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九鼎记 第十篇 一方诸侯 第七章 霸道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这支骑兵队伍浩浩荡荡,足有上千号人,一时间,将商队给完全拦截下,令商队无法前进。

    “各位大人。”商队中一位组织者,看起来头发花白老者拱手笑道“老夫是九马商行…”

    “老头!”

    猛地一声不满地喝斥声响起。

    只见这骑兵队伍为首的,一身黑色鱼鳞状战甲的清年人,在高头大马上,俯视向下方老者,不满道“别给我啰嗦。本将军来这。是抓人的!你们九马商队就乖乖听命就是。如若不然,本将军不介意将你也抓进大牢里去。”

    这一番话吓得那老者连摇头,后退下去。整个商队立即安静下来,都小心看着这支骑兵军队。

    “谁是魏江,出来!”一声大喝,响彻整个商队。

    “嗯?”在商队人群中,处于靠后的滕青山眉头一皱。虽然对这魏江了解不多,可是,一来魏江是内家拳修炼的天才人物。当然天才要变成真正的高手,还需要好好打磨。。来,女儿和这魏江似乎挺近的。

    滕清山,对这魏江,还是有一丝好感的。

    谁是魏江!!!”又是一声大场。

    将军,在这呢。”立即有军士指认出。

    只见在商队靠前当中,在两名少女身侧,背负着一杆铁枪的高大清年走出人群,声音低沉浑厚:“你们找我作甚?这魏江身材高大,近乎八尺高,一双虎目犹如雷神之目。整个人站在那,都自然有着一股霸气。

    也仿佛一头猛虎盘踞,不过单看面容倒是较为清秀,显然年龄不大。

    “嗯?你就是魏江?”那高坐马上的年轻将军,仔细审视一番魏江,露出一丝冷笑“看你这样子,倒似乎有点本事。不过你再有本事,也不能以武犯禁,来人,给我将他拿下!”

    “是”

    顿时十名军士围了上去。

    “谁敢拿我!”魏江双目怒睁,手中那一杆足有丈长的黑色铁枪攸地就出现在手中,这杆黑色铁枪配以魏江这幅气势,显然很有威慑力。

    那十名军士虽然包围却根本不敢靠近。

    “滚开!”

    魏江手中长枪猛地一个横扫,只听得呼的一声,平地就是一阵劲风,令那十名军士吓得退去。

    远处观看的滕青山露出一丝笑容:“力气不小!那黑色铁枪怕有好几十个单臂能轻易挥出如此速度,臂力惊人啊。”滕青山完全一副看徒弟的眼光审视。

    “这位将军,你说我以武犯禁,不知道犯了什么禁?”魏江声音铿锵有力,盯着远处年轻将军。

    “哼,前段时间涟安城内,一家十三口尽皆惨死,根据查看,尸体上尽皆是长枪刺出的窟窿。而且,当初曾有人亲眼目睹。就是你!!!你魏江做了案!”年轻将军脸上满是怒色,喝道“一家十三口,还在城内杀人,逃到天涯海角,也没用。你如此毒蝎心肠,我岂能不抓你?”

    “没有,我没杀!”魏江吼道。

    “休要狡辩!”年轻将军冷笑一声“你自逞武力过人,我军士不敢拿你?好,本将军就看看,你有几斤几两。”

    只听得哐,的一声。

    年轻将军手持一柄清黑色重剑,从战马上,仿佛一头雄鹰飞扑而下,在半空中竟然接连转折三次,硬是飞了十余丈才落地,直接落在距离魏江不足三丈处。单单这份轻功,当场就令魏江面色一变。

    “这年轻将军,实力不错。”商队中的滕青山暗道,能飞十余丈,而且还穿着重甲。绝对是一流武者。年纪轻轻,能成城卫军将军……,也非一般人。”

    “就我一人,足以擒你!”年轻将军冷笑一声,手中重剑洗惚间化为了模糊的扇形道道幻影,直接覆盖向魏江。”哼。”

    魏江怒哼一声,双脚犹如老树之树根深深扎在大地上,手中黑色大铁枪,仿佛一头咆哮的老虎,猛地窜出。

    “轰!”以力破巧。

    一杆大铁枪直接震散了这年轻将军的剑影,不过年轻将军身法诡异,只是一晃身,尽皆着便是宛如奔雷似的可怕一剑!

    商队中的滕清山,李珺却是笑着谈论。

    “这魏江,力道不错。而且,这枪法也隐隐有炮拳的意境。”滕青山笑着点头“而且整个人闪转腾挪,尽皆心中存有着一头老虎。整个人将,虎形,完全练到骨子里,练到心里。只可惜枪法粗糙了些。”李珺也点头:“那位年轻将军,显然得名师教导。这剑法,是禹皇门的地级秘典《紫雷剑典》。”

    若空手交战,魏江芯赢。”滕清山也暗叹,这是许多只练过《虎形拳》的内家拳修炼者的弊端。”清山,你若是能指占他半天。

    以魏江这底子实力定能得到飞跃。足以击败那禹皇门之人。”李珺眼光也很毒,她能看出,这魏江是块璞玉虎形拳造诣极高,只是,没有能完全转化到枪法上去。

    “不过。”李珺微微皱眉“魏江杀一家十三口”“夫人。”旁边灰袍中年人恭敬道:门主和夫人很少出来,对这事不了解。其实,如今禹皇门用各种手段,阻拦那些欲要加入我形意门的内家拳修炼天才。栽赃陷害无所不用。今天,这禹皇门明显是要带走魏江。”

    “无耻。”李珺面色一变。

    “哼。”

    滕青山脸色也沉下来,虽然之前曾在情报上讲,可当眼睛看到一时间没联想到。

    “这禹皇门果真是不惜一切手段,带走内家拳修炼者。特别是天赋极高的。如魏江这等,经过我教导栽培。达到《地榜》这一级,绝对没问题。或许,过上数年,都有可能踏入宗师之境。”滕青江心中大怒。

    如魏江这等人才是很少的,在形意门内,都很难遇到一个将虎形拳练到如此境界。更别说自学的修炼者当中了。若非如此天才,禹皇门也不会让一个兴师动众来抓人了。

    “蓬!”地面一声震颤。

    只见远处魏江接连倒退九步,步步都在地面留下深深脚印,甚至于震得大地裂开。

    哐!”震飞的铁枪抛飞跌落在一旁。

    “带走。”年轻将军冷笑着下令道,暗巾嗤笑“本以为一枪扫三大山寨。有多强。宗里都安排师傅跟我一起来,唯恐万一。不过自学修炼者而已。也就这样。”这将军击败魏江的一幕,令这支骑兵队伍当中唯一一个没穿战甲的秃顶老者,微笑着抚须点点头。

    而在商队中的滕青山眉头一皱,准备出手带走这魏江。

    忽然“原来是这样,你们好不知廉耻!”一声清脆的娇喝声响起。

    滕青山摸了摸脑袋,和旁边的李珺相视无奈一笑。

    只见一身绿衣的少女非常灵活迅猛地几下拳脚,就将准备拿下魏江的军士给打飞了。而后,绿衣少女脚下一挑,就轻易挑起数十斤重的大铁枪。右手随意一抄,随意地抖出个枪花,微微点头:“还行。”

    便很熟练地横在身前,睥睨着前面的青年将军,嗤笑道:“我之前,还真以为魏江大哥杀人了。没想到听人一说原来,你们禹皇门如此无耻!”

    “犬胆!”年轻将军面色一沉。

    “你大胆!”

    绿衣少女,洪霜,猛地叱喝一声“原来你们禹皇门这种事干过很多次了。怎么,不加入你们禹皇门的内家拳修炼者。就变成了杀人犯,变成了什么采花大盗?你们禹皇门,还真是能编。今天有我在,你们休想带走魏江大哥。”

    “晓红。”魏江大惊失色,连道。

    魏江大哥,你在一边看着就是。”洪霜手持长枪,倒也英姿飒爽。

    年轻将军脸色愈加难看,冷笑一声:“你这疯女人,看来,你是和这魏江一伙的。那么,就准备一并下大牢吧。”说着,便迅速朝洪霜飞窜而去,他每一步似乎大小不一,形成一种怪异节奏,恍惚间,那柄重剑已经到了洪霜身前。

    年轻将军,显然没小视洪霜,拿出压箱底绝招来。

    “哼。”

    洪霜娇哼一声,双脚站稳后,一手拿枪,一手扎!

    呼!呼!呼!

    形意五行枪的壬如影随形枪法,被其用的是很有火候。一时旬,一道道漩涡般的枪影覆盖向这年轻将军,年轻将军面色大变。远处在军队当中的秃顶老者,也是面色一变。

    “钱!”“锵!”“锵!”

    “不好。”

    只是勉强挡住三枪,最后年轻将军连将重剑一横,努力当初第四枪。

    蓬!”整个人被砸的抛飞起来,撞击在远处军士群中。

    “哇。”

    “这个女娃好厉害。”

    商队当中响起一片惊呼声,谁都没想到,一个女娃会强到这般地步。

    在商队中的滕青山露出一丝笑容:“洪霜对五行拳中,最擅长的就,是崩拳。这枪法,也是如影随形最是擅长,已经有《地榜》实力。”

    单论造诣,洪霜自然不如当年的滕清止,可是洪霜所学的,如影随形,枪法,是滕青山经过诸多次改正后的。比滕青山在滕家庄十岁时所创,如影随形”要精妙的多,威力犬不少。

    “你是哪家女子,怎么不懂规矩?没有教养!”一道身影猛地从远处军队人群当中窜出,个人来,老夫就来教教你规矩!”

    滕清山和李珺脸色难看。

    自己孩子被说成没规矩,没教养?不就是一个先天高手嘛,这么嚣张。

    呼!呼!

    滕青山和李珺几乎同时动了,不过滕青山速度更惊人,宛如瞬移一般直接到了商队最前面。

    “你什么东西,也敢说我女儿没教养!”一道低沉的声音突无地响起,同时这声音宛如无形冲击波,直接撞击在那道模糊身影身上,那道模糊身影以更快速度倒飞出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