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正文 第二十八章 一年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第二十八章 一年

    面对‘东家’滕青山,老汪迟疑了一下,道:“东家,这事我不想说,还请见谅。”

    滕青山见老汪表情,猜得出这事情是老王心中很重要的秘密。

    “既然不想说就不用说。“滕青山淡笑道,“不过老汪,你跟着我也有大半年了。我也看得出,你心里有心事,而且折磨地你,每天都不安生!我想告诉你……不管你遇到什么麻烦、困难,你都需要去正视,去面对!逃避,是解决不了问题的。”

    老汪表情愈加复杂,脸色不断变化。

    “东家!”老汪看着滕青山,“我现在有两条路,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走!”

    “这种事,不用问我。”

    滕青山看着老汪,“老汪,你记住,不管你选什么路,你要干什么……总之有一条,以后不要为自己的选择后悔!”

    “做出的选择不让自己将来后悔,就对了。”滕青山在老汪肩膀上轻轻拍了拍,便走开了。

    “不后悔?”

    老汪站在原地,脑海中则是回荡滕青山刚才的话。

    “对,不后悔!”

    老汪眼睛亮了起来,困扰他许久的难题似乎一朝破解。

    “死又如何,虽死无悔!”

    “嗯!”

    老汪困扰在他心中的迷雾消散,心中坚定,脸上也难得露出一丝笑容,“不管是生是死,我都无悔……”

    第二天清晨,空旷山腹当中。

    六块石刻正一字型排开,滕青山正闭着眼一招一式演练着拳法,只见滕青山全身笼罩着金色光芒,金色罡劲形成的战铠笼罩全身。

    “滕大哥,滕大哥!”清脆声音响彻山腹。

    “嗯?”滕青山停下拳法,体表金色罡劲潜伏体内,他疑惑看着李珺,他早嘱托过李珺,练拳修炼过程中,不要来打扰自己。他也知道……李珺是很知道分寸的。现在打断自己,肯定是有重要事。

    “滕大哥,过来。”李珺站在通道阶梯上喊道,在她旁边还狰狞着小萍。

    滕青山疑惑走过去:“小珺,什么事?”

    “老汪走了!”李珺急着连道。

    “大叔,汪伯已经离开这了。”小萍也急切道。

    滕青山眉头一皱:“已经走了?没跟你们打招呼?”对于老汪的突然离开,虽然有些突然,可是滕青山并不感到意外。这大半年来,以滕青山观察力,早发现这老汪有着很重的心事。

    昨天他就和老汪谈过……

    “看来我昨天的话,令他做出决定了。”滕青山忖道。

    “老汪没跟我们打招呼,我出去准备早饭的时候,就发现,老汪不在。不过,在月牙湖畔他的屋内,发现了一封信。他留下的信……是给滕大哥你的。”说着,李珺便递过一张叠好的纸张。

    “信?”滕青山接过来,展开一看。

    “东家。

    请恕我不告而别,毕竟一旦你们问我为什么走,我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所以我选择悄悄离去!昨天你说的对,只要以后不要为自己的选择后悔,就对了。所以,我做出了选择……我现在心中一片轻松。

    东家,请恕我这么久以来,一直欺骗了你们。其实我的名字,不叫汪羊,而是叫杨忘!哈哈,名字不过是一个称呼,不管是汪羊还是杨忘,我都是那个老汪,东家的马夫老汪。

    如果解决我的事,只要东家不嫌弃,老汪愿意一辈子为东家牵马执鞭,当东家的马夫。

    老汪留字。”

    看着这一页字,滕青山露出了一丝笑容。

    “大叔,原来汪伯是叫杨忘,而不是汪羊,他竟然故意骗我们,太不够意思了。”小萍哼声道,可是她眼睛却隐隐有些红。

    自从跟随滕青山后,小萍和老汪相处时间很长,老汪也很关心这个小丫头。老汪的离开,小萍心中也很不是滋味。

    “老汪他一个内劲高手却甘当马夫。明明是用剑高手,却背负着一柄战刀。显然有着秘密……没用真名也不奇怪。”李珺感叹道,“不过老汪临走,告诉我们他的真名,说明,老汪是真正相信我们。”

    “好了。”

    滕青山摇头道,“老汪他有心事,不过却一直没告诉我们,显然不想我们知道!现在老汪打开心结,自己去面对,去解决,我们也该为他感到高兴……嗯,小珺,早饭做好了吗?”

    “差不多了。”李珺有些错愕。

    “走,吃早饭去。”滕青山笑着道,“等会儿再修炼。”

    滕青山也知道,老汪的离去,恐怕李珺、小萍和滕兽,都会心里不是滋味。毕竟相处这么久,早已经是朋友。

    老汪的离去,只是中途的一波浪花,月牙湖畔的几人生活依旧很平静。

    滕青山一心沉浸在修炼当中,参悟着那六幅雕刻。

    而在这修炼过程当中,滕青山让李珺去南山城买菜的时候,通知旭日商行来人,将那属于江家的第九幅石刻带走!毕竟那第九幅石刻,对滕青山已经没有用处。

    ……

    空旷山腹,黑暗中。

    沉浸在修炼中,根本感觉不到时间的流逝,若不是李珺他们经常告诉滕青山时间,滕青山恐怕都不知道,到底过了多久。

    这六幅石刻,第一幅为第六式,仅仅耗费两个月功夫,滕青山便完全悟透!

    这第二副石刻,为第十二式,滕青山耗费三个月功夫,领悟部分后便再也无法领悟更多内容。

    所以滕青山转而,研究第十七式、第十八式……等连续四式。

    “这《开山三十六式》,以土行之道入门,随着修炼,渐渐融入金行之道。越是往后,待得这第十七式到第二十式,已经融入‘火行之道’在其中。三道融合于一式,想要将其中的土行之道、金行之道、火行之道给剥离出来,难啊!”

    这连续的四式,虽说融合了‘土行之道’等三道。不过,并非是融合‘土行之道’等三道所有意境,只是蕴含了部分罢了。

    比如,这第十七式,火行之道为主,土行之道和金行之道,只有部分在其中。

    滕青山现在要做的,就是——

    从这一招一式中,将融为一体的《土行之道》《火行之道》《金行之道》给剥离出来,剥离出的越多,滕青山领悟的越多,而后再融入自己的拳法。

    “可惜啊,如果我有《开山三十六式》的前十二式石刻,就好了。”滕青山如此感叹。

    这功法虽然有整整三十六式,可是基础是前十二式!

    前十二式,根据滕青山所参悟的第十二式内容判断,前十二式都是‘土行之道’和‘金行之道’内容。仅仅这两种,融合的少,剥离起来难度也低很多。越往后越难!

    “可惜,石刻散乱天下,不能按照我的意愿聚集。”

    “嗯,继续参悟吧,数月参悟这连续四式,也令我《土行之拳》略有突破,而《火行之拳》,从原先一无所知,到如今领悟出第五拳,已经很好了。”滕青山很珍惜这样的机会,拥有开山神斧和石刻。

    两者结合,就好比禹皇亲自教导!

    而且是将每一式拆解成数十个散招来教导!

    禹皇,乃是至强者!天下间第一位至强者!更创出《九鼎天书》和《开山三十六式》两大绝学。他对道的理解,已然达到一个极点。这样的老师,哪里找?

    而滕青山……当初没人教导,就能以天地为师,创出《土行之拳》六招。

    如此悟性,也是少有。

    徒弟本来层次就高,老师教导的再容易的多,这两相结合……滕青山的进步速度之快,也就不奇怪了。

    月牙湖上满是积雪坚冰,此刻大量的战犼来到了月牙湖畔。

    “哈哈,小珺姑娘。”胖乎乎的老者从战犼上跳下。

    停下练习鞭法的李珺,惊讶看着来人:“二长老。”随即连道,“二长老请坐,小萍,端茶水来。”

    “呵呵,不用了。”这二长老笑呵呵道,“小珺姑娘,我这次来,是奉命来请滕先生的。”

    “奉命?奉谁的命?”李珺疑惑道。

    二长老难得郑重起来,低声道:“云……梦……战……神。”

    李珺一听,顿时露出喜色,也低声道:“是因为云梦白果?”

    “嗯。”二长老点头道,“是的,就是云梦白果……这云梦白果已经成熟了。”

    “去年滕大哥去你们云梦古城,到现在,差不多都一年了。滕大哥前一段时间还说……那云梦白果也该成熟了。没想到,快成熟的云梦白果,成长竟然要这么长时间。”李珺也感叹起来。

    滕青山将这事情跟他谈过。

    云梦白果当初已经近乎拳头大小,只是青皮罢了,距离成熟,很近了。

    不过,云梦白果生长周期显然很长,竟然过了一年,才完全成熟。

    “不知道滕先生现在在?”二长老问道。

    “滕大哥在修炼。”李珺连道,“我去通知滕大哥一声……他一直关心这事情。二长老,你就在这稍等一会儿。”

    “我不急。”二长老笑呵呵的。

    李珺当即跑着,朝滕青山闭关修炼的地下山腹跑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