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九鼎记 第十篇 一方诸侯 第九章 阎丹辰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第九章 阎丹辰

    “禹皇门那种龌龊手段,别人敢怒不敢言,也就滕大人敢说啊。”

    “哼,看禹皇门这下怎么办。”

    商队当中不少人小声议论着。

    禹皇门的行为,这些天南地北跑的商人们见多了,一个个都知道,禹皇门是用栽赃陷害手段抓人。可没人敢去得罪禹皇门!而今天,滕青山这一番话,等于是在禹皇门脸上狠狠抽上一巴掌!禹皇门以后还好意思那么做吗?

    “师傅。”青年将军看着秃顶老者,“这话,我们……”

    “报,当然地报。太上长老们怎么做,就让太上长老们决定吧。”秃顶老者也是气的牙痒痒的,“我就不信,我禹皇门,还斗不过一个才十六年历史的形意门!”

    禹扬大运河,令扬州、禹州成为整个九州最富饶二州的一条大河。

    一条游船,正在运河当中破浪而行。

    游船上,正是滕青山一行人,从商队离开后,滕青山并没有直接回江宁郡。而是带着一群人来到禹扬大运河码头先是买下一条游船。而后众人乘坐游船,一路顺流而下,直接朝扬州方向漂流前进。

    “景色真不错。”游船二楼上,李珺坐在椅子上,看着河岸两边景色,笑道,“还真没有,顺着禹扬大运河,一路漂流试过呢。”

    “这次就好好看看。”滕青山一笑。

    这次出来,一是带霖霖回家,二也是陪妻子好好逛逛。

    这禹扬大运河,起于禹州西北,沿着东南方向不断延伸,贯穿大半个扬州。更是从江宁郡城城内而过。滕青山他们乘着游船,只要顺流而下,会很快抵达江宁的。

    “爹。”洪霖显得很兴奋,“你看那边,魏江大哥的炮拳练得如何?”

    “霖霖,你可别乱指点。”滕青山连嘱咐一声,而后笑看游船下方前甲板上,正在练拳的魏江。魏江以及另外两名青年,能够幸运地跟滕青山一道去大延山形意门,自然也得到了滕青山的指点。

    其他二人的《虎形拳》也有点根基,滕青山让那二人,一个练五行拳中的‘劈拳’。一个练‘崩拳’。

    当然,也教了他们独特的练法。

    至于魏江,滕青山则是让他先专练‘炮拳’。因为滕青山自己如今虚境大成,对五行之道研究极深。所以,原本的形意五行拳,也被滕青山自己经过了改良。甚至于他也创出了不少种独特的练法、打法。

    “魏江的确是练习内家拳的天才。”滕青山观看着,忍不住又一次感叹,“就算是我形意门内,三代弟子当中,在悟性上能够及得上他的,不超过十个!”

    “哼,这禹皇门。”一想到如果不是自己在,这等人才就被弄走,滕青山不由一阵恼怒。

    九州大地上,数千年来,早有了传统规矩。

    谁想拜入某宗派,全凭武者自愿。根本没有强行要求这话。比如滕青山当年,可以选择拜入归元宗。也可以选择拜入青湖岛等其他宗派!这在九州大地上是很正常的。一代代下来,一直都是如此。

    其他宗派之前,用各种好处吸引内家拳修炼者,那也就罢了。毕竟是内家拳修炼者们自愿加入。

    没想到——

    这禹皇门,竟然用栽赃陷害这等手段。这就让滕青山火大了。

    “这禹皇门是过分。”李珺也忍不住道。

    洪霖则有些担心道:“爹,娘。爹之前那么说,不是,不是等于打人家禹皇门脸吗?是不是……太那个了?”

    “哈哈。”滕青山笑看着洪霖一眼,“霖霖,我和那禹皇门关系你不太清楚,今天我告诉你。当年天云山一役,若非不死凤凰她们赶到,我当初就已经身死!而不死凤凰赶到的结果,则是申公屠和禹童海二人被杀。”

    “从此,我形意门,和射日神山、禹皇门关系就一直很差。”

    “当初我形意门开山立派,他们也从未来过。”滕青山一笑,“既然彼此有仇,是对立宗派。他们恨不得要杀我,我还用给他们面子?”

    “哦,是这样?”

    洪霖大吃一惊,她听过滕青山和李珺当年漂洋过海的故事,不过,对于滕青山和九州大地上的虚境强者仇怨,知之甚少。

    “这次,我大庭广众之下说了。我看这禹皇门如何接招。”滕青山淡笑一声,“除非他们连最后脸皮都不要了!”

    ……

    的确,当那秃顶老者‘胡钟’将滕青山那番话原封不动的记录在一封信上,而后送到了禹皇门内。之后,禹皇门又立即送到了城外的熊瞎子山脉当中,呈给两位太上长老‘柳夏’和‘黄天勤’二人看。

    熊瞎子山脉内,那座高耸着的圣殿一楼。

    “师祖,这是滕青山在我禹州境内时,带走一名内家拳修炼者时,留下的话。还让人原封不动地告诉两位师祖。”一名禹皇门长老,恭敬的站在大殿外,递出了手中的信件。

    “嗯?”

    “滕青山?”

    柳夏和黄天勤二人彼此相视一眼,都微微皱眉。对于滕青山,他们二人自然欲要杀之而后快。可如今的滕青山不是他们能轻易招惹的。

    “看说些什么。”柳夏打开信件。

    这两位虚境大成强者,先是冷笑看着信件内容,可随即,脸色瞬间变得涨红,而后更是铁青。

    握着信件的柳夏,气的右手不断发抖。

    信件内容正是——

    “回去告诉你禹皇门太上长老柳夏、黄天勤二人。用小恩小惠抢我内家拳一脉弟子也就罢了。可我内家拳一脉弟子不愿加入你禹皇门,就别用这栽赃陷害,这等龌龊手段来强行抓人!传出去,丢脸!不但丢你禹皇门的脸,也丢……你们开山祖师,禹皇前辈的脸!”

    果真原封不动,一字不差!

    “欺人太甚!”柳夏忍不住怒吼一声。

    “滕青山!!!”黄天勤更是面色铁青。

    这二人都感觉到一股怒火直接冲到头顶百会穴,要冒出来似的。

    待得许久,大殿中的两位太上长老才冷静下来。彼此相视一眼都感觉到对方的苦涩无奈,滕青山这番话的确是狠狠地在他们脸上抽一巴掌。这比当面抽他们一巴掌还要狠!因为,这是当众说的话!

    会传播开去!

    九州大地上,亿万子民会很快知道这话。都会嘲笑‘柳夏’‘黄天勤’二人,丢开门祖师‘禹皇门’的脸!

    “没办法。”柳夏苦笑摇头。

    “现在这滕青山羽翼已丰。”黄天勤摇头道,“就连尊者,也不愿去招惹这滕青山。不可能去对付这滕青山。而且——我禹皇门,根本也遭受不起不死凤凰的屠戮!”一想到书籍中记载的不死凤凰的可怕,黄天勤就不寒而栗。

    连尊者,都不愿去招惹。

    “现在我们怎么办?”柳夏看向黄天勤。

    “能怎么办?一,硬是要扣定了,之前抓的人,的确是有案在身。一口咬定,别管其他。二,以后别再强迫那些内家拳修炼者。就算遇到个别极为天才的,先邀请。邀请不得……暗中直接杀掉。不能留下话柄。”黄天勤说出命令。

    ******

    滕青山这番话,经过那支商队的传播。

    这一传十,十传百。

    仅仅一两个月功夫,几乎整个九州大地上都谈论起此事。一时间禹皇门成了笑柄,这也令,禹皇门。以及看到禹皇门如此手段,也心痒痒,计划也用这等强行手段的宗派们,吓得不敢使用这等强行手段。

    这人生在世,求的是什么?对这些超级强者而言,脸面最是重要。而一个宗派的脸面,更是重要!

    除非处于生死存亡之际,否则,不会不要脸的。

    ……

    魏江等三人,在滕青山带领下,自然轻易加入形意门。其他二人,都成了五代弟子。而魏江,因为天赋极佳,被如今二代弟子的‘滕兽’直接收在门下。成为了三代弟子!

    形意门的确有如此规矩。

    只要天赋真的非常好,便可以拜在二代弟子门下。或者先天强者门下。当然……想拜入滕青山门下不太可能。就算是孟路童等达到宗师境界(先天)的,也最多得到滕青山指点。而非直接拜师。

    滕青山仅仅只有三个亲传弟子——滕兽、杨冬、薛辛。

    ……

    寒冬之际,最寒冷的自然是处于最东北的‘幽州’。

    幽州境内,一座名叫‘血刀郡’的郡城中,一栋看似普通的府邸内,虽然天空中已经飘然下起了雪花,可是一名长相俊朗,却有着一股冷厉之气的青年正在练武场上不断地来回走着,似乎在思考着什么事情,迟疑着。

    “老爷,雪已经下大了。”侍女过来恭敬道。

    “退下。”这青年淡漠吩咐道。

    “是。”侍女立即退去。

    青年深吸一口气,仰头看天,喃喃道:“他们这么做……是将我青湖岛再次推进危险之地。滕青山是这么好惹的吗?滕青山……你灭我青湖岛,令我师兄弟死伤无数。可是,你当年对我又有大恩。”

    “我不能让他们这么做!报复滕青山,对我青湖岛没有好处,只会更糟。”踏入先天之境,作为如今青湖岛一脉的高层,他也很忧心。

    “滕青山!”

    “这次,算是我阎丹辰报恩。这次后,你我便算是两清了。只希望在我有生之年,能让青湖岛再次崛起。”青年不再犹豫,立即进入书房当中,关上书房房门后,立即奋笔疾书,写下了一封密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