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九鼎记 第十篇 一方诸侯 第三十九章 见父母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禀尊者n一,黄天勤恭敬低声道……我禹皇门和一个一叫“荆意”的

    闲散虚境强者结怨,这荆意,他拥有着一虚境妖兽。就在今天,我让

    禹童海、柳夏他们两个,以及裂风龙隼、六耳钻地鼠,加上射日神山申

    公屠,一同联手去杀荆意。可是谁想,中途中,这荆意竟然多了帮手

    当年跟随至强者诗剑仙的不死凤凰。”

    “火凤?”低沉浑厚声音,出现一境惊异。

    “嗯。这不死凤凰,杀死了申公屠,也杀死了我禹皇门的禹童

    海。而且,我们还发现,这名叫荆意的男子真正的身份,竟然是

    当年被满天下追杀的一个叫滕青山的二十二岁清年。去年,他就已经

    是阴个很厉害的虚境强者。”

    “也就是说,滕青山二十一岁就已经是虚境!说不定,还可能更

    早!”

    “烦请尊者指点,现在我禹皇门该如何?”

    一片沉就。

    那尊者许久没说话,黄天勤也没敢追问。

    终于,

    “天勤,就像当年应对秦州天帝一样的应对,退一步,海阔天空!

    还有,将荆意就是滕青山的身份,悄悄传开,传遍整个,九州。至于下

    面会发生什么,只管看着就是。”低沉浑厚声音回荡在静室内,随即

    消散不再响起。

    黄天勤露出一丝惊色,暗忖道:“当年应付秦岭天帝的手段?尊者

    竟然要退让,难不成,是因为那头不死凤凰?”

    虽然心中存有疑惑,可黄天勤心却定下来。

    尊者之令,禹强门自然当遵行。

    当天,黄天勤便娑排人将,荆意,就是当年那个满天下逃跑的,滕

    青山”这一个惊天消息,传播开去。

    当天下午时分,暴雨刚停,滕清山、李珺夫妻二人就乘坐不死凤凰

    ”小清”一道朝东方江宁郡城飞去。

    “清山,你可真急呢。”李珺轻声笑道。

    “当然急。”

    滕清山遥看着东方“我离开家太久太久了,从端木大陆回来,见

    到爹娘,也只能当做没看到。我一直不敢暴露身份只能让二老为

    我这个做儿子的伤心难过。既然我的身份不必再保密,现在,最先该

    告诉的,就是我爹和我娘!”

    声音很平静,可滕青山感到自己快屏息了。

    紧张!忐忑!

    愧疚!兴奋!

    诸多情绪尽皆在心里。

    “青山,别担心。公公婆婆见到你,一定会很开心很开心

    的。”李珺笑着道。

    “都喊公公婆婆了?”滕青山打趣看了眼李珺,李珺脸上微红,不

    由轻瞪了眼滕青山,二人气氛却是变得温馨不少。

    不死」凤凰”小清,肆意的飞行着,时而还朝下方无边的大地观看

    着,显得很好奇。

    片割,下方苍茫大地上出现了一座巨大的城池江宁郡城。

    “小青。”李珺指向下方,同时发出声声鸣叫指引小青。

    不死凤凰“小清,当即俯冲而下,在半空中留下一道火红残影,就,

    已经落到了江宁郡城归元宗,原本武长老的府邸住处。让小青留在武长

    老住处,而滕青山、李珺,则是施展轻功,前往滕永凡夫妇的住处。

    滕永凡夫妇二人,大多时候都居住在归元宗内的庭院内,如此,

    也好经常看看女儿清雨以及外刹、外刷女。

    这是一座宁静古老的庭院,墙壁上都有着青苔,在庭院内院墙上爬

    满了司萄藤,角落还开量出一块种植一些蔬菜的小菜田,在堂屋外的走

    廊上,滕永凡正躺在躺椅上,时而看看庭院,时而看看雨后湛蓝的天

    空。

    “汪!”“汪!”

    从柴房里跑出一条黑不溜秋的大狗,一下子就跑到滕永凡身前。

    “来一个。”滕永凡笑呵呵的抓着大狗两前肢,让大狗直立着。

    而此刻,袁兰正在厨房里烧火,时而朝外面滕永凡这张望n眼,笑

    呵呵的。

    一切显得很平静。

    这就是滕永凡夫妻二人的生活,忽然一

    “嗯?”在躺椅上的滕永凡,若有所觉地转头朝庭院院门看去,并

    没有关严的院门中,已经走进来两个人,一男一女。男的俊朗,女的

    漂亮。

    啪!

    滕永凡愣愣地松开双手,大狗落回地面上,可滕永凡还是呆滞地

    看着庭院中的二人,忍不住还眨眨眼。

    滕清山看到父亲如此,莫名一阵心痛。

    当即上前两步。

    “蓬!”重重跪在还有着积水的庭院石板上,看着脸上已经有皱

    纹,鬓角已经有白丝的父亲,一声发自肺腑的声音响起“爹!”

    “爹!”

    这一声,让滕永凡猛地双手撑住轮椅要冲过来。

    噗通!

    轮椅一滑从走廊歪到庭院下,翻倒下来,滕永凡也是跌落下,连用

    手撑住。”怎么了,怎么了?”在厨房中的袁兰朝外跑来。可滕永凡

    却丝毫不觉,用他那有力地双手撑住地面,死死盯着滕青山,双眼已然

    泛红,噙着泪水,嘶声喊道:“阿兰,阿兰,我们的儿子回来了,青山他回来了!”

    袁兰已经冲出屋子。

    她也看到了庭院中跪着的青年,她眼睛瞬间被泪水模糊了,她努力

    看着容貌和当年很像,只是更加成熟更加内敛了。

    滕清山略转头看向自己母亲。

    “娘!”滕青山声音隐隐发颤。

    袁兰连接拭了一下自己的眼睛,而后仿佛拼命一般冲到滕清山面

    前,直接蹲下抓住了滕清山的手,而后又摸着滕清山的脸。

    “清山,清山,你终于回来了。”袁兰忍不住,一把抱住滕清

    山,颤抖地哭泣起来。

    她永远记得,

    当年她的儿子,背负这就。残废的丈夫,送了回来后。就义无反顾

    地又赶往大延山了。

    自那以后,热再也没看到儿子。

    她听说,大延山一役,她的儿子杀死不少先天强者,被天下人惊叹

    为五百年一见的天才。

    她也听说,她的儿子,在先天金丹手下。都逃掉性命。

    这一切的一切,熟都不在乎。她只想她的儿子平安,她的儿子能够

    平安回来。

    “清山,清山,娘不是在做梦吧!”袁兰咬着嘴唇,强忍泪水,

    连仔细看着滕清山的脸。

    双手撑着又坐上轮椅的滕永凡,是一个很坚强的男人,他除了一

    开始的失态,此刻,已经完全控制住自己,反而低声喝道:“阿兰,看你

    什么样子,别哭了。青山离开家快五年了,还不让清山他进来坐下慢慢

    谈。以后,有你和孩子谈的时候。”

    “嗯,以后,有大把大把时候。”袁兰连点头。

    “清山,快起来。”袁兰连拉滕清山。

    对于父母,滕青山有着无尽的愧疚,不管其他,滕清山直挺挺跪

    着,而后重重地向爹娘磕了三个响头。

    砰!砰!砰!

    重重的三声。

    随即抬头,滕清山泛着泪花的双眼,看着爹和娘:“爹,娘儿

    不孝,从今天起,儿再也不会离开了。再也不会了!”

    “好,好。”

    滕永凡、袁兰夫妇二人,袁兰更是拉起了滕清山。

    “清山,这位姑娘是,滕永凡和袁兰,都注意到了一直站在滕

    青山身后,显得很是乖巧的李珺。因为滕清山恢复原先容貌,加上眼

    神。以及血脉间那隐隐的亲切,这令滕永凡、袁兰一眼就认出自己儿

    子。

    可是他们却从未见过李珺。

    “爹,娘。”滕青山拉过李珺的手“这是我漂洋过海时,娶得

    媳妇,她叫李珺。”

    “媳妇?”袁兰眼睛顿时亮了。

    “咱们滕家的儿媳妇?”滕永凡也连仔细打量李珺。

    李珺也乖巧地跪下,向滕永凡夫妇连磕三个,响头:“儿媳,见过公

    公婆婆。”

    “好,好。”袁兰有些手足无措“我也没准备什么东西,

    这,袁兰一时间从自己身上也找不到什么能送给儿媳妇的,她裣朴

    惯了,虽然青雨曾经送给她一些首饰,可是也被她给放在箱子底了。

    “爹,娘。不用的。”滕清山连道。

    滕永凡、袁兰夫妇二人,眼中满是喜悦的泪花,能看到儿子,还

    能看到儿子有儿媳了,自然开心的很。

    “爹娘”小珺她现在已经有了身孕。”滕清山又说出一个,让滕永

    凡夫妇开心的事。

    “哈哈,哈哈”滕永凡忍不住大笑起来。

    可就在这时候。

    “爹,你在笑什么呢,在外面老远就听到你的笑声呢,什么大喜

    事啊?”在庭院外传来熟悉的声音。

    “小雨来了。”滕永凡、袁兰都转头看去。

    滕清山其实早感应到妹妹的气息,不过,自己的身份竟然公开,自

    然不必躲避,于是,只是笑看着庭院门口处,只见一身青绿色,盘起头

    发,一剔少妇打扮的青雨,正牵着两个孩童的手,俏笑着走进了庭院:

    “爹,娘,我今天”

    话噶然而止。

    清雨直愣愣看着庭院中站着的一对年轻男女,特别是那背负着枪

    囊的熟悉身影,那是她从小就极为依恋的身影。

    “哥?”

    有些忐忑,有些唯恐是做梦,也有些极度渴望,青雨轻轻喊出这一

    声。

    “清雨。”滕青山露出一境宠溺笑容,就和小时候喊清雨,一样的

    语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