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正文 第七章 兵猛于匪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第七章 兵猛于匪

    两头赤风战犼并排飞奔着。

    “沿着这条道,一直向前,就是我田家庄了。”那叫‘阿秀’的少女连道。

    滕青山看着阿秀:“你们田家庄到底发生什么事了,救什么人?”

    “阿秀,什么,事?”滕兽也问道。

    这农家少女泣声道:“是一群军士来我们田家庄收税钱,不过税实在太高,我们田家庄根本交不起。所以,那些军士就在我们田家庄,四处抓年轻女人来抵钱!庄子里完全乱了,我是从栅栏狗洞爬出,跑过来的。”

    “收税?”滕青山眉头微皱。

    在家乡扬州江宁郡,那些强盗帮派会收年钱,一旦年钱不够,偶尔也会出现,抓一些壮丁抵债,或者抓一些年轻女子抵债。壮丁可以去当匪徒等,年轻女子更是可以卖到窑子里,或者给强盗帮派内部享用。

    总之,乱世中,壮丁和年轻女子,都能算钱。

    “军人收税,抓女人?和强盗有什么区别?”

    滕青山已经看到前方的村庄了,这村庄和月牙湖距离并不远,大概也就两里路。

    “求求你,放了我吧,放了我吧!”

    “爹,娘——”

    “啊啊……救救我娘……”

    “他娘地,滚到一边去。”

    “小兔崽子,老子一脚踹死你。”

    女人声嘶力竭的哭声,小孩子的嚎啕大哭声,还有许多军士的呵斥声,一片混乱。

    滕青山他们骑着赤风战犼,一来到农庄前空地上,就看到了这一幕,地上甚至于还有着不少血迹。

    “住手!”滕青山直接一声怒喝。

    怒喝声,仿佛春雷炸响,令不少人都吓得捂住耳朵,一时间原本嘈杂混乱的空地上一下子就静了下来。

    滕青山看清了,这空地上主要分成两拨人,一拨人是这田家庄本地人,一个个强忍着愤怒,握着手中砍刀、枪棍之类的,可是没动手。而另外一拨,则是穿着简易轻甲的军士们,这些军士同时还抓着不少年轻女人。

    那些女人们,有的疯狂挣扎,显然都知道……一旦被带走,是何等凄惨命运。

    “你是什么人?”军队这边的为首一人,骑在一头独角战犼上遥看滕青山。

    “爹,娘。”叫‘阿秀’的少女却是跳下赤风战犼,冲到田家庄族人群里。

    “阿秀,你,谁让你跑出去的?”那田家庄族长,一名脸上有着刀疤的花白头发老者,怒声喝斥。他急了!他很清楚……就算阿秀找来的人很强,能赶走这些军士。可是,以后军士的报复将更可怕!

    花白头发老者连拱手道:“我是田家庄族长田伟山,两位,阿秀这孩子不懂事……”

    滕青山却没听,直接看向那军士首领:“你,这里怎么回事?”

    那军士首领,仔细看看滕青山,暗忖道:“这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两个人,这么嚣张……不过,他坐下的可是赤风战犼,而且还是两头!啧啧,这可是贵重玩意,能骑赤风战犼,也不是普通人。”

    “哈哈……”这军士首领笑道,“我们来收税,不过这田家庄拒不缴纳,按照规矩,拿人抵税,天经地义,一年才一次,根本不多。”

    “我们今年都交过三次了。”被他们抓住的一个女人嘶吼道,“你们这些黑心狗养的,一次又一次,我们连吃的都不够了,还让我们交!我们女人孩子都种田赚钱,都不够你们这些——”

    “啪!”旁边押解她的一名黑胡子军士,直接一巴掌,打的那女人满嘴是血。

    “娘。”田家庄族人群中,一个年幼男童声音已经嘶哑了,却被他身旁,一个壮硕男人捂住嘴巴,那壮汉眼中也都是泪水。

    “一年一次,可这女人说交了三次了。”滕青山刚开口。

    “嘿!”

    那军士首领眉头一皱,喝道,“这收税是我们军队的事情,你一个路人多管什么闲事。给你面子跟你多说几句话,别在这碍事!”随即转头盯着那田家庄族长,喝道,“田老头,快,将刚才那伤了我弟兄的小子,给交出来。不然,今天你们田家庄,死的绝不止一人!”

    “***,我恨刚才没宰了你们。”

    一个面色狰狞,脖子都通红,被田家庄不少男人给拉住的青年吼着,“将我媳妇还给我,你们放开,都给我放开。”这青年挣扎着,不过却根本挣脱不了一群壮汉。

    田家庄前方的雪地上,田家庄族人和军队一方对峙着,雪地上还有着不少血迹。

    处于旁边的滕青山,也猜出来……

    刚才应该死人了。

    “临死还嘴硬,第一小队,去,将他擒来,凡阻挡者,杀无赦!”军队首领高坐在独角战犼上,下令道。田家庄一方人马不由大惊,“阿兽!”那叫‘阿秀’的农家少女凄厉喊道,她见过滕兽练拳。

    此刻,只能寄希望于滕兽。

    “阿兽,拿下他。”滕青山指向那军队首领。

    嗖!

    滕兽化作一道残影,瞬间穿过十余丈距离。那名军队首领大惊,立即要挥刀劈向滕兽。

    “蓬!”滕兽先是一拳打在那军队首领腹部,打的其吐血,而后仿佛拎着死狗一样,返身几步就到滕青山身侧,随手一扔,将那名军队首领扔在地上。

    “咻!”一道刺耳锐啸声冲天而起,“轰!”飞至空中,猛地一声爆炸。

    那军队首领在地上,佝偻着身体,嘴角还有着血丝。

    “你们,你们敢——”那名军队首领红了眼。

    “在招人?”滕青山仰头看着那爆炸开的红粉末,脸上露出一丝笑容,低头看看下方的军队首领,“小家伙,你一个百人队队长,还是知趣一点。下令,让你手下放开所有女人,若不然……你马上就会死!”

    滕青山说的平静,可那百人队首领咬咬牙,对着士兵吼道:“放开,放开那些臭女人。”

    “阿兽,掌嘴。”滕青山道。

    “啪!”“啪!”

    滕兽直接两巴掌,打的那首领满嘴是血,牙齿都掉了两颗。那些军士们脸上都有着怒色,可还是强忍着愤怒,将所有女人都放开。在他们眼里……这些女人,显然是比不上他们队长的。

    一群年轻女人们,一个个飞奔着跑向自己族群。

    “娘。”

    “哥!”这些女人们,或是和自己孩子抱在一起,或是抱住自己男人、父母,一个个脸上都满是泪水。可是田家庄不少人脸上都有着忧色。他们很清楚,眼前这骑着赤风战犼的两名强者,就算喝退这些军士。

    可以后,他们将会更惨。

    “两位大人。”那田家庄族长跪下来,老泪纵横,“我求求你们,不要管这事了,我们已经很感谢你们了,求求你们。”

    滕兽铁青着脸。

    滕青山则是遥看南方,脸上露出一丝笑容:“啧啧,看来,来了不少人。”

    哒!哒!哒!

    密集的甚至于令大地震颤的兽蹄声传来,只见前方道上,一群群骑士接连飞奔而来,浩浩荡荡,宛如黑色钢铁洪流,仅仅片刻,便将田家庄前方空地完全占满,还有不少骑士都骑着驼兽在道上。

    整整齐齐的,一支支队伍排列开。

    “将军!”不少军士都恭敬行礼。

    一名虎背熊腰,穿着黑色重甲的冷酷男人骑在一头同样披着铁甲的战犼上,遥看前方滕青山二人。

    “两位,还请放了我的人。”冷酷男人开口道。

    滕青山挥挥手:“阿兽,让他走。”滕兽立即踢了一脚那名百人队队长,那队长立即在雪地上跌个跟头,连爬起来冲到了自己军队旁,连对那在铁甲战犼上的将军恭敬行礼:“将军,我们收税,拿那些女人抵税,这二人就出来阻拦,还逼着我们,放掉刚才那些女人。”

    这将军点点头。

    “两位是什么人?”将军开口道,“凭什么,管这闲事?”

    “朋友。”滕青山开口道,同时笑着指向那叫‘阿秀’的少女,“这孩子的朋友。”

    在将军身侧,还有着一名同样穿着重甲的俊秀青年,这青年低声靠近将军:“爹,这二人都骑着赤风战犼,面对我们也无惧色。说不定是一些厉害人物。还是问清楚的好,惹出一堆麻烦终究不是好事。”

    将军点点头。

    他的儿子是很聪明的,为他解决过不少难题。

    “两位,我们收税,他们要交税,这是天经地义的。两位还请离开吧。”将军露出一丝笑容说道,显然不为难滕青山二人,在他看来,算是友好了。

    随即,将军转头看向田家庄众人,冷漠喝道:“限你们盏茶时间内,将刚才那些女人都交出来,若不然……男人,女人全部抓走当奴隶!”此话一出,整个田家庄族人们完全吓傻了。

    当奴隶?那就完了。

    “你,是哪家的?”滕青山脸上浮现一丝怒气,“是王家的,是慕容家的,还是李家的?”南山城周围也就这三大家族。

    将军被滕青山问的一窒。

    王家,慕容家,李家?滕青山这口气,还真的让将军给吓住了。

    “还限盏茶时间内?”滕青山冷冽目光扫过将军等一群人,“我限你们盏茶时间内,全部给我消失。若不然……所有军官,准备去当奴隶吧。”之前将军一副高高在上,可以肆意判决田家庄众人命运。

    可片刻,就反过来了。

    “你,你……”将军脸上怒气上涌。

    “回头顺便告诉你家家主,从今往后,神斧山周围村庄,你们别来打扰。就说,这话是我滕青山说的!”滕青山冷漠道。

    浩浩荡荡的军队众人,完全安静下来,田家庄众多族人也愣愣看着这一幕。

    “滕青山是谁?”那些田家庄族人们,完全不知道。

    “滕青山是谁?”

    那些普通军士也不知道。

    “滕青山?”将军脸色大变,连仔细看向滕青山手中兵器,瞬间完全确定对方身份,一想到家主当初说的话,吓得身体都是一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