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正文 第四十八章 意外之喜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第四十八章 意外之喜

    “哈哈,青山,这天下间想要学得内劲的少年,不知道有多少。更何况,是你这个虚境教导。更是求都求不到。”诸葛元洪笑着道,“尽管放心,别说一千个,就是五千个,都轻而易举。”

    “一千个够了,恐怕三个月后,这一千个中绝大多数都要被淘汰。”滕青山笑道。

    内家拳修炼对资质、悟性要求都极高,虽说九州大地天地灵气充足,比滕青山前世世界要更适合修炼。可即使如此,一千个当中都有一百个适合练内家拳,就算不错了。而且——

    能教内家拳的,也仅仅滕青山和大徒弟‘滕兽’二人,弟子太多也没法教。

    “嗯,严格点也好。”诸葛元洪忽然郑重道,“青山,你以后别跟你父母泄露太多。”其实对于滕青山主动泄露讯息,告诉爹娘,他们的儿子如今还安好。诸葛元洪虽然理解,可还是有些不安。

    之前在滕永凡住处,诸葛元洪和滕永凡夫妇是千叮咛万嘱咐,要为他们的儿子‘滕青山’着想,别说出这事。

    “让爹娘安心,我才好受点。”滕青山暗叹,一想到爹娘的眼泪,他就感到愧疚。

    “不提这事。”滕青山挤出一丝笑容。

    “荆意前辈。”忽然一声惊呼声传来。

    滕青山、诸葛元洪都抬头看去,走来的正是滕青虎。

    “宗主,荆意前辈。”滕青虎很是热情迎上来,滕青山笑着点点头:“滕青虎,对吧?城墙上见过。”

    这一句话令青虎一阵激动,这可是虚境强者啊。滕青山又指向旁边不远处正在提着数十斤重石锁练着的少年:“滕青虎,你让那个小家伙过来一下。”

    “嗯,好。”滕青虎连朝那边吼一声,“小猴子,过来。”

    “二叔。”那少年连跑过来,他显然对滕青虎很崇拜,听话地在一旁。滕青虎指着诸葛元洪、滕青山说道:“小猴子,这两位可都是了不起的前辈大人。”

    “洪侯拜见两位大人。”少年毕恭毕敬地行礼。

    滕青山露出一丝笑容,滕家庄的宗族辈分中,滕青山的爷爷是云之辈,父亲是永之辈,而滕青山他们是‘青’之辈,眼前这个少年,要比滕青山晚一辈,是‘洪’字辈的。

    “小洪侯,你跟我学。做几个动作。”

    滕青山说着,右腿朝侧边提起,双手背在后面,单脚站稳,“保持好十个呼吸功夫。”

    “简单。”这滕洪侯也学着做这个动作。

    “再做这一个。”

    滕青山随意地做了六个动作,这洪侯也非常轻松地连学六个动作。

    “嗯,很好,今年多大了?”滕青山笑问道。

    “十一岁。”洪侯回答道。

    “滕青虎,你帮我问问他父母,如果他父母愿意,这小家伙跟我学武,我就带着他了。”滕青山淡笑道,虽说之前和师傅诸葛元洪说,要十岁往下的,其实内家拳并不是太讲究这一点。

    十五六岁开始修炼,最后成宗师的,前世历史上也有不少。像滕青山三弟子‘薛辛’岁数更是大。

    “同意,肯定同意。他爹可不傻,前辈能教他,这是求都求不来的好事。”滕青虎激动的很,他可看过城墙下那惊天动地一战……他自己都想拜师。

    “嗯。”滕青山笑着点头,“先呆在家,过两天,归元宗会带他走。”

    随后,滕青山和诸葛元洪一道离开了。

    街道上。

    “师傅,看到了,我做了六个动作。”滕青山说道,“这六个动作,只要是筋骨可以,从小锻炼过的,都能轻易做到。师傅你帮我收一千少年的时候,就按照这个来。能做好六个动作,就收。”

    “这动作不难,在这种乱世,谁家孩子从小不练练,大多都能做到。”诸葛元洪点头。

    “我马上安排人开始招少年。”

    “不过,因为要一个个考他们六个动作,所以要慢点。”诸葛元洪笑道,“三天后,应该能收齐。”

    第二天,四月初一,归元宗正式开始招收十岁以及十岁以下的少年。

    归元宗内部,一些长老、护法等人打听到,竟然是‘荆意前辈’要收这些少年,激动地他们一个个将自己的孙子、曾孙等,只要是岁数附和,都来参加考核。而整个江宁郡城,还有江宁郡城周边乡下,得到这公告消息,特别知道不收银子,立即也送来自家孩子。

    第一天就收了三百人。

    而第二天,特别是消息略慢的人,比如乡下人,还有江宁郡城内一些普通人家,大多第二天才送来孩子。所以第二天招收的特别多。

    第二天下午时分,一千人就招收满了。

    ……

    四月初三,归元宗派出一支千人队伍兵卫,护送这些孩子们前往江宁郡宜城。归元宗也很放心安全问题,因为——滕青山也是和这些孩子们一道赶往宜城。

    “前辈,这么赶路,孩子们受得了吗?”千人队的千夫长恭敬询问道,“恐怕会走不动啊。”

    “就按这个速度,按照我之前吩咐你的去做。”滕青山吩咐道,“同时传令下去……但凡坚持不到宜城的,直接遣送回家。”

    “是。”千夫长恭敬的很。

    滕青山看着这群孩子,内家拳修炼,对毅力要求比修炼内劲要苛刻的多。内劲修炼只要盘膝静坐下来,沉浸进去一修炼就是几个时辰。可是练内家拳,没有一定境界,修炼内家拳是很枯燥的。

    只要达到极高境界,才会享受打拳。

    “三百里路,算是对这些孩子们第一关磨练吧。不知道,这一千孩子,在这三百里路上要淘汰多少。”滕青山也和孩子们一道步行。

    ……

    三百里路,这些孩子还都背着小包裹,虽然说身体素质都不错,可是按照滕青山制订的速度,孩子们也很吃力。第一天,就有许多孩子喊受不了,可是——经过军官宣布,但凡有人不想走路,就遣送回去后。所有孩子都咬牙坚持着。

    毕竟这么被淘汰回去,肯定被家人骂。

    可第二天,就有十三个孩子受不了,崩溃了,哭着放弃了。

    第三天,足足有五十六个孩子哭着放弃。

    第四天,有十一个孩子放弃。

    第五天,有六个孩子放弃。

    当第六天中午时分,抵达宜城,归元宗专门安排的超大型府邸的时候,不少孩子们当场都哭了。第六天最后半天路程,没有一个孩子放弃。

    也就是说——

    赶路的五天半时间中,有86个孩子放弃。一千个少年还剩下914个少年。

    “比我想的还好些。”滕青山暗自点头,“五天半,赶了三百里多点……”须知这官道的路并不是很平坦,这五天半的赶路,对许多孩子们就是一种折磨。然而对其中部分孩子而言很轻松。

    许多乡下少年从小锻炼,一天赶百里路都不难。

    四月初八,九百一十四名孩子都居住了下来,当天让他们好好休息了一下,没有安排任何事给他们。

    而滕青山则是乘坐六足刀篪,从泰阿山脉中将大徒弟‘滕兽’带了回来。

    以如今凶兽帮,在泰阿山脉中的地位。加上‘杨冬’‘薛辛’以及一群凶兽帮帮众实力,已经站稳脚跟,不需要滕兽这个罡劲强者出手。

    ……

    四月初九,这超大府邸,特意被推平出的一个超大练功场上,九百一十四名孩子一个个站得笔直。在旁边不远处,有归元宗特意安排的护卫、仆人们正在笑看着一群孩子。

    穿着兽皮的滕兽站在九百多名孩子前方,滕兽的目光让这些孩子们恐惧。

    “师傅。”滕兽转头看向远处。

    只见滕青山出现在院门口,可一眨眼——

    滕青山就从院门口消失,出现在了百丈外的滕兽身侧。

    “哇!”

    “天啊。”

    “有神仙。”

    在场有一些孩子忍不住惊呼起来,一个个瞪大眼睛。就连归元宗安排的护卫、仆人们一个个都惊呆了。

    滕青山看着这一群孩子震惊模样,不由露出一丝笑容。其实一开始略微展露实力让弟子们努力修炼,许多师傅都会这么做。

    “许多人都想来学武。”滕青山声音不大,却回荡在在场每一个少年的耳边,“不过,在归元宗只有一千个人有机会来。可在赶路过程中……又有八十六人失去机会。你们一共九百一十四人。”

    “不过,你们九百一十四人中,将会有八百人,乃至于更多,全部淘汰回家。”滕青山冷声道。

    这群孩子,最小的六岁,最大的十一岁,已经懂事了。

    听到有八百人或者更多,要被淘汰,都吓住了。

    “不过——只要坚持到最后,你们就会成为了不起的强者。”滕青山忽然一跺脚。

    轰隆~~~

    整个大地猛地一颤,令九百多名孩子吓得一阵惊呼,不少孩子都跌了跟头。只见滕青山脚下出现了一条足有数十丈长延绵开去的狰狞大深沟,在滕青山控制下,这条大地裂缝并没延伸到孩子所在区域。

    “哇。”

    “这是……”一群孩子们都震惊看着那巨大的深沟,就算普通人去挖沟渠,要挖这么长都要很久。

    一跺脚之力?

    别提他们,就是远处的护卫、仆人们都惊呆了。

    “只要你们刻苦修炼,就有机会这样。”滕青山看向旁边的滕兽,“从现在开始,你们都跟我的大弟子‘滕兽’学。”

    滕兽上前一步,目光冷冽。

    ……

    滕兽当天仅仅是将那堆没有用处的假山给几拳砸在碎石块,就令所有孩子们崇拜地看向滕兽……一座假山的那些大石头,有些可是上万斤重的,几拳砸个粉碎,他们都没看过这么厉害的人。

    按照滕青山的吩咐——

    滕兽只教导了一招——三体式!

    将三体式的各个要点、呼吸等仔细教导,按照滕青山的说法:“阿兽,这三体式,乃是我这内家拳的本源根基所在。就是你,也要经常练习。别瞧不起教导孩子们练三体式,在教导过程中,你自然而然温故知新,会有新的感悟。须知,这教人,也是修炼。”

    听到这番话,滕兽教导那九百多名孩子也愈加认真。

    这大弟子‘滕兽’最好的地方,就是听师傅话,只要是滕青山交给他的任务,都一丝不苟完成。

    这座超大府邸的内院当中,也有一个略微小型的练武场,平常除了滕兽外,滕青山禁止任何护卫、仆人、那些少年们进来。但凡有人敢进来,少年们直接驱逐回家,护卫、仆人更是要关进牢狱。

    自此,没人敢来打扰。

    “三个月,九州大地天地灵气充足,练习三体式,资质好点,应该一个月内就出现内劲。资质差点,两个月也有内劲才对。”滕青山定下一个期限,三个月内若没有练出内劲来,就算淘汰。

    须知,当年滕青山还只是一个三岁孩童时,身体还没长成,一个月就成了。

    ……

    一个半月后,内院的练武场上。

    六足刀篪正趴在边上,盯着滕青山练着枪法,时而六足刀篪自己也在那挥舞着刀腿。

    “《开山三十六式》的近战身法,虽然完美,可是适合自己的才是最好的。”滕青山根据‘游鱼身法’‘地行术’,再结合《开山三十六式》蕴含的身法,逐渐修改,融合成适合自己的一套身法。

    虽然不如禹皇所创的完美,可滕青山使用起来更舒畅。

    “嗤!”“嗤!”

    一杆轮回枪,时而化为朵朵梨花,时而化为一条长龙欲要上空,时而就仿佛毁天灭地的巨型电钻撕裂天地。那可怕的呼啸声甚至于吓得外院练武场上的那群少年们。

    “痛快,痛快。”

    身法配合枪法,滕青山好似水中的鱼儿,又好似迅猛的豹子,配合枪法畅快的很。

    可是沉浸在枪法中的滕青山没发现,此刻观看滕青山练枪的六足刀篪,渐渐不再观看滕青山,而是沉浸在它自己的刀法中,随着时间流逝……滕青山畅快之极地练枪,可是六足刀篪身体周围开始渐渐浮现道道金光。

    “嗯?”滕青山终于从练枪中惊醒过来,一转头,只见练武场角落,整个六足刀篪全身冒出耀眼的金色光芒,仿佛金色太阳在那。

    “吼~~~”

    六足刀篪突然,似痛苦又似疯狂地一声响彻天地的吼声,顿时天地间无尽的金光疯狂地涌向六足刀篪,无尽的金光就仿佛大海中的巨型漩涡般,甚至于令周围地假山给搅得破碎开去。

    “难道,六足刀篪它……”滕青山双眸大亮,心中激动万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