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九鼎记 正文 第二十五章 狂风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第二十五章 狂风

    帐外寒风吹,而毡帐内却很暖和。滕青山喝着热奶羊肉,还有大盆的手拌炒面。

    虽然没九州大地上菜肴精致,可也是吃地全身舒坦。

    “大哥!”一名穿着灰色皮袍子的青年走进毡帐内。

    原先正和滕青山谈的正高兴的查布,见这人进来,不由脸色一沉:“你来,有什么事?”

    “啧啧。”那青年瞥了滕青山一眼,当看到滕青山身上的破棉祅不由眉头一皱,但还是嬉笑着说道,“大哥,我的日子过的紧巴巴的。前几天,羊又丢了几只,不知道是被谁偷的。这日子,难过啊!”

    查布眉头一皱:“到底有什么事,说!”

    “还是大哥爽快!”那青年嘿嘿笑道,“大哥,借点银子吧。等我卖了牛羊,一定还你。”

    “哼,还?上次欠的还没还呢。”那孩童不满地低声道。

    旁边吃饭的妇女立即拉住孩童,同时瞪了孩童一眼。“我说的是实话嘛!”孩童嘀咕一声,也没敢再说。而那青年丝毫不以为意,只是满脸笑容看着查布。

    查布沉着脸,从怀里摸摸,摸出一块碎银子,约莫也有半两,扔了过去。

    “谢谢大哥。这银子我肯定还。肯定还!”那青年大喜。连道。

    查布沉着脸:“哼。别谢我!不是阿爹让我照顾你。我早将你踹出去了!记住。多去跟斯兰兄弟他们去练练刀法!别整天好吃懒做!”那青年此刻都揭开门布。嘴里应着朝外走!

    “阿爹。他哪里放羊啊。前几天我还看到。将一条羊羔给宰杀吃了呢!”孩童不甘地说道。

    查布瞪了儿子一眼:“吉达。记住。那是你叔!”

    “吉达没这么没用地叔!”那孩童昂头说道。

    滕青山只能埋头吃。这种家务事他也不好插嘴。不管哪一个庄子都有好吃懒做地人。对于这种人。一般山庄或者部落。会将其边缘化。

    “锵!”

    “锵!”

    外面传来激烈的撞击声,滕青山耳朵一动,不由惊讶询问道:“查布兄弟,外面是怎么回事?”

    那查布还没有说话,他的儿子就抢着说道:“是我们部落的男人们在比试呢!肯定是斯兰大叔他们几个,他们每天都非常拼命地练刀。斯兰大叔他们可是很厉害的啊!我也跟斯兰大叔学刀法的!”

    “哦?”滕青山放下奶茶杯,笑着起身,“查布兄弟,我也吃饱了。谢谢你的招待!”说着,将二两银子放在桌上。

    那查布连拿起那二两银子,回塞给滕青山:“呼和兄弟!我这也就随便一顿午饭,不值几个钱。这二两银子太多了!我不能收下!”查布想塞给滕青山,可是滕青山伸出右手挡住查布,查布便靠近不得!

    “好大力气!”查布暗惊。

    “二两银子对我不算什么!”滕青山笑道,“查布兄弟。如果你看得起我呼和,就收下吧。”

    查布一怔,不由无奈一笑。对方这么一说,如果再不收就是瞧不起对方了。

    “好,我就收下了。”查布随即道,“呼和兄弟,不是好奇外面的比试吗?走,一起去看看。”

    “走。”滕青山笑着点头。

    “我也要去!”那草原孩童连一骨碌爬起来。

    “哈哈,一起去。”滕青山笑着牵着孩童的手,走出了毡帐。和那壮汉‘查布’,循着声音方向东北方向走去。。

    随着深入整个部落,对这乞连部落,滕青山心底也有数了:“整个部落,也就过百个毡帐!有大毡帐、小毡帐。不过估摸着……整个部落人口应该不足一千。算是一个小部落。”

    这时候滕青山已经看到前方一片草地上,那正在比试刀法的二人,这二人一人身材高大,虎背熊腰。而另外一人则是精瘦如野狼般。二人所用地刀都是草原上常见地弯刀。

    呼!呼!

    二人矫捷地闪躲,不断地交错而过。时而就狠狠给对方来一刀!丝毫不留手。

    “喝!”

    “哈!”

    二人脸上都有着热气,死死盯着对手。

    “这方法不错,用木刀!而且木刀上还包着羊皮。即使用力砍劈,最多让人受伤。”滕青山暗自点头。

    旁边的查布笑道:“呼和兄弟。我们部落的好汉实力怎样?那个精瘦些的,就是我们部落第一好汉‘斯兰’。他可曾经杀死十余个马贼,而自身都没什么伤呢!而且,连‘完石部落’的女人都愿意嫁给斯兰兄弟呢。”查布脸上,满是骄傲自豪之色。

    “不错,很厉害。”滕青山很给面子地赞道,“你们这刀法,还有内劲,哪里学地?”滕青山一眼能看出,这二人都是学过内劲。否则彼此身形不会这么快。

    在九州大地上,许多平民是没机会学习内劲的!可这乞连部落,一个底层小部落,竟然交手地二人都是内劲高手。很让滕青山惊诧:“前几次我去那些部落讨个饭吃。都是吃了就走。也没注意他们是否练了内劲!”

    “内劲?刀法?”查布

    “在大草原上,就是我们北部所有部落能学到内劲、那中部,和最南部都学不到。”

    滕青山惊讶看着查布。

    “这些刀法,和内劲。都是天神山上的使者,交给我们每一个部落的!”查布显得很恭敬,“天神山的使者们,给了我们希望!而且他们还说,如果能举起五千斤巨石,就可以进入天神山,生活在天神山!”

    滕青山听了心底大吃一惊!

    五千斤巨石?

    就是在九州大地上,能举起两千斤巨石都算是二流武者。举起一万斤巨石是一流武者!能举起五千斤,在二流武者中也算极为厉害的。如归元宗黑甲军,一般伍长才有如此实力。

    “这天神山,竟然胆敢将内劲秘籍和刀法,都交给周围所有部落。也不担心秘籍流传导致周围产生能颠覆它地势力!这胆色,够惊人!”滕青山暗道,在九州大地上,不管哪一个宗派不会无缘无故将内劲秘籍散播开。

    绿色草地上。

    部落中地两个好汉终于分出胜负了。

    “斯兰,我认输了!”那高大汉子被对手用膝盖压住背部,压在了地上。

    “斯兰大叔是最厉害的!”在滕青山身侧地孩童兴奋喊起来。

    滕青山笑着一摸这孩童的脑袋,随后向查布笑道:“查布兄弟,我还有事情得继续赶路。就先走了!”

    “这么急着走?”查布连道。

    滕青山刚要说话,脸色却是一变,转头看向南方。以他地六识能分辨出,南方有着阵阵震动。应该是大量马蹄产生的震动。

    哒!哒!哒!

    “有马贼!马贼!!!”忽然一道尖锐地喊声,撕破了整个部落的宁静。

    那正一身汗的斯兰脸色一变,猛地嘶嚎一声:“老人和孩子都到毡帐中去。男人们,跟我上!”

    男人们冲在前,女人们跟在后,一个个脸上都有着疯狂之色。

    “吉兰,到毡帐中去。”那查布将儿子一推,也大步冲过去。此刻他根本没时间来招呼滕青山了。

    滕青山也跟随着人群朝最前面跑去。

    “是狂风部!”

    “狂风!”

    “是狂风!”

    最南边传来一声声惊恐之极地喊声,这惊恐地嘶喊声,宛如一个个大锤轰击在部落所有人的心上。原本还很疯狂准备将来敌撕碎的部落男人女人们,脸色一个个大变。连举起的弯刀都收回了。

    “嗯?怎么回事?”滕青山很快便来到了最前面,滕青山一眼看去。

    在乞连部落人群最前面,一大群尽皆穿着银灰色战甲的骑士们正停在那。部落地族长早就跑到最前面了。

    “尊敬的狂风部大人。

    ”那一身厚袍子地银发老者躬身道。

    在战马之上的骑士首领,目光透过冰冷的面罩射向那族长:“乞连部落!一年时间已过。你们部落一共八百余人,每人三两银子。零头不算,需要交纳两千四百两银子!”

    “三两银子?”滕青山听的大吃一惊。

    就是在富裕的扬州,白马帮收年钱一人也就半两银子。而草原部落要比九州大地穷的多。比如一家有四口地话。一家就要缴纳十二两银子!草原部落上,像这种底层部落,一个家庭一年加起来都难赚到十二两!

    “不吃不喝,都不够交银子的。这是逼死人吗?”滕青山脸色大变,“而这乞连部落,民风也算彪悍。不过听到‘狂风’这两个字,就吓破胆了。也不怪他们!”滕青山一眼看出。

    眼前这支马贼队伍,尽皆身穿银灰战甲,马匹也是上等战马。在九州大地上,如白马帮地‘白马营’才能勉强一比。

    “大人!”那族长猛地跪下来,恳求道,“求大人,给我们乞连部落半年时间。我们一定会凑上的,现在,我们真地没那么多银子啊!”

    “没银子,你们不会抢其他部落?”战马上的首领冷笑一声,“在大草原上,像你们这种没用地部落,是没资格存在的。既然交不起银子……那就老规矩!”

    乞连部落所有人脸色都大变。

    “饶命。”

    “大人饶命。”不少人都跪下来。

    滕青山听得觉得不妙,对方说老规矩,是什么规矩?在滕青山旁边不远处的查布也惊恐地脸色煞白,也跪着恳求。

    “兄弟们,开始吧!”那部落首领目光阴冷。

    “嗷~~”

    一个个骑士都发出了疯狼般的嗥叫声,高高举起了手中的弯刀。滕青山有些明白对方的老规矩是什么了!

    “到这时候还不反抗?”滕青山心底很惑,到死亡时刻,死也应该拼才对,他看向那查布,查布正跪着:“不,不——”

    “吃了一顿饭,帮你们一次吧。”

    滕青山清冷的目光,扫向那一群张狂好似群狼,欲要将部落吞噬的骑士们。

    Ps:第一章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