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九鼎记 正文 第四十一章 土行之道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第四十一章 土行之道

    漆黑的夜,滕青山默默站在外公‘滕云龙’屋子外的阴暗处。

    忽然——

    “青虎?”滕青山一眼看到,远处的一个穿着重甲的汉子正抱着一个婴儿,他身侧还跟着一名眼睛红肿的少妇,如今的青虎和四年前比完全不同了。

    “爹,娘。”青虎站在滕云龙旁边一栋屋子前,那屋子门打开,一对夫妇走了出来,正是滕青虎他爹‘滕永杭’夫妻二人

    “青虎,你也要去?”滕永杭低沉道。

    “嗯,我是黑甲军统领,这种时候岂能退缩?”青虎将怀中婴儿递给旁边的妻子,而后砰的一声,重重跪下,重重磕了三个响头,抬头道,“爹,娘,请恕儿不孝。媳妇,我不在,你要照顾好爹娘。”

    旁边的少妇咬咬嘴唇,抱着婴儿,重重点头:“知道,青虎哥。”

    “吱呀!”

    旁边滕云龙屋子门开启,滕云龙以及推着轮椅的袁兰一道出来了。

    “爷爷。”青虎也转头看向滕云龙。

    “嗯。”滕云龙看着自己孙子,朗声笑起来,“好……记住,你是《地榜》上的烈火枪‘滕青虎’,你是我滕家的男儿,去吧……家里的事,族里定会照顾好。”声音朗朗,可是滕云龙眼角隐隐有泪花。

    青虎向滕云龙,也重重磕头,而后呼的起身。

    “媳妇。”青虎轻轻抱了一下妻子,随后又抱住婴儿,低头吻着婴儿小脸蛋,一滴泪水滚落,落在他的孩子脸上。

    呼!

    将婴儿放回妻子怀里,青虎手持一杆银色长枪,便头也不回,大步而去。

    “呜呜……”那少妇抱着婴儿,忍不住哭出声来。

    滕青山默默看着这一幕,又看看自己坐在轮椅上的父亲,还有推着轮椅的母亲。

    “爹娘,你们放心吧……我不会让他们死的,不会。”

    滕青山目视着父母,身形模糊,便消失不见。

    青湖岛和归元宗若真正厮杀起来,那么……身为黑甲军统领,青虎当然要身先士卒。在人山人海中即使实力再强,怕也要殒命。

    归元宗,校场上。

    滕青山走在归元宗内,眼睛一眼能看到那校场,当初滕青山是黑甲军统领时,也是在那领军。

    被支支火把照亮的校场上,一名名黑甲军汉子穿着重甲,手持着兵器,一个个正大笑着彼此取笑着。

    “哈哈,看你那丑样,不就青湖岛那些兵卫们,杀他们老子跟切瓜似的。”

    “统领,我们这第一领第三营第一百人队,所有兄弟全部到齐!”高昂的声音响起。

    “我们第一领第一营第二百人队,所有兄弟也都齐了,一个不差。”又是一道浑厚的声音喊起。

    ……

    滕青山默默看着那一个个看似满不在乎,可大多眼睛都隐隐红肿的汉子。这么多黑甲军军士当中,有很多滕青山都认识……许多都是和滕青山称兄道弟过的。

    “我们第一领第二营第三百人队,所有兄弟,全到了。”

    “……,全到。”

    一声声吼声,让滕青山心中有一种莫名的震撼,虽然他是虚境强者,高高在上的虚境,可是在听到这么多黑甲军兄弟的一句句声音,心境还是被震撼了。

    就在这时候——

    “老统领。”

    “师傅你怎么来了?”

    “老统领,杀那青湖岛,有我们就够了。”

    “哈哈,怎么,以为我一条手臂就不行了?”一道爽朗大笑声响起。

    滕青山心中一颤,仔细看着远处那人,那是一个独臂老者……正是滕青山当初加入黑甲军时的前辈——第一统领‘冀鸿’,冀鸿当初在黑火灵果争夺中断了右臂,便让出了统领一位,让滕青山继任。

    “冀鸿统领……”滕青山看着这位银发独臂老人,比四年前,冀鸿更加苍老了些。

    冀鸿扛着一柄战刀,哈哈笑着:“青湖岛也想灭我归元宗,做梦!”

    “我冀鸿,小时候穿着开裆裤,在这归元宗尿尿玩泥巴。”

    “在归元宗我学刀,在归元宗生儿育女,在归元宗教徒弟的……这片土地,是我们归元宗的!谁也夺不走!”冀鸿面色有些狰狞,“谁想夺走它,我就杀了他!”

    冀鸿低头,抓起一片土,露出了一丝恬静地笑容。

    “冀师兄,怎么,我们不是在这尿尿玩泥巴,在这娶妻生子的?”只见一群数十个头发银白,精神却很矍铄的老者,个个穿着铠甲,或是持剑或是拿着刀枪,一个个气势比黑甲军气势还强。

    “这龙岗,我是从小在这玩,死,这龙岗这地方,也是我归元宗的。”一个老者转头看着南边龙岗。

    归元宗的弟子们,眷恋着这片大地。

    这里,是他们的根!

    ……

    悄无声息中,滕青山已经消失不见,来到了武长老的府邸,府邸中唯有地底的‘六足刀篪’,没别人。

    滕青山盘膝坐在空旷练武场上。

    “那一股眷恋。”

    “眷恋着这片土地,在这片土地上出生、成长、娶妻生子、衰老……也愿为这片土地战死。”

    滕青山在接连受到‘滕氏宗族’‘黑甲军’以及那群归元宗老者们的影响,精神也进入了特殊状态下……滕青山精神很自然地就和大地完全联系起来,在滕青山心中有着一股股浓浓的眷恋。

    眷恋着这片大地,这大地,好似他的母亲。

    渐渐的……

    滕青山身体上渐渐浮现土黄色光芒,可滕青山自己却恍若未觉。

    “大地……”滕青山不知不觉中仿佛化身为大地。

    他感觉到小草的破土而出生长以及枯萎,还有来年的再次长成……

    他也感觉到,这片大地上一个个欢笑的生命有咿呀学语的婴儿,有活泼的孩童,有苦学武功的少年,也有走天下闯四方的青年,也有成家立业的中年,有陪子孙玩闹的老人。

    他也感觉到,小草、花儿、树木还有人类,对这片土地的眷恋。

    ……

    沉浸在感悟中的滕青山,不知不觉便开始练起了拳法,《土行之拳》一招招拳法,却比过去多了一种特殊的韵味,第一招第二招……当滕青山打出第八拳后,自然而然又转为第一拳。

    如此连绵下去。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

    “轰隆隆~~”滕青山没有控制丝毫天地之力,可是这拳法却引起了大地的震动。

    嗖!

    一道人影落在庭院中,正是诸葛元洪,他吃惊地看着滕青山练拳:“青山他……”同时,又是接连两道人影落下,正是归元宗的执法长老——燕长老和倪长老。

    面容冷峻的倪长老,吃惊看着练拳中的滕青山:“宗主,这人是?”

    “我也没见过。”燕长老也皱眉道。

    “他是我归元宗客人。”诸葛元洪仔细盯着滕青山的拳法,“别说话,看他的拳法。”

    滕青山沉浸在拳法中,完全不知有人靠近。

    “轰隆~~”土地裂开,一巨大的狰狞的三角形头颅冒出,一双巨大的刀腿也伸出,六足刀篪冷冷看了诸葛元洪三人一眼后,就盯着滕青山的拳法了。虽然六足刀篪主研究金行之道,可是它常年在土中,对土行之道也略有些领悟。

    此刻观看滕青山练拳,六足刀篪激动的很。

    “这是——”倪长老、燕长老二人被六足刀篪,吓得一跳。

    “是这位客人的妖兽。”诸葛元洪依旧看着滕青山练拳。

    ……

    不知道过了多久,天地间终于隐隐有了一丝光亮,已然是黎明时分了。

    滕青山再一次打出拳法,第一拳第二拳……第八拳!

    而这一次,当打出第八拳后,滕青山左手下压,右手顺势就是一拳。在观看的诸葛元洪三人眼里,滕青山这一拳仿佛化为无边的大地,无所不包。

    安静下来。

    收势,滕青山平静站好。诸葛元洪三人就这么看着滕青山。

    道道土黄色流光环绕着滕青山,渐渐的,滕青山睁开眼睛,眼角隐隐有着一丝泪花,只是双眸前所未有的耀眼:“大地之土,对着长在它之上的万物生灵,都是包容、随顺、滋养来对待,她对万物生灵包容滋养,就等于是万物生灵的母亲,而万物生灵也对生他养他的大地眷恋。”

    “大地之德厚,故而能养育万物。”

    滕青山心境前所未有的平静,走在大地上,他都能感觉到大地传递来的力量。

    自此——

    滕青山的《土行之拳》终创出第九拳,继火行之道、金行之道之后,土行之道,也终于功成!

    “难怪我这第九拳,那么久都创不出。我原先只知道大地厚重,追求厚重追求力量……如此,怎能创出第九拳,悟出大地之道、土行之道?”滕青山心中豁然开朗。

    “哗~~”从东方也传来喧哗声。

    “嗯?”诸葛元洪三人都朝东方看去。

    “不好,最后一方军队也到了。”面容冷峻的倪长老说道。

    “三方军队一到,现在也天亮。怕是要开战了。”燕长老也肃容道。

    “荆意前辈,我们就先去城墙上了。”诸葛元洪看向滕青山说道。

    “荆意?”

    燕长老和倪长老二人,大吃一惊,彼此相视,露出喜色。

    滕青山则是开口道:“你们先去城墙,我等会儿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