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九鼎记 正文 第二十章 第三弟子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第二十章  第三弟子

    名单上的九个人都是那种做梦都想复仇,都想吃仇人的肉,喝仇人血的。

    “嗯?”

    滕青山看着第八张纸上,“怀疑和我归元宗有关?”

    第八纸张上描述的人,名叫‘薛辛’,乃是扬州武安郡人士,薛家在武安郡城也是一个古老大家族,有着两三百年的历史,不过到了薛辛的父亲‘薛成道’这一代后,薛家上下男丁一共才三个,分别是薛辛,以及薛辛的爹和二叔。

    薛辛,是薛家单传!

    薛辛童年、少年阶段过的非常悠闲,受父亲影响,薛辛年幼就喜欢读书,在武安郡城,薛辛都是有名的才子!不过十六岁那年,薛辛的父亲‘薛成道’得到了一样宝贝,据传是‘诗剑仙’李太白的诗帖——流云帖!

    李太白,那可是至强者。

    同样,在诗歌文坛中,李太白地位更是至高无上。他的一幅诗帖,绝对价值万金。对喜好诗词的人而言,这一副流云帖,可以说是命根子。

    “这个薛成道,竟然得到诗剑仙李太白前辈的诗帖。”滕青山暗赞不已,“不过,可惜,也因为它遭了难!”

    薛成道,得到这流云帖后,小心珍藏。

    奈何,他弟弟‘薛成潜’在一次酒后的时候,无意中吐露出‘流云帖’的消息,得意洋洋向友人们炫耀。就因为这一次酒后泄露,令当时武安郡城郡守的侄子,同样喜好诗词的‘赵甫’动了心,当天便去薛家,提出要以重金购买下流云帖!

    可惜,如果薛家卖掉流云帖也就罢了。

    可薛成道将‘流云帖’当成命根子,怎肯卖?当时便婉拒了赵甫,并说自己根本没有流云帖,纯粹是他兄弟酒后炫耀说大话!

    “这个叫‘赵甫’的真够狠!”滕青山看着纸张上那简单几句,不由心寒——‘三日后,武安郡兵卫们捉拿了薛成道、薛成潜兄弟二人入了牢狱,翌日,便诬陷薛家乃是铁衣门余孽,将薛家满门包括女眷等,共计十八人,全部抄斩,唯逃了薛辛一人’。

    看着这几行字,滕青山暗自叹息。

    在青湖岛的霸权面前,一个富豪家族,又算什么?冠以‘铁衣门余孽’就可以全部杀光。

    在薛家满门抄斩后三个月,一场惊动整个武安郡的大事发生了——

    武安郡郡守府,发生下毒大案!

    整个郡守府,死了八十七人,却未曾毒死赵甫。死了这么多人,这令武安郡城郡守大怒,立即查探……最终查探出来,这次下毒竟然就是那个只懂得诗词的柔弱少年‘薛辛’做的!当即,整个扬州境内开始通缉这个叫薛辛的少年。

    薛辛却隐姓埋名,隐藏了起来,消失了整整三年。这三年,据我教探查,怀疑与归元宗有关。

    在今年八月份,薛辛被一镖局邀请为‘镖师’,又回到了武安郡城,现如今,正是武安郡城‘长盛镖局’的一个镖师,假名为‘武毅’。

    ……

    仔细看了遍这人的消息。

    “这个薛辛,在家破人亡前竟然只是一个飘天文学实在厉害,竟然查出这个薛辛如今身份。

    “消失三年?怀疑这三年和我归元宗有关?”滕青山思忖着。

    “嗯,看看这小子到底怎么样吧。”

    其实九个人,滕青山都可以选,不过就因为‘怀疑与归元宗有关’这几个字,就令滕青山倾向于这个薛辛。

    “吼~~”

    六足刀篪那巨大的身体正在漆黑一片的夜空中飞行着,滕青山就这么直接站在六足刀篪背上,迎风而立。狂风鹰也偷懒在六足刀篪背上。

    “武安郡!”

    “当年,我就是将小珺安置在武安郡的。没想到,又要来武安郡了。”滕青山露出一丝笑容,“这个叫薛辛的小子,如果真是可造之材……我就收他为弟子,可以为他出头,为他报仇!”

    滕青山的目的是——和青湖岛对上!

    为徒弟出头,这是一个很理直气壮的理由!恐怕谁也想不到……会有人故意去招惹青湖岛。

    呼~~呼~~~

    六足刀篪破风而去,从南星郡到武安郡,耗费了时间不足半个时辰。

    ……

    武安郡城,长盛镖局对面的一家酒楼中。

    “武毅老弟,这次走镖可真是亏了老弟你啊,要不然,且不说这条命能不能保住,至少,我这一条腿肯定要废掉。感激的话不多说了,老哥敬你一杯!”酒楼二楼,三名武者正一道喝着酒。

    “咱们走镖,本就是脑袋别在裤腰带上,这次我帮你,下次你帮我……这些都是理所应当,哪里要说什么谢不谢的。”一名脸上有着一道刀疤的青年也举着酒杯说道。

    三名武者,大口吃肉大口喝酒,显然都是走镖归来,都开心的很。

    在酒楼的角落,有一名白袍背负长剑男子正悠闲喝着酒。

    “这个薛辛。”滕青山瞥了眼那个叫‘武毅’的镖师,“难怪,武安郡郡守的人没认出薛辛来……这哪里是那个柔弱的,只懂得读书的少年?如果不是情报上写,我都不敢相信,三年前他仅仅是柔弱少年。”

    名叫‘武毅’的镖师,也就是薛辛。

    此时的他身高有七尺三寸,臂膀粗壮,虎背熊腰,脸上还有着一道划过鼻子,布满半个脸的狰狞刀疤,双眸开阖间目光犹如刀子似的。

    “三年,仅仅三年,从一个柔弱书生,变成武者高手。”滕青山注意着这薛辛的谈吐、眼神,暗暗点头。

    滕青山悄然观察了这薛辛三天,这三天当中,最让滕青山决定收薛辛为弟子的一件事就是——这薛辛竟然在一天夜里,去了一个破落乞丐窝,给了在寒冬中瑟瑟发抖的乞丐孩子们一些碎银子。

    “这薛辛,十六岁的时候,被青湖岛通缉。满天下逃……估计,也当过乞丐。估计是这个原因,才让他对这些乞丐有怜悯之心吧。”

    站在黑暗角落,遥看薛辛这么做的滕青山,因为这一幕,终于决定收薛辛为弟子。

    ……

    而后,滕青山花费了一天的时间,在武安郡城内耗费了十余万两银子购买了一座豪奢府邸,六足刀篪和狂风鹰也在夜间,以闪电般速度降临这豪奢府邸内。这府邸,被滕青山命名为‘荆府’。

    “形意拳……形意形意。我跟青湖岛斗起来,就以‘荆意’的假名吧。”滕青山买下府邸,安置好六足刀篪、狂风鹰后,当天夜里,便悄然来到了长盛镖局。

    长盛镖局。

    凭借虚境强者领域内的感应,滕青山轻易找到了薛辛。

    “嗯?难怪短短三年就能成为一个有点身份的镖师。”滕青山站在一栋楼阁的屋顶,全身宛如隐身在黑暗当中,正俯视着下方院落中,那个正在练刀的青年——薛辛!

    噗!噗!噗!

    薛辛**着上半身,手中握着一柄斩马刀,正闪电般行走在院落当中,手中的斩马刀时而挥劈,时而斜拉,时而格挡,每一刀都仿佛前方有敌人似的。甚至于每一刀劈出,都能听到气爆声。

    薛辛双眸锐利如刀,不断地练着。

    “嗯?这小子没使用内劲?”滕青山有些惊讶,以滕青山对天地之力的感应,清晰能判断,这令滕青山脸上露出一丝笑容来,“这个小家伙,用的竟然是身体力量!”

    薛辛的刀,非常的快!非常的狠!

    “也对,他在三年前,根本就不懂武功。当时他已经十六岁……十六岁都未修炼过内劲,即使有内劲秘籍让他练,恐怕,都不会有什么成就。”滕青山很清楚,修炼内劲最好从小修炼。

    “而且,他当时逃亡没人教,只能靠身体力量挥刀。可现在感觉,以他一刀威力,他最起码有几千斤力气。”滕青山暗道。

    “可为什么,情报上,写,或许与归元宗有关呢?”

    虽然疑惑,可滕青山没多想,静静等这薛辛练刀完毕。

    “呼!”

    薛辛收起斩马刀,强劲上半身上尽皆都是汗珠,他低声不断喘息着,双眸隐隐有着寒芒:“奶奶,爹,娘,二叔……还有大姐二姐,我一定会杀了赵甫他们三个混蛋,为你们报仇,一定会!”

    仇恨,每天都令薛辛不敢有丝毫放松。

    奈何……

    他和敌人差距太大了。

    ……

    漆黑的夜,薛辛收起斩马刀后准备回屋,就在这时候——

    嗖!

    一道人影宛如瞬移,突兀地出现在薛辛前方,身影诡异地凝实,正是一身白袍的背负利剑的滕青山。

    薛辛大吃一惊,连后退一步。

    “你,你是谁?”薛辛冷静了下来。

    “小家伙。”滕青山微笑看着薛辛,“昨夜,你送了些碎银子给那些乞丐?”

    薛辛心中更是震惊。

    “你用的你刀,攻击我。”滕青山笑看着他,“记住,用你最厉害的刀法……说不定,我会收你为徒。”

    “你要看我刀法?”薛辛忍不住一阵惊喜,他虽然不知道来人到底是谁,可是单单那突然出现的可怕轻功,他就从未见过,也从未听说过……如果真的能拜对方为师,那报仇恐怕就有望了。

    “放心,我不会拔剑。”滕青山笑看着他。

    “不拔剑?我,我如果伤了你?”薛辛有些担心。

    滕青山哑然失笑:“伤了我?你若能伤我一丝,我就让你一年之内,达到先天之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