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九鼎记 第十篇 一方诸侯 第二十五章 松阳山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之前在雪莲教总坛的时候,雪莲教主一番训斥滕青山,滕青山又回敬一些话,而后拉着李珺就走。哪有时间,哪有适合时机,让李珺说,我有身孕,这样的话?

    “小珺你有身孕,养胎最重要。你暂时不当代教主这事情,我同意了。不过,等你孩子生下来后,我雪莲教的代教主,还是要你当。”雪莲教主瞥了一眼滕青山,嘴里还说着“我裴雪莲的弟子当不当代教主,她丈夫说话可做不得准。”

    滕青山只是笑笑,还不至于和雪莲教主斗气。

    “裴浩兄。”滕青山看向裴浩“我是有要事要见宫主,烦请你告诉我,宫主他到底在哪!”

    “我爹闭关,你为何要见?”雪莲教主皱眉道。

    “自然是有重要事。”滕青山不接和这些人多说,说了也是浪费时间。

    “那就不可以见。”

    雪莲教主也和滕肯山叫起劲“我爹闭关,乃是重要大事。如果我爹正在顿悟的紧要关头,被你打断了。那怎么办?你赔得起我爹的损失?”被雪莲教主这么一说,裴浩也有些犹豫了。

    的确,若是在顿悟关口被打断,就麻烦了。

    “哼!”

    滕肯山脸色一沉,再也懒得劝说了,直接道“雪莲教主,你应该知道……你爹他欠我一个人情。还欠我一个重谢的承诺。”

    雪莲教主,裴浩等人都是一怔,这事情他们都知道。

    “我现在,就是要你爹还人情!”

    滕青山冷漠道“怎么……”你不会不让你爹还人情吧?”

    人情债最是难还,现在滕肯山指出来说要裴三还人情,在场的人个个都是有身份的,自然不会赖皮……一时间裴浩,兽王乌侯、天神,苏蒙持,几人彼此相视。而后还是裴浩笑着道:“既然呼和兄,有重要事情要请宫主出手,也好……嗯,乌侯,你就随呼和兄走一趟,去见你师傅。”

    兽王,乌侯,笑着走过来:“呼和,请吧。”

    滕青山微笑点头。

    “小珺,我们走。

    ”滕青山和李珺一道上了六足刀篪,而兽王,乌侯则是盘膝坐在六足刀篪背部前端。

    三人在刀篪背上的确略显拥挤。

    幸好,滕青山和李珺是夫妻,二人依偎在一起。

    “吼~~”六足刀篪低吼一声,立即冲天而起,直接朝北方飞去。

    仰头看着六足刀篪离去,那天神,苏蒙持离开去,庭院中也只剩下裴浩和雪莲教主,以及那在庭院角落的雷电神鹰。

    “雪莲,你这次是怎么回事?”周围无人,裴浩才皱眉训道“你不是不懂得规矩……怎么这次这么失态。”虽然裴雪莲脾气蛮横,可也是一教之主,这么多年下来,应该懂得不少规矩的。

    “五叔。”裴雪莲哼了一声“失态?哼,对这呼和还用给他好脸色看?”

    “当初,爹想方设法要让这呼和加入我天神宫。可是呢,这呼和百般拒绝。”裴雪莲冷笑一声“而后我让小珺当我雪莲教代教主,也算拉拢这呼和……之后,我待这呼和,至少还是有笑脸的吧。”

    “可是……”

    裴雪莲眼眸中寒光一闪,可是这呼和,在洪天城外,让那六足刀篪根本不尽全力……”否则,大师兄岂会断臂?”

    的确,当时裴三和雷电神鹰都想方设法阻拦,而六足刀篪并没拼命施展出尖刺。在六足刀篪眼里……它的朋友只有滕青山和李珺,而且以它智慧也知道,天神宫的人和滕青山并非一路。所以当时它虽然帮忙,却没尽全力。

    “就算尽力,那尖刺,也不可能射穿尤石金身上的洪天神甲。”

    裴浩辨驳道。

    “不管如何,六足刀篪没尽力。”裴雪莲冷笑一声“单单这事,我还不至于迁怒于他。可是,那尤石金逃跑时,我爹重伤了六耳钻地鼠。当时我爹召唤那六足刀篪去帮忙,可六足刀篪呢,却是飞向呼和了。”

    裴雪莲冷笑连连:“这呼和,私心极重!”

    “从头到尾,他根本没将他当真有身孕?雪莲教主一听”怔,随即情不自禁摸了摸自己眼皮,装作一副揉眼睛沙子一样,旁边裴浩心中暗笑不已,他这个侄女一般丢面子难堪的时候都会去揉眼睛摸眼皮。

    此刻的雪莲教主,的确难堪啊。

    “这雪莲教主真是……”滕青山心中暗笑。

    不过雪莲教主应变也极快,揉完眼睛后,一副惊讶表情看向李珺,笑骂道:“小珺,你有了身孕,这样的大事竟然也不告诉师傅。你还有没有将我当成你师傅。”

    “师傅,之前我……李珺有些尴尬。

    之前在雪莲教总坛的时候,雪莲教主一番训斥滕青山,滕青山又回敬一些话,而后拉着李珺就走。哪有时间,哪有适合时机,让李珺说,我有身孕,这样的话?

    “小珺你有身孕,养胎最重要。你暂时不当代教主这事情,我同意了。不过,等你孩子生下来后,我雪莲教的代教主,还是要你当。”雪莲教主瞥了一眼滕青山,嘴里还说着“我裴雪莲的弟子当不当代教主,她丈夫说话可做不得准。”

    滕青山只是笑笑,还不至于和雪莲教主斗气。

    “裴浩兄。”滕青山看向裴浩“我是有要事要见宫主,烦请你告诉我,宫主他到底在哪!”

    “我爹闭关,你为何要见?”雪莲教主皱眉道。

    “自然是有重要事。”滕青山不接和这些人多说,说了也是浪费时间。

    “那就不可以见。”

    雪莲教主也和滕肯山叫起劲“我爹闭关,乃是重要大事。如果我爹正在顿悟的紧要关头,被你打断了。那怎么办?你赔得起我爹的损失?”被雪莲教主这么一说,裴浩也有些犹豫了。

    的确,若是在顿悟关口被打断,就麻烦了。

    “哼!”

    滕肯山脸色一沉,再也懒得劝说了,直接道“雪莲教主,你应该知道……你爹他欠我一个人情。还欠我一个重谢的承诺。”

    雪莲教主,裴浩等人都是一怔,这事情他们都知道。

    “我现在,就是要你爹还人情!”

    滕青山冷漠道“怎么……”你不会不让你爹还人情吧?”

    人情债最是难还,现在滕肯山指出来说要裴三还人情,在场的人个个都是有身份的,自然不会赖皮……一时间裴浩,兽王乌侯、天神,苏蒙持,几人彼此相视。而后还是裴浩笑着道:“既然呼和兄,有重要事情要请宫主出手,也好……嗯,乌侯,你就随呼和兄走一趟,去见你师傅。”

    兽王,乌侯,笑着走过来:“呼和,请吧。”

    滕青山微笑点头。

    “小珺,我们走。

    ”滕青山和李珺一道上了六足刀篪,而兽王,乌侯则是盘膝坐在六足刀篪背部前端。

    三人在刀篪背上的确略显拥挤。

    幸好,滕青山和李珺是夫妻,二人依偎在一起。

    “吼~~”六足刀篪低吼一声,立即冲天而起,直接朝北方飞去。

    仰头看着六足刀篪离去,那天神,苏蒙持离开去,庭院中也只剩下裴浩和雪莲教主,以及那在庭院角落的雷电神鹰。

    “雪莲,你这次是怎么回事?”周围无人,裴浩才皱眉训道“你不是不懂得规矩……怎么这次这么失态。”虽然裴雪莲脾气蛮横,可也是一教之主,这么多年下来,应该懂得不少规矩的。

    “五叔。”裴雪莲哼了一声“失态?哼,对这呼和还用给他好脸色看?”

    “当初,爹想方设法要让这呼和加入我天神宫。可是呢,这呼和百般拒绝。”裴雪莲冷笑一声“而后我让小珺当我雪莲教代教主,也算拉拢这呼和……之后,我待这呼和,至少还是有笑脸的吧。”

    “可是……”

    裴雪莲眼眸中寒光一闪,可是这呼和,在洪天城外,让那六足刀篪根本不尽全力……”否则,大师兄岂会断臂?”

    的确,当时裴三和雷电神鹰都想方设法阻拦,而六足刀篪并没拼命施展出尖刺。在六足刀篪眼里……它的朋友只有滕青山和李珺,而且以它智慧也知道,天神宫的人和滕青山并非一路。所以当时它虽然帮忙,却没尽全力。

    “就算尽力,那尖刺,也不可能射穿尤石金身上的洪天神甲。”

    裴浩辨驳道。

    “不管如何,六足刀篪没尽力。”裴雪莲冷笑一声“单单这事,我还不至于迁怒于他。可是,那尤石金逃跑时,我爹重伤了六耳钻地鼠。当时我爹召唤那六足刀篪去帮忙,可六足刀篪呢,却是飞向呼和了。”

    裴雪莲冷笑连连:“这呼和,私心极重!”

    “从头到尾,他根本没将他当成我天神宫的人。就算夺得那两套神甲,而后送与一套给我爹,可是他留下的一套,是洪天神甲!这可是仅次于至高战甲的。”裴雪莲不屑的很,“自那开始,我就知道,这呼和心底,早已经和我天神宫划清界限。送与一套神甲还博得一个重谢承诺。我真是替我爹不甘心。”

    裴浩一怔。

    “五叔。对于这样,骨子里从没想过加入我天神宫。而且我天神宫也得不到他身上好处。对这样的人,我还用摆笑脸?骂他几句又怎地?不骂他,他一样不加入我天神宫。骂他,难道他敢反了?”裴雪莲嗤笑一声。

    裴浩暗叹自己这个侄女,心底看得倒是清楚。

    一旦认定呼和不可能加入天神宫,态度立即大变跟我一个帮派的我罩着你,不跟我一个帮派,踩你几脚又怎地?

    “你啊,这样太得罪人。你爹说过,不要和这呼和为敌。”裴浩摇头道。

    我真不懂,我爹到底怕他什么,一个没虚境大成,加上一头妖兽?我爹可是一声令下要统领数州的人物。何必和这呼和废话。呼和的心思,根本不在我天神宫。”裴雪莲摇头,忽然裴雪莲一笑“五叔,你猜,他这次为何来找我爹?”

    “应该是和此次攻打扬州有关吧。”裴浩说道。

    “对。”

    裴雪莲自信笑道“这呼和此前三番两次帮助归元宗,而且根据我情报,听说,归元宗曾经有恩于这呼和。恐怕,在这呼和心里,我天神宫的重要性,还不及这归元宗在他心中重要性!”

    “我们要打扬州,他估计是担心归元宗,所以,来求我爹了。”

    裴雪莲冷笑“五叔,你说,这种人怎么可能加入我天神宫就算加入,也是进来当奸细。”

    裴雪莲说的没错,滕青山根本没将自己当成天神宫一员,早点划清界限,将来也好好处。否则双方弄的不清不楚,将来滕青山要掌控整个扬州,和天神宫对峙大家脸面都不大好看。

    若是阴险的人。

    现在加入天神宫,混的风生水起,让天神宫没戒心。

    待得羽翼丰满,立即一脚踹开天神宫,占据扬州。这样当然轻松的多,可是滕青山做不到这步。他只能做到,双方一开始划清界限。

    幽州境内,今天早晨起了大雾,六足刀篪就在雾气中不断飞行着。

    “看,前面那座高山,名叫松阳山,就是师傅闭关的地方。”兽王,乌侯,遥指前方雾气中显得朦胧,但是高耸入云的一座大山,随着六足刀篪极速飞行,这座松阳山在视野内也是越来越大。

    “嗯?李朝兄也在这?”滕青山惊讶道,他已经感应到这松阳山内两名虚境强者气息。

    “嗯。”

    乌侯叹息一声”大师兄断了一臂,剑法受到影响。这次陪师傅一起闭关也是改变剑法,适应独臂。”话音未落,六足刀篪已经降临在了松阳山的半山腰上。

    云雾腾绕的松阳山,景色很美。

    如今刚入秋,在南方扬村还有些炎夏的热气,可是在这北方幽州早晨已经很冷了,山上草木上都隐隐看到冰霜。

    滕青山,李珺,兽王,乌侯,以及那六足刀出,一道朝裴三、李朝二人闭关所在走去,人未到,可是他们已经感应到道道凌厉的剑气,周围大量的树木已经的倒塌,植物断掉、茎叶乱飞,在半山腰空地上,一名独臂黑发白眉男子,正施展着剑法。

    一招一式,剑不快,也没灌输真元,可是却有一种撕裂天地的凌厉感,周围空间都出现道道剑气。

    呼!”长呼一口气,独臂黑发白眉男子插剑入鞘,朝不远处几人走过来,朗声笑道:“呼和兄,怎么来到这了哦,恭喜。”李朝惊讶看了一眼李珺“没想到这些日子不见,呼和兄要当爹了。”

    提到这事滕青山心中自然而然一阵喜悦,笑看身侧李珺一眼。

    “李朝兄,我有事要见宫主,宫主他,,滕青山看着李朝。

    “师傅他在闭关,这”李朝有此迟疑。

    忽然“哈哈,呼和,你即将成为人父。不在家等孩子出世,却跑到我这,看来是有大事啊。”披散着头发,穿着宽松月白色袍子的裴三,从阴暗洞窟中大步走了出来,一脸笑容正看着滕青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