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九鼎记 正文 第八章 声名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第八章 声名

    如今已经是寒冬季节,这端木大陆的寒冬更加寒冷,可外界的冷,根本不及此刻这位将军心中的寒冷。

    “滕青山?竟然是他!!!”

    将军身体都不受控制的隐隐发颤,那是极度惊恐下的身体反应,“家主说过,这滕青山乃是先天金丹级别武圣。而且,连旭日商行的大长老,都对他非常有礼。连雷刀武圣都不是他的对手!”

    “我怎么惹到他了?”将军吓呆了。

    整个端木大陆才两三亿人口,先天金丹强者能有多少?

    按照比例,扬州青湖岛和归元宗,先天金丹加起来,接近十个罢了。这端木大陆先天金丹强者,即使明里暗里加起来,也就双手之数罢了!而天下间,强大的家族数十,一些潜伏的家族更多。

    号称百族争霸天下!

    先天金丹就这么些,大多数,还被旭日商行、天风家族这些超大势力霸占!一些所谓的大家族,像丹殃城方家,像南山城王家、慕容家,这些家族,能有一两个武圣就不错了。就别奢望说是先天金丹武圣了!

    也就是说——

    先天金丹武圣,完全有能力暗杀一个大家族的家主,而后潇洒离去!连号称战神下第一强者大长老,都要平等对待的滕青山……早在拍卖一役后,他的消息情报迅速地被各大家族所掌控!被定为——不可招惹的人物!

    “滕,滕先生!”

    将军连恭敬道。

    ……

    一声‘滕先生’,田家庄前方空旷场地上,千名军士,以及近千名田家庄族人都完全傻眼了。

    滕青山坐在赤风战犼上。

    “滕先生,之前不知道先生……”话说到一半,他旁边的已经跳下战犼的儿子,连轻轻戳了他一下,同时低声道:“爹,赶紧下战犼再说啊。”

    这将军之前完全被吓呆,这才立即醒悟,连一骨碌就下了战犼。

    “滕先生……”将军刚开口。

    “我说过,限你们盏茶时间内全部离去,否则,所有军官全部当奴隶卖掉。现在已经过去一半了……”滕青山淡然说道。

    将军立即惊醒,转头便嘶吼起来:“撤,快撤!”

    其他完全被蒙了的军士们,虽然不懂为什么那骑在赤风战犼上的青年是什么人,可是他们也猜到,那是一个超级强者。

    “驾!”“驾!”所有人都飞速地一个个逃去,一时间千百驼兽飞奔,令大地震颤起来。

    “你,还有……你,你们两个留下。”滕青山手指向三人,分别是将军和那位百人队队长。

    “是。”将军恭敬的很。

    他岂敢不恭敬?

    将军?一些大家族,千人算一营,一营的首领就能被称之为‘偏将’,手下们也恭敬称为‘将军’,不管是偏将,还是更高的牙将,那些普通军士都可以奉承地喊他为‘将军’。

    一营军官,在一个先天金丹强者面前,又算什么?

    连王家家主‘王蒙’,都要恭敬喊一声‘滕先生’!喊傅刀,都要喊‘傅先生’!

    可以说,先天金丹强者,那是完全超越一般家族家主的。当然,先天金丹强者,面对旭日商行、天风家族等一些超大势力,就要略微低头了。

    可惜,他也就一营军官。

    “你这混账,还不向滕先生跪下磕头赔礼!”将军走过去,就对那名百人队队长一脚,踹的那队长在雪地上跌了个跟头,啃了一嘴的积雪。

    “还傻看着干什么!”将军愤怒地又是一脚!

    同时,这将军连恭敬地向滕青山躬身:“滕先生,小的御下不严,让这小子冲撞了先生,还请先生吩咐,如何处罚他!”

    “滕先生,滕先生。”

    那队长终于惊醒,连跪下趴在雪地上,“是我冲撞了先生,先生饶命啊,饶命啊!”他此刻心中完全是恐惧,他很清楚,在这乱世中,为了结好一些超绝强者。那些家主,将自己小妾送给对方的,都很常见。自己女人都可以送,一个百人队队长又算什么?

    “求饶了?”滕青山看了看他,“之前威风的很呐。”

    这队长吓得身体微微发抖。

    “你这混账。”将军气的又是一脚。

    “我问你们,这收税,怎么收这么多次?”滕青山皱眉道。

    那将军恭敬无奈道:“先生,如今在南山城周围,有三大家族,三大家族都有军队,四处征战,要的都是银子。所以……大家都收税。这样一来,就收了整整三次!”

    “我听他们说,这是第四次了。”滕青山接着问道。

    “家族控制区域大,军队就那么多,各个队伍分开征收。有时候……也会出问题,出现重复征收的事情。”将军连躬身道。

    滕青山听了暗自叹息。

    天下大乱,吃亏的永远是最底层的人。

    像九州大地,八大宗派高高在上,天下虽乱,乱的程度却不大。而这端木大陆却不同,人口比九州大地少很多,却百族争霸天下,天下底层穷苦人生活可想而知。

    “按照我之前说的,神斧山周围村落,我不想看到有军队来打扰这片宁静。”滕青山吩咐道。

    “是。”将军躬身,可又抬头忐忑道,“先生,我们不来,可是,还有另外两家族。”

    “这点我会安排。”滕青山挥挥手,“你们走吧。”

    将军和队长一个躬身一个磕头,之后都飞速上了战犼,猛地一抽鞭子,两头战犼都撒开蹄子,飞奔离去!

    原本处于惊恐、畏惧中的田家庄一群人,目瞪口呆看着这一幕。上千名军士竟然就这么吓得逃跑了,那位高高在上的将军,和之前还趾高气扬的百人队队长,在这神秘青年面前,吓得瑟瑟发抖。

    “阿兽,上战犼。”滕青山吩咐道。

    “是,老师。”

    滕兽立即跃上赤风战犼。

    “两位大人!”田家庄族人中,那位老族长,脸上满是喜色,恭敬又忐忑道,“两位大人,我这糟老头子刚才不知二位大人身份,还请两位大人别介意。两位大人,不如到我庄内歇息片刻吧。”

    这位田家老族长,心里却明白:“听他们之前的话,连那高高在上的三大家族,都不敢得罪那个持枪青年。如果,如果能够让我田家和他扯上关系……最好他能看上我庄内某个姑娘。他成了我田家庄女婿,到时候,谁还敢来收税?谁还敢惹我田家庄?”

    “到时候,我田家男儿们也能过上好日子。”

    “以后,估计各大庄子的姑娘,都想嫁到我田家庄呢。如果真有这么一天,就算我以后死了,也对得起田家祖宗先辈了。”

    田家老祖宗知道乱世的可怕,所以格外的想和眼前持枪青年拉好关系。

    “不用了。”滕青山一挥手。

    “阿兽,谢谢。”那纯朴地农家姑娘连喊道。

    滕兽坐在战犼上,朝那农家姑娘傻呵呵笑两声:“不,谢,不谢。”说的结结巴巴。

    “走!”滕青山一声令下。

    两头战犼立即飞奔而去,很快就消失在远处。

    滕青山他们一离去,这田家庄这片空地上就炸开锅了,之前大家心中紧张万分。现在这田家庄族人们,特别是之前被拽走女人的家里,都激动万分。小孩抱住母亲,青年抱住自己媳妇,老头老太,抱住女儿。

    “娘!”

    “媳妇!”

    激动地哭声不断响起,不少人都感激看向滕青山他们离去方向。

    “阿秀,过来,过来。”田家老族长连道。

    阿秀忐忑地,抓着自己有补丁的衣袍,低着头走过去。

    “族长,阿秀这孩子,惹事了。”这阿秀的爹,也忐忑地很,唯恐族长发怒。

    “没事,这孩子没惹事。”刚才还喝斥过阿秀的田家老族长,现在却笑容满面,摸了摸阿秀的头,“阿秀啊,刚才那两人,哪里来的啊?你怎么认识的?”

    阿秀忐忑地回答道:“我,我是田里干活后,在旁边树林里,认识的阿兽哥。”

    “阿兽?”这田家老族长,明白就是之前那个闪电般抓住百人队队长的少年。

    “那青年呢?”田家老族长又道。

    “那是阿兽的老师。”阿秀斟酌一下,又道,“阿兽老师,很厉害的!”

    “田旁边树林?神斧山?”田家老族长大概知道,滕青山所在处了。

    田家老族长和蔼可亲地说道:“阿秀,以后啊,经常去树林那边,见见那个阿兽。”阿秀这个纯朴的小姑娘,今天完全被吓傻了,之前村里姑娘被抓,后来又是上千军人过来,她完全吓蒙了,现在脑子都迷糊糊的。

    之前老族长喝斥,现在却这么和蔼地说,阿秀更是脑子迷糊。

    “我说的,记住了吗?”田家老族长连道,“那个阿兽,对我们田家庄有恩,所以,你更要经常去看看人家。”

    “哦,哦。”阿秀连点头。

    阿秀只知道一点,老族长不说,她都要去,更何况老族长安排。

    渐渐从惊恐中清醒过来的阿秀,心中,有些察觉老族长的意思了。

    “老族长,难道想……”阿秀咬咬嘴唇,脑海中浮现那个傻乎乎地可爱的‘阿兽’。

    田家老族长遥看滕青山离去方向,心中暗叹:“他们,终究是高高在上的人物啊!什么时候,我田家庄,也能出一个这么厉害的人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