕永凡一听,这才略微放心。

    从小到大,滕青山做事的确很有分寸,的确不是那种头脑发热莽撞之人。

    “青山。”滕永凡郑重道,“那一次去我们滕家庄,强行要带走我、青浩还有你永湘大伯的那个骑兵首领,待得回银蛟军大营途中,我发现,不少军士都恭敬地称呼他为‘少岛主’。”

    “是他!”滕青山心中不由涌起一股杀意。

    原来是古世友!

    其实当年在火焰山第一次看到古世友,那次古世友是和别人比试,打到中途就停手认输……还有在武安郡城,花魁选拔碰到古世友,两次见面,滕青山就发现这古世友是比较虚伪阴险的人。可是没想到……

    这古世友,阴险到强行将自己父亲抓过去。

    “古世友,我必杀你。”滕永凡心底杀机奔腾。

    滕永凡却是紧接着道:“青山,很明显这个少岛主是跟你有仇怨!所以……不管你做什么事,你必须警惕,切不能大意。”滕永凡唯恐自己儿子还不知道那少岛主此人本性,所以连提醒。防止自己儿子中了那少岛主‘古世友’的招。

    “嗯,我会小心的。”

    滕青山连点头。

    ……

    滕青山长大了,又是黑甲军统领,地位高!所以滕永凡和袁兰,再怎么也只能劝说滕青山,他们并不能逼迫滕青山不去。因为在滕永凡二人眼里……他们两个都是乡下夫妇,眼光是无法和儿子比的。

    儿子的选择,他们没办法为其做决定。

    滕青山带上一些食物,换上衣服,便又迅速地赶回大延山。

    “呦~~”

    偶尔的刺耳叫声响彻天空,滕青山抬头看去,只见大延山某一处上空有五头雪鹰盘旋。

    “是雪鹰教的雪鹰。”滕青山一眼认出,“雪鹰教的人,应该就在雪鹰下的区域。其他势力人也该到了。”此刻的滕青山,一身土黄色袍子,腰间系着腰带,背着大的包裹,又戴上刀疤脸的人皮面具。

    滕青山,穿行在山林间,迅速朝高手汇聚处靠拢。

    “人还挺多。”

    老远,滕青山就一眼看到,零零散散不少高手或是坐在草地上,或是背靠着大树,或是坐在树杈上,单单滕青山老远一眼,就看到了二十余号人。

    “哈哈,又来一位!”老远便听到笑声。

    滕青山大步走过去,只见一名白袍俊秀青年笑着迎上来,拱手笑道:“在下刘秀,这位兄弟,有些脸生啊。”

    “天鹰门,秦狼。”滕青山一拱手。

    “天鹰门?”周围不少人都疑惑看过来,显然都没听过这个门派。

    滕青山淡然一笑:“一个没名气的小门派罢了。”

    “哼,想要加入我们,去分宝藏一杯羹,没点实力可没资格进来。”那都是紫色长袍的六人中,其中一个头发花白的扫帚眉老者冷笑着说道。

    “有没有资格,你可以试试。”滕青山淡漠说道。

    “狂妄!”

    扫帚眉老者嗤笑一声,手一伸,背后背负着的一柄淡绿色长剑就到了手中,在阳光照耀下,那柄长剑却流淌着淡绿色光晕。在场的其他先天强者都默默看着这一幕……想要加入这个阵营,是必须有点实力的。

    如果有名气,大家不会阻挠。

    可没名气,从未见过的人。肯定要出手看看你手段如何!

    “我逍遥宫《东华九剑》,看好了。”扫帚眉老者声音还在回响着,整个人猛然化为一道绿色残影。

    “哐!”

    猛地一声炸响!

    滕青山依旧站在原地一动没动,可是那名扫帚眉老者却是连退三步,眼眸中有着惊色。原本周围淡然看戏的先天强者们都是面色微变,特别是射日神山的五位背负着神弓的高手,都惊讶看着地面的飞刀碎片。

    一柄飞刀,竟然能让一名先天实丹强者震退三步!

    这飞刀中灌输的力道,最起码得有二三十万斤!如此暗器高手,不可小觑。

    “我出去逛了一圈?各位就闹腾起来了?”爽朗的笑声响起,只见一名披散着头发,看似野人的大汉骑着一头妖兽‘黑云豹’晃悠着进来了,他瞥了一眼滕青山,“这人双手的手套,乃是‘天鹰爪’魏单的兵器,应该是魏单的传人。不必动手丈量吧?”

    “天鹰爪?”不少人惊讶看了一眼滕青山双手的手套。

    一双看似普通的手套,如果不是研究历史,很难一眼看出。

    “原来是魏单老前辈的传人!天鹰爪魏单前辈,六百多年前可是名列《天榜》前十的高手。”那白袍青年迎过来,笑道,“我刘秀也是独行天下,秦狼兄,走,随我去见见‘乌侯’老大哥。”

    “乌侯?”滕青山大吃一惊。

    乌侯,《天榜》排名第一,人称‘兽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